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42章 消失的……那些年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这是一个穿着紫色长衫的女子,她五管小巧,看起来很是秀丽,身姿不高,反倒娇小中有种楚楚动人之意。

    她肤色很白,仿佛吹弹可破似的,此刻坐在苏铭之前所在的地方,闭着眼,睫毛很长,一颤一颤的,使得其整个人,充满了一种与寒菲子完全不同的气质。

    这种气质,既不同于寒菲子冷冰,也不同于白灵的野性娇美,而是给人一种很安静,如空谷幽兰一般。

    她的容颜很美,看不出年纪,如今坐在那里,仿佛与这阁楼融为一体。

    方申望着眼前这个女子,目中露出溺爱,这是他唯一的妹妹,自幼在部落里并不受人重视,修为更是不高。

    其安静的个性,也往往会让人将她忽略微

    但谁也没有xiangdao,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竟为了一个部落中只有方申知道的原因,以凝血境第七层的修为,毅然的在十年前,去闯邯山链!

    对于邯山城三部来说,邯山链是对外人摆设,他们的族人根本就不需要去经历,每一次天寒宗收入弟子时,都会来这里从三部中的天骄之辈里选择,尽管数百年来,只有不到十人从三部中被选走,但这毕竟是一个xiwang。

    可若没有被选取,还想要进入天寒宗,就需与外人一样,以闯邯山链去获得资格。

    没有人料到,就连方申都没有xiangdao,他的妹妹,方沧兰,以其凝血第七层的修为,选择了去闯邯山链。

    那十年前的一幕幕,时常在方申脑海浮现,最终,这本无人太多去注意的女子,以其莫大的决心与坚毅,不知以什么方法,闯到第六条铁链,获得了天寒宗弟子的资格。

    看着自己的妹妹,方申知道她尽管外表柔弱,但实际内在的坚强,就连他都自叹不如,因为他,没有这个勇气去闯邯山链。

    “他目前不是开尘。”沧兰睁开双眸,轻声开口。

    “目前?”方申眉头一皱。

    “但他没有说谎,他的确可以治疗木儿的伤势。”沧兰抬起玉手,拿着苏铭之前拿过的杯子,平静的说道。

    “恩?”方申看向沧兰,沉声道:“此事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就连你都无法驱除的伤势,他那药液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一点。”

    沧兰低下头,神色有些凄凉,闭了眼。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唉,你……”方电连忙前,想要解释,但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哥哥,此事错在我……但这天下很大,奇人异士很多,我看这墨苏并非狂言,我坐在这里,可以体会到他的一些思绪,对于疗伤这一点,他没说谎。”沧兰睁开眼,恢复了平静,望着方申,轻声说道。

    “而且此人来历神秘,他方才饮用此草叶之水的方法,看似简单,可实际就连我在进入天寒宗前都不知晓。

    他的举动尽管生涩,但很正确,他必定是看到过有人这么做,而在南晨之地,能做到这一点的……并不多,我若非是师尊恩宠,时常为她老人家制,也是接触不到的。”

    方申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另外……”沧兰放下手中的杯子,目中露出一丝奇异,喃喃开口:“他尽管没有开尘,但他给我的感觉,比寻常的开尘初期还要强烈一些……在他的身,似存在了开尘强者的怨念……此人,或许杀过开尘境!而且还不止一个!”

    方申听闻此话,为之一愣,猛的看向沧兰,若非此人是他的妹妹,他对其蛮术很是确信,听到这番话,他必定是不信的。

    “杀过不止一个开尘?”

    沧兰闭眼,右手按在眉心,整个人渐渐在方申的目中模糊起来,片刻后才恢复如常,沧兰睁开眼,神色内有了一丝疲惫。

    “他身有两道开尘的死气,第一道是在近五十年前,这气息很淡,可却弥漫不散,但奇怪的是在这时间,竟给我两种感觉,一种是五十年前,另一种则是四年前,让我有些分不清“……,

    至于第二道死气,则很清晰,是在一年左右……可同样很淡。”沧兰露出疑惑,很是不解。

    听着沧兰的话语,方电神色越加凝重起来,他了解自己妹妹的蛮术,此术可以说是天寒宗三大蛮术之一,若非是沧兰的天资恰好能学此术,更有其师尊恩宠,绝难得到。

    尤其是xiangdao沧兰的师尊,方申内心起了敬畏。

    “所以我怀疑,他或许曾经达到了开尘,此后因一些意外,修为跌落,所以才造成了模糊。

    “沧兰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

    “这么说,此人的神秘还超出了我之前的预料,如此一来……需好好琢磨,到底让不让他加入进去……沧兰,你先休息,此事我要与蛮公商议。”方申说着,便打算离开阁楼。

    “哥哥,天寒宗这一次收取弟子,不会从我安东部选择,也没有普羌部,只会带走一人,就是颜池部的颜菲。

    此事yijing有了决断,我也不好参与,不过再下一次招收门人时,我会给木儿预留一个位置。至于这墨苏,我建议可以让他进入那里,不过需派人监视,若他能将木儿治愈,可成为我安东部真正的客家。”沧兰按着眉心,轻声说道。

    方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阁楼。

    此刻这阁楼内,便只刻下了沧兰一人,她默默地坐在石椅,正要起身去休息,但却犹豫了一下,重新坐好,右手抬起虚空一挥,顿时在她的手中出现了三块白色的兽骨。

    这三块兽骨有无数细小的文字,看不清晰,密密麻麻散发幽光,透出一股岁月之感,显然是极为古老之物。

    “这墨苏到底什么来历,师尊曾说我的先言禾蛮之法yijing修炼到了第七层,这在天寒宗内也不多见,但在这墨苏身,竟第一次出现了模糊……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时间,会有两种不同……

    这唯有一个解释,就是此人的记忆里,对于那第一个死去的开尘境之人的时间,是四年…“,而实际,却并非这样!

    这种事情,我是首次遇到……“沧兰想了想,便咬破指尖,递出鲜血按在了面前这三个兽骨面,那三个兽骨立刻将鲜血吸收,其幽光一时大亮,将这阁楼弥漫在那幽色中,更是让沧兰的面孔,也都泛起了幽色。

    “此事若能弄明白,或许对我会有些启发……我不信借这师尊给我的言未三器,都看不清晰。”沧兰双眸一闪,低声喃喃了一些复杂的音词,这些词语生涩难懂,旁人就算是听到也会茫然,甚至若是听的时间略长一些,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时间流逝,一炷香后,沧兰双目幽光一闪,其面前这三个兽骨顿时飞起,在沧兰眉心旁急速旋转,渐渐,沧兰闭眼,身体很快就模糊起来,到了最后,几乎消失在这阁楼一样,更是在这阁楼内,出现了大量的空间扭曲。

    但这状态只持续了三息的时间,就立刻出现了剧变!

    “这……这……这不是五十年!!”沧兰的身躯从模糊中顿时清晰,她平静的容颜此刻被一股在她身罕见的惊恐取代,那惊恐中透出了一股骇然与无法置信。

    “这不是五十年……这是……”沧兰眉心前那三个骨头,在此刻轰的一声竟全部碎裂爆开,仿佛有一股无法形容的liliang来临,阻止沧兰的行为。

    在那三个骨头碎裂的瞬间,闷闷的轰鸣之声回荡,这整个阁楼内的所有石制之物顷刻粉碎,与此同时,这阁轰的一声,寸寸碎裂之下,成为了飞灰。

    沧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退数步,俏脸片惨白,愣在那里,仿佛失了魂。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让整个安东部震惊,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却见几道长虹呼啸,疾驰而来,甚至在更远处的山峰,竟也有长虹来临。

    安东族长是第一个到来的,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蓝袍的老者,那老者双目炯炯,让人望之便会不由得低头不敢去看。

    “发生了什么事情!”方申临近,神色露出焦急,看向沧兰。

    至于那老者,则是皱起眉头,仔细看了看四周后,神色忽然一变,凝重起来。

    “这里存在一?…无法形容的气息……寒沧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沧兰站在阁楼废墟之中,慢慢的闭了眼,许久缓缓睁开,目中有了神智,她看了看四周,这阁山体的一部分,此刻的毁去,如同是在这山被挖出了一个大洞,更是在那边缘地方,还有无数裂缝弥漫,似这山都会不稳一样。

    她心中一颤,沉默了片刻,复杂的回头望向远处,在那里,她看到了人群中,被方木陪伴的苏铭,显然是这里的剧变,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没什么,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哥哥,我要求你,让他成为我安东部的客家。”沧兰没有建议,而是直接要求,说完,她看都不看那蓝袍老者,转身带着疲惫,向着远处的苏铭走去。

    方申一愣,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沧兰如此语气,沉默中面对身旁老者的疑惑,低声对其说了几句。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