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29章 一张兽皮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渴望成为开尘境,对于开尘境的了解,除了那卷兽皮革书外,更多的是来自阿公这十多年来的一些言辞。

    苏铭知晓,所谓开尘,是当体内凝血之线到了一定程度后,一次天翻地覆的改变,这种改变如化茧成蝶一般,把体内的凝聚的血线外散,形成蛮血,在自己的身上,用自身的蛮血,画出一个纹。

    每个人的纹,都不一样,这世间没有完全一样的蛮纹,即便是看起来相似,但也有差距。至于画下什么样的蛮纹,则因人而定,寻找那冥冥中的感觉。

    可同样的,若找不到这种感觉,就需刻意的去画下蛮纹,可一旦如此,则在实力上,便要弱上不少。

    故而,有一些明明踏入了开尘境,但依旧还是选择没有画下蛮纹者,他们不愿留下遗憾,故而强行停滞在那个阶段,苦苦寻找那种说不出的感觉。

    蛮纹一旦画下,此生无法改变,且纹络越是繁琐,修行就越是艰难,比不上那些蛮纹简易之人,但尽管艰难,可若能大成,则复杂蛮纹者,会超出同阶,颇为强大

    至于踏入开尘境的成功程度,与凝血之线的数量,有必然的关联,血线越多,越可成功,且数量越多,踏入开尘初期之时,就越是强大。

    甚至若能达到九百五十条以上的血线,一旦迈入开尘,等闲开尘初期都将无法抵抗,实力虽说还不如开尘中期,但在开尘初期里,堪称强者。

    只不过血线的数量,大都只是七百八十一条左右,就算是再次增加,也很难达到九百条,如此一来,除非是有大决心,大毅力,大机缘,且对自己极为自信,亦或者是有部落保护,否则无人能在那漫长的岁月里,在坚持增加血线中不被陨落。

    况且,血线到了一定程度,也并非是依靠时间可以再次增加,往往十多年,也难以增加一条。

    开尘难,可若满足,说简单,倒也可以相对简单,不求追寻那900多以上的血线,在八百条左右开尘者,也并非没有,一切因人意念而异。

    一旦开尘,不管以任何方法,在画下了蛮纹后,都需借助蛮纹最初之力,在自己的身体内祭炼一样物品,此物,将会成为开尘境强者,一生中第一个本命蛮器

    此蛮器对每一个开尘境之人,都颇为重要。

    故而那些修为在凝血境巅峰,有机会随时踏入开尘之人,都会提前准备好这样物品,以防一旦开尘后,没有较好的祭炼之物,给自己带来不便与遗憾。

    除非是那些强悍部落的天骄,他们不需去准备,自有长辈之人,为其提前准备好所需的一切,毕竟开尘,对任何一个中型部落而言,都是大事。

    对于这样的物品,苏铭曾听阿公一次偶然中说起过,为了提前让此物能与自身在祭炼时不出现排斥,需提前凝聚自身一滴鲜血,滴在此物之上,且每过一段时间,都要进行如此动作,只有这样,方可产生气血相连之感,避免日后开尘时出现意外。

    此刻在苏铭的手中,那白色的石盒里,有一片白色的菱形叶子,这叶子形状虽说古怪,但其上脉络清晰,的确是一片叶子。

    那叶子上的有一滴鲜血,这鲜血所剩不多,成为了粘稠,在这叶子的脉络里,有近三成的位置,已经成为了红色。

    “这是和风为其开尘准备的祭炼之物”苏铭望着那盒子里的白色叶子,目光闪动,此物的价值,远远的超过了那些石币,甚至可以说,无法估算。…,

    对于开尘时有所准备之人,或许作用不大,可对那些没有太好的准备之人而言,此物的价值,足以让他们散尽家财。

    且此物被和风用这价值不菲的石盒放着,显然绝非凡品,他毕竟是当年的邯山部之人,尽管邯山部灭亡,但既能留下如这紫色袋子之物,又能留下一样重宝,也必然可以留下极好的开尘祭炼之物。

    盯着石盒内的那叶子,苏铭右手抬起在上轻轻一弹,气血之力涌入震动之下,那叶子上的粘稠鲜血立刻被弹起飞出,在半空化作一团火焰,直接燃烧无痕。

    虽说其上没有了和风的血,但在那叶子的脉络里,还存在了一些已经融入的,短时间无法将它们逼出,但苏铭有耐心。

    “若我没有找到更好的,如真有开尘那一天,便以此物作为祭炼。”苏铭珍重的将这石盒盖上,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件物品上面。

    那张似乎可以吸收目光的漆黑面具。

    拿起这面具,苏铭看了半晌,也没看出有何端倪,他沉吟中低头看了一眼昏迷的和风,起身走到和风身旁,把这面具缓缓地向着和风的脸上盖下。

    他神色警惕,在这面具盖向和风之时,留意其身体的变化,直至这面具盖在了和风脸上,也没有丝毫变化。

    这面具漆黑,在和风脸上盖住后,使得和风仿若变了个人,尤其是这面具上没有全部五官的位置,唯有双目那里有两个窟窿,使得其整个脸,透出一股阴森之意,苏铭皱起眉头,正要把这面具摘下,忽然神色一动。

    在他的目光里,此刻的和风身体竟渐渐有了飘渺之意,似成了模糊,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张面具。

    苏铭轻咦一声,将这面具从和风脸上取下,仔细的看着和风的身体,更在他体内以气血观察,确定了和风与之前没有丝毫变化后,这才放下心来,退后几步,正要将这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尝试一下。

    但苏铭却是略一迟疑,没有戴上,而是看了几眼后,收入那紫色的袋子里。

    “和风此人心机太深,不得不防”苏铭沉默,这些物品里,最可疑就是此面具了,但他也无法确定,此刻全部收齐后,望着和风昏迷的身体,取出了淬炼夺灵散所需的那些药草,上前在和风的身体上,戳出血洞,按照脑海中的炼制方法,一个个种在了上面。

    那些草药苏铭看不出有什么奇异的地方,可在被种到了和风身体上后,却是一个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下来,很快就消失在了那一个个血洞里。

    目睹这一幕,苏铭没有意外,反倒目中有精光闪过,在他脑海中存在的淬炼夺灵散的步骤里,有过眼前的描述,这说明和风的身体,符合淬炼的要求,且应是那种很好的种草之体。

    这些草药尽管枯萎,但实际上,却是在和风体内留下了种子,以此身为鼎,在慢慢的生长,当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淬炼。

    不疾不徐的将所有草药都种下后,苏铭盘膝坐在一旁,取出从邯山城买来的那黑色骨头,又拿出了和风袋子里的白色之骨,对比一番,从袋子里取出了两种药草,以种骨之发,种在了上面。

    短时间看不出端倪,苏铭便把这两块骨头与和风放在一起。

    “若这白色骨头可以使用,那么我淬炼这夺灵散,便只差三种草药与一块兽骨了。那三种草药,不知方木能寻找到几种。”苏铭想了想,便不再去思索此事,而是拿出了和风袋子里的兽皮与那木简,在这寂静的洞内,看了起来。…,

    “和风所说的那隐藏其重宝之地,倒也不急前去,等一切都安全后,再去取来不晚,就是不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宝贝……”苏铭一边看着木简,一边思索。

    时间慢慢流逝,很快就是两天,这两天里,苏铭时而去观察自己的“药鼎”,时而去看那两个骨种之草,更留意外界变化,除此之外,其余的时间则是学习这木简上的烙印之术。

    此术如和风所说,很是奇妙,且修炼起来并非困难,只不过这烙印之术,使用的并非是体内气血之力,尽管苏铭已经将此术掌握,但却不得要领,无法施展。

    他此刻右手抬起,很是生涩的摆出一个动作,似掐着手指,向前连连推出数次,可却没有半点感觉。

    “这是什么术法?”苏铭挠了挠头,看向一直昏迷的和风,打消了将其唤醒的念头,此人如今昏迷时,身子都在隐隐颤抖,似极为痛苦,若是被唤醒,说不定会再出波折,尤其是此刻玄轮或许已经复返。

    将木简收好,苏铭定下心,拿起和风袋子里的那张兽皮,这上面记录了两种蛮术,苏铭数日前曾匆匆一扫,此刻凝神看了起来,但很快,他神色便有了疑惑。

    “二十条血线就可以修行的蛮术,且在九十九条后,便可将这两种蛮术发挥到最大……这张兽皮,根本就没有用处,除非是和风部落之物,被他留下带着追忆。”苏铭仔细看了看这兽皮,便将其放在一旁,皱着眉头,望着昏迷的和风。

    “此人心智不俗,若说留下一件带着回忆之物,倒也可以理解……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苏铭一把抓起身边的兽皮,再次凝神看去,可依旧没什么发现。

    “难道是我猜错了……”苏铭目光一闪,把那兽皮放在鼻间,闻了一口后,顿时双眼猛地亮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阵闷闷地轰鸣从外隆隆而来,阵阵野兽的嘶吼夹杂在其内,似外面的雨林里,出现了什么变故。

    苏铭立刻收起兽皮,神色警惕,心脏怦怦跳动,来到了那洞口旁,谨慎的向外看去。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