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24章 许兄,快走!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雨季连绵,在一此日子后,也到了余落之时,渐渐少了很多,平日里往往一场小雨,似淅淅沥沥的在不舍离去。

    苏铭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潮湿,不再是几年前刚来此地时的不适,方木之父把骨刀送回的举动,验证了苏铭的猜测,这让他内心有了振奋,这股振奋实际上说起来,给了苏铭在这陌生之地,第一次的自信。

    从引出方木,直至以刀换物,最后刀被送回,这看似寻常,但实际上却是苏铭的心机体现,一步一步,从陌生茫然里开眸出了自己的势。

    与那方木之父,进行了一场以猜测其修为的前提下,一次短暂的交流。

    苏铭表达了适当的善意,那方木之父的送回骨刀,是对苏铭善意的回应,也算是一种认可。

    刀虽非名贵,可其内蕴含的意义,却是不同。

    将此刀收入破损的口袋,苏铭便安静下来,在这属于他自己的洞内,持续的淬散,将自己的修为,在稳定中一步步增强。

    山中岁月染指,一晃便是数月,苏铭〖体〗内的血线,也增加到了二百六十条之多,这一日,他盘膝坐在那洞中,全身血光闪动,有七条雾龙从其七窍散出,滚滚而动间,盘旋于头顶。

    时间不长,忽然那盘旋在一起的七条雾龙突然震动,不知遇到了什么事情,竟一扫平稳,而是刹那间砰的一声在苏铭头顶崩溃,化作了无数细丝散开使得苏铭双目蓦然睁开。

    他目中有惊疑之sè一闪而过,右手迅速抬起在那散开的大量的雾丝中狠狠一抓,顿时那些雾线在卷动中顿了顿,齐齐凝聚而来,凝聚在苏铭右手内慢慢融入其手心,最终消失不见。

    苏铭神sèyīn沉缓缓起身,一晃之下就出了此洞,站在了洞口外,此刻天sè已暗,明月高挂只不过有稀薄的云烟存在,使得大地在这月光下一片朦胧。

    苏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神sè却越来越凝重,他〖体〗内的气血仿佛不受控制,有了逆转的迹象,他的头发更是无风自动,并非是向后飘起,而是穿过其耳边与脸颊,向前漂起,似乎在那黑sè的天幕深处有一团存在了吸撤之力的奇异之物,吸动苏铭的头发。

    地面上,那些沾了积水的沙石,如今在那积水的颤动bō纹下,也慢慢的移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向着前方移去,更有一些腐烂的枝叶,此刻竟蓦然飘起,在无风中诡异的打着卷儿升空而去。

    苏铭双目lù出精光,入微之术笼罩全身,将〖体〗内气血的躁动压下,盯着远处的天幕,神sè凝重里带着沉思。

    “这是开尘境在施展蛮术!且距离应该不远,否则的话不会在这里就感受如此清晰。”苏铭正思索时,忽然远处的天空里传来了一声闷闷轰鸣,这轰隆隆的声音在这黑夜如同雷霞乍现,掀起阵阵回音。

    紧接着有一道长虹划破天际,在距离苏铭较远的地方,向着这片雨林深山的后面,那无尽的山林内疾驰而去。

    那个方向是这片雨林真正的深处,苏铭也曾去过一次但那里的潮湿是外面的数倍之多,且不分季节,故而形成了一股让人闻之便会作呕,且心绪不宁之感的气息,时间略长一些,就会让人气血难以运转,存在了剧毒。

    所以苏铭只去一次后,便立刻止步,不再轻易踏入。

    此刻那长虹疾驰,其内有一个身影,这身影看不清样子,但那长虹的光芒黯淡,显然此人已经到了末路一般,更是在前行中,喷出了数口鲜血。

    一股隐隐似开尘的气息,从这身影上弱弱的散出,极不稳定,让苏铭有种此人时而凝血巅峰,时而开尘初期的错觉。

    “这是”多铭双目一闪,整个人立刻冷英下来,如一把利剑将要出鞘,右手抬起在身前一挥,顿时便有月翼之hún无形散开,笼罩四周。

    几乎就是苏铭这举动的瞬间,在那天空的深处,又有一道长虹轰轰而来,这长虹看起来是被一片浓雾笼罩,疾驰间,其内站着一个人影,此人同样看不清相貌,但那滔天的杀机却是丝毫不掩饰的显lù出来。,

    他在天空疾驰而过的一刹那,其脚下的黑sè雾气翻滚中,此人右手抬起,正要一指点向远处的苏铭,他一路追杀而来,并非顺利,心绪烦躁下途中也遇到了几人,都被他不假思索直接杀了,取这几人的气血使得自身脚下这片雾气速度再快一些。

    苏铭的存在,即便之前在那洞内时,实际上此人就有所察觉,在他想来,一个区区凝血第七层的蛮士,杀之如捏死蝼蚁,他甚系都没有太过留意,便要一指索命。

    可就在他这一指将要落下的瞬间,这黑雾上之人神sè蓦然一变,他清晰的感受到那下方山峦上的苏铭,竟在这一刹那,身体外存在了一股让他心中一惊的感觉。

    这么一惊之下,他不愿节外生枝,冷哼中收回手指,全部心思放在了前方逃逍之人上,死死的追去而去。

    苏铭站在那里,额头泌出了汗水,面sè略有苍白,但他的双眼却是平静如古井一般,方才那一刹,若非是他反应快速,展开月翼之hún震慑,怕是那黑雾上之人的一指,会让苏铭受到无妄之灾,尽管并非会丢了xìng命,但依旧麻烦。

    “他是玄轮!!”苏铭深吸口气,双目闪动,他本无法认出对方身份,但那一声冷哼,苏铭熟悉,他在邯山城对这玄轮的印象极为深刻,始终记在心里。

    “他追杀之人,有八成可能就是和风!”苏铭沉默,目光落在远处的雨林深处,清晰的看到那两道长虹之间的距离很快拉近,随之便是轰轰巨响,显然是二人正在生死交战。

    “和风竟突破了!我当初看到此人,是被寒菲子带走,没想到在这里再看到时,他不但被玄轮追杀,更有所突破难怪玄轮能追杀至这里,若和风没有突破,怕是途中就会损落。”苏铭神sèyīn沉,此事本与他没有丝毫关联,可这二人追逐之地,正是这片雨林,且看那玄轮的霸道,方才若不是苏铭反应快速,难免被卷入其内。

    “罢了,此地无法再留下去,唉”苏铭暗叹,身子一晃快速回到了洞内,将所有之物都立刻收入破损的口袋内,猛的冲出此洞,向着那山下雨林疾驰。

    “和风就算是有所突破,看其样子也绝非玄轮对手,一旦玄轮将此人斩杀,若是就此离去还好,可若回头又来寻我霉头此事赌不得。”苏铭有了决断,身影在这雨林内疾驰,暗自决定要提前去往安东部。

    “虽说如此会将我的计划打乱……

    ”苏铭内心颇为郁郁,明明有自己无关,可却殃及池鱼,这片雨林是天然的屏障,其内草药众多,苏铭心里难免不舍。

    “等避开这事件,或许还能回来”苏铭疾驰中,立刻把脑中这个念头遏制住,玄轮xìng格苏铭经过方才之事略有一些了解,分明就是喜怒无常之辈。

    正疾驰中,在苏铭身后轰鸣之声不断地回旋,更有隐隐传来的凄厉嘶吼弥漫。

    “此事有些奇怪,这片雨林这么大,且四周可去的地方这么多,和风为什么偏偏要来这里,希望只是巧合。”苏铭眼中有寒光一闪。

    “若不是巧合,便是和风有意引玄轮来此,莫非此地存在了什么对他有利的变数?”苏铭百思不得其解,脚下速度更快,要远离这是非之地。

    可就在这时,在其身后那片雨林深处,轰鸣之声回dàng间,有一个焦急的声音蓦然而起,这声音显然是以特殊的蛮术传出,带着一股穿透之力,可以散出很远的距离,足以让比刻距离那交战之地极远的苏铭,听到。

    “我来拖住玄轮,许兄快走!和某拜托之事,藏物之处,便是对许兄的报答!”那声音回dàng,笼罩四周的同时,却是并未扩散太远,而是直指苏铭此刻疾驰所在之地。

    “恩?哼,睢虫小技!”雨林深处与和风交战的玄轮,听闻此话目光一闪,冷笑中继续出手,但其右手食指却是蓦然抬起,向着距离此地遥远的苏铭所在之处,蓦然一指。

    这一指之下,其身边的黑雾顿时扭曲,化作了一个狰狞的鬼脸,咆哮直奔苏铭所在方向,迅速飞去。

    苏铭奔跑间目中lù出杀机,此刻的他已然反应过来,那和风yīn毒之处,以此逼迫,让自己不得不出手相助。

    否则的话,自己就算是离去,也难逃追杀。

    这话语里破绽太多,可苏铭心知肚明,和风根本就不怕话语里存在破绽,他只是想要让玄轮听到而已,如此一来,哪怕玄轮明知道九成是假,也会在猜疑中,事后追杀而来。

    “卑鄙!!”苏铭握紧了拳头,他自从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后,一切都较为顺利,尽管谨怕与警惕始终存在,可还是与那些老谋深算之辈差距不小。

    苏铭猛的回头,在他的身后,呼啸尖锐,那黑雾所化鬼脸狰狞临近,距离他不到百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