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18章 邯山城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方木所说,没错……这普羌部的确与那邬森一样,都是以死气修行,但看起来,显然不是邬森可比。”苏铭喃喃,许久才收回看向山峰的目光,望着那远处的邯山城,起身向下一步迈去,顺着山路,向着那黄昏中的邯山城而去。

    “若真把那夺灵散炼制出来,从此之后,我倒也符合了旁人所说的邪蛮身份……”黄昏中,苏铭的身影被拉出很长的影子,那身影里有孤独的同时,也存在了一股坚定与执着。

    黄昏的阳光带着余暖,照耀在这片山峦大地上,苏铭迎着那夕阳落日,走向这陌生的邯山城。

    此城远看已然雄壮,如今随着苏铭的临近,那城池看起来更是磅礴惊人,以山为城,融山之高化作威压,形成一股强烈的压迫之感,可以让一切临近此城之人,在山脚下清晰感受,再加上此城之上环绕的那三团雾气,更起到了威慑之效,如此一来,就算是自身修为不凡之辈,来到这里时,也不由的会谨慎行事。

    苏铭看着那邯山城,深深的呼吸口气,神色平静,一步步顺着那山路向上走去,在这邯山城下,有八条宽阔的台阶,扶摇直上一般,与在半山腰开始出现的城池八门连接。

    若要进此城,就必须要顺山阶而去。

    此八门,只有四门是对外开放,其余四门,则分属掌控此城的三个部落之用,剩余的一个,则是被称之为客家之路,那条山阶与所通之门,是这三个部落的客家强者,方可行走。

    等阶似森严,以此来烘托出这三个部落的强大与对客家强者的吸纳之心。

    苏铭初来此地,顺着那通往寻常之门的山阶,缓缓走去,此阶一路无人看守,直至苏铭走到了半山腰,看到了那邯山城八门中的一门。

    此门城拱形,有两尊约十多丈高的巨大石像耸立旁边,这两个石像属于蛮族,似在厮杀,尽管不动而在,可却有一股萧杀之意扑面。

    此门,就是以这两个石像轰在一起的双臂为框,组成了门的形状。在那高处,这两个雕像轰在一起的双臂所形成的门框上,此刻有一个穿着灰衣衣袍的青年,正斜靠着躺在那里,一条腿拉下,随意的晃动着。

    这青年腰上挂着一个令牌,蓝色的底上还有一抹红色,他闭着眼,似在假寐,手边有一个青色的葫芦,一股酒气散开,似风也无法吹散。

    看着此门,苏铭目中有精光一闪而过,这是他此生所望,最壮观的城池,深深的记住了这城门的样子,苏铭迈起脚步,直接踏过此门,在他进入这邯山城的一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悠悠而来。

    “阁下不懂规矩?”

    说话之人,正是那青年,此人睁开眼,拿着身边的青色葫芦喝了一口,似醉眼朦胧的扫了苏铭一眼,苏铭的衣着,让他双目略有清醒。

    苏铭神色平静,在这男子话语说出的同时,右手抬起一弹之下,便有一枚白色的石币飞出,直奔那青年而去,被此人一把抓住。

    从方木那里,苏铭早就了解到,这邯山城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只要缴纳了一定的石币,且按照停留的时间,石币收取也会越来越多。

    青年收起石币后,扔出了一块灰色的令牌,便又靠在那里,喝着葫芦里的酒,假寐起来。

    接过令牌,苏铭将其挂在了腰上,此牌颜色有所划分,黑、红、白三色除了三部族人外,其余人不能用,客家强者为蓝底,按照分属不同部落,添加一色。…,

    至于寻常的出入此城者,则是灰色,根据其上的光泽,若是黯淡了,则表示无法于此城停留,除非再花费石币增加时间,否则的话,一旦被此城的护卫发现,便会严惩。

    且进入此城者,大都是令牌须要挂在腰上等显眼的地方。

    苏铭始终默不做声,挂着那灰色的令牌,走过此门后,进入到了邯山城内,一股喧闹之声扑面,与在门外的寂静似分割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一点,让苏铭略有惊异。

    邯山城行人众多,在这环绕山峰修建的城池内,存在了诸多的铺子,一片繁华的景象,那些屋舍也都是山石修建,泥石城根本就无法与其比较。

    行走在这邯山城内,苏铭望着四周,这里几乎一切景物,都让他有陌生之感,那繁华,那喧闹,似与他的沉默格格不入。

    一片片屋舍,一片片店铺,甚至还有那高达十多丈的巨型建筑,此地的行人,苏铭几乎没有看到穿兽皮者,最次也是粗麻布衣,且颜色很多,更有不少如他一样,穿着那明显要名贵不少的衣袍。

    “相当于近十个泥石城那般大小。”苏铭平静的走在这邯山城的山路上,目光扫过那一个个从身边走过的行人。

    “这里普通人不多,大都是蛮士……且修为都不弱。”苏铭行走间,不断地观察着,很快天色渐晚,但此地的繁闹却是不减。

    依照在风圳泥石城内的阅历,再加上从那方木口中的了解,苏铭尽管第一次来到这邯山城,但却没有显得迷茫,而是有选择的在观察中,找到了一处曾听方木提起过的地方,那里是专门为外来者,提供住宿的阁楼。

    其内在这个时间,极为热闹,苏铭始终神色冷漠,进入后目光一扫,此地有诸多的桌椅,他平静的走在一处空位,坐下后便有人带着笑脸前来。

    几句交谈,苏铭对于这里便有了明白,订下了一个居住歇息的房间,选择了一些食物后,又点了其他桌子上大都存在的酒,便坐在那里,望着窗外,似在沉思。

    但他的双耳,却是听着四周人们谈论的话语,那一句句话语有不少都对他无用,但也有很多,似在说着有关此城的一些细微之事。

    “最近几个月,这邯山城应会更加热闹,那普羌、颜池、安东三部,不知怎么,竟加大了对客家的吸纳。”

    “你来此地没多久,不知晓具体,这三个部落明争暗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对客家的吸纳增强,欲学曾经的天寒大部,以此来壮大自身。”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倒是一个机会,听说那颜池部选出了族女十人,以姻亲的方式吸纳客家,要知道这颜池部的女子,对于我等修行有帮助,这一次颜池部可是下了本钱。”

    “可惜我等不是开尘强者,否则的话,好处更多,我听说玄轮大人当年加入普羌部的时候,普羌部可是拿出了一尊蛮像赠送”

    时间慢慢流逝,苏铭坐在那里,喝着那让他略有皱眉的酒水,此物很是辛辣,让他很是不适,但喝着喝着,却是有种奇妙的感觉悠然而起,渐渐也就有所习惯。

    他知道这里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陌生,所以进入此城后,便一直在观察,在聆听,此刻坐在这里已经快两个时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但这邯山城却是灯火通明,就连这阁楼里,也都有明亮的灯火从几个高挂的烛台上散出。…,

    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此地之人的交谈,对于这邯山城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方木曾多次暗示若我加入安东部,成为安东部客家,会有大礼相赠,且满足诸多的条件。如此吸纳客家,必定有些原因。”苏铭抿了口酒,又默默地听着四周的议论,直至午夜时人少了,他正要起身去房间歇息,突然神色一动,没有起身,而是拿起酒再次喝了一口。

    却见从那门外,此刻走进一人,此人是一个三旬左右的汉子,与旁人不同,让苏铭没有离去的原因,是此人身上穿着的,竟是兽皮。

    这是苏铭在今天,于这邯山城内,看到的第一个让他有些熟悉的衣着,此人面色有些发白,紧紧的皱着眉头,走入这里后,在距离苏铭较远的一处桌椅上坐下,点了一些酒,在那里默默的喝着。

    他的神色露出犹豫,迟疑,还有一丝惊慌。

    “此人应最次也是凝血境第十层之人,甚至很有可能达到了凝血境的巅峰,距离开尘,只差一步。”苏铭不动声色,这大汉尽管没有气血散开,但那隐隐存在的威压,却是让苏铭清晰感受。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时辰,那汉子一口一口喝着酒,一言不发,但双目内的挣扎却是越来越激烈起来,甚至时而抬头看向门口,似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当这里只剩下他与苏铭还在,就连那招待客人的伙计也都趴在桌子上昏昏睡了起来时,这汉子神色有了失望,似随意的扫了苏铭一眼后,便默默的喝着酒,其神色的迟疑也渐渐化作了果断与狠辣。

    苏铭不愿惹眼,在此刻起身,向着此地的后院走去,他通过这些时间的观察,已经对这里很是了解,知晓那后面,便是专门给外来者准备的居住歇息之处,且他之前也已经订下房间,走去时,忽然那门口似有一阵风吹来,使得这里那些烛台的灯火一下子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

    与此同时,有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缓步走进,这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脸上有一层白纱,看不清样子,只能看到她的双眸,若星空一样,有种奇异的魅力。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