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16章 夺灵散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此刻于远离方木所在的地方,在这雨林内疾驰而走,他神色如常,没有丝毫波澜起伏,但内心的警惕却是极高,若四周有风吹草动,他会第一时间察觉。

    实际上他并没有发现方木的父亲跟随,那番话语,那番举动,大都是防患于未然。他曾经在乌山时,遇到过类似的一幕,那是在面对司空时,他只看到了眼前的司空,而没有想到这样身份的族人,且引起了较大的动静,岂能在强者的目光下独自追来,事后被阿公指引,想到了当时忽略的事情,可那是在乌山,有阿公的关注,危险程度不大。

    但如今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没有阿公的保护,一切都要依靠他自己,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尽管没有察觉有人跟随在那方木身后,但此事疑点很多,以苏铭的聪颖,几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分析的彻彻底底。

    一个凝血境第五层的少年,还有伤势在身,怎么可能会数月的时间,多次独自一人来到这片雨林,且每次都很是安全,即便是这少年想这么做,但他的亲人也必定有所察觉,暗中跟随之下,也可以理解。

    还有,这少年伤势的略有好转,且途中被自己掳走,此事即便是此人不说,那些之前跟随其一起进入雨林的族人们,也必定会上报

    种种蛛丝马迹,让苏铭不难猜出,这方木身后必定有人暗中跟随,其目的就是要找到自己。如此,苏铭才会数月之后,方不疾不徐的过去。

    那少年的赠刀,此刀的不凡,更是让苏铭越加确信,这安东部绝非小型部落,而是一个中型之部,这样的部落,这少年高贵的身份,都使得其独自一人前来,成为了不可能之事。

    苏铭断定有人隐藏在四周观察着自己,之所以没有轻举妄动,是因苏铭接过那把刀后,以月翼之魂展开了炙热火焰之力,给人造成一种似开尘的错觉。

    再加上他踏着月翼之魂如踏空而去时,以心动入微之术,在那大树上留下了痕迹与十五息的话语,这番举动,将会被人看成是警告。

    苏铭要的,也正是这种让人迟疑的警告之意。毕竟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让那少年的伤势一次比一次好转,在这前提下,他就占据了完全的主动,配合让人拿捏不准的修为,便可将其安全,提高到足够的程度。

    苏铭神色平静,没有立刻回到裂缝洞穴,而是在这四周绕了数圈,直至天空完全漆黑下来,明月高挂之时,他才确定了无人跟随,回到了洞内。

    盘膝坐在洞内,苏铭右手抬起向前一挥,顿时便有一些无形的月翼之魂散开,弥漫在那洞口的方向,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便是以这种方法来提防出现意外。

    “若一切顺利,也快到了我离开这里之时。”坐在那里,苏铭目露思索,仔细的想了一下之前的举动后,便沉浸在气血运转之中,渐渐地,他的身体上血光闪动。

    这种长久的修行,疗伤,是枯燥的,并非人人都可以忍耐的住,但苏铭却是在这一年多里,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独自一人,在这寂静的洞穴内,默默的不言不语,默默的去疗伤。

    不断地淬炼南离散,不断地去服下药石疗伤,使得体内当初的隐患与伤势在这时间的流逝里,慢慢的恢复。

    一个月后,在那雨林里,再次有了呼唤前辈的声音,这一次苏铭同样让其等了数日,在一个夜晚之时悄然而去。…,

    为方木疗伤之后,取回了他所需的罗云叶,同样的,再次提出了另一种草药的数量。

    那方木神色极为恭敬,对于苏铭的要求几乎全部满足,更是把这四周三个部落很多不算隐秘的事情,大都告知,使得苏铭了解更为全面,包括这三个部落的各自独特蛮术。

    二人的这交易,在此次之后,便有了一定的基础。

    这雨林内的药草尽管很多,但若用来炼制药石,往往都难以全面,但有了方木,一切迎刃而解,苏铭淬炼药石的速度,也慢慢的提高了起来。

    甚至就连烁夜枝,那方木在他父亲的默许下,硬生生的从邯山城换来了不少,拿来孝敬苏铭,更是来到这里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有时候还取来不少生活用品,比如一些样子看起来很是不凡的衣衫。

    这几套衣衫,是方木的父亲想到,提醒方木去准备,且考虑到了苏铭那兽皮袍子遮盖面部的癖好,故而这些衣衫也大都是如此。

    一共三套,粗麻布衣与其根本就无法比较。

    “墨前辈,这些衣衫可是我费了很大的劲,才从邯山城里订制的,我们部落里只有蛮公与族长等不多的人才拥有。”方木的大献殷勤,也的确让苏铭对其的好感略有增加,但以苏铭的谨慎,依旧还是每次对方来寻找他时,不定时间的出现,且从不告诉对方自己居住的洞穴裂缝。

    时间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过去了半年,如今,苏铭在这雨林内,已经整整滞留了两年,他的伤势,在一各月前完全恢复,二百四十三条血线一出,立刻便具备了凝血境第七层的磅礴之力。

    且山灵散,也在拥有了完整的草药后,被苏铭炼制出了不少,吞食之下,使得其修为也恢复之后,开始稳定的增长起来。

    有了足够的药石,苏铭在这山体裂缝之洞内,起了沉思,此刻在他的手中,分别有两种药石,山灵散与南离散。

    它们的数量都不少,均有十多粒的样子,看着手中的药石,苏铭沉吟了片刻后,露出果断。

    “应去看看,打开第二扇门后,还会出现什么”苏铭收起药石,摸了摸一直伴随他来到此地,那脖子上的黑色碎片。

    这神秘的黑色碎片,带给了苏铭数种药石,让他的伤势痊愈,修为更可增加,如今他具备了打开第二扇门所需的药物,果断中,苏铭闭上了眼,按照之前进入那奇异空间的方式,在这较为安全的裂缝之洞内,苏铭的全身瞬间起了黑芒,那黑芒化作幽光,渐渐将其全身笼罩后,剧烈的一闪之下,消失无影,连同苏铭的身体,也都消失。

    还是那片雾气朦朦的天地,昏暗中,苏铭很快就有了适应,在那雾气里,他直奔前方,渐渐在那雾气中看到了熟悉的山与那山下的通道。

    望着此山,苏铭默不做声,走入这通道里,四周的图案依旧,没有丝毫改变,他穿过了那被打开的第一扇门,没过多久,便来到了那第二扇门所在的地方。

    按照之前打开第一扇门的方法,苏铭上前几步,从怀里取出南离散与山灵散,一一放入门上的小孔里。

    当那些小孔内的丹药全部都放入后,苏铭退后几步,凝神看去。

    此门的所有小孔,渐渐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在那光芒扩散下,轰轰巨响回荡四周,形成了大量的余音震动,很快,这第二扇门慢慢的向后开启,从露出一道缝隙,渐渐完全打开,在轰的一声后,露出了门内的通道。…,

    苏铭目中透着冷静,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等那门完全开启后,看了过去,那通道颜色有些发红,四周墙壁也有红芒闪烁,一片寂静。

    又等了半晌,苏铭抬起脚步,慢慢的走进这通道,没有立刻冲去,而是看着四周墙壁上的雕刻,那上面依旧还是画着一幅幅炼制药石的情景,苏铭之前打开第一扇门时便发现,这墙壁上的雕刻,似在传授淬炼的技巧,若能掌握,对淬炼药石的帮助很大。

    他不疾不徐的一边走着,一边牢牢记住那一幅幅雕刻上的画面,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那雕刻画面结束后,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密室。

    第三扇门,赫然在这密室之内。

    此门之上,只有一种药石的图案,其所需的那些药草,苏铭有很大一部分都为见过,他目光闪动,看了一眼这药石图案下小孔。

    已经有过两次经验的苏铭,他通过三种药石的炼制,已然猜出这奇异的地反存在的一扇扇门,所需的开启条件中那药石的数量,便代表了此种药石炼制的难度。

    数量要求越多,则越为简单。

    此刻看去,苏铭皱起了眉头,那药石图案下,只有两个小孔

    “此药……怕是除了纳神散外,最难炼制的了。”苏铭皱着眉头走上前,右手抬起按在那门上,在这一瞬间,那让他熟悉的脑中胀痛之感再次浮现,随着此门的光芒闪烁,苏铭的脑海里一幅幅炼制此药石的画面不断地浮出。

    许久,苏铭右手一颤,似被一股大陆反震弹起,其身连续退后数步,猛的抬头中,他的双眼露出了震惊之芒。

    “夺灵散”苏铭倒吸口气,此番他脑海中若传承而来的信息里,除了炼制此散的方法与其名称外,第一次出现了有关此散功效的介绍。

    “夺纳虚灵入此石散,溃可伤人,凝可养魂”苏铭目光一闪,仔细的记住了这夺灵散所需的药草后,闭上眼,神色露出复杂。

    “此散的炼制,需要的这些草药很是……

    且不是以寻常之鼎,而是要以将死之人身体为鼎,再次种下所需草药后,以此炼制……

    且炼制不需用寻常之火,而是以尸气凝聚,引动天雷降临,以此炼制而成,同样也可避开此药石炼制而出后的天地异象。”苏铭沉默片刻,深深的看了那石门一眼,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尽管炼制艰难,且成功率不高……但此散一旦炼制出来,其威力……”苏铭脑海中浮现对此散的介绍。

    “夺虚灵,这虚灵所说,应该就是蛮纹所化之物,如黑山族长的血熊,如山痕的刀……怕是开尘以下,无人能抵……就算是开尘,也并非没有击杀之力,这哪里还是什么药石……”苏铭目光闪动,走了出去。

    那雨林深处的裂缝之洞内,此刻幽光闪烁,苏铭的身体慢慢浮现出来,他坐在那里,摸着脖子上的黑色碎片,陷入沉思。

    “一共需要十九种草药,其中绝大部分我都认识,在阿公给我的图鉴上存在,只有一种陌生……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十九种草药,竟有三种不需成品,而是要以强大野兽的骨去种下……让其借骨生长。

    所谓强大的野兽,那传来的信息里所表示的,竟是相当于开尘境强者的凶兽之骨……”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