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苏醒于陌生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天空下着雨,那雨水哗哗而落,打在一片片宽大的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那面水在叶子里积累了很多,顺着其脉络凝聚成一条水流,在叶尖的部位落下。

    这是一片雨林,其内满地淤泥,雨水洒落在那里,形成了一处处泥洼之地,天空漆黑一片,唯有时而划过的闪电,才能把这天地的一切在刹那间映照清晰。

    那滚滚而来,又悄然而去的雷鸣,在这深夜里回旋着。

    在这雨林的深处,有一片隐藏在黑夜里的山峦,那群山不高,无法导乌山的奇与险比较,矮矮的,但却很多。

    此刻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使得大地瞬间明亮,可以隐隐看到,在那其中一座山的半腰处,似躺着一个人。

    此人,已经在这里数日,在这渺无人烟,罕有人至的地方,这个人不知是如何出现,他穿着破损的兽皮,看起来极为狼狈。

    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这是一个青年,看起来约二十多岁,虽说眉清目秀,但却有一道疤痕在他的脸上。

    他闭着眼,身体上有大量的伤口,在那雨水下,这些伤口已经发白,没有鲜血流出。

    雨,还在继续,直至又过去了数日,才慢慢的停下,天空有了清明,乌云散去后,迎来了明媚的阳光。

    如今,是夏季,在那雨水过后,大地慢慢有了一片雾升空,更有火辣辣的灼热烘烤着一切生灵。

    那个躺在半山腰的青年,如今依旧是一动不动,如同死亡。

    又过去了数日,天空上盘旋着几只秃鹫,这些秃鹫目光yīn冷在天空飞舞的同时,死死的盯着那山腰处的少年似有所迟疑。

    终于,有一只秃鹫仿佛没有了耐心,其身猛的向下疾驰,来到了那少年的身体旁,翅膀扇动低空回旋了几圈,直接落在了那青年的xiōng口,用它那锋利的喙子,就要去啄这让它盯了好几天的猎物。

    一口,一口,这秃鹫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猎物的神sè,渐渐警惕之心松懈下来,在它看去,这的确是一个死人。

    紧接着天空上其余的秃鹫,一个个疾驰而来,默不做声的纷纷落在这青年的身上,目lùyīn冷,可就在他们刚刚落下的一刹那,突然那青年猛的睁开双眼,右手抬起一把抓住xiōng口那第一个落下的秃鹫,其余秃鹫一惊正要飞起,但它们的身体却好似粘在了这青年身上,竟无法飞出。

    抓着那秃鹫这青年将其放在嘴边,一口狠狠的咬住这秃鹫的颈脖,喝着其血,那带着腥臊的血液顺着他的喉咙进入身体,让他〖体〗内因饥饿而麻木的身躯,起了刺痛。

    但这刺痛,却是让他的全身,终于有了一丝暖意。

    很快,那秃鹫便挣扎了扑腾了几下失去了全部的鲜血,不动了,这青年深深的呼吸口气,将手中秃鹫放在一旁不紧不慢的抓起身体上另一只无法飞起的秃鹫,再次喝下其鲜血直至他身体上这七只秃鹫全部死亡后,这青年的面孔,才渐渐有了一丝血sè。

    他躺在那里,看着天空,那天空很蓝,阳光火热,目中一片茫然,他,是苏铭。

    在数日前的雨夜里,他已经苏醒,在他苏醒的那一瞬,他依稀还能听到脑海中回dàng的那似梦里呼唤他为哥哥的微弱声音,一直伴随着他。

    当他完全清醒时,也感受到了全身泛起的剧烈痛楚,没有丝毫力气,甚至连抬手都无法做到。

    他只能躺在那里,任由雨水落在身上,那雨滴打在其全身的伤口处,痛着痛着,便麻木了,麻木的不仅是他的身,也有他的心。

    这些天,他躺在原地,脑中很是mí茫与混乱,他只记得在乌山的半空,因那星空之人的一掌,出现了一个漩涡,将其吸入进去的一刹那,他看到了阿公闭着眼,生死未知的随之而来。

    他不知道那漩涡是什么,也不清楚其为何会出现,更不知道如今自己是在那里,但他看着那天空的烈阳,看着四周山峰的陌生,他心中有一个模糊的预感,他应该,不在乌山了。

    他不愿相信阿公已经死去,但他明白,阿公的伤势要比自己重很多,那最后的一眼里看到的阿公闭目不动的身影,让苏铭不愿去继续想下去。他的心中,有了刺痛,仿佛永远的失去了至亲之人。,

    “阿公,不会死”苏铭闭上眼,那神sè上的哀伤,慢慢的被他隐藏起来,他从小到大,都是在阿公的庇护下成长,没有独自一人长久的离开太远,可如今,这四周的陌生,让苏铭的心有了孤独的同时,也让他不得不坚强起来。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不到哀伤,那悲隐藏的很深,在他的心里,外人看不到,他的目光平静,甚至平静的有些寒冷。

    他挣扎的坐起身子,在那烈阳下,盘膝闭目,默默的运转〖体〗内的充血,但这气血刚一流转,右刻化作了剧痛让苏铭身子一颤,但他他却咬牙没有传出丝毫声音。

    他明白,自己的身体在强行突破之后,又进行了连番之战,且最终重伤,已经留下了深深的隐患,这种隐患,如今爆发了。

    “凝血境第七层的二百四十三条血线还在,可没有痊愈前,我能发挥的…”苏铭气喘吁吁,抬起右手猛的握拳,剧痛袭来,但他的神sè却是没有丝毫变化,他已经学会了去承受痛苦。

    “大概可以发挥出一百条血线的实力,相当于凝血境第五层的巅峰,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隐患会越来越大,让我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苏铭沉默在那剧痛中去运转〖体〗内血线,渐渐的,当矢sè暗了下来,当那明月出现之时,苏铭抬头望着那月一缕缕月光落下,在他的身体外缭绕渐渐钻入〖体〗内,去滋养全身。

    一夜很快过去,当清晨的阳光洒落大地,把夜里的一些微寒驱散,重新被炙热取代后苏铭睁开了眼,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的面sè比昨天要好了不少,但却有中虚弱之感浮现,苏铭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身体后,轻叹一声。

    “若非是我掌握了入微,再加上可以借月光疗伤,怕是这一夜过后,我能发挥出的血线之力,不会还是一百条那个样子可就算是如此,我现在能发挥的血线之力,也只剩下了九十八条。

    必须要尽快解决这隐患的问题,我需要足够的药石来调养。”苏铭略一沉吟,mō了mō怀中之物,他虽说之前被卷入那虚洞漩涡内,也不知在里面存在了多久,但怀里的几样物品,还在。

    一个破损的口袋,一根山痕死前拿着的小骨还有那族长在与他们离别前,给予的一块确认部落安全的兽骨。

    除了这些,还有一支骨埙,一个乌山蛮像的碎片,一个有了破损但却没有碎开的小瓶,那里面装着两滴蛮血。

    望着这些物品,苏铭拿起那乌山蛮像的碎片,正是这个碎片,在爆开时从他的脸上划…过形成了一道疤痕。

    望着此物,苏铭闭上眼,许久,他将所有的物品都放入那个破损的口袋里此物或许存在了端倪,但此刻却无疑是他唯一的选择。

    收拾完了一切,苏铭站起身子,右手揉着眉心,神sèlù出思索,他现在一切都要依靠自己,必须要事事谨慎,不能出半点差错。

    “此地陌生,以我如今的状态,在没有修为完全恢复前,不适合离开这片雨林,这里草木茂密,或许会有我所需的一些草药。”沉吟中,苏铭目光一闪,带着始终存在的削弱,慢慢的下了山,在这连绵的山中与那雨林内,用了数日的时间,谨慎警惕中,全部寻找了一番。

    “阿公……不在这里。”数日后,在一条山间小河旁,苏铭坐在河边,握着xiōng口,那里的痛,让他神sè里的悲哀,无法隐藏。

    半晌之后,苏铭用冷漠与平静,埋葬了悲伤,在那小河旁,清洗着身体,看着那河水倒影里自己的面孔,那面孔不再有十六岁的稚nèn,而是透着淡淡的岁月痕迹。

    “我在那漩涡里,呆了多少年,…mō着脸上的乌山蛮像留下的伤疤,苏铭沉默着,将全身都清洗干净,穿上了衣衫,更将头发绑成一束,坐在那河水旁,默默地望着天空。

    “那黑袍人拿出的令牌,为何阿公看了后会神sè变化,黑袍人的话语里所说的……我们,是那些人……”,

    “毕图虽死,但通过那黑袍人的话语,这场战争的发起,另有含义……………”“阿公身体里最后飞出的那大旗,化作了一片星空,那黑袍人曾失声称呼为外域星空,何为外域……”

    “阿公让我记住那片星空,难道说我的身世”苏铭沉默,神sèlù出复杂,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被改变的星空里,星光组成的身影,那与自己的样子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他是谁。

    苏铭的心中隐隐有〖答〗案,但却无法确定。

    “他……是我的父亲么……”

    随着这些事情的发生,苏铭能感受到,在这件事上,在自己的身上,有一些巨大的谜团,遮盖了四周,让他看不清。

    “还有我如今是在什么地方,距离乌山有多远”

    “白灵约定我还记得可我无法赶去了。”苏铭闭上了眼。

    “小红,你还好么”当天sè进入黄昏,隐隐暗下来时,苏铭离开了这条小同,向着雨林走去,他的背影,透着孤独,带着蹒跚的萧瑟。!。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