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06章 踏月而战!(二合一)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嗮毕图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他一眼就育出,让自己有如此恐慌之感的,就是那鸟龙峰上的身影,正要临近。

    阿公此刻察觉到了毕图的异常,更是看到了鸟龙峰上的苏铭,双目一凝间,猛的迈出一步,阻挡了毕图的身影。

    以疲惫的身躯,再次与其交战起来。

    在毕图愤怒的嘶吼中,其身后那磅礴的雾气,此刻竟的凝聚,赫然化作了一只伸开翅膀似可以遮天的月翼!

    那月翼望着苏铭所在的地方,神色露出剧烈的挣扎,似在它的体垩内,有两种意志存在,一种是来自毕图,另一种则是来自那冥冥中的火蛮亡魂,让它去向着那点燃了血火的身影,去膜拜!

    苏铭双目望着天空的月,那月在他的目中所看,已经赤红一片,他身子颤抖,右手食指的叠燃,一如既往的艰难。

    “万古岁月前的火蛮一族……我苏铭学得火蛮之术,今日在此乌山血火叠燃……重现火蛮之…你火蛮若有灵,何不助我!”苏铭神色透出坚定,喃喃中,右手食指猛的一划,其左目剧痛间,直接爆发出了滔天之火,他苏铭,叠燃了左目!

    在其左目被叠燃的一瞬,乌山五座山峰再次震动起来,这一次的震动,要比之前强烈数倍之多,甚至有大量的碎石砰然中脱落,向着下方滚动,仿佛这乌山内,存在了挣扎,如有一个巨人在那乌山下,要崛起,要站起!

    与阿公墨桑交战的毕图,此刻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其七窍流血,整个人倒卷后退,双目一片血红,似有模糊的月影在其瞳孔内浮现而出。

    如今的他,看起来极为凄惨,披头散发,鲜血弥漫中,阿公墨桑目光一闪,死死的追近,与此同时,那天空的巨大月影更是身子颤抖,发出了尖锐的嘶吼,仿佛其体垩内那两股意志,正进行着激烈的碰撞。

    “杀了他!我蛮血所化的月翼,杀了他!”毕图厉声大吼,右手抬起在自己胸口猛的一拍,顿时其眉心那月翼的图腾散发出刺目的光芒,使得那月翼同样在嘶鸣中,双目渐渐不再挣扎,而是露出与毕图一样的杀机目光,翅膀一扇,直奔鸟龙峰的苏铭而去。

    紧接着,那毕图退后中,双臂伸开,立刻这大地上冒出了一丝丝的白气,直奔其全身而来,似对其体垩内的伤势正的恢复,猛的一步迈去,与来临的墨桑战在一起,那轰鸣之声回旋下,墨桑面色苍白,但却咬牙反抗。

    远处那天空上巨大的月翼,其速极快,如一团磅礴的云雾,带着一股杀机刹那临近了鸟龙峰,其嘶吼化作狂风吹动,仿佛要将鸟龙峰拔起一般,但就在它临近的一瞬,盘膝中的苏铭,蓦然站起,双目透出那血月之影,猛的看向那临近的巨大月翼。

    “退下!“苏铭话语平静,其右手指尖从左目上挪开,放在了右目瞳孔上,冷冷的看着那堪比山峰般大小的月翼。

    苏铭的身子瘦弱,与这巨大的月翼比较,丝毫不起眼,但如今他那冷漠的声音传出,那月翼却是庞大的身躯颤抖起来,生生的停止在了苏铭的十丈外,目中的杀机化作了挣扎,露出痛苦。

    这一幕,让阿公墨桑神色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更是让他毕图身子剧烈的颤抖,仿佛他如今,就是那月翼,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慑之力,从那乌龙峰瘦弱的身影上,惊天而起。

    这毕图身子颤抖中,一拳轰开纠缠的墨桑,咬破舌尖,喷出鲜血的刹那,他的右手猛的扣在自己的眉心,随着其一声咆哮,竟生生的将眉心的那块有月翼图腾的肉撕下,被喷出的鲜血笼罩在内后,蓦然的燃烧起来,散发出大量的红雾。

    与此同时,那在苏铭十丈外的月翼,其全身迅速燃烧,弥漫出了一片尖海,在那火海中,其目中没有了挣扎,而是直奔苏铭而去,十丈的距离,它瞬间就可达到,看其样子,似要吞噬了苏铭!

    苏铭神色依旧平静,几乎就是那月翼扑来的一刹,他的右手食指,在右目上猛地一抹而过,天地色变,风云倒卷,他脚下的鸟龙峰震动轰鸣之声崛地而起!,

    血火叠燃,第四次,但这一次叠燃,苏铭的体垩内没有血线增加,而是在他脚下的鸟龙峰剧烈无比的震动中,天空的月,不仅在苏铭看去成为了红色,而是在所有人的目中,都成为了红色!

    血月之夜!

    在这血月出现的一刻,乌山附近八方,那连绵不绝的丛林里,躲藏不愿再战的黑山族人,一个个当看到这血月后,立刻发出了恐惧到了极致的惊呼与骇然。

    “血月,怎么会出现血月!”

    “不是前段日子刚刚有血月出现么,竟……竟再次有了血月!”

    不仅是这些丛林里的黑山族人,在那黑山部落里,同样有惊恐绝望之声回旋,这些留下来的族人们,一个个颤抖着躲藏起来。

    风圳部落外,迁移中的乌山族人,他们的四周有数十个属于风圳的蛮士,以叶望哀冲为首,他们接到了族长的命令,前来帮助乌山,在途中遇到后,为乌山族人护送,此刻也同样看到了那天空的血月,纷纷神色一变。

    还有那乌龙部落,也同样看到了这血月!

    一片惊惧的哗然!

    乌山半空,那毕图在看到那血月的一瞬,整个人愣了一下,但立刻目中有了喜色,他,不怕血月,身子一动,冲向墨桑,使得墨桑连连后退,嘴角鲜血弥漫,飘落开来,化作血滴四溅,被毕图不知以什么蛮术落在身上,使得阿公身子倒卷而去,那毕图正要追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从那鸟龙峰上蓦然传出,如滚滚雷霆一样。

    “毕图!”

    鸟龙峰剧烈的震动,山石大量的脱落,形成了轰鸣巨响,山脚下的丛林,更是有阵阵尘土扩散,吹动那些积雪,形成了一个以乌山为中心的巨大环形冲击。

    一声声嘶吼回旋,却见从此峰山体的哭量裂缝内,在那嘶吼与翅膀扇动的声晋爷,露出了一双双血红色的双眼,紧接着,一只只月翼猛的冲出,它们目露红芒冲出之时远远一看遮盖了天地一样,无穷无尽。

    紧接着,那黑炎峰,还有其余的三座山峰这整个乌山全部都在那极致的震动轰鸣间,其山内的月翼撕破了笼罩它们的红色衬干,蓦然冲出!

    这一幕,如同末世,那是每数年一次的血月再现!

    漫天遍野全部都是疾驰的月翼,其数量看起来,不下数万之多,回旋在苏铭的四周把苏铭的身休掩盖在内,那一声声嘶吼惊天动地!

    它们的目中带着激动,带着兴垩奋,在回旋间,那嘶吼的声音仿佛是朝拜之声,围绕着苏铭,似乎苏铭,就是它们的王!

    毕图心神颤动,猛的抬头,在看到这一幕后,其神色变化,露出从未有过的震撼,他看着那弥漫在天地间的无数月翼,甚至连呼吸都忘记,如雷霆轰入脑海,完全的呆住了。

    他能感受到,在苏铭的身上,有强烈的火蛮之术存在,那是极为正宗的火蛮,与自己依靠外人帮助下获得的,有天与地一样的差距。

    “这……这……”他嗓子里发出咽下唾沫的声音,喃不出完整的话语,他的双目里,那模糊的月影与苏铭比较,相差太多太多。

    那临近苏铭的巨大月翼,更是在此刻,目中的杀机完全散去,露出了狂热与激动,同样回旋在苏铭脚下的鸟龙峰。

    苏铭目光一闪,神色没有露出意外,他耳边尽是激动地嘶吼,眼前所看全部都是那一道道闪烁而过的月翼之影,甚至当他抬起手,还有一只月翼立刻飞来落下,在他的手心里,似跪在那里,目中的狂热清晰显露。

    此刻的他有种奇妙的感觉,似自己可以操控这些月翼,可以让它们为自己一战!

    他可以感受到这些月翼的兴垩奋,可以感受到它们的激动,可以感受到它们那渴望已久的荣耀。

    苏铭握紧了拳,其身向前一步迈去,立刻身边的月翼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使得苏铭这一动之下,直接走到了那乌龙峰的边缘,他没有停顿,而走向着那虚空一步迈去。

    在他脚边落下的瞬间,他没有坠落,在他的脚下,立刻有一只月翼飞来,让他踏在其身,支撑着苏铭的身躯,使得此刻的苏铭,可以在天上行走!,

    苏铭没有停顿,而是猛的抬头,目中露出坚定与执着,他要帮助阿公,他要与阿公同战那该死的毕图!

    对于毕图,苏铭已然恨之入骨,正是此人发动了战争,正是此人让族人悲哀中离开家园,迁移中拼死反抗,这毕图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带着这股仇恨,带着其执着,苏铭在这半空中,向着远处的毕图,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长虹,身后无数月光丝线飘舞,冲了出去。

    他不会飞,但他每一步迈出,都会有月翼出现在脚下,极为精确的让苏铭如履平地,展开了他全部的速度!

    在他的四周,更是随着其冲出,那无穷无尽铺天盖地的月翼,还有那本属于毕图的巨大月翼,全部随着左右,疯狂嘶吼的冲去。

    远远一看,这一幕如同在天空横着用笔的画出一条线,那组成这线的,是一只只月翼,使得苏铭,就此踏空而去,让人看去触目惊心,难以置信!

    那月翼无数,以苏铭为首,在其速度下,直接在这天空上出现了一道直线,似一把离弦之箭,蓦然而去。

    苏铭眼中杀机纵横,其速之快,远超毕图所想,更是连阿公也没有预料到,几乎是刹那间,他就在这半空中踏着月翼来临,直接站在了倒卷中止住身子的阿公的前方,用他的身躯,用他的执着守护在了此刻疲惫不堪的阿公身前!

    阿公尽管不知道这些月翼为何因苏铭而突然出现,为何似对苏铭激动膜拜,但他看着苏铭,却是脸上露出了微笑,尽管他已经疲惫不堪,尽管他已经祭献了生命,尽管他的嘴角还有鲜血流下但他此刻却是非常开心,因为,苏铭,真的长大了!

    他可以帮助阿公了。那瘦弱的身影,此刻于阿公看去,是真的长大了,如山一样。

    “毕图!”苏铭知道自己修为不够他没有狂妄的认为自己可以战胜毕图他要动用的,是这数量众多的月翼,以他的意志,让这些月翼为其而战!

    这就是他脑中那之前出现从模糊到清晰的念头!

    几乎就是他喊出毕图二字的瞬间,站在阿公身前用身躯守护的苏铭,右手握着那鳞血矛,身体上二百四十三各血线刹那凝聚重叠成为了一条,向着毕图猛的一抛而出。

    那鳞血矛发出了惊人的呼啸把苏铭的全部气血之力凝在一起,融入这鳞血矛内,使得此矛在如划破长空般,若一道红色的闪电冲出,冲向毕图。

    与此同时苏铭的意志凌驾在了所有的月翼身上,使得其四周的月翼一个个尖锐嘶吼,疯狂的冲出,那铺天盖地的月翼,在冲出的一瞬间,似在这天空上勾勒出了笔法难以抒写的画面。

    那画面里,一个个月翼疾驰,与那长矛一同,直奔毕图,甚至就连那本属于毕图的巨大月翼,也同样嘶吼中一同而去。

    无数的月翼,以那长矛为尖,在这天空上形成了一把箭的形状,刹那间临近了神色骇然的毕图,似要将其毁灭!

    他从月翼上得到了开尘之力,此刻,又由月翼来讨回,似躲不过的命运。

    毕图面色惨白,他急速后退中,体垩内那股要向着苏铭身体外月翼膜拜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痛苦中右手抬起,猛的一指刺入自己的胸口,似有黑气瞬间扩散,环绕其全身后,那种感觉才略有散去,但显然这样做的代价,让他身子一个踉跄,神色更为黯淡,其目中露出疯狂,面对那遮天盖地而来的无数月翼与那鳞血矛,他仰天大吼。

    随着其吼声,却见一道鸟光从其口中蓦然飞出,在他的面前,赫然化弹了一只足有一人多大的黑色大鼎。

    此鼎外面雕刻着无数痛苦的人脸,有哀嚎,有狰狞,有哭泣,也有愤怒的无声咆哮,整个大鼎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出现之后,顿时让四周仿佛凝固一般。

    “留意此鼎,他之前用过一次,此物蕴含了奇异之力,若非我七针祭命,无法抵抗,但他似不能发挥全力,动用之后立刻虚弱!”阿公神色一变,立刻开口。,

    “你们,给我死!”毕图神色狰狞,喷出鲜血落在那大鼎上,此鼎立刻散发幽光急速膨胀,随着其膨胀,毕图身子立刻枯萎下来,似血肉与生命被这大鼎的那些痛苦的人脸吸走。

    刹那间,此鼎就化作了足有十丈大小,那沧桑的气息更是浓重了数倍之多,其上随着幽光闪动,那雕刻的大量人脸,似活了一般,成群的从鼎内涌出。

    这些人脸在出现后,那阵阵痛苦的声音回旋天地,与此同时,苏铭的鳞血矛与那大量的月翼也正呼啸临近。

    双方都是成群一片,在这一刹那,如两团蜂拥的黑云碰撞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强烈的震动与轰鸣。

    在这轰鸣中,那些人脸一个个如气泡般破开,被月翼冲入后疯狂的撕碎,但即便是如此,单体的月翼也并非很强,往往在撕破了这人脸的同时,也化作了一团红的气息升空消散。

    不过那些人脸,在被撕碎后,却是神色不再痛苦,而是露出鞘脱,仿佛它们的出现,不是为了战下去,而是来寻死一样,寻找不再痛苦下去的根源。

    这些人,有一部分曾经属于黑山,也有属于鸟龙与乌山部落这很多年来失踪,死亡之人,更有一些,则是毕图不知从何处弄来,融入此邪蛮之器里,祭祀成了冤魂一样之物。

    轰鸣之声不断地回荡,似要将此处的一切都摧毁,那鳞血矛,凝聚了苏铭的全力在四周月翼的扑击与撕开前方的一张张痛苦的人脸后,势如破竹,直接穿透了这群人脸,刺入在了那巨大的鼎上。

    在它刺入此鼎的一瞬间,鳞血矛猛的(震,从其矛尖开始,竟然寸寸碎裂蔓延此矛通体后,这鳞血矛,化作了无数碎片,再次落在那大鼎上。

    此鼎剧震,原本苏铭的一击本不可能对它造成伤害,但当这鳞血矛以碎裂为代价之时,却是爆发出了其生命中的最强之力轰的一声巨响使得那大鼎震动中,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

    与此同时,那无数的月翼嘶吼而去,在不断地砰砰之声下疯狂的撞击此鼎使得其上的裂缝越来越大。

    这一切说来很长,但实际上却是数息的时间,只听一声如开天之声惊起间,那大鼎直接崩溃,化作了两半向着大地落去。

    在此鼎碎开的一瞬间那毕图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踉跄中急急后退,但他的脸上,却是露出狞笑。

    “鼎杀!”

    苏铭这里也同样因那鳞血矛的碎灭,鲜血大量的从嘴角溢出那鳞血矛是他得到的第一件蛮器,与他一同经历了风圳与都森之战,经历了之前数日的部落迁移血杀,如今,在其毁灭之时,苏铭伤的不仅仅是身体,也有不舍。

    但这不舍,却是直接被苏铭压下,一股强烈的危机蓦然降临,却见那落下大地分成了两半的碎裂之鼎,从其内有大量的黑气滋生,赫然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张巨大的人脸,咆哮中从落下大地的过程里向着天空而来。

    那大脸足有十多丈,随着其口张舁,似可以生吞数个苏铭。

    站在苏铭身后的阿公,其神色一变,猛的上前,就要推开苏铭拼死阻挡那大脸的来临,但苏铭却是提前一步迈出,同样还是处于阿公的身前。

    他双臂伸开,立刻那些月翼一个个红着眼,直奔苏铭齐齐而来,瞬间临近,一只只月翼凝聚在苏铭的身体上,层层覆盖,更有那本属于毕图的巨大月翼随之而来。

    眨眼间,赫然在那下方的大脸吞噬来临的一瞬,苏铭的身体被大量的月翼笼罩,在这天地间,形成了一只更为庞大的月翼!

    这看起来是一只,但实际上,它是由无数月翼凝聚在一起形成!

    “火!”一声惊天之音,从这巨大的月翼身上传出,这声音属于苏铭,但却也同样属于那无数的月翼,随着声音的出现,从这巨大的月翼身上爆发出了极为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不属于苏铭,而是属于这无数月翼的**!

    苏铭的身体,如同这月翼的心脏,他的神智,相当于这月翼的意志,他可以操控这庞大的月翼身躯,在那一声火音出口中,这月翼四周月光大量的降临,化作了一片银色的火海,以这月翼为中心,在天空向着四周蔓延。

    在那银色的火海轰然扩散之际,那下方欲吞噬而来的巨大人脸,立刻露出痛苦,蓦然被火海笼罩,在那痛苦的凄嘶中,直接与笼罩苏铭在内的这巨大月翼十丈外,被焚烧成了一片飞灰。

    几乎就是这人脸被焚烧的同时,那苏铭身躯在内的巨大月翼,在那银色火海环绕中,向着远处的毕图,蓦然飞去。

    毕图面色苍白,眼珠瞪着,他直至现在还无法置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但他毕竟是开尘境强者,更是具备了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其身退后,已经将苏铭当成了比墨桑还要重视的大敌。

    “青索之蛮!”毕图右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指,立刻其眉心血肉模糊之处,顿时有一道裂缝出现,与南松施展此术时一样,但在这毕图身上,这裂缝却是直接从其脸上蔓延,直至其小腹的位置,仿佛他整个人,被人生生的豁开一般。

    一股青色的气息,浓郁的从他身体的裂缝内直接涌出,环绕在毕图四周,赫然形成了一道道青色的雾气锁链!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