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最接近天的地方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山痕,对于这个鸟山的叛徒,苏铭心里很是复杂,杀他,并没有带给苏铭快慰,反倒是更深的沉重。

    若非此人犯下了不得不死的错误,谁愿同族相残,若非此人的错误造成了大量的死伤,谁愿眼睁睁的杀死自己少年时崇拜的强者。

    苏铭望着山痕仍睁着的双目,那目中的黯淡,似望着苏铭看不到的地方,不知在死前想着什么。

    其手中的那块婴儿的小骨,沾染了山痕身上的血,被他死死的握住,仿佛那是他死前,最深的执着。

    苏铭不知道山痕到底为了什么背叛了部落,这没有答案,他轻步走上前,蹲下身子,看着死去的山痕,眼前似浮现出了此人为部落的拉苏们取来兽齿,在拉苏们欢呼中,他目中的善与笑。

    苏铭抬起右手,在山痕睁着的双目上抹去,将其双眼闭合。他的动作很柔和,似怕打扰到了山痕归去的hún。

    轻叹,苏铭正要起身,但目光却是落在了山痕手中,那握住的婴儿tuǐ骨。

    “是因为这个么……”苏铭沉默中将此骨拿起,他看不出此物有什么端倪,默默的将其放在了怀里。

    站起身子,苏铭看着四周往昔熟悉的部落,此刻天sè已过深夜,但在这月圆的天幕上,却是月光依旧浓郁,那明亮的月芒洒落大地,与地面的雪反衬,使得这天地间,并不涛黑,隐隐可见。

    正要离去,但就在这时,其xiōng口处有微热之感传来,苏铭低头从怀里取出一物,此物同样是一块骨头,但却是兽骨,正是鸟山族长与他们离别前所送之物。

    “若此物成为了红sè,则代表,乌山部已经彻底的安全下?…“苏铭脸上lù出很久没有过的微笑,他手中那骨头散发出红芒与微微的炙热。

    “族人,安全了……”苏铭深吸口气,但就在这时,从远处的鸟山黑炎峰上,却是有一声惊天轰鸣蓦然传来。

    苏铭猛的抬头,立刻就看到那在鸟山部落远处的鸟山,黑炎峰的山巅,此刻随着那轰鸣巨响,竟直接爆开,那山巅的尖峰,碎石崩溃,声响向着八方回dàng中,因那山尖的碎裂,使得苏铭站在那里,目光顺着那坍塌的山尖,看到了其后的天幕上,与毕图交战的阿公。

    似阿公正在倒退,其身影看起来仿佛重伤。

    在阿公身后,那滔天的红雾翻滚,隐隐出现了月翼之影,更是在那月翼上,似站着一小人。

    这场大战,已经持续了很久,那黑山蛮公本以为凭着自身的开尘修为,可以很快结束这场厮杀,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直至现在,那墨桑竟还在与其死战。

    且最重要的是,在他看来,这墨桑尽管疾有达到开尘,可出手间蛮术之多,大都是他前所未见,且那些蛮术的威力,竟堪比开尘!

    若非他掌握了邪蛮之法,交战中不断地从大地吸收生机而来,否则的话,这一战,将更为艰难。

    此刻在那墨桑被卷出的一瞬,这毕图猛的从那月翼上冲出,直奔毕图而去,他如今不敢用蛮纹所化月翼出手,毕竟之前曾出现过月翼失控的事情,此事在他心里,留下了yīn影的同时,更有一丝惶恐。

    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体内的蛮血越加的躁动,仿佛要不受操控,要冲出他的身体,这还是其次,最让这毕图感觉恐惧的,是他心中不断滋生的一个冲动,这股冲动不是他的神智所来,而是身休的血脉牵引,似想要向着大地的某个方向,去膜拜一样。

    若非是他以开尘修为强行压下,这场战,根本就进行不下去。

    苏铭站在部落里,看到这一幕后,他沉默中身子向前猛的一冲,直奔那鸟山而去。苏铭无法飞行,参与不了天空上的交战,但他可以去那乌山,站在(百度求魔吧,耳根书mí官方YY:3943)最顶峰,因为那里,是此地最接近天的地方。

    只有在那里,他才或许能帮的上阿公,且苏铭在那默不做声的疾驰里,他的双目闪动着奇异的光芒,身后无数月光丝线票务,如同月光在飞。,

    “部落已经安全,我可以了无牵挂……以我的修为,本无法参与这场蛮公之战,去了很有可能会让阿公牵挂,难免分心。”苏铭神sè平静,他没有了曾经的咆哮,尽管依旧焦急,但却冷静的面对如今出现的情形。

    “若非是经历了之前我意志操控了月翼的事情,我不会去,但眼下,我或许……真的可以帮上阿公!”苏铭整个身子化作血sè长虹,带着那无数月光之丝,在那丛林里呼啸而过。

    “在最接近天的地方,也就是最接近满月的地方,去血火叠燃!”那红芒疾驰间,以极快的速度,在这丛林里穿梭。

    这个念头,不是苏铭刚刚浮现出来,而是他在之前第一次看到这黑山毕图出现时那身后的红雾月翼,还有这毕图眉心的月翼图腾蛮纹时,就模糊存在。

    经历了那意志操控月翼之事后,这念头渐渐不再模糊,而是清晰了。

    “整个鸟山五座山峰里,存在了大量的月翼,我曾在鸟山血火叠燃时隐隐感受到仿佛月翼在躁?…若我所料没错,那么在这满月下,在那鸟山上,我去尝试血火叠燃,可以引起月翼更强的躁动之感,可以间接的影响到……这显然是修行了火蛮之术的黑山毕图!”苏铭在这几天部落的惨烈中,学会了不去冲动,学会了冷静与沉默。

    他没有选择那黑炎峰,而走向着鸟龙峰疾驰,那红sè的长虹在这丛林内往往闪烁间就是很远的距离,乍一看,如一条红sè的丝带晃动不断,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这红sè的长虹就穿过了这片丛林,按照其熟悉的路线,临近了那乌山五座山峰里的鸟龙峰。

    这座山峰,苏铭不记得自己爬了多少次,几乎对于其上每一处位置都极为清晰,在临近的刹那,却见其所化的红sè长虹蓦然而起,几个跳跃间,就爬上了此峰,没有丝毫停顿,向着那山峰顶部瞬息而去。

    苏铭展开了全部的速度,且由于是在那山峰背侧而上,所以天空上交战的毕图与阿公墨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那座鸟龙峰上,苏铭的举动。

    且处于高度集中交战里的二人,也无法去分神四周,但那毕图却是自己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出现了心惊肉跳之感,那体内的蛮血不受控制的程度一下子大了不少,似血液在体内沸腾,让他心神骇然下,连忙后退,再次分出一些力气去强行压住,其神sè变化,透出一种惊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图心惊,但他来不及多想,阿公墨桑趁此机会,蓦然临近,再次与其展开轰杀。

    他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疲惫不堪,但已经战到了这种程度,不是他想要离开便可以离开的,尤其是风圳的荆南始终没来,这让墨桑的心中,有了不安与危机。

    此刻的苏铭,在那鸟龙峰上疾驰跃动,向着山峰而去,当他路过此山那一处处裂缝时,他隐隐似再次感受到了那裂缝深处,月翼的躁动。

    “我的想法应该没错!“苏铭目光一闪,继续攀爬而去,不久之后,当他站在了这乌龙峰的最顶端时,山风呼啸,吹起他的头发,将其破损的兽皮衣衫吹的哗哗作响,但他却笔直的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上,那黑炎峰旁的漫天红雾与其内两个急速闪烁分分合合,夹杂了轰鸣与乌蟒嘶吼的身影。

    更有威压降临,那是阿公与毕图施展务自蛮术时,引起的四周变化。

    深吸口气,苏铭盘膝坐了下来,猛的抬头,要着那天空的明月,这月圆圆的,光芒很亮,落在苏铭的目中,让他体内的血液,渐渐似yù燃烧。

    “阿公,苏铭陪着你!”苏铭双目血月之影清晰显lù,随着体内鲜血沸腾,那火热的感觉弥漫全身,就在这个时候,他右手抬起,咬破指尖后蓦然按在了左目瞳孔上。

    血火叠燃,第四次!

    在他手指的鲜血,抹在其左目瞳孔的一刹那,立刻苏铭身下的这鸟龙峰,轰然一震,且这震动刚一出现,竟然整个鸟山五座山峰,全部都震动起来。

    与此同时,那鸟山五座山峰内,存在的所有月翼,此刻均都jī动的嘶吼,想要冲出它们所在的那血sè大树,它们的爪子疯狂的抓在那大树上,一个午红着眼,带着难以置信的兴奋,嘶鸣着。

    它们要冲出,要去朝拜它们的王!

    更是在此刻,那天空上红雾里与墨桑交战的毕图,其整个人身子蓦然一颤,身子快速后退,神sèlù出骇然与惊慌,他体内的蛮血,竟很难操控,不断地在听内冲撞,他的心更是被一股强烈的冲动弥漫,使得他不由自主的,要向着那冥冥中感受到的鸟龙峰的方向,去跪地膜拜。

    “怎么会这样!”毕图拨头散发,嘴角溢出鲜血,强行阻止了自己的这股让他恐惧的冲动,与此同时,他的目光里,看到了那乌龙峰上,盘膝坐着的瘦弱身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