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山痕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苏铭站在成为了废墟的部落里,看看那哭泣的汉子,他的话语没有得到答案,这汉子,正是山痕,他流着泪,跪在那部落的中心,其神sèlù出痛苦,其内有复杂,有愧疚,有悲伤。

    苏铭沉默,他没有出手,似在等待山痕的答案。

    许久,当寒风吹过地面的继续,打着转,使得那部落散落的杂物飞旋时,山痕停止了哭泣,他慢慢的站起身,回头看向了苏铭。

    那双眼,透着血丝,带着疲惫。

    那熟悉的目光,此刻似成为了陌生,这熟悉的人,如今也成为了乌山的叛徒,若非是他,部落的死伤,绝不会如此惨烈。

    “是你告诉了黑山部,我们迁移的路线。”苏铭望着山痕,神sè哀伤,走了过去。

    “我huilai时,你们正在外面清除四周盯梢的黑山族人,那个时候,你们是分散计的,没有人注意到你的踪迹,你没有杀那些属于你的区域内的黑山族人,而是把部落的行踪透l铭继续走去。

    山痕面sè苍白,惨笑中踉跄的退后几步,似不敢面对苏铭的质问。

    “那处陷阱,我们死了很多的族人……”

    “此后,你一直隐忍不发,直至在最关健的时候,我、雷辰、南松爷爷和你留下,你才出手,将南松爷爷重创,打乱了布局……

    你zhende想看到,那黑山部追杀上去,屠戮族人么……”苏铭迈着脚步,沙哑的开口。

    山痕神sè更为痛苦,再次退后了几步。

    “我有两点不解,其一,背叛部落,你是为了什么。其二,你不让北凌与其父在之前选择留下,是因你没有把握在重创了南松爷爷后这些人可以抵挡黑山族长的脚步还是因为你在那个时候,良心发现。”苏铭身子一晃,直接逼近了山痕二十丈内。

    “告并我,为什么!”

    “不要说了!!”山痕面sè惨白,猛的大声咆哮,他神sè的痛苦、悲伤此刻也随之轰然爆发出来,他退后几步盯着苏铭。

    “不要……说了!没有为什么,没有!”山痕流着泪,右手抬起,其手中立刻有血光一闪,似光芒缭绕其手臂,一指苏铭。

    “你是苏铭也好,墨苏也罢,给我滚开这里,我还不能死,给我十年的时间十年后,我会自裁于此地。

    你若继续纠缠,休怪我不念族人之情!”山痕往昔的冷漠已然不在,此刻的他,如同一只咆哮的凶兽嘶吼中,其身一晃,就要离开这部落。

    “连族人你都yijing选择了背叛,还提什么族人之情,当你伤了南松爷爷之时,可曾想过若我们都死在那里族人的迁移被追兵追上,等待他们的是什么!!”苏铭猛的咬牙,右手持着那鳞血矛,直奔山痕而去。

    苏铭之身化作那血sè的长虹,带着身后漂浮的无数月光丝线,刹那临近山痕,轰鸣之声在这曾经美好的部落里,蓦然而起。

    在那轰鸣间山痕咆哮其右手月光蓦然化作了一把血sè的刀,与那长矛碰到一起形成了一股冲击向着四周倒卷扩散。

    “乌血尘!”山痕身子后退几步,面sè苍白间喷出鲜血,其鲜血在半空立刻砰砰只剩下化作了一片血雾,直奔苏铭而去。

    其修为高深,这乌血尘之术更远非苏铭可以比较,此术一出,顿时弥漫了四周数丈范围,一旦落在苏铭身上,将会如利箭般透体而过,但就在那漫天的血雾带着穿透之力,临近苏铭的一刹那,苏铭双目月光之影蓦然闪烁,今天,是月圆之夜,今天,是满月之夜!

    苏铭身后那漂浮的无数月光细丝,瞬息间倒卷而来,几乎就是那团血雾来临的一刹那,这些月光丝线在苏铭的面前赫然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丝线的光幕,与那血雾碰到。

    轰的一声巨响,苏铭身子一颤,其面前那些月光丝线寸寸碎裂,但那血雾同样也是如狂风扫过,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那山痕嘴角溢出鲜血,身子连续后退数丈,猛的跃起,竟不再交战,而是要疾驰离开此地。

    苏铭岂能让他走掉,其身一晃,蓦然追击,但他刚一靠近,山痕猛的转身,目中lù出痛苦的同时,更有杀机。,

    “苏铭,这是你逼我的!”山痕一声嘶吼,却见其手中血刀猛的举起,瞬息间,在他的脸上,立刻就有一个刀形的蛮纹幻化而出,这是属于他的蛮纹!

    那蛮纹出现的同时,在山痕身后,似虚无扭曲间,一把红sè的大刀蓦然幻化出来,随着其一刀落下,那红sè的大刀之影穿过其身体,带着一股磅礴的杀机,直奔苏铭一头斩下。

    这一刀,惊艳绝伦,是山痕身为乌山猎队魁首,最强的一击!死在他这一刀之下的人与兽,极多!??

    在苏铭身旁,那降临而来的大量的月光顿时化作一道道丝线,向着那斩来的一刀缠绕,但在碰触此刀影的一瞬,却是齐齐断开。

    眼看那一刀就要落下,苏铭的双目腾然中,有了火焰弥漫,似他的双眼瞳孔被点燃,那火焰出现的同时,苏铭的身体内气血立刻有了燃烧之感,似在他的体内,存在了一团yù焚烧天地的火!

    在这月圆之夜,这股火强烈的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天,苏铭没有咆哮,而是在那双目燃烧中,右手抬起,向着那迎头而来的血刀,一掌按去。

    他的全身在这一瞬,火焰轰然爆发,笼罩其身体后,似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之人,那火焰之人向着天空的满月似吸了一口气,在这一刻,仿佛这天地间的月光被其吸了过来,使得四周仿佛一下子有了黯淡。

    “火!”苏铭轻声开口,他在追击而来的途中,yijing感受到了在这满月下,体内存在的火,似只要他心念一动,此火就会爆发出来。

    却见那火焰巨人随着苏铭的右手一掌,猛的一头撞向那来临的血刀,在撞去的过程中,其身影不再似人,而是化作了一团火海,焚烧而去。

    轰轰之声在这一瞬惊天动地,那火海与血刀同时崩溃,山痕神sèlù出无法置信,喷出鲜血,他本就重伤,此刻更是无法承受,身子倒卷之下,在半空中再次喷出鲜血,踉跄中疾驰退去。

    苏铭嘴角溢出鲜血,那鲜血落在地上的积雪中,立刻使得雪地似有火焰燃烧,顿时大片的融化,眼看那山痕要逃,苏铭猛的向前迈出一步,手中的鳞血矛向前狠狠地一击而去。

    呼啸回旋,那鳞血矛化作了一只血sè的大雕,在山痕逃遁的前方落地,发出砰的巨响,掀起一股冲击,生生的使得山痕的身子一顿。

    在其一顿的同时,苏铭脚步在大地一踏,立刻其身旁的雪地上,一把族人迁移时遗落下的石制匕首弹起,被他一把握在手中,身子瞬息而去,眨眼接近了山痕,一刀刺去。

    “我不能死!”山痕神sè狰狞,在苏铭那一刀刺来的刹那,右手五指微弱的红芒一闪,赫然也化作了一把红sè的刀,几乎同时,二人全部刺入在了彼此的身体内。

    “给我十年时间,就十年!!”山痕喘着粗气,在那身躯的痛苦中嘶吼。

    “我小时候,你是我很崇拜的长辈,我知道你的冷漠是不得不做出,因为你的责任重大,你要守护部落,部落里需要鹏首那样的和蔼,也需要一个冷酷之人。

    所以,你选择了冷酷……你刺我的这一刀,是我谢谢你对部落曾经的守护。”

    “但我,绝不会原谅你,在你背叛下,死去的那些族人也不会原谅你!”苏铭嘴角吐出鲜血,贴着山痕的身体,右手拿着的那把石刀猛的抽出,再次刺入进去。

    “这一刀,是部落的那些死去的老人给你的。”

    “这一刀,是部落为保护族长死去的那些不是废物的族人给你的。”苏铭在山痕的耳边,轻声说着,再刺一刀。

    “这一刀,是乌拉的。”

    “这一刀,是柳笛的。”苏铭目中流着泪,带着哀伤,不断地刺去,他每一刀落下,都让靠着他身体的山痕身子颤抖,嘴角的鲜血不断,同样流着泪,痛苦中透着伤。

    “这一刀,是南松爷爷的。”苏铭望着部落的废墟,扶着山痕不让他倒下,身子推着其身向前冲去,右手的刀,又一次的刺出,随着他的推动,二人的脚下雪地上,流淌了一行触目惊心的血痕,直至苏铭推着山痕,碰到了那部落四周一处破损不太严重的巨木围栏上。

    砰的一声,那围栏一震的同时,苏铭再次捅出了一刀。

    “这一刀,是阿公的。”

    “这一刀,是我的。”苏铭低声说着,将手中的石制匕首,深深的刺入到山痕的心口,山痕倒在苏铭的身上,身子不断地抽搐着,目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

    四周一片寂静,整个部落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似抱在一起,苏铭闭着眼,许久之后,他轻轻的退出几步,山痕的尸体歪倒在地,他的双目没有了光芒,似看不到苏铭的存在,挣扎着抬起颤抖的右手,在xiōng口怀里取出了一块骨头。

    那是一个很小的骨头,看起来,好似婴儿的tuǐ骨,抓着那小骨,山痕无神的目中,流下了泪水。

    在那泪水中,他失去了呼吸,没有了生命。

    今天写的很慢,正在写第三章,我会尽全力。(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