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当面取头!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红芒从其身旁一闪而过,消失无影。

    黑山族长身子颤抖,他旁边那仅刺的一个族人,同样颤抖着,他们相互看了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恐惧,他们还是没有看到对方到底是人是兽,但那方才所看红芒后漂浮的无数丝线,却好是给人一种好似头发的错觉。

    “谁!!你是谁,出来!!”那剂下的黑山族人立刻嘶吼起来。

    在这黑山族人嘶吼中,那黑山族长面sè苍白,右手蓦然抬起,在其xiōng口一按,顿时他全身血光蓦然爆发,却是他在受伤的情况下,不顾伤势换来了短暂的气血磅礴,以此并非去战,而是展开全速,向着那丛林疾驰,刹那间就消失在了丛林的黑暗里。

    那剂余下来的黑山族人,在咆哮中正要回头逃遁,但就在这时,他的身休猛的一颤,却见一道红芒突然出现,环绕其身一圈后,化作了苏铭的身影,站在此人的身后。

    这黑山族人嘴角溢出鲜血,他的全身剧痛,有一狠狠月光丝线将其捆绑,深深的刺入肉中,勒紧之下他感受到了死亡,此刻的他,能隐隐听到身后传来的呼吸,挣扎着想要回头去看一看,那让他恐怖的神秘,到底是谁。

    但他却无法回头,其身颤抖间,四分五裂。

    苏铭气喘吁吁,他从部落迁移开始,就一直在战,体龘内之前存在的隐患,被他一再的压制,若非是月夜下在那月光里,他的身体可以缓缓的恢复,早就已经不支倒下。

    今夜,是满月,那月光中的神秘力量达到了巅峰,让苏铭的血液好似燃烧沸腾,可以让他坚持的更久,可以让他把一切隐患生生压下,可以让他,去完成他的杀机。

    他的手中提着三个头颅,望着远处的丛林,平静的一步步走去。

    “只刺下了你一个人,黑山部的族长,你的身份如此高贵,我会让你死的很璀璨,不过,前提是你要快点跑,快点找到你的援军。”苏铭tiǎn了添嘴chún,向前疾驰一闪,化作红sè的虹与那被拉出的无数月光丝线,直奔前方。

    黑山部的族长,这个四旬左右的大汉,其地位尊高,整个部落里,除了蛮公与毕肃外,就要属他,他本应该带着大量的族人,狰狞的收害乌山部的生命,当着那些乌山俘虏的男丁的面,去享受乌山部的女人,在她们的哭泣与挣扎中,喝着酒,狂笑着蹂躏,随后以撕下那一个个愤怒至极的乌山男丁的头颅,来让自己达到一种疯狂的快感。

    这是他的渴望,是他在蛮公令下,发动了入侵乌山部时的愿望,甚至他还把这样的愿望告诉了所有出战的族人,在那些族人兴奋的怪叫中,这场战争,被展开了。

    但此刻,他却是狼狈不已,身休受伤,满身鲜血,更没有了斗志,他先是被乌山的反抗震撼,又被南松所伤,而后在那逃遁中反应过来,正打算疗伤后追出,可却又遇到了那如噩梦般的神秘。

    那死在他面前的族人,其头颅与身躯的分离,让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他看不到对方,只能看到那红sè长虹。

    他疲惫不堪,他没有勇气去回头奋死一战,他更没有勇气去血线自爆,因为,他不是普通蛮士,他是黑山族长。因为,他知道黑山的援军正在路上,甚至很有可能距离自己已经不远,只要自己速度再快些,就可与他们会合。

    此刻他口中不断地溢出鲜血,身体的疲惫之感加倍的涌现,那方才的爆发,如今随着其身体的血光黯淡,也到了极限,踉跄的疾驰中,他不敢停下,但速度,却是不受控制的慢了一些。

    就在这时,在他速度刚刚慢下的刹那,他的身后那让他恐惧到了极致的怪叫之声,再次传来,这怪叫与他们黑山部去追杀乌山族人的声音很相似,但却更为凄厉。

    听到这黑山族长的耳中,似要崩溃心神,与此同时,一股呼啸之声蓦然而临,直奔这黑山族长身后,他咬牙之下猛的转身,嘶吼中一拳轰出,但在轰出的瞬间,他的目中出现的,是一个被高速抛来的头颅。,

    一拳轰在了那头颅上,这黑山族长的目中所看,除了那爆开的血肉外,还有远处一闪而来的红sè长虹,那长虹后面,拉着无数的丝线,诡异莫测。

    一声惨叫,鲜血喷出间,那黑山族长的整条右劈,与身躯分离,在那红芒闪烁间,在这黑山族长面前,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右臂支离破碎。

    恐惧彻底笼罩了黑山族长,他咬破舌尖,鲜血顺着嘴角流出中,其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只模糊地巨大血熊之影,一把抓着其身,向着远处的丛林狠狠地抛去,借着这股力量,这黑山族长不顾一切的逃遁。

    那血熊在抛出了黑山族长后,立刻全身被月光之丝笼罩,几圈之后,这血熊崩溃,消失在了大地上,苏铭的身影显lù出来,其面sè苍白,但双眼依旧平静,只不过嘴角,却是有残忍的笑。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苏铭深吸口气,月光在他的身上,从其满身的伤口处融入,在滋润着其身体,维持着他接下来要做的很多事情所需的休力求魔吧手打,耳根书mí官方yy:3943]

    看着那黑山族长逃遁的地方,苏铭身在向前一晃而去,再次追击。

    其速之快,超过了那乌山族长,但苏铭却是不疾不徐,目中闪动奇异的光芒,他知道部落的危机还并非完全消散,从这黑山部族长的举动中,他不难猜测,黑山还有援军。

    所以,他没有急于杀这黑山族长,而是在其后,紧紧的跟随着,部落之间彼此居住时间长了,会产生一种血脉的相连之感,可以彼此隐隐似感觉到对方的存在,这一点,苏铭知晓,他不知道这黑山的援军在哪里,但这黑山的族长,一定知晓。

    通过将其追杀,就可找出这批援军,将其全部灭杀后,方可让族人的迁移,彻底安全。

    且还有一点,就是这黑山族长死亡的时机,也需巧妙一些,若能让他死在那些援军的面前,对这些人斗志将会产生摧毁xìng的伤害,方便疲惫的苏铭杀戮。

    时间流逝,两炷香的时间过后,那黑山族长发狂的奔跑,其右臂已经失去,但此刻他却无法去在意,奔跑中,他的目中lù出对生命的渴望,他不想死,他能隐隐从血脉上感受到,部落的援军巳经不远了,就在前面。

    甚至他模糊间可以闻到那部落族人的气息其目中对生命的渴望更浓,他这四十多年,从未如此狼狈过,从未如此恐惧,甚至他如今的感受比之面对南松时更重。

    因为南松他能看到,可身后那神秘的追杀者,他却是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其样子,唯一看到的,就是那如血的红芒,还有那无数拉长的丝线。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让他发狂的凄厉怪叫,再次于身后回旋,这声音仿佛死亡的丧钟,每一次出现,都给这黑山族长带来无法抵抗的痛苦与恐惧。

    甚至于他此刻乍一听到此声,便立刻喷出鲜血,体龘内的伤势与疲惫,似无法承受,如带着箭伤的鸟儿,在听到了弓鸣后,会害怕的坠落在地一样。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黑山部族长的大声的嘶吼,其面sè惨白中,再次看到了那他恐惧的根源,那一道疾驰而来的血sè长虹与那无数的丝线,在他身体外一绕之下,这黑山族长的左臂,骤然与身躯分开,轰然崩溃成了血肉。

    惨叫中,这黑山族长绝望,但他的绝望,却是在浮现的同时,化作了强烈的对生存的渴望,因为他的耳边,再次听到了一声声怪叫,只不过这怪叫,没有让他恐惧,而是狂喜。

    那是属于他们黑山部族人的声音!

    他大声的嘶喊起来,身子急急的先后退去,展开了其生命的全部力量,向着那传来族人声音的地方,疯了一般的跑去,他的意识已经模糊,此刻脑海中唯一存在的念头,就是与族人会合。

    很快的,在前方一片枯木不多的积雪空旷大地上,他看到了那于丛林里,疾驰而出的五个身影,这些身影,他是那么的熟悉求魔吧手打,耳根书mí官方yy:3943],

    在他看到这些族人的同时,这些赶来的黑山援军,也同样看到了他们部落里,一向高高在上地位尊高的族长!

    只是,此刻的族长在他们看去,却是从未见过如此狼狈,那目中的恐惧,那满身的鲜血,那失去了双臂的身躯,让这些黑山援军,一个个神sè立刻大变,更是如临大敌般,自然而然的也出现了恐惧,他们无法相信,族长带着那么多人追击,此刻竟只刺下自己,且那恐惧的样子,仿佛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救我!!”黑山族长,在看到了族人后,从那绝望里浮现出了强烈的惊喜,但这惊喜,在那些族人正要赶来的刹那,却是有一道红sè的长虹,从那黑山族长身后蓦然而来,其速之快,转眼就临近,在那些赶来的族人眼睁睁中,在那黑山族长的凄厉惨叫与不甘心中,红芒环绕黑山族长一扫。

    这黑山族长的身休,蓦然间,从腰部生生的被折断,在那疾驰的奔跑中,鲜血四溅,身休倒下,其双tuǐ还在抽动,但上半身的双眼,却是存在了惊喜,绝望,死寂融合在一起后,形成的让人望之便心寒的可怕。

    那几个黑山的援军,此刻一个个心神震撼,神sè带着惊慌,均都面sè苍白,族长死在他们的面前,这种他们一辈子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让他们此刻的心,颤抖起来,恐惧弥漫了全身。

    他们看到那杀了族长之后的红芒一闪间,化作了一个瘦弱的身影,这身影弃着一把大弓,手里拿着一把长矛,身后月光化作丝线,如披风在后,飘动间,竟扩散了十多丈的范围。

    气势惊人!

    这是一个少年,最起码看起来是一个少年,其神sè平静,那瘦弱的身躯,在那平静的目光下,却是仿佛隐藏了yù吞噬众生的可怕,让那些黑山族人,在族长死亡的震撼中,把一切的恐怖,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连族长都死在此人手里,那些黑山部的族人,全部心神弥漫了惊恐。

    在他们惶恐的目中,他们看到那少年,望都不望在那黑山族长尸体十多丈外止步的他们,而是在那黑山族长的尸体旁,用手中的长矛,如害着兽尸一样,将族长的头颅害下,提在了手中时,此时,他才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这五个黑山族人。

    他的双目里,有血月之影,妖异的同时,却是蕴含了让人颤抖的平静与可怕。在他看向这些黑山族人的刹那,这些族人一个个下意识的全部后退了数步,他们脑海轰鸣,那目光,让他们的恐惧,达到了更深的程度。

    族长都恐惧之人,且死在了面前,他们,能不怕么,尤其是此刻的苏铭,其身后那漂浮了十多丈的月光丝线,泛着冷冽的寒光。

    但他们五人中,此刻却是有一个四旬左右的汉子,他身子颤抖中双眼红了,他的样子与那死亡的黑山族长很是相似。

    “族兄!”这汉子大吼一声,蓦然一步迈出,直奔苏铭而去,在其身后,刺下的那些黑山族人,纷纷压着恐惧,直奔前方。

    苏铭站在黑山族长尸体旁,目光冷冽,在那大汉冲来的瞬间,左手向后随意的一挥,一片红sè的粉末被其气血一震之下,洒落而去。

    与此同时,那走在最前方的大汉,在靠近的一刹那,忽然其全身猛的一震,在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无形月光之丝戎‘破的伤口,那伤口瞬间血液似燃烧,还没等此人发出任何声息,他的身体就蓦然间,化作了一片红雾升空。

    “邪……邪蛮!”

    “他是邪蛮!!”阵阵哗然惊呼骤然而起,却见那四个本要冲来的黑山族人,一个个神sè再次剧变,身体立刻停顿下来,满脸骇然,之前所望的族长死亡的一幕不由得浮现,还有那族长死前的恐惧,让这些人仿佛在这一瞬,恐惧到了极致。

    就在这四个黑山族人退后的同时,苏铭的身体蓦然动了!

    其身后那月光丝线飘雾,在那天空的满月下,在这四个黑山族人的惊慌骇然中,冲了上去。

    四更爆发结束,连续两天,说不疲惫是不可能的,可还是要坚持,或是为了月票,或是为了推荐,或是为了书友,但更多的,还是为了争一口气!

    明天,我还会继续,尽我之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