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追杀!!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属于少年人身上的冲动,如今已经被磨平了不少,苏铭此番的前行,除了因那血月火蛮之术或能帮助阿公外,之所以欲反追杀,实际上有了衡量与思考。

    他判断出,黑山族长重伤,失去了斗志,其身边的三个族人,更是如此。但那黑山族长毕竟非寻常蛮士,此人能做到族长这个位置,除了是毕图亲信与修为外,其自身也定心智过人。

    南松能震吓住其一时,但很快此人或就反应过来,到了那个时候,这黑山族长有两个选择,第一,便是等待后续援军来临后,一同逼近,第二,则是不待那援军来临,而是略作调息后再次追击而来。

    “从毕肃死亡后此人的表现来看,他会选择第二条路!”苏铭目中露出精芒,前行中不时看向四周的一切蛛丝马迹,这些散乱的脚印与折断的那些枯枝,或许在别人眼里是一片茫然,但在从小与丛林穿梭的苏铭看去,却是极为清晰的表露出,黑山族长四人逃遁的方向。

    那地面积雪上的脚印尽管错乱,但大都走向着苏铭这里,唯有不多的一些,则走向着前方丛林,且从其深浅,也能告诉苏铭很多事情。

    “还有山痕……是他泄露了族人迁移的方向,使得黑山部设置了陷阱,但他这一路上也经历了厮杀,身上的伤势不像作…甚至他为了逼真,在与黑山族长一战的伤也是真实的。

    【百度求魔吧,耳根书迷官方YY:3943】

    唯有这样,才可以让南松爷爷被瞒过,但此人最终又承受了南松爷爷愤怒的一章,他如今也是强弩之末。

    只是,山痕,你到底为什么背叛乌山部……”苏铭目中有痛苦的恨意他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他始终记得,山痕那曾经为族人们所做的一幕幕将其自身的食物给了部落的老人,因孩童拉苏的一句话,便入丛林取下很多野兽的牙齿,在孩童们快乐的欢呼时,他虽冷着脸,可那目中的善意,却是无法掩饰。

    这样的人,苏铭想不出他到底因为什么理由,背叛了乌山部,背叛了族人。

    “或许在他的心里,也是复杂与挣扎的他一路上也杀了不少黑山族人,之前更是不让北凌与赚首留下,只是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苏铭拳头死死的握住。

    “但这些,不足以补偿他的叛变,他……必须要付出背叛的代价!”苏铭目光冷冽,他恨黑山部但此刻更恨的,则是这叛徒山痕!

    在这丛林按照蛛丝马迹死死追击中,苏铭身子如幽影,瞬息变化,速度越来越快从地面的脚印与四周的一些痕迹来看,苏铭可以确定,那黑山族长四人,已然距离不远。

    且那地面的脚印,越来越深,这代表着他们四人的伤势,越来越重。

    “他们会寻找一处认为安全的地方疗伤……”苏铭脚步一顿,低下身子,盯着那雪地上脚印中的一滴鲜血落下后融化的积雪,伸出手指按了按后,他嘴角露出冷笑。

    “血还没结冰……就在前面!”苏铭猛的起身,正要追击,但他却是身子又一顿,沉默的神色里,有哀伤。

    他看到了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之前选择了留下,不愿拖延部落迁移的族人,这族人如今已经死亡,倒在那里,缩着身子,已经僵了。

    轻步走了过去,苏铭望着这个熟悉的面孔,那面孔上的双目,已经睁着,没有闭上,若非是其身子倒下,那么他的双眼在死前,一定是看着族人离去的方向,祈求着苍天,保佑他的族人,可以安全的到达风圳。

    这是苏铭返回丛林后,看到的第一个死去的族人,他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个,在这条道路上,在这一天的迁移里,有很多族人,选择了留下,不想让自身受伤的身体,影响了部落的速度。

    “部落会安全的……“苏铭轻声开口,看着那族人的睁着的眼,右手抬起,轻轻的盖住后,他神色上的悲哀已经被深深地隐藏,猛的起身,带着更浓烈的杀机,疾驰而去。

    他速度之快,已然似到了肉眼很难看见的程度,只能看到有一道血虹在动,似画出了一道弯曲的线条,扭曲间直奔前方。,

    那血虹,是苏铭的双目血月的光芒,那是此刻天幕满月的倒影所化!更是在他前行中,一缕缕月光降临,环绕在他四周,形成了一圈圈月光之丝,随着其速度的疾驰,在身后被拉出了无数的丝线,看起来,仿佛一件月光披风,落在了苏铭的身上。

    时间流逝,半柱香后,在苏铭的前方近百丈外,一片枯木极多的雪地上,黑山部族长盘膝而坐,其身边那三个跟随的族人,将其环绕在中心,闭目中,的疗伤。

    他们在方才停下,在那黑山族长面色阴晴不定中,喝止了前行,而是死死的盯着风圳部落的方向,神色有了恼怒之意。

    他反应过来,那南松分明就是故弄玄虚,如回光返照一般,实际上,他们只要在拖延片刻,不但不用如此狼狈逃遁,更可趁胜追击,一举将乌山部落截留!

    他恼怒中,更恨自己方才的恐惧,但他为人却是谨慎,尽管已经想明白了这些,但依旧还是盘膝先行疗伤,在他想来,乌山部最快也要天亮才可以达到风圳,而自己四人若是全力追击,只一个时辰便可追上。

    且他极为放心的,就是自己四人在这从里内,不会遇到丝毫危险,在他的人生经历中,猎物永远只会的,便是死命的逃遁。

    他根本就不觉得,乌山部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有人反追击而来,整个乌山部,如今最在意的,就是迁移!

    几乎就是他们四人盘膝坐下还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一股寒风吹来,卷动大地的积雪扬起,落在了四人的身上,与此同时,在他们不远处的丛林里,红芒乍现,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蓦然而来,其速之快,这几人甚至都来不及苏醒,唯有那黑山族长猛的睁开眼。

    他只看到那红芒一闪而过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耳旁嘎然而至,却见其旁一个族人,其盘膝而坐的身体,如今没有了头颅,鲜血如喷泉一样冒起老高。

    一股让黑山族长头皮发麻,全身汗毛耸立的感觉,瞬间而起,他神色大变猛的站起身子,眼中露出震惊与无法置信,另外两人,此刻也是带着恐惧起身,不断地看着四周。

    “谁!!”

    “是谁,我看到你了,出来!”

    那二人立刻大吼,身子隐隐颤抖,仿佛的那一瞬,实在太快,他们还没等睁开眼,就听到了那凄厉的刹那惨叫,睁开眼后看到的,就是那同族失去了头颅的脖子上,喷出的鲜血。

    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惧,在此刻如潮水一般弥漫他们全身,这恐惧的根源,除了同族的死亡外,更多的,是一股对神秘的害怕。

    他们没有看到丝毫人影,四周一片死寂,没有半点声息。

    那黑山族长面色苍白,目光在四周黑暗的丛林里不断地看去,渐渐地,他的恐惧越来越深,那漆黑的丛林里,仿佛隐藏了一个收害生命的可怕之兽,正死死的盯着他们。

    “退!”黑山族长一咬牙,对于未知,他不敢冒险,且他方才所看的那刹那消失的红芒,在他感觉似不像人,反倒像是某种红色的蛇。

    在其一声令下,另外两个族人连忙靠近,三人渐渐后退,几步之后立刻拔地而起,疾驰的退后。

    他们没有发现,此刻在丛林内,苏铭蹲在那里,双目血月之影闪动,在他的手里,提着一个鲜血淋淋,闭着眼的头颅。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死亡前的恐惧,那是一股煎熬,这一路上,族人们大都深刻的体会,被那煎熬折磨……如今,我也要你们亲自品尝一下。”苏铭神色平静,除了这个想法,他还有一个更深的让族人彻底安全的念头,在那三人疾驰而退后,他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黑山族长心脏忤忤加速跳动,他如今重伤,尽管是凝血境第八层的修为,但此刻只能发挥出大半而已,达不到巅峰,且身边的那两个族人,都是凝血境第六层左右,起不到保护的作用。

    尤其是方才的那一瞬间,在他看到红芒一闪的刹那,他的心神那种危机,让他心惊肉跳,此刻他没有了再去追击乌山人群的念头,而是要后退,与他们黑山的援军会合。

    疾驰中,他身边的那两个族人神色惊恐,对手神秘的恐惧,对于未知的害怕,让他们此刻丧失了一切斗志,只想逃命。

    但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怪叫从他们身后蓦然传来,这怪叫透出一股凄厉,让人听到后尤其是在这紧张恐惧中听到,顿时就会心神一颤。

    几乎就是这怪叫之声还在后方回荡的刹那,一道血色之虹以极快的速度,募然来临,其速之快,这逃遁中的三人只看到红芒一闪,还有那红芒后无数如月光的丝线,紧接着,便有一个族人蓦然惨叫,其头颅与身躯分开,鲜血喷出中,倒在了地上。

    月票不到‘四,推荐栗不到旦四,今夜抬头有而,可有晴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