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第四支箭!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血月

    在苏铭的双眼内,出现了惊人的血月,这月散发妖异,让此地所有看到之人,纷纷心神一震,更是在这一刹那,天空上那红雾内与阿公交战的毕图,其心突然出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烦躁,这烦躁凭空滋生,但却不是第一次于他身体内出现,他清晰的记得,数月前曾有一次,自己同样出现了这种烦躁不安之敢。

    仿佛自身的气血不受操控,要离开身体,要去向着什么膜拜一般。

    与毕图交战的墨桑,本已不支,但此刻却是目光一闪,察觉到了毕图体内气血的变化,蓦然一步迈去,其身边乌蟒咆哮,趁此机会,展开了蛮术之威。

    一时之间,天空上的那大片血雾剧烈翻滚,似其内毕图正倒退一样。

    这一幕,让大地上的众人,在心惊苏铭目中血月的同时,更是震撼那天幕上的最强之战。

    “退”南松双目精光一闪而过,大袖甩动,带着身边乌山蛮士,向后急速退去,在他们退后之时,那黑山部的九人,纷纷压着心惊之意,不再去看天空,而是向前疾驰追击。

    退后百丈之时,南松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其鲜血蓦然化作一只巨大的血色手臂,向着那追来的黑山部九人一挥而去。

    轰鸣回荡,大地似猛的一震,那巨大的血色手臂,生生的将黑山部追击之人,阻在了五十丈外。

    “我能感受到,黑山部的蛮士还有一些,正在赶来的路上……我要施蛮术,你等护法,为我争取时间”南松说着,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双目一闭,整个人气息刹那消失,但其身上的那一条条血线,却是在诡异的扭曲下,似要组成一个图案。

    北凌背着其父,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战力,即便是奔跑也都似极为艰难,至于瞭首,失去了双腿的他,强行不让自己昏迷,但看其样子,似快要坚持不住。

    雷辰从苏铭背上挣扎的走下,相比于北凌等人,他尽管也是强弩之末,但却还可以一战,守护在了南松身旁。

    此刻,除了苏铭外,还有一个年约三旬左右的汉子,他面无血色,左臂已经血肉模糊,但其右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一把长矛,看了苏铭一眼后,与苏铭一起,站在了最前方。

    “苏铭”在苏铭的身后,传来瞭首虚弱的声音。

    “这把弓,给你”在苏铭回头看去时,瞭首望着苏铭,示意北凌将其弓拿下,连同剩余的三支箭,抛向苏铭。

    “从此之后,你就是我乌山部落的瞭首你的箭艺,我曾看到过,很好……”瞭首微笑,慢慢的闭上了眼,他没有死去,而是支持不住昏迷了。

    苏铭一把接过那弓与箭,此弓很重,其上透出一股煞气之感,上面更沾了不少鲜血,被苏铭握住后,他默不做声的将那箭筒挎在背上,向着北凌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前方那被南松鲜血所化的巨手,阻挡的黑山部之人。

    时间快速流逝,一息息间,从南松的身上,渐渐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正慢慢的酝酿着,可以想象的出,一旦当他完成了过程后,施展出的此蛮术,必将极为惊人。

    但就在这时,那巨大的血色手臂,轰然间出现了碎裂,其内黑山九人,全部冲出,带着狰狞,直奔苏铭与其旁的那族人而来。

    苏铭双目杀机一闪,持弓的左手猛的抬起,右手在背迅速取出一支箭,瞬间拉开那弓弦,在阵阵颤音中,使得那弓弦成了满月之形,一股难言的气息从苏铭身上爆发出来,他全身血线轰然而出,似凝聚在这一箭上,猛的松手间,一声尖锐的呼啸惊天而起。…,

    却见那一支箭,带着一股绝杀的疯狂,在那呼啸间似要穿透虚空般,直奔前方,刹那就临近了黑山部九人中的一人。

    苏铭知道此刻绝不能浪费哪怕一箭,故而此箭不是取黑山族长亦或者是毕肃,而是一个修为在凝血境第五层的黑山族人身上。

    一箭离线,轰然中,化作一道乌光,于刹那间,那黑山部族人胸口直接爆开,被一箭穿透,其身被拉扯退后数步,蓦然倒下。

    与此同时,就在苏铭拿出第二箭,开弓之时,黑山部剩下的八人,已然临近到了三十丈,似这一箭还没等射出,就会临近。

    但此刻,苏铭身边的那个三旬汉子,却是大笑中迈着大步,向前猛的冲去,在临近中,他毫不迟疑的,全身散发出了刺目的红芒,身体上血线膨胀,他,要血线自爆

    要用身体的自爆,来托住黑山部,来为苏铭的箭,争取最大的时间。

    苏铭沉默,对于族人的牺牲,他用行动来表达内心的悲哀与愤怒,当那第二箭开弓射出的一刹那,他听到了一声轰鸣,那是族人的死去。

    那三旬汉子并非不留恋生命,但此刻,生命与族人比起来,他选择了族人的安全,随着其自爆,那轰鸣之声回旋间,生生的将黑山的八人,阻挡了三息的时间

    这三息的时间,苏铭的第二箭呼啸而去,再次从一个黑山族人心口穿透,使得那人喷出鲜血,气绝身亡。

    与此同时,苏铭的第三箭,在那族人自爆之力微弱中,暮然射出

    此箭离弦,苏铭不去看结果,而是把弓一背,身子向前毫不迟疑的冲去,他的右手上,血光一闪,鳞血矛直接出现,被他握在手中。

    学会了沉默的苏铭,没有咆哮,而是向前毫不犹豫的疾驰而去,他的后面,是正在酝酿强大蛮术的南松,是没有太多战力的雷辰,是重伤的北凌与昏迷的瞭首,如今能战的,只有他苏铭一人。

    他,不能后退,只能前进他的眼前已经有了模糊,胸口的箭穿透还在,他不敢拔下,一旦拔下,或许伤势会更重,且之前强行提升修为的隐患,如今也隐隐出现。

    他的方向,他一个人冲来,他的前方,黑山部包裹其族长在内,还剩下六人这六人尽管全部都带着伤势,但此刻却是疯狂的逼近。

    雷辰握紧了拳头,但他知道,自己是最后一道防线,自己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其所,他走出几步,站在南松的身前,看着苏铭在战,他的眼泪流下。

    “苏铭,你说过,我不能先死,要死,我们也一起闭目……我会的”

    没有太强烈的轰鸣之音,苏铭似成了哑巴,但他的出手,却是狠辣的超出了他这个年纪能具备的全部,那长矛在手,与黑山部族长一战

    黑山部的族长,是凝血第八层的强者,甚至比之叶望都要强悍一些,他虽说受伤,但也绝非苏铭可以抵抗,在相互接触的刹那,苏铭嘴角溢出鲜血,硬生生的用身体承受了黑山族长的一拳,其身却是诡异的扭转,手中长矛横扫,其目标赫然是旁边的另一人。

    那是一个凝血境第六层的蛮士,他正跟随在其族长身旁,本在狞笑,他的目中似能看到接下来苏铭的身体会被生生爆开,但这一幕他看不到了,那鳞血矛蓦然的呼啸临近,在此人一愣中,直接从其右目穿透而过,砰的一声,死死的钉在了大地上。…,

    与此同时,苏铭的身体喷出鲜血,倒卷向后,摔在了地上的刹那,黑山部剩下的五人正要疾驰越过,但苏铭却是沉默中挣扎的站起,惨笑中双臂伸开,天空的月光降临在其身体外,环绕成一道道丝线,被他一甩间,这些丝线直奔五人而去。

    那黑山部族长眼中杀机一闪,右手抬起猛的一推毕肃,将毕肃身子推开,使得其在借力一跃而起,带着杀机,冲向了雷辰。

    而这黑山部族长自己,则是低吼一声,全身爆发出了红芒血光的同时,在其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只十多丈大小的血色熊之身影,那是他没有凝固的蛮纹所化,此熊一出,咆哮惊天,以其身躯生生的阻挡了苏铭挥去的月光之丝。

    但他小看了这苏铭的独特之术,尤其是今天的月,虽非满,可却已然相似,这月光之威,在碰触那血熊的刹那,立刻穿透进入其内,使得那血熊发出了凄厉的嘶吼,但那黑山族长却是目光一闪间,却见这血熊轰然爆开,借着其爆开之力,生生的将那些月光之丝碎裂的同时,更有一股冲击向着四周横扫,落在了苏铭的身上,让他鲜血喷出中,身子被抛向半空。

    在那半空,苏铭神智有了不清,他看到了在那丛林内,此刻又有十多道黑山部的身影,正疾驰而来,他看到了在南松身前的雷辰,正嘶吼冲出,其敌,是那残忍的毕肃。

    “结束了么……可我……还能战……我还有一支箭”他眼中的一切,在这一刻似缓慢下来,他的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但他的双眼,却是盯着那临近雷辰的毕肃,他的身体,被月光笼罩间,苏铭左手抓起弓,右手一把握在胸口的那支箭上,猛的一拽,剧痛化作了杀机,在其全身鲜血四散间,他把那支染着血的箭,放在了弓上对着那毕肃,猛的一箭射出

    第一更送上,马上就是第二更,魔军们,逆迷们,月票在手中么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