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过去的,就过去吧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他明白了,在风圳部落里,那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能力敌邬森之人,是苏铭。

    他明白了,那在风圳泥石城他们乌山部的居所里,那夜间他带着疲惫huilai时,看着房间内漂浮的那一团属于其自己的眉心之血时,他心神诧异,猜测不断的人,也是……苏铭!

    他同样在这一瞬间,看着苏铭站在身前的背影,恍惚中,在苏铭的身上,他似看到了那大试第一关归来的身影,那被万众瞩目的身影,此刻,是那么的熟悉,他明白了,那……也是苏铭!

    这一切思绪,此刻如无数雷霆在北凌脑中轰轰,似化作了大量的闪电穿透其脑海而过,让他身子颤抖,不敢去相信这一切,他难以去相信,苏铭竟不知何时具备了这样的修为,竟无声无息的,达到了让自己抬头仰望的程度。

    这在他记忆里,这始终被他嫉恨之人,被他从心里轻蔑,甚至言辞总是冷漠相向的苏铭,如今,让北凌的心,一片复杂。

    那种复杂的程度,让他似忘记了如今还在战场,忘记了正在厮杀,忘记了一切,脑海中一片空白与茫然。

    “怎么是这样……”北凌喃喃,他身边的尘欣紧紧的抱着他,眼中流着泪水,她的目中没有苏铭,有的,只是北凌如今那苍白的面孔还有之前那一刻,死也不退半步如山的背。

    这一切说来缓慢,可实际上几乎就是苏铭那一矛来临落在大地掀起轰然气浪的瞬间,在那举刀的大汉全身崩溃的刹那,苏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他速度之快,化作一片残影直奔左侧那被气浪卷动踉跄退后之人,此人年约五旬,修为只有凝血境第五层罢了。

    他刚退后数步,立刻眼前一花,双目瞳孔收缩中猛的就要大步退后,一股强烈的危机蓦然降临其全身,但苏铭的速度太快,还没等此人再行退后,他就在一声破空呼啸间,瞬息临近了,整个人带着狰狞的神色,带着愤怒的杀戮,不用拳头,而是用他的身体,生生的撞入这黑山大汉的胸口。

    咔咔之声清脆回旋,那黑山大汉嘴角溢出鲜血,其后背蓦然爆开,却是其身无法承受来自苏铭的强大之力,顿时全身骨头寸碎,身体向后抛去,没等落地便气绝身亡。

    苏铭眼中的仇恨之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浓郁,他恨这黑山部的所有人,此刻猛的转身,死死的盯着那不远处,三个欲杀北凌的黑山蛮士中的最后一人。

    此人身子魁梧,但个子却不高,原本之前在追杀北凌时狰狞的笑容与那兴奋的目光,此刻蓦然改变,笑容变成了骇然,那目光蕴含了恐惧,他眼睁睁的看着苏铭以让他震惊的方式,一矛轰杀一人,自身更是一撞之下,再杀一人。

    干净利落的一幕,给了这大汉一种残忍疯狂的感觉,他心脏怦怦跳动,在苏铭的目光看向他时,他立刻恐惧的尖叫起来,不顾一切的就要退后,他害怕了,在他感受,此刻的苏铭绝对是乌山部里的首领级别,这样的人,不是他可以抵抗的。

    但就在这大汉退后不到三步,一声尖锐的厉啸蓦然而起,却见从远处射来了一支箭,那箭如能穿透虚无,瞬间而来,从这大汉的颈部带出一股鲜血,直接穿透而过,落在了一旁的大树上,发出了咄的一声,让那大树都为之一颤。

    那大汉握住脖子,鲜血不断地流出,双目黯淡,倒在了地上,尸体又被四周杀戮的两族之人时而践踏。

    远处的瞭首,带着疲惫迅速收回看向这里的目光,与他的敌人,那黑山部的凝血第八层的首领之人,继续厮杀。

    苏铭走向北凌,在其前方停下,抓起刺入在雪地上的鳞血矛,将其狠狠地拔出后,目光一闪,正要寻找黑山部族人继续杀戮时,他的耳边传来了北凌复杂迟疑的声音。

    “谢谢……”这声音夹杂在这战争的厮杀与那呜咽的埙曲间,显得很微弱,苏铭似没有听到,拔出长矛后,向前走去,但他走出了数步,却是略有一顿。,

    “过去的,就过去吧……为了尘欣,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苏铭开口,身子向前一步迈去,直奔那不远处厮杀的人群。

    几乎就是在苏铭向前疾驰而去的刹那,一道冷漠的目光蓦然从那远处的围栏旁看向了苏铭,那是一个穿着粗麻衣衫的汉子,看起来约四旬左右,身躯强悍至极,看起来如同铁塔一般,在他的身上,满是鲜血,但几乎全部都是属于乌山部的蛮士。

    其体内气血之力磅礴,看其样子,竟似达到了凝血第八层,与苏铭曾一战的叶望,仿佛相差无几。

    在他看向苏铭的刹那,此人右手抬起,在其手中,有一把长长的骨刀,手起刀落间,将围绕他死战的一个乌山部族人,头颅割下。

    那族人甚至还没来的及血线自爆,就身首异处,其头颅被此人一把抓着,向着目光所望的苏铭,直接抛去。

    那头颅带着热血,落在了苏铭的脚下,鲜血染红了积雪,让那一片雪地快速的融化,成为了血水。

    苏铭脚步一顿,充满血丝的双眼抬头看去,与那大汉在这战场中,隔着人群,交错在了一起,苏铭看到了那大汉目中的残忍与冷酷,那大汉同样看到了苏铭目中的疯狂与杀机。

    二人的目光,在接触的一瞬间,那大汉动了,他身子一晃,整个人跃起直奔苏铭而来,苏铭右脚向着大地一踏,身躯同样快速跃起,冲向那大汉!

    这大汉能穿上粗麻衣衫而不是兽皮,显然在黑山部里地位颇高,能杀这样的人,必定对黑山部的士气产生重击。

    这大汉一动,因其身份的不同,立刻引起了此地交战中的很多黑山部族人注意,似被带动了气势,一个个怪叫中冲杀起来。

    眼看二人越来越近,刹那间,轰然的凝聚在了一起,展开了一场剧烈的生死之战。

    但就在这时,乌山部人群的正前方,乌山族长喷出鲜血,面色苍白,其身倒退,却见在他的前方,黑山部死亡了大半,可却有一个与之前和阿公交战的那二人一样穿着黑衣的大汉突然出现,以其惊人的修为,一举将乌山族长震伤逼退。

    这黑衣大汉目光呆板,可却透出嗜血之色,迈着大步,带着身后跟随的两个黑山部蛮士,直奔那后退的族长追去,看其样子,似要将受伤的族长一举轰杀。族长的身边,之前跟随其奋战的族人蛮士已然一一在之前的交战中血线自爆而亡,此刻在人群的前方,只有他一人。

    就在这危机之时,似乌山部族长无法避开这生死的关头,在后方人群的愤怒悲哀中,有一个人,蓦然从那人群里冲出,此人是一个老者,他,正是乌山部的南松!

    他走出的一瞬,似轻叹一声,右脚向着大地一踏,没有太强烈的声响,但那前方追击乌山族长的黑衣大汉,却是身子蓦然一震,仿佛脚下一个踉跄,神色露出震惊的同时,南松走了出去,落在了那大汉的面前,干瘦的右臂,一拳打去,将其追击的步伐,生生的止住,二人在这族群前,战在了一起。

    但那黑衣大汉的身旁,却是有两个黑山蛮士跟随,其中一人,更是那黑山部的拿着大弓的瞭首,此人尽管骇然那南松的来临,但有那黑衣汉子在,他便咬牙身子一跃,死死的追向乌山族长,其目中露出残忍与兴奋,他可以想象得到,若自己杀了这乌山族长,取其人头,在部落里,他将立下大功。

    乌山族长惨笑,他距离身后蛮像光芒保护的人群,还有数丈的距离,可如今,他明白,自己回不去了。

    但他的目中却没有后悔,只有不舍,他不后悔战死,他身为族长,为部落战死是其荣耀,只是他不舍……不舍这么快就离开了部落,他还没有带着族人走到安全的地方……

    族长这里的危机,被苏铭看在眼里,被很多人看在眼里,可在黑山部的狰狞中,却是无人可以赶去,那毕竟是乌山族长的生死,黑山部同样为此展开兴奋的纠缠,死死的困住每一个乌山部的蛮士。,

    苏铭想要赶去,可那黑山部穿着粗麻衣衫的大汉,却是冷笑中阻止,使得苏铭根本就过不去,甚至就连长矛抛出的机会也都没有。

    就在这危机时刻,就在这乌山部族长似无法避开这生死的一瞬,那被蛮像光芒保护的乌山普通族人,在最前方,在最靠近族长那里,有十多个青年。

    这些青年,一个个身子颤抖,他们是部落里混吃等死的一群人,他们不具备蛮体,更不具备强壮的身躯,往往平日里在族人们劳作之时,大都悠闲自在,因为他们的家中曾出现过战死的蛮士,使得他们觉得自己有某种特殊的权利,无论他们怎么做,只要不是背叛部落,就会一辈子这样下去。

    他们没有忘记家中曾经的荣耀,但却没有选择继承这份荣耀,而是选择在这荣耀的庇护下,给自己懒惰跋扈的理由。

    ------------

    还差800票,就是推荐榜第一,天降我乌山800援军,冲向第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