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不舍的家园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

    “苏铭,你……”阿公下意识的开口,但当他看到了苏铭目中的血丝,看到了苏铭满身的疲惫与那一股沉默的执着后,这话语,却是再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也同样感受到了苏铭这执着背后,惨烈的代价。

    在他的目中,此刻的苏铭,如一把离弦的箭,此箭,带着一股惊人的锐气,不染血,无人可阻!

    “阿公……我huilai了。”苏铭如以往寻常外出时回归一样,轻声开口。

    阿公望着苏铭,其目中有欣慰,有不舍,有迟疑,还有一种苏铭认不出的复杂。

    “你要为部落战?”许久,阿公轻声开口。

    苏铭默默的点头。

    “哪怕死,也心甘情愿?”阿公沉默片刻,再次开口。

    “人都有一死,如果我是死在了守护家园的战争中,我无怨无悔!”苏铭平静的话语,说出了他的内心。

    “好,苏铭,阿公不阻你,既然这是你的选择,我给你为部落战的机会!”阿公闭上眼,仿佛在犹豫,半晌后他猛的睁开,露出了果断。

    他的心里明白,他不能再去阻止,否则的话,不知道这个孩子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看着苏铭的惨烈,阿公心疼,还有欣慰。

    就在这时,突然那些集结的族人们,全部刹那安静,他们的目光齐齐凝聚在了部落外,此刻走进的数人身上。

    族长在前,其后瞭首与山痕,还有北凌以及部落的凝血第六、七层的强者,他们带着疲惫,身上沾染了鲜血,走了huilai。

    只是他们之中,在离去的时候,显然人数要更多一些,可如今,却是少了。且在很多人身上,都有伤口,尤其是北凌,其面色苍白,胸口处有大量的血迹透出。

    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不再滴血的人头,他们的归来,引起了部落里族人的振奋与欢呼,纷纷散开,使得这些人可以直接走向阿公所在的地方。

    北凌看到了苏铭,但此刻的他,却是没有以往的冷漠,而是默不做声,跟随在他父亲的身后,似与部落的生死存亡比较,他的嫉妒yijing微不足道了。

    部落若是没了,族人若是死了,还有什么可嫉妒的……

    “阿公,这附近的黑山部盯梢之人,yijing被我们分散开各自搜索,全部杀了,如今外面……应安全,可以迁移了!”一行人走到阿公面前,那乌山部族长,把手中拎着的两个人头仍在一旁,沉声开口,其话语透出一股血腥。

    其身后的众人,也都是把人头扔开,沉默中,蕴含了萧杀。

    苏铭站在阿公身旁,默默的看着族长等人,他看到了他们身上的疲惫,看到了那隐藏在杀戮与血腥下的悲哀。

    他不难想出,昨天夜里当阿公huilai后,当部落的族人准备迁移时,必定是遇到了黑山部的第一次袭击,那一战很惨烈,使得族人无法迁移,直至第一战结束后,在阿公的命令下,清扫四周的残存盯梢黑山部之人,如此,才可安全迁移。

    毕竟部落里,大都是普通的族人,且妇孺不少,要保护他们的安全,那是部落的未来与希望。

    阿公点了点头,目光扫过所有的族人,此刻部落的族人,无论男女老少,也都在看着他,他们的目光里,蕴含了依赖,蕴含了期望。

    “族人们……”阿公轻轻开口,其话语传遍四周,落入每一个族人的耳中。

    “我们不想背井离乡……不想离开这居住了一代代的土地,我们不想从此依附在风圳部落……但为了乌山部的延续,我们……必须要这么做!

    我们要活下去,我们会活下去!

    告诉我们的后人,更告诉我们自己,总有一天,我们还可以回到这里,我们还可以创造自己的家园,在那一天……我们会把所有的耻辱,数倍的奉还给黑山部!!

    我有信心,你们……有么!!”阿公大声的喊道。

    所有的族人,此刻全部在那悲哀中,爆发出了那压抑的嘶吼,那吼声惊天,或许乌山部的族人不多,但这吼声,却是每一个人生命力的最强咆哮。

    “总有一天……我们乌山部,会huilai……现在,迁移!!”阿公闭上眼,那目中的悲伤他却不想让人不看到,大袖一甩,顿时yijing集结完的乌山部族人,在相互搀扶下,在那部落的蛮士保护中,缓缓地移动起来,离开了这他们一代代繁衍的土地,向着那茫然未知的遥远,迁移了。,

    长长的人群,慢慢离开这废弃的部落,在他们身后的这乌山部,还有淡淡的黑烟冒出,还有满地的残破,透出一股荒凉与悲伤。

    阵阵哭泣之声从人群里传出,属于那些没有长大的拉苏,属于那些害怕的女子,也属于每一个乌山部的族人。

    族中的男子,保护着他们的亲人,抱着迷茫的孩童,在那眼泪流下中,默默的向前走去,一些年龄略大的拉苏,此刻也是害怕中拉着他们亲人的手,哭泣着,回头凝望。

    看着那曾经的熟悉,似要将这一幕,化作永恒,深深的埋在记忆的深处,生怕自己会忘记,生怕自己再也记不得……回家的路。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忍不住回头,看向离开的部落,看着那往昔的家园……

    人群中,有一个沧桑的老者,他,是南松。他神色平静,似把岁月都看透,此刻背着一个简单的行囊,默默的在那人群里,毫不起眼。

    此刻是正午时分,阳光并不强烈,地面的积雪泛着银光,可以刺痛人的眼,但就算是那光芒再烈,似也无法阻断族人们的频频回头与那带着哀伤的离别之涩。

    家园,越来越远,部落的轮廓,渐渐有了模糊,只能看到淡淡的黑烟升空,只能看到那残破的恍惚,但那曾经部落的美好,却是已然刻在了每一个族人的心中,他们……不会忘记,不舍忘记。

    苏铭转身,那部落的一切,同样烙印在了他的记忆里,那里存在了他的童年,存在了他的快乐,存在了他的成长,那里的每一处角落,他都熟悉,每一片土地,他都难忘,那里的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一生存在。

    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离开家乡,没有人愿意离开这熟悉的家园,没有人愿意去那陌生的风圳,从此成为附属。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唯一可以让乌山部不灭族,能继续繁衍下去的一条路,这条路很远,很远,过程会崎岖不平,但,必须要……走下去。

    危机并没有结束,相反,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之前有部落为凭,乌山部抵抗了黑山部第一波战争,可如今在这迁移的过程中,人群被拉开长队,里面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族人,他们在蛮士面前,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这一场迁移,注定了不会平安……

    一旦乌山部败落,等待他们的将是所有的蛮士战死,所有的男丁全部屠杀,包裹孩童拉苏,但凡是男性,都将死绝……唯一存在的,便是乌山部的女子,她们将会被驱入黑山部,成为如财物一样的物品,唯一的作用,便是为黑山部的族人,传宗接代,为黑山部的壮大,屈辱的奉献余下的岁月。

    数百人的迁移,速度上不可能太快,尤其是这里面出了男丁外,还有大量的拉苏与女子,在这冬季里,在这寒冷中,他们的哭泣渐渐少了,沉默取代了一切。

    他们不知道未来在何方,或许那风圳,便是唯一了……只是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否能活着走到风圳部落……

    这中间的过程里,会有多少人死去,会有多少人再也看不到亲人,他们不知道……

    人群里,有不少年轻的族人,他们不具备蛮体,以往在部落里也很少为部落做出贡献,大都是乐于玩耍,只不过因他们家中以前出现过战死的蛮士,故而他们的这些举动,只要不算太出格,也就无人理会。

    此刻,这十多个青年,带着恐惧与害怕,在那人群里,四下乱看,恨不能一下子就去到了风圳。

    在这长队人群的四周,乌山部的蛮士,带着疲惫,带着执着,默默的守护,时而上前帮助一些残弱的老人。在那队伍的最前方,是乌山部的族长,他神色坚毅,在前警惕的走着,他的身后还跟着数个蛮士,全部都是警惕着。

    两侧,后方,全部都是如此,阿公走在最后,他的手中拿着白骨杖,凝重的行走,时刻注意四周,北凌拉着尘欣,在队伍的右侧,默默地行走,他面色苍白,胸口的血迹更多了一些,但却毫不在意。,

    雷辰、乌拉,还有部落里的其他蛮士,均都是在四周跟随,时刻警惕。

    左右两侧,瞭首与山痕,责任重大,他们默默的跟随着。瞭首的右手,始终握着其弓,若有丝毫风吹草动,他会第一时间,开弓射箭!在他的身后,人群里有一个老者,正时而以平静的目光,扫向瞭首。

    这老者,苏铭认识,正是那草药房内的南松!

    山痕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那时而从眯着的双眼内闪过的一丝复杂,也同样无人注意。

    苏铭跟随着部落迁移的人群,听着他们哭泣,那哭泣声渐渐化作了沉默,他的心很痛,他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看着他们的害怕,苏铭握紧了拳头。

    “守护部落,为部落而战!”苏铭喃喃,他所在的位置,是这人群的右侧,在他前方不远,是山痕。

    这个位置,不是他选择的,而是在迁移时,阿公指派。在苏铭的怀里,他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这小女孩叫做彤彤,如今yijing睡下,但那睫毛上却挂着泪珠。

    她的阿爸战死,阿妈也在昨夜死去,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阿妈……阿爸……皮皮……”那小女孩在沉睡中,身子颤抖,似入梦魇,流着眼泪的同时,死死的抓着苏铭的衣服。

    苏铭知道,那皮皮,是这小女孩的一只宠物小兽,很可爱,经常被她抱在怀里。

    “彤彤听话……”苏铭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眼中露出了悲哀,他觉得自己一下子,似长大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