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看到了部落……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

    这一挥之下,天地间轰鸣回dàng,那手臂与石海九人之间的虚空,立刻出现了一连串的bō纹,石海九人全身一震,仿佛被一股大力扑面轰击在了全身,一个个体内气血崩断,面sè瞬息苍白中喷出大口鲜血,倒卷中落向大地,尽管没有死亡,但却全身好似要爆开,竟无法站起。

    “竟没死?苗蛮大部的弱脉所化,倒也不容小看,毕竟你们的血脉里,多少还存在了一些苗蛮大部的传承……”那yīn森的声音回dàng间,不知在那雾气内施展了什么手段,使得那奇兽传出的咆哮,蕴含了一丝痛苦。

    “一只被封印的偍鹏,取之不难……这封印本就可以限制你大半的liliang,我看你怎么抵抗!”那yīn森的话语里,存在了一丝喜悦。

    可就在这时,一声低吼从远处天空轰然传来。

    “贼子,坏我圣山,你好大的胆子!!”随着声音而来的,正是那风圳部落那如今愤怒的蛮公荆南,在其身后,跟着一个容颜绝美,但却冷若冰霜的紫衣女子,这女子已入中年,但美丽却丝毫不减,此刻目中带煞,蕴含了同样的愤怒与杀机。

    他二人来临后,没有半点迟疑,蓦然冲入到了那裂缝内,进入到了这风圳山磅礴的黑雾里,紧接着,轰鸣之声惊天动地,在那黑雾内不断地传出,更有一声声来自荆南的低吼。

    风圳山发生的一切,苏铭不知道,他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去在意,他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要尽最快的速度,回到部落。

    他想要去看一眼部落,是否……还在……

    他想要去看一眼族人,是否……安好……

    他紧张,焦虑,疯狂过后,如今化作了沉默,在这大地上,在这积雪中默默的奔跑,从阿公离开至如今,yijing过去了很久,那天空依然微亮,苏铭知道以那乌蟒的速度,阿公他们怕是早就回到了部落。

    “一定不要出事……”苏铭的身体在那大地上不断地跳跃,绽放出了他生命中的最强之速。

    其速之快,乍一看还在近前,可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远处,他不顾一切的奔跑,甚至忽略了疲惫,更是为了让速度更快起来,他全身弥漫的二百四十三条血线不断地爆发,换来更更长久的liliang,让他的速度,更快。

    当天空完全亮起之时,当那初阳抬头,光芒洒落大地,被地面的积雪反衬出一片刺目的银芒中,苏铭跑出了风圳部落所在的这一大片平原,冲入到了干枯的丛林内,接近了他当初去过的,那一处交易的部坊之地。

    这段距离,若是换了之前的速度,他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才可度过,但如今,在他的沉默下,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

    这种速度,已然极快,让人难以置信,可在苏铭感觉,还是太慢!

    他没有再去嘶吼,而是在那安静中,双tuǐ上鼓起了无数青筋,其身穿梭在那丛林内,一闪而过间,猛的跃起,借力再次冲出。在这不断地奔跑中,苏铭汗水弥漫了全身,不但双tuǐ有了痛,他全身几乎每一处位置,此刻都泛起痛楚。

    时间一点点流逝,渐渐的,快要到了晌午,天空的雪yijing不再飘落,天幕上万里无云,一片晴朗,但在那大地上的丛林里,却是有这么一个身影,在默默的奔跑,他的汗水甚至都无法顺着皮肤流下就立刻被甩在了身后。

    支持着苏铭的,是一股执着,是一股坚毅,他焦虑部落的安慰,担心族人的生死,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仿佛身子空了,存在的,只有那执着的奔跑。

    原本要整整一夜连续不听才可度过的距离,如今在苏铭这疾驰下,在那晌午时分,渐渐地被拉近,慢慢的,苏铭的双目lù出了jī动,lù出紧张。

    他距离部落越来越近了,他的心跳怦怦之声回dàng全身,让他紧张中焦虑之感更浓数倍不止,他害怕看到部落的崩溃,害怕看到那满地的尸体。

    他害怕,但他的速度却是丝毫不减,更有一股凌厉蕴含在体内。

    当他的目中,终于遥遥的出现了乌山部的轮廓后,苏铭的身子猛的一颤,眼泪流了下来。,

    远远看去,部落的大门,坍塌了,四周的巨木围栏,也有很多的地方碎裂,更有稀薄的黑烟从冒起,显然曾经历了一场火烧。

    部落内,并非寂静,而是存在了大量的族人,好似在集结一样。

    看到族人大都无碍,苏铭的焦虑略有缓和,但随之而起的,则是一股杀机,一股对破坏乌山部落的敌人的滔滔杀机。

    苏铭身子一晃,直奔部落而去,他还没等接近,立刻就被部落里的猎队蛮士看到,这些人一个个神sè顿时警惕,但当看起了苏铭的样子后,却是一个个松缓下来,神sè中的疲惫,难以掩盖。

    苏铭留着眼泪,回到了部落,走过那被轰开成了碎片的大门,走到了部落里,他看到了那些猎队族人的疲惫,看到了部落中心的地面上,有数十具尸体。

    那些尸体,每一个苏铭都熟悉,那是他的族人。尸体旁,有人在哭,那是他们的亲人,那哭声在这部落里回dàng,让苏铭的心,刺痛的仿佛要滴出鲜血。

    他看到了那些普通的族人们,如今都是神sè悲哀,透出恐惧与茫然,正快速的收拾着行李,向着部落集结的地方跑去。

    他看到了那些小拉苏,此刻稚nèn的小脸上,带着泪水,带着恐惧与害怕,死死的抓着阿妈的手,仿佛一旦松开,就再也触不到了……

    部落里,很多的兽皮帐都坍塌了,地面上很是凌乱,还有一处处惊心的血迹,显然,在不久前,这里经历了一场战争。

    看着看着,苏铭的双手死死的握住,他的双眼lù出仇恨,那是在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身上,罕见的恨与杀戮!

    苏铭的眼泪,不断的流着,他看到了从小对自己很好的邻家阿妈,呆呆的坐在成为了废墟的皮帐外,她的身边,空无一人……她的孩子死了,她的丈夫死了……只剩下她,带着茫然,坐在那里。

    苏铭看去时,分明感受到了那一股说不出的哀伤。

    “黑山部!!”苏铭死死的咬着牙,他看到了雷辰,雷辰神sè疲惫,在那人群里,正帮着族人集结,帮着族人整理一些对部落非常重要的物品。

    雷辰没有注意到苏铭,此刻的他,yijing疲惫不堪。

    苏铭还看到了乌拉,这个一向对他轻蔑,可却对那墨苏隐隐爱慕的女孩,此刻似一下子长大了,她背着大弓,在人群里,低声安慰的同时,也在帮助他们尽快的集结。

    还有尘欣,也在人群中,那柔弱的神sè,看起来楚楚可怜,但其目中的坚定,却是同样代表着,她,也长大了。

    苏铭没有看到族长,瞭首,没有看到山痕与北凌,甚至还有一些部落里的凝血第七层的强者,也都不再这里。

    但苏铭,看到了阿公。

    阿公在远处,面sè苍白,容颜似苍老了太多太多,仿佛这一夜对他来说,如过去了几十年,此刻的阿公,正低头在帮助一个左tuǐ血肉模糊的族人疗伤,那族人是一个蛮士,年纪约二十七八岁,苏铭认识,他就是经常吹奏埙曲的柳笛。

    此人平时在部落里不太喜欢与人接触,在他的腰部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骨制之物,其上有几个小孔,看起来很是奇异。

    此物,苏铭知道,它叫做埙,是一种乐器,部落里的人很多都不会吹奏,唯有此人似具备了天赋,在部落里,时而可以听到那埙的声音。

    如今,在他的脸上,看不到痛苦,有的只是执着与坚定。

    苏铭流着泪,一步步走去,他回到部落后所看到的一切,让他的愤怒化作了杀机,他要为部落而战!

    “阿公……不要管我了,我的双tuǐyijing废掉,但我还可以战……我……”随着苏铭的临近,他听到了那被阿公疗伤的族人,沙哑的话语。

    阿公神sè黯淡,lù出悲哀,轻轻的点了点头后,似有所察觉,抬头看到了走来的苏铭。

    在看到苏铭的一刹那,阿公整个人完全的怔了一下,神sè透出强烈的意外与震惊,他了解自己的封印,他知道这封印绝非常人能如此快速的就破开,但眼前的苏铭,却是让他在那恍惚中,仿佛错觉。

    阿公,第一次,在苏铭的面前,lù出了如此神sè,他无法去相信,苏铭能破开自己的封印,且能在如此快速的情况下,回到了部落。

    此刻,不仅仅是阿公看到了苏铭,雷辰也看到了,他睁大了双眼,lù出无法置信之sè,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乌拉,也在无意中,看到了阿公前方的苏铭。

    -------------

    距离求魔上架,还有4天,看到书评区不少道友说起yijing准备好了月票,每次看到这些话语,耳根都会有种恍惚,似回到了去年的4月。

    还记得去年的4月么,或许是巧合,今年,还有4天,就是4月!但在这之前,还请投下推荐票,这四天的推荐票,与月票一样宝贵!

    我不贪,七千足以!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