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泪空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几乎就是乌山部阿公那一声低吼传出的瞬间,却见这被血雾弥漫,遮盖了血月的天幕中,大量的月翼呼啸而来,在那雾气内疾驰间,就降临在了乌山部落的上空,阵阵尖锐的嘶鸣之声,在这一刻取代了天地的一切声音,成为了这血月之夜的唯一。

    一头头被鲜血染了皮毛的野兽,被部落的族人抛向半空,还没等重新落下,就立刻被那数之不尽如同血云的月翼迅速凝聚而来,在那阵阵凄厉的惨叫中,这些野兽全身被月翼覆盖,被无数锋利的牙齿刺入体内,瞬间就成为了干枯的尸体,连同它们的鲜血与生命,都被月翼吞噬。

    剩下的,只是那一具具皮包骨的干尸,在砰砰声中落在了地面上,往往抽搐了几下后,便全部死亡。

    天幕上那无数的月翼,更有不少直接忽略了那些被抛上来的野兽,而是俯冲一般直奔下方部落而来,那猩红的双目透出残忍与嗜血,它们的目标,是这部落里的蛮族之人。

    尖叫声,哭泣声,怒吼声,在这一刻交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缕与那月翼的嘶音共鸣的曲乐,在这诡异的月夜里,奏起。

    但那环绕了整个部落的火海,此刻却是如同一道坚固的屏障,使得那些扑来的月翼刚一临近便尖啸的飞起,似那无法燃烧草木屋舍的火,对它们有致命的伤害。

    “再扔!”阿公在那火海中,凝重的看着天幕。

    立刻下方更多的族人,在恐惧中不断地扔出这冬季储藏的野兽,似喂养,似祭献,让那半空中的月翼发狂的吞噬。

    时间一点点流逝,当所有储藏过冬的野兽都成为了月翼的食物,化作了干尸落在地上之后,那天幕上的月翼,因嗜血的疯狂,开始了大片大片的俯冲,似要冲破这火海屏障,降临在部落内,去享受那让它们红眼的蛮族之血。

    阿公右手一挥,顿时这火海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轰轰转动,以其一人之力,对抗这天空中的月翼,与此同时,一道道离弦之箭从部落中疾驰而起,穿透了火海,与那些月翼一战。

    但对于这拥有奇异生命,近乎不死的月翼来说,这样的伤害根本无法造成影响,那翅膀煽动的声音与那尖锐的嘶鸣,使得乌山部人心惶惶。

    更是在不久之后,有几只月翼冲过了火海,在部落内呼啸而过,使得乌山部一时间大乱。

    同样的一幕,在乌龙部落也在上演。

    唯独黑龙部,此刻却是极为诡异,其部落内的所有族人,全部都匍匐在地,一动不敢动,天空上,那黑山部落的蛮公毕图,正双臂伸开,脸上带着狂热之色,向着天空发出奇异的咒语之声。

    在他的四周,无数月翼盘旋,更是在他的身上也有大量的月翼,它们锋利的牙齿刺入毕图的体内,吸噬着其鲜血。

    但那毕图好似失去了痛觉一样,没有丝毫的抵抗,反倒是狂热之意更浓,随着其面色渐渐苍白,他口中那奇异的咒语之声却高昂起来。

    “祭祀吾之鲜血,万古岁月前的火蛮一族啊,你们拥有了不死,化作了月翼,你们吞噬吾之蛮血,便要将你们的火蛮之血,融入吾之体内!!

    狄禾,轰拉咚!!”毕图仰天嘶吼,立刻其身体顿时爆发出了刺目的黑光,那黑光扩散间,他身体上的所有月翼,立刻尖嘶起来,它们的身躯急速缩小,双目的红芒立刻黯淡,片刻间,竟似失去了生命一样,从毕图身上衰落下来。

    但更多的月翼却好是又一次疯狂而来!

    在这周而复始中,大量的月翼鲜血被毕图吸收,其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一股浓厚至极的气血之感从其身体内轰然爆发。

    在这气血之感的引动下,不但黑山部落上空的月翼疯狂而来,甚至就连去往乌山部落与乌龙部落的月翼,也都有所察觉,分散开后改变了方向,直奔黑山部落。

    在这黑山部内不远处,有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的身影,他的存在于黑山部落此刻全部匍匐在地的族人格格不入,其黑袍的样子,更是绝非这附近小部落可以拥有,此刻他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中的黑山蛮公,嘴角露出了一丝阴森的微笑。,

    “我传授了你寻找那些月石用来召唤火蛮月翼的方法,告诉了你以最快的速度成为开尘境的道路,至于能否成功,就看你的造化了……”

    与此刻外界的惨烈相比,如今的苏铭则较为安全,他在那溶洞内,推开了遮盖的石头,连忙跳了出来,其皮肤上有不少位置都已经被烫出了泡,此刻嘴唇干裂,心脏怦怦跳动。

    “这里……竟然是一处月翼的栖息之地!”苏铭死死的盯着那溶洞深处,他从小听到了很多有关月翼的传说,深知这种奇异之兽的可怕,尤其是那几乎不死的传闻,更是让苏铭目光一缩。

    沉吟片刻,他顺着那出口慢慢向外爬出,在临近外面的地方,他露头快速看了一眼,这一眼之下,他立刻倒吸口气,外界的天空被红雾弥漫,其内嘶吼之声回旋,存在了无数的月翼。

    苏铭连忙缩回身子,犹豫中慢慢退后,重新回答了溶洞内,踌躇起来。

    “不知道部落怎么样了……此刻不能出去,一旦出去立刻就会被那些月翼察觉。”苏铭皱着眉头,内心很是焦虑,对于部落如今的状况颇为担忧。

    但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解决,目光一闪,盯着那溶洞深处,苏铭的眼中慢慢有了光芒。

    “这一次的月翼数量明显比往常要多上不少,而且看这个样子,似乎这溶洞深处应该空了……”苏铭略一迟疑,渐渐向前走去,越过了那一片他淬散之地,看着那溶洞深处,他目中有了果断。

    “索性去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会让月翼之兽常年在这里栖息,说不定可以找到它们的秘密,这样回去告诉阿公,或许对阿公有所帮助。”苏铭身子一晃,向着那从未探索过的溶洞深处,疾驰而去。

    说来也怪,以往溶洞内都是火热不断,甚至还有阵阵让人无法承受的热浪扑面而来,可现在随着苏铭的深入,竟感受不到丝毫热气,反倒有种冰凉的感觉从那溶洞深处传出。

    在苏铭走向这溶洞深处之时,外界的乌山下三个部落,却是再起波澜。

    乌山部,已经有超过百只的月翼之兽冲过了火海,扑向了乌山部的族人,部落里的蛮士奋起厮杀,北凌双目寒芒闪烁,守护着身后的尘欣,其右手有寒气扩散,向着四周弥漫间形成了一道道锋利的冰花,其身上有多处伤口,鲜血溢出,忽然他目光一凝,看了一眼远处,不假思索的右手在背后一抓,立刻将其弓拿在了手中。

    此刻的北陵,在拿住弓的一刹那,一股萧杀之意顿时在其身上惊天而起,他左手拉着弓弦,猛的拉开,箭尖闪烁,立刻使得四周的冰花急速凝聚而来,向着其目光所望之处一箭射出!

    远处,雷辰带着嗜血之意,其身上有数只月翼,但他却毫不在意,反倒疯狂一般,一把抓住身上的一只月翼,张开就咬了过去。

    “敢吸你家雷爷爷的血,我也吸你的!”

    但就在他咬向那月翼的瞬间,他立刻察觉到天空有数十只月翼直奔其而来,以他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对抗这么多月翼。

    在这危急的一刹那,突然一道寒气呼啸而来,随着那寒气出现的,是一支箭尖缭绕冰花的利箭,轰的一声在雷辰上空爆开,使得那数十只月翼倒卷,救下了雷辰。

    雷辰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冷漠收弓的北陵,目中闪过一丝复杂。

    乌山部的族长,更是全身气血翻滚,手中拿着一根银色长矛,往往一矛扔出,都会有轰鸣回荡,无数气浪倒卷,使得那些月翼不由得散开。

    但就算是这样,可那冲下来的月翼数量实在是太多,有一些普通族人,更是在凄厉的惨叫中,隐隐要被月翼抓着飞上半空。

    就在这时,阿公出手,他手持骨杖一挥间,顿时整个部落好似震动,一个巨大的蛮像凭空幻化出来,那蛮像双目露出残忍,出现后好似活了一样,尤其是它手中抓着的那条长龙,更是仰天一声咆哮,赫然幻化出来,向着四周横扫一圈。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血月的一夜正慢慢的过去,但发生在部落中的战斗,却是更加激烈起来,甚至到了最后,月翼已然不再吸噬血液,而是抓捕活着的蛮族之人,似要将他们带入巢穴内作为食物一样。,

    当远处的天空渐渐有了明亮的时候,远处的乌龙部落内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却见那诸多的月翼之兽中,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其绝美的容颜透着苍白,带着绝望,与几个族人一同被月翼抓住,向着乌山疾驰而去。

    在它们身后,死死追击。

    但没等追出太久,随着乌龙部落内的惨叫传出,这老妪目中带着血丝与悲哀,猛的转身放弃了追击,而是守护她的部落。

    远处那白衣的身影,看着这一幕,眼中流下了泪水……

    只是那泪水顺着天空滴落,不知了去向,也无人看得到。

    当天色慢慢完全明亮,血月渐散之时,大量的月翼呼啸间,从四面八方直奔乌山而去,其中有那么一股月翼,抓着包括那白衣女子在内的几个各部落族人,直奔黑炎峰,顺着黑炎峰的一处处入口,钻了进去。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