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北凌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清晨的风,带着丝丝寒意,于这寒冬的季节,似若刀子一样。不过随着部落里的一处处篝火飘摇,似可以把这寒冷驱散,让温暖弥漫整个部落。

    对于蛮士来说,体内气血的运转就可以抵抗寒冷,可是毕竟平凡的族人占据了多数,每年的冬天,对于族人们来说,大都会减少外出。

    即便是出了门,也往往披着厚厚的兽皮用来避寒。同样也是在这个季节里,部落的凡医也是最忙的时候,要制作大量的药汁,给族人服用增加对寒冷的抵抗。

    甚至阿公也会亲自出手,在最冷的那段日子,不惜运转体内气血,帮助整个部落来抵抗寒风之冬。

    踩着地面的积雪,在那嘎吱嘎吱的声响下,苏铭披着一件裹着身子的兽皮衣衫,在部落里走去,看着熟悉的部落,看着那一个个与他微笑点头示意的族人,那种温馨的感觉,似完全可以驱散这冬季的寒。

    部落的屋舍,大都是简易的,寻常之时倒还可以,唯独冬季时,很难遮风,这就需要大量的兽皮粘在屋舍外面,用来阻止寒风袭入。

    只不过兽皮有时粘连不了太久,便需要重新固定,且屋舍内取暖的篝火也需要不时的填入树枝,这样一来,冬季对于部落里大部分族人,都是一场煎熬。

    好在不会冻死人,只不过麻烦一些罢了。

    苏铭正走着,来到了那被族人时刻守护的屋舍栅栏外,这里,就是他们乌山部贮藏草药的位置,那屋舍外面包裹着厚厚的兽皮,更有几团篝火燃烧,使得他一接近,便有一股暖意夹杂着寒风隐隐传来。

    对于这里,苏铭很是熟悉,他之前的几年几乎每次采药回来,都会送到此地,故而那些守卫在看到苏铭后,都是脸上露出微笑,没有阻拦。

    苏铭也同样微笑,和这些族人打着招呼,走入栅栏内,正要推门进入,忽然其身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唤。

    “苏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悦耳,如百灵一般。

    苏铭脚步一顿,转身看去,目中起了柔和,那是一个身子较为高大的女子,这女子全身裹着厚厚的兽皮,一头长发被草绳扎着,耳朵上有两个很是精致的白色骨环,皮肤略有粗糙,但却遮掩不住其姣美。

    她的眼睛很大,如一汪潭水,很是清澈,透出纯真,此刻目中带着喜悦,快走几步后来到了苏铭面前。

    “昨天回来的。”苏铭微笑,这女子正是时常于他不在的时候为其整理屋舍的尘欣,突然,苏铭的微笑凝固在了脸上,目光微微一动。

    她并非一人,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个约十岁的青年,这青年颇为强壮,甚至比雷辰还要彪悍几分的样子,在这冬季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兽皮衣衫,头发散乱,可却并不肮脏,配合其如刀削一般的面孔,会给人一种凌厉自傲之意。

    尤其是他的双眼,如星辰一般,隐隐似有某种奇异的图腾在他的瞳孔内闪烁,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之感,总会让人有一种情不自禁的警觉,如同看到了一只猛兽。

    他站在那里,背着一把大弓,目光如箭,看向了苏铭。

    “苏铭!”

    “北……北凌大哥。”苏铭向着那青年,目中有一抹复杂闪过,恭敬开口。

    眼前这个青年,是他们乌山部落的年轻一代中的最强者,其具备的蛮体,就连阿公都自叹不如,直至雷辰被察觉具备了蛮体后,才隐隐可以与他比较。

    身为部落里年轻一代的最强之人,其修为进展极快,甚至苏铭有一次还听阿公无意中说起,此人是他们部落里最有可能突破凝血境,成为那传说中的开尘境之人!

    此人的名字,在附近的其他部落里也均为赫赫,甚至在那风圳部落中,也有所耳闻,派了人来,将此人带走,在风圳部落接受了学习,苏铭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对方。

    他之所以目中有一抹复杂,是因为在他小的时候,北凌对他很是照顾,如真正的大哥一样,甚至他的箭艺,也是那个时候北凌略有传授,毕竟北凌作为他们部落里瞭首的孩子,在箭术上自有其不凡之处。,

    只是这一切,在尘欣十二岁那一年,改变了,许是尘欣与苏铭走的太近了,渐渐北凌看向苏铭的目光,有了古怪与迟疑,再到了最后,则是慢慢冷淡,最终便是完全疏远,甚至见面后直接无视。

    后来苏铭知道,这是因为族长与北凌的父亲,定下了连亲之事……

    苏铭有心解释,可一切的言辞换来的,依旧是那冷漠的目光,慢慢的,他唯有暗叹,与尘欣的接触,也有意无意的远了。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寻常的族人,更是知道自己若没有阿公,怕是当年自己根本就无被这个部落接受。

    一切,都是因为他苏铭……是阿公十多年前一次外出游历时,捡来的一个弃婴。尽管随着他的长大,部落里的人大都对他很是和善,但却改变不了他与这个部落间,那冥冥存在的不同。

    “你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我之前去找了你好几次,可每次你都不在。”尘欣皱着鼻子,嗔言起来。

    苏铭摸了摸鼻子,避开了尘欣的目光,他对于尘欣只有那种如亲人的感觉,没有其他的情绪,更不想让小时候对自己很好的北凌大哥再误会下去。

    “北凌大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苏铭看向那雄姿不凡的北陵,如此的近距离,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那阵阵磅礴的气血之力,那强大的程度,是苏铭在部落里除了阿公与族长等数人外,所看到的最强者。

    只是,在对方身上的那种凌厉自傲之意,却是与其气血一样的强盛,使得苏铭站在其面前,似有种窒息一般的错觉。

    “昨日。”北凌神色如常,透出一如既往的冷漠,言辞简短,似敷衍了事,转头看向身旁的尘欣。

    “欣儿,你不是要来给你阿妈取草药么,我们进去吧。”北凌说着,拉住尘欣的手,从苏铭身边走过,推开储藏草药的屋舍之门,走了进去。

    尘欣想要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后,便没有开口,而是向苏铭点了点头,随着北凌走入屋舍内。

    苏铭站在那里,沉默了半响,轻叹一声,也走了进去。

    C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