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怒火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隔壁突然响起了激烈的吵架声,接着是女人的谩骂和男人的沉默,不过很快就变成了惨叫和哭喊,小两口的冲突升级,女人被按在床上一顿胖揍,整个屁股都被皮带抽肿了。

    李慧文一个哆嗦,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直挺挺地坐了下来,茫然四顾,等看到了贴满报纸的简陋墙壁、那扇连防盗门都没有的木门还算结实,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最近的大半个月,李慧文都生活胆颤心惊的梦魇中,连门都不敢出去,每天就用一顿方便面填肚子,大部分的时间,不是躲在床上,就是缩在窗口边,盯着下面的街道监视。

    天色黑了下去,警察没有出现,李慧文又一次体会到了轻松,仿若逃出恶狼追踪的狐狸。

    咕咕,李慧文的肚子传来了咕噜声,最近她心绪不宁,再加上带着钱不多,一直吃不饱,可是没办法,自从杀了老总刘蔓后,她根本不敢回家收拾行李,跑到了郊区,租了一间房子,准备避一避风头。

    臀肉下是一张凹凸不平的单人床,没有被褥,睡一晚,咯着骨头都疼,比跑了一个马拉松还要累。

    李慧文的OL套裙一个星期没洗了,揉成一团,丢在床边,上面压着胸罩,至于身上,只有一条红色的丁字裤,连臀瓣都裹不住。

    下了床,一阵眩晕立刻传来,李慧文差点摔倒,她知道自己再饿下去,肯定要出问题,于是今天多吃一点,可是看向房间西北角,却发现买来的一箱方便面吃完了。

    天气闷热,身上全都是焦急和做恶梦留下的汗水,腻的要命,以前李慧文很爱干净。可惜现在大半个月都没有洗澡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呵,早知道就答应了刘蔓了,不就是陪人睡觉吗?”一想起自己失手杀了刘蔓,李慧文就后悔的要死,不过她虽然内心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婊子,但是她明白,不是不愿意陪人上床。而是因为收获的代价太小了。

    李慧文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凭着坚毅的性格,也算在这座城市中扎下了根,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吃的苦越多,距离心中的目标也越来越远。这让她迷茫了,她曾经也是个勤劳持家的好女人,也喜欢老公的实诚和努力,嫁给了他,最初的两年,婚姻生活很和睦,可是这一切,在某一晚都被毁了。

    那是李慧文跳槽到刘蔓公司后的第一年,为了一单上千万的合同。为了刘蔓承诺的谈成后的二万块的提成,她辛苦的奔波着,然后在和客户谈生意的酒桌上中,她被灌醉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睡在了陌生的宾馆中,而身旁躺着的,是那个长着一张麻子脸的客户。

    那一刻,李慧文觉得天塌了。看着浑身赤~裸的身体。看着上面布满的痕迹,还有床头用完的避~孕套。李慧文疯了一样,抓起了床头的水果刀,捅向了身旁的麻子脸。

    麻子脸听到了李慧文的吼叫,睁开眼便看到了水果刀,吓的魂飞魄散,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刀刃。

    李慧文扑了下来,不过被已经冷静下来的麻子脸一巴掌打翻,然后,没有然后了,李慧文没有证据证明对方强奸,麻子脸又一口咬定了是偷情,再加上刘蔓打圆场,承诺加薪,她忍了下来。

    从那以后,李慧文变了,随着对刘蔓公司的熟悉,她也知道,自己付出那一晚换来了二万块,可是刘蔓那里,却是二百多万的利润。

    李慧文恨刘蔓,可是在这里,她可以赚更多的钱,所以忍了下来,并且随着成为刘蔓的心腹,知道了她更多的隐私和把柄,她觉得,如果有一天要被开除,撕破脸,她可以用这些狠狠地捞一把。

    “都是贪婪的刘蔓,毁了我的一生!”李慧文咒骂了一句,前一阵子,刘蔓为了大生意,准备故技重施。

    李慧文不介意陪陌生的男人睡一觉,可是她炒股亏了很多,而且还欠了一笔高利贷,想要多要一些提成,结果吝啬的刘蔓一个钢镚儿都不想多给。

    刘蔓骂了很多难听的话,在她眼中,李慧文就是一条可以为她赚钱的母狗,哪里会在乎她的看法,当她威胁着如果不做,就把她的事情告诉她老公和两个女儿时,积蓄经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一时冲动下,捅死了刘蔓。

    李慧文后悔了,可是人已经杀了,她只能逃。

    隔壁的家庭暴力升级,李慧文厌恶的瞥了一眼,那个女的也是一个贱货,偷偷地跟着男人从家乡跑了出来,结果有眼无珠,爱上的偏偏是一个混蛋,她知道,他们争吵,就是因为男人好吃懒做,缺钱花,要女人去酒吧坐台。

    反正又没领结婚证,男人根本不在乎这女人,没有一走了之,就是把她当成了赚钱的工作。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乱敲什么,没人!”李慧文吼了一句,随即楼道中响起了激烈的打骂声,不用看她也明白,是女人跑来找人说理,被男人给拖了回去。

    “风声似乎弱了,我的回家一趟,收拾行李,拿点钱,赶紧跑路!”窘迫的生活让李慧文不想呆下去了,想趁着夜色回家,于是赶紧起床,匆匆地把制服套在了身上。

    坐在床边,看着揉成一团的丝袜,因为穿的太急,拇指刮破了它,李慧文郁闷死了,把它们丢掉,穿上高跟鞋,拿起手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行李。

    刚开门,一股鲜血的腥味就钻进了鼻子中,看着楼道地板上的那摊血渍,扫了一眼隔壁虚掩的房门。

    “我不会去做妓女的,你个没良心的,我和你拼了!”满脸是血,脸颊肿胀的女人咆哮着,顺手抄起了放在桌子上空掉的啤酒瓶,砸在了男人的脑袋上,可惜她的力气太小了。

    “你个婊子,我宰了你。”男人大叫,劈手抓起烟灰缸。就盖在了女人的脸上。

    李慧文本来要离开,可是看着那个男人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女人连惨叫的力气都没了,开始哀求,但是男人还不罢手,不知怎么的,过往的记忆涌进了脑袋中,她突然撞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你干什么?”男人抬头,盯了李慧文一眼,随后视线落在了她的双腿上,又滑向了胸部,吞了一口吐沫,“擅闯民宅。我要告你!”

    男人准备讹诈李慧文。

    “我需要钱,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李慧文说着,走到了男人面前。

    男人丢下了女人,站起来,走向李慧文,结果刚近身,就看到这女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水果刀,狠狠地刺了过来。

    距离太近了,男人根本没办法躲开。眼看着刀刃捅进了肚子。

    李慧文拔出水果刀,又狠狠地来了两下。

    “你准备怎么办?”李慧文没理会倒下去的男人,看向了女人,“和我一起走吧!”

    女人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她已经心灰意冷了。

    “先和我回家,拿点衣服!”李慧文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杀人了,不过她没有后悔。

    让女人在小区楼下等着。李慧文匆匆上楼。打开房门,鞋架上毫无变法。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后,又生出了无尽的愤怒,那个死鬼老公,以前很老实,现在却是经常不回家了。

    李慧文没浪费时间,将衣服塞进了行李箱,随后翻箱倒柜的寻找银行卡和存折,她的钱早花光了,还欠着高利贷,但是她知道老公最近赚了不少钱,因为从女儿身上的漂亮衣服和大量的玩具就能看出来。

    在母亲家吃过晚饭,徐良茂回来取女儿的玩具,李慧文那个女人最近越来越过分,居然消失了大半个月,看着女儿们哭的肿的像个桃子的眼睛,老实男恨不得宰了那个女人,之所以没有离婚,就是不想让女人缺少母爱,可是谁知道她这个妈妈完全没有尽到责任。

    掏钥匙的徐良茂看着虚掩的防盗门,愣了一下,随后走了进去,接着看到了乱成一团的客厅。

    “你搞什么?”徐良茂太老实,哪怕是最生气的时候,都没和李慧文说过一句重话,他愤怒,也只会一支支的抽烟,生闷气。

    “我要出差,离家一段时间,对了,你的钱呢,给我一些。”李慧文看到徐良茂突然出现,心脏咯噔一跳,不过撒了这么多年的慌,早练出来了,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我没钱!”徐良茂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看着李慧文皱巴巴的衣服,有心想说,可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么多年下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很淡了,甚至夫妻夜生活都没有几次。

    “你出差前,最好去看看女儿,陪她们玩上半天。”徐良茂的心中已经只剩下女儿了,就算世界崩塌,他都不在乎。

    李慧文看着徐良茂无视自己,不闻不问,鼻子一算,泪珠划破了脸颊。

    “女儿,女儿,你心里除了女儿,还有没有我?有没有这个家?”杀人的恐惧和焦躁,让李慧文终于爆发,这一刻,她恨不得宰了这个男人。

    “有,没有的是你!”徐良茂脚下一顿,作为一名征服者,他看出了李慧文状态不对,而且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呵呵,真是可笑,你不会以为每个月赚钱回家养活我们,就是顾家吧?”李慧文终于爆发了出来,“我嫁给你,就是因为你老实,可是你老实的简直人神共愤,我也不求什么浪漫,但是你能不能关心我一下?每天像个闷声葫芦似的,你做给谁看?我也是女人,我也需要爱,我不要什么金银首饰,名牌服装,你每天和我说句爱我,就这么难?”

    徐良茂嘴唇翕张了下,终究是没有开口,轮到嘴仗,他说不过李慧文,而且他发现,妻子说不多错。

    “你是很顾家,你是很努力赚钱,可是你努力的方向不对,我说过多少次,你就是不听,你也三十好几了,还没有适应这个社会?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有什么用?能换来更多的钱吗?”李慧文讥讽徐良茂丝毫不留情面。

    “你太不知足了。”徐良茂摇头。

    “我不知足?一幢六十平米的房子,到现在房贷还要在还十五年,家具是旧的。电视、洗衣机、冰箱那样不是旧的,我买一件衣服,也得精打细算,这就也算了,我想送女儿去好一点的小学,你出得起钱吗?”李慧文盯着徐良茂,满脸的鄙视,“说什么学校在哪上都一样。孩子用功了,一样能学好,狗屁,师资力量能一样吗?女儿很努力,咱们更不应该让她们输在起跑线,可是你都做了什么?”

    徐良茂沉默。

    “瞧瞧。又不说话了,徐良茂,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你这个表情,我真的很想抽你你知道吗?”李慧文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她有很多话想骂,可是看着徐良茂这幅摸样,突然露出了一个惨笑,什么都不想说了。

    徐良茂转身。去收拾行李。

    李慧文几乎被他这幅模样气死,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背上。

    徐良茂纹丝不动,也没有硬挡。

    “钱呢?给我一些,我出差用。”李慧文脱掉了衣服,准备换一身新的,不然这么狼狈,出门很容易被看出来,“你别忙着拒绝。我知道你最近有钱了。”

    “前一阵子不是给过你一些吗?剩下的都是给女儿留着的。”徐良茂拒绝。唐峥和陆梵都不缺钱,给了他几个亿。就是为了解决后顾之忧,他担心自己死掉,所以全都作为遗产,留给了女儿们。

    “又是女儿,我呢?不活了?”李慧文几乎气死。

    “你有钱!”徐良茂知道老婆不缺钱,自从知道她出轨后,也不想和她在产生交集。

    “我有钱?呵呵,我是有钱,那是我让其他男人趴在我身上赚回来的!”李慧文口不择言,她想用这种自污,刺激徐良茂,其实现在,她的心理状态已经不正常了。

    徐良茂攥紧了拳头,额头青筋直跳,他以为自己可以平静的面对这些事,可是亲耳听着李慧文亲口说出来,还是愤怒。

    “怎么?想揍我?来呀!”李慧文脱光了衣服,只穿着一条丁字裤,跳到了徐良茂面前,一对还算饱满的胸部跳动着,“怎么?不敢呀?”

    看着李慧文的裸~体,徐良茂沉默了,曾几何时,他迷恋着这具身体,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男人,可是现在,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厌恶,于是转身,去收拾行李。

    “你个软蛋,懦夫,连女人都不敢打,你活着还有什么衣服!”李慧文一把扯掉了内裤,狠狠地丢到了徐良茂身上。

    没有人在说话,只有像是北极寒冰一样的凝固了的沉默,除了翻动衣服偶尔发出的声音,便剩下无尽的压抑。

    李慧文咬着嘴唇,不想哭,至少不想在徐良茂面前哭出来。

    不到五分钟,徐良茂就离开了,没有回头看一眼。

    看着那副决绝的背影,李慧文再也忍不住,泪水溢出,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

    “不行,不能耽误时间!”李慧文强撑着站了起来,结果听到了门口传来脚步声,一阵惊喜涌上了心头。

    “他回心转意了?”李慧文抬头,可是下一刻表情便定格为愕然。

    童俞雷走进房间,便看到了赤身裸~体的李慧文,眼中闪过了淫邪的目光,不过立刻就装作一脸的吃惊,跑了过来。

    “慧文,你怎么了?”童俞雷将手伸向了李慧文的肩膀,视线却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胸部上。

    一年多了,他一直在觊觎着这位同事,每当在公司看着她穿着职业装在身边走过,他都恨不得立刻把她压在身下,没想到终于可以完成心愿了。

    “你给我滚!”李慧文挥手就扇在了童俞雷的脸上,转身跑向了卧室,去穿衣服。

    童俞雷一个猛扑,压倒了李慧文,一只手去揉她的臀肉。

    “你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李慧文挣扎,可是对方的力气太大了。

    “喊呀,到时候我会告诉他们,你杀了刘蔓!”童俞雷的话犹若一声惊雷,响彻在李慧文耳边,几乎将她震晕。

    “呵呵,果然被我猜对了!”童俞雷在心底狂笑。最近一段时间,刘蔓和李慧文都没到公司,弄的大家人心惶惶,他却是察觉到了不寻常的味道,这家伙本来就不安好心,偷偷地收集过刘蔓情报,本来准备勾引她,搭上这个富婆。没想到人家却看不上自己。

    “唐峥,什么玩意!”童俞雷为了达到目标,甚至还请过私家侦探,而自己,则租了李慧文家隔壁的房间,一直在蹲守。

    “刘蔓的钱在哪里。你肯定知道的,咱们可以平分,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童俞雷伸出舌头,在李慧文的后背上狠狠地舔了一口,满脸陶醉,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可不仅仅是为了睡这个女人,还有刘总那些见不得人的钱。

    “好吧。我去拿,不过你要保证不报警。”李慧文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我保证!”童俞雷很得意谋算了这么久,成功近在眼前,“不过我要和你一起!”

    童俞雷放开了李慧文,看着她走在身前,两个臀瓣摇晃,挥手就拍了上去。

    啪,颤动的臀肉。让童俞雷开怀大笑。人财两得,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吗?他这几天早查过了。刘蔓的死,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公安局立案,这可是个好消息。

    “我可以用这个把柄,玩弄李慧文一辈子。”童俞雷正做着美梦,突然眼前闪过了一道白光,他下意识的后退,结果胸前就传来了剧痛。

    “你给我去死!”李慧文咬着牙,用水果刀狂捅着眼前的男人,整个胸前都被鲜血染红了。

    “不,不要!”童俞雷求饶,他失去了力气,摔倒在地,看着李慧文充满快意的神情,知道自己大意了。

    “敲诈我?下地狱去吧!”李慧文想到这男人居然摸自己的屁股,挥刀,就扎进了他的右手,用力一搅,血肉模糊。

    童俞雷惨叫,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不过很快就闭嘴了,因为水果刀捅进了他的嘴巴里,向左一划,切开了腮帮子,舌头也被割断了。

    李慧文还不解气,硬生生的挖出了童俞雷的一颗眼球,这才起身,不过看着这个濒死的家伙,她又将水果刀扎在了他的胯下。

    童俞雷昏死了过去,李慧文朝着他的脸上吐了口吐沫,简单了冲洗了一下后,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制服,提着行李箱离开。

    “你没走?”李慧文没想到那个女人真的等着自己,倒是很意外。

    “我跟着你!”女人很狼狈,被殴打的痛楚,让她不停地倒抽皱眉。

    “你身上有钱吗?”看着女人摇头,李慧文没有泄气,咬了下牙后,爆了句粗口,“老娘豁出去了,你先换一身衣服,待会儿和我去个地方,弄些钱,然后咱们去缅甸。”

    女人点头,很顺从。

    有那么一瞬间,李慧文甚至想卖掉这个女人,不过看着她顺从的模样,收起了这个心思。

    “我要活下去,并且活的很好,你们这些家伙,等着瞧吧!”李慧文发起了狠,咬牙切齿的诅咒着,她准备等赚了钱,过了风声,就去找那些睡过自己的男人们的麻烦,要他们统统付出代价。

    徐良茂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坐在一处公园的长椅上,嘴上的香烟烧到了头,烟雾缭绕,笼罩了他的皱纹深陷的脸颊,地上全都是丢弃的烟头。

    老实男低了下头,看到了那张在手心中已经被汗水湿透的纸条,那是他瞒着同伴,偷偷从银色木马那里买到的,上面记载着和李慧文有过关系的男人。

    徐良茂很在乎,但是他不想复仇,他心软,因为他觉得那几个男人后面,也有一个家庭,可是听到李慧文的咆哮后,他改变主意了。

    烟头烫到了嘴巴,徐良茂呸的一口吐掉,起身复仇,路灯在他走过后,投下了一抹凝重的背影。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