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死亡与复活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清晨的阳光洒在小镇的街道上,留下一片温暖的金黄,只是幸存者们在暴君的追杀下,却觉得如坠冰窟,随着杀戮的蔓延,空气中开始飘散血腥的味道。

    中年司机用手指顶了一下鸭舌帽的帽檐,随后吹着西部牛仔风格的蓝调口哨,端平突击步枪,瞄向了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哒哒,一个精准的点射,两发子弹射进了小胡的后脑,打烂了他的半个脑袋,白色的脑浆在街道上溅开,无头尸体前冲了几步,摔倒在地,滚得浑身都是灰尘。

    因为小胡穿着警服,所以成了首要的攻击目标。

    “很垃圾。”中年司机撇了下嘴,给出了一个低劣的评价,他本来还以为这家伙有点实力呢。

    咻,咻,几发子弹射过了中年司机身边,他立刻躲向了卡车后,接着瞄准孔立成还击,这个男人倒是很彪悍,在暴君去追其他人后,并没有趁机逃走,而是冲进了几十米外的某撞房子,躲在窗户后朝自己射击。

    “交出冷藏罐,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司机大喊,子弹射在窗口上,打的木屑纷飞,压的孔立成不敢抬头后,快速移动枪口,瞄准了一个正要冲进房子里的男人,击中了他的背心。

    和贺连摆脱了暴君后,展开攻击,可是虽然命中,但是子弹根本不可能对它造成伤害。

    “怎么办?”贺连喘着粗气。想逃了,这怪物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它可以轻松的杀光幸存者。

    “去抢车。用反坦克导弹对付它。”咬着牙,跑进了房子中,准备跳窗离开。

    王叔和丁健起的稍晚,看到长街上的一切,惊的面色大变,抓起步枪,便攻击卡车后的陌生人。

    “什么冷藏罐?我们没有。你肯定是弄错了。”孔立成大吼,憋屈的要死。

    “不交?那就去死吧!”中年人是一位特工,在艾达行动失败后,被派出善后,抢夺病毒菌株,为了十拿九稳的完成任务,顶头上司还调遣了一只暴君归他指挥。

    “我们真的没有。”孔立成更换弹匣,刚露头,就被子弹压了回去。对方是职业的。战斗力强悍。

    “好吧,大不了耽误一些时间,我自己找。”特工耸了耸肩膀。这些人就算交出冷藏罐,为了保密,也是要全部杀死的。“啧啧,能打败艾达的那个青年在哪呢?怎么没有看到?”

    “进屋子,别往大街上跑!”王叔看到除了几个机灵的新人进了屋子,其他的像无头苍蝇似的乱窜,急的大喊。

    暴君身高腿长,冲刺的速度绝对不比人类慢。男人的爆发力还可以,可是女人们就倒霉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被暴君追上,大手一挥,直接砸烂了脑袋,无头尸体像破麻袋似的滚翻了出去。

    新人中也有幸运儿,周蒙带着苏苏,还有几个唐峥的同学在大兵的尸体上捡弹药,突然听到小镇上传来枪声和哭喊,吓了一跳。

    “怎么办?”赵云山握着步枪,看向了周蒙,一群人中,他的战斗力最大,当然,最重要的是周蒙为了女友,肯定不会去参战,这样赵云山也有了避战的借口。

    “先躲起来,看看形势。”周蒙把背包交给了苏苏,“去第三辆悍马上等我,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不要,我怕。”苏苏死死地拽着周蒙的袖子,不让他离开。

    “听话,我很快就来。”周蒙不敢开车去,那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只是偷看一眼,不会有事的。”

    就算要跑,周蒙也要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经过了一个晚上的休息,他的体能恢复的不错,像中箭的兔子,窜向了小镇,躲在拐角,向长街上张望。

    “暴君?”看到那个穿着防护衣的巨大身影,周蒙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凉到了头顶,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一群乌合之众。”特工经验丰富,本来还有些谨慎,让暴君在附近游弋,可是一看这些家伙的应对,立刻放胆杀戮,他取出了一个哨子,吹出了几声长短不同的哨音。

    暴君突然转身回奔,跟着三个新人身后,一头撞进了屋子中。

    三个新人大声呼救,往二楼奔跑,暴君单手抓起沙发,狠狠地砸向了楼梯,轰隆,楼梯断裂,三个新人全掉了下来,其中一个西装男很倒霉,被沙发压住了。

    “不要!”男人刚爬起来,无处可躲,后退了几步,满脸惊慌的朝着狂奔过来的暴君开火,可惜毫无效果。

    暴君近身,抓住了他脑袋,随后大力抡出,砸向了正要爬起来的女孩,骨折声响起,两个人吐着血,统统躺在了地板上。

    暴君面无表情,抬腿,朝着男人的后背狠狠地蹬踏了下去,强大的力道直接将叠在一起的两个男女踩爆,各自断成了两截,内脏被军鞋踩成了一滩烂肉。

    “唐峥,救我!”这个女孩是唐峥的同学,她没有立刻死去,流泪满面,挣扎着攀爬,她的肚脐以下已经没有了,随着爬行,拖出了一条浓重的血痕。

    暴君没有管女孩,走向了那个被沙发压住的西装男。

    “一起死!”西装男的双腿被沙发砸断了,知道自己活不了,这家伙发狠了,拿出了一颗手雷,拔掉了保险针。

    暴君的大脚踩向了西装男的脑袋,像烂西瓜一样,直接蹬爆。

    手雷从尸体无力的手中滚出,砰的一声爆炸,火焰吞没了暴君,可是怪物几乎没有受到损伤,只有脸上被弹片擦出的几道血痕。

    暴君用了不到二十秒杀死三人。走出屋子,随着哨声的指挥,跑进了对面的房间。五个躲在里面的新人看到它破门而入,顿时吓尿了。

    “撤退,全部撤退。”孔立成大吼着,不再攻击特工,准备转身逃跑,这根本没胜算。

    “周蒙,你躲在这儿做什么?赶紧过来搬AT-4!”赶来了。拿到了一辆悍马,将它开到装满弹药的补给车前,就往车厢内塞反坦克导弹。

    “你想杀暴君?不可能的,别冒险。”周蒙不怕死,但是他必须留着命保护苏苏,再说杀暴君,没有任何利益。

    “废什么话?难不成就咱们逃走?”卖力的搬着,朝着那些躲在悍马中露头观察形势的新人大喊,“快过来帮忙。”

    几个同学下来了。不过都不看好的行动。

    “足够了。周蒙,上车,再来个人操作车载机枪。贺连,你去开车。”相处了将近一天,基本上和他们混熟了。

    “周蒙。别去!”苏苏再一次哭求。

    周蒙看了女友一眼,朝着摇了下头,随后提着两具AT-4往另一辆悍马中搬运,那是他逃命的工具。…,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算了,贺连,开车。”说完。才发现贺连并没有上车,眼神闪烁不定。

    “怎么了?你也要走?”要急死了。大怒。

    “咱们打不过暴君的,这是送死。”贺连吼了出来。

    “别找借口,你就是怕死。”吼了回去,看向了当场的十几个新人,“就没人敢和我杀回去吗?”

    “我来!”赵东涛和肖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个箭步冲到悍马旁,拽开车门就窜了上去,“速度上车。”

    肖旺直接跳上车顶,去操作车载机枪,他是个倔脾气,虽然平日里不善言谈,但是该狠的时候,绝对下死手,他和赵东涛是铁哥们,所以就算滚刀山火海,也没有二话。

    “出发!”钻进了悍马,立刻扛起了一句AT-4,搬起机械瞄具,做好了射击准备。

    “旺子,这次连累你了。”看着肖旺跟自己冒险,赵东涛很过意不去。

    “说什么傻话呢?救人也是自救,这道理我懂。”肖旺拉动枪栓,给机枪上膛,昨晚他恶补了不少枪械知识,现在用上了。

    发动声轰鸣,武装悍马驶入了长街,没看到暴君,但是看到了躲在卡车后和孔立成交火的特工,二话不说,朝着他发射了导弹。

    导弹带着灼热的红色尾焰,撞在了卡车身上,顿时炸出了一团火球,各种钢铁碎片像雪花般乱飘。

    “不能跑,还击呀!”拿起另一具AT-4,便听到了孔立成的喊叫,立刻喊了起来,“唐峥做什么去了?”

    “唐峥死了。”孔立成没好气的嚷了一句,让大部分不知情的新人们更加没有抵抗的勇气了。

    “别瞎说,还没确定。”赵东涛只是自我安慰,他也不相信唐峥还活着,“不杀暴君,咱们绝对逃不掉。”

    “屁话,是不可能全部逃掉才对。”孔立成相信凭借他的实力,离开小镇完全不成问题,当然,前提是要死上一些炮灰。

    “还是有几个硬汉呀!”特工吹响了口哨。

    暴君正在屋里大开杀戒,故技重施,用家具砸烂了通往二楼的楼梯,除了两个新人幸运的逃掉,剩下两个矿工和一个女人被堵在这里。

    “你们从厨房跑!”皮肤微黑的矿工看到三个人没办法全都逃走,主动留了下来,抵抗暴君,他的突击步枪调的是连射,几秒就打光了子弹,可惜连暴君半步都没能阻止。

    “我和你拼了!”矿工把步枪砸向了暴君,抽出带着的砍刀就扑了上去,在他看来,暴君不过是身体大了一号,力量强了一些而已,他不会用枪,但是用刀没问题。

    矿工仗着出色的身体素质,猛的一个纵跃,挥刀砍向了暴君的脑袋。

    暴君突然伸手,稳稳地抓住了矿工的脑袋,随后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腰部,发力,扯成了两截,鲜血洒满了他半个身体。

    丢掉尸体,暴君撞烂墙壁。冲进了厨房,这里是条死路,窗口焊着铁栏杆。两个人被堵死了,满脸恐慌。

    “拼了。”矿工咬着牙,扑了上来,暴君挥拳,正中他的脑袋,带着他一起砸向了墙壁,就像一只被打死的蚊子。矿工的头颅碎掉了,无头尸体滑向了地面。

    女人逃不出去,打光了突击步枪的子弹,又拔出了手枪,朝着走来的暴君开火,她吓的蹲到了地上,一脸绝望。…,

    哨声响起,暴君停下了脚步,看了女人一眼后。转身离开。

    女人庆幸。以为逃过了一劫,可是下一秒,就看到暴君使劲的踩了一下地板。大理石碎裂,溅了起来,暴君挥臂。抡中了那些石块,它们就像被全垒打轰中的棒球,疾速射向了女人。

    女人一脸惊恐,惨叫哑然而止,高速飞行的石块打破了她的脑袋,洞穿了身体。

    “咱们怎么办?”宋心躲在窗户后面。看了躺在床上沉睡的董梓萱一眼,询问陶然。

    “战斗!”陶然抱着突击步枪。一脸的决然,“咱们没办法带走女警,只能期望他们杀掉丧尸。”

    宋心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

    唐峥被激烈的枪声吵醒了,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视野一片模糊,没办法对焦,身体更像是刚从绞肉机中拿出来一般,每一丝肌肉和骨骼都在哀鸣剧痛,让他情不自禁的惨叫了出来。

    “我没死?药剂生效了?”唐峥试图爬起来,可惜身体不受控制,一下子栽了下床,摔的他几乎岔气。

    陶然和宋心听到了隔壁的动静,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往过跑。

    “唐峥,你没事了?”宋心看到他坐在地上,呼呼地喘气,喜极而泣。

    陶然也是发自内心的为唐峥感到高兴,一下子觉得有了主心骨,轻松了不少。

    “外面怎么了?”爬了一个晚上,身体免不了僵硬,而且因为是血过多,头有些晕,但是随着心脏有力的跳动,将新鲜的血液运往全身,体能急速的恢复着,就连伤口也在微不可察的复原。

    两种病毒互相侵蚀、融合,成为了一种全新的病毒,并且逐步改造着唐峥的身体,他的造血能力远远超过常人,红细胞携带的氧气也多出了三倍,而且这些数字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增加。

    “有个人带着一只暴君闯进了镇子。”陶然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董梓萱呢?”唐峥站了起来,只穿了一条裤子,便拿起战术背心,套在身上,随后拎起了步枪。

    “还在睡。”宋心拉住了唐峥,“你身体还没好,别出去了,让他们打吧。”

    “我要是不出去,他们搞不好要崩溃了。”唐峥跑到了窗口,他已经听到了孔立成撤退的喊叫,“你们躲起来,注意安全。”

    大街上的战况相当激烈,赵东涛驾驶着悍马,躲避着暴君的追杀,肖旺操作车载机枪,朝着暴君扫射,则是不断的轰出AT-4,只可惜命中率有点糟糕。

    暴君的智商虽然不高,但是足够它判断危险,并且进行规避。

    孔立成、王叔还在和特工对射,那家伙躲在卡车后,游刃有余。

    唐峥本来准备绕到特工身后,先杀了他,可是悍马遇到了危机,暴君突然加速冲刺,赵东涛猛打方向盘躲闪,结果熄火了。

    砰,暴君狠狠地撞在了悍马上,坚硬的车壁都凹进去了一大块,肖旺大吼着,将机枪对准了暴君的脑袋扫射,子弹像食人鱼一般,咬掉了它脸上的皮肉,一片血肉模糊。

    因为方便射击,开着车门,这一撞把他甩下了悍马,碰到了头,血流满面。

    “机会!”唐峥不再等,抬腿踩住窗沿,便跳了下去,一个滚翻卸去冲力后,朝着六米外的坦克猛冲,“多给我坚持二十秒呀!”…,

    唐峥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钻进了坦克中,靠着记忆,立刻转动手轮,炮塔迅速地移向了暴君。

    “暴君身高三米,六个密位。”唐峥计算着炮口的高度,在观瞄镜中看到锁定了暴君,昨晚的时候,他就塞了一枚穿甲弹,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正好用到。

    赵东涛重新发动了引擎,可是暴君一只手抓着地盘,居然把它的尾部抬了起来,没办法逃离。

    轰,暴君一拳砸向了车顶,车壁变形,肖旺的腰部被挤住了,差点腰斩,疼的他惨叫。

    “去死吧!”唐峥砸下了射击钮,砰的一声,随着车身一阵,炮口冒出了一团硝烟,炮弹呼啸而出。

    暴君的脑袋躲了一下,可惜唐峥瞄准的是上半身,炮弹击穿防护衣,打烂了它的胸膛。

    满天都是鲜血和碎肉乱洒,半个车身都被染红了。

    一发命中,唐峥没看战果,退出了滚烫的弹壳,重新装填,再次看向观瞄镜,暴君的生命力很强,濒死的它拖着悍马,想要挡在身前。

    唐峥射击,炮弹这一次打掉了暴君的脑袋,击杀成功。

    特工被突发状况震住了,他没想到这群平民居然还会开坦克,死掉了暴君,回到组织可没办法交差,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就看到了坦克的炮塔转过了过来。

    “!”特工奋力反而向旁边一跃,坦克开火,将卡车炸上了天。

    唐峥跃出炮塔,跨了一步,跳进了驾驶舱,引擎发动,坦克尾部喷着尾气,像一具钢铁怪兽,冲向了特工。

    特工被铁片划伤了腰部,一条腿被砸到了,眼看着逃不掉,一咬牙,取出了一支针管,扎进了脖颈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