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死亡体验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午夜下的小镇,已经彻底陷入了寂静,幸存者们在简单的吃过食物后,相熟的人暂时组队,找了个房间睡觉,由于唐峥身体不舒服,没管他们,所以也没人自告奉勇的值勤巡逻。

    按照董梓萱的性格,自然是要主动守夜的,只不过在使用黄金种子后,立刻就陷入了沉睡中,即便有人强暴她,对她施以酷刑,都不可能醒来。

    咳,咳,躺在床上的唐峥没能及时翻身,一口血吐在了床单上,他很累了,可是根本睡不着,肌肉酸软、胀痛,四肢更是出现了浮肿,身上的伤口没有愈合,再次开裂,像剃刀轻刮一般,一阵阵的刺痛不停地撕扯着神经。

    唐峥感觉呼吸很困难,房间里的空气好像减少了,每一次都要深呼吸,才能保证摄入足够的氧气,可是这又会加深肺部的痛感。

    咳咳,唐峥不想吵醒隔壁的宋心三人,可是根本忍不住,虽然紧抿着嘴唇,但是依旧可以感觉到从喉咙涌上来的鲜血,在舌尖上蔓延,腥味难耐。

    噗,唐峥吐出了嘴里的鲜血,想起身漱口,结果脚下一软,跌下了大床,手肘磕在木质地板上,很疼。

    “我要变成废人了?”唐峥攥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现在的状态糟透了,就像重伤的病人,即便不变成丧尸,也会死在普通丧尸的手上,他绝对不相信木马会给他几天的修养时间,更何况这病估计也好不了了。

    唐峥翻身,双臂撑地,用力的攀爬向床头,那里放着他的背囊。

    咚,咚,敲门声响起,随后就是宋心担心的问候。

    “唐峥,你怎么了?”

    陶然也起来了。拿着步枪。看到走廊里没问题后,把目光投向了房门,她同样担心唐峥。

    “我,咳咳,没事!”唐峥不想让宋心担心,但是咳嗽太频繁了,任谁听了都知道他出问题了。

    “没事你会咳这么狠?快开门,不然我就撞门了。“宋心满脸焦急,使劲的拍门。

    “会吵到别人。”陶然赶紧拉住了宋心的手。摇了摇头。

    “唐峥都这样了,吵醒她又能怎样?”宋心很替唐峥抱不平,“要不是唐峥,他们全都得死,就算面子上的问题,也得过来问候一下吧?”

    “不是,唐峥肯定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的样子。”陶然额头也渗出了汗水,急的。看到宋心还没明白。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提醒,“他被咬了,让别人知道,搞不好会想杀了他。”

    宋心的心脏立刻一惊,脸上的血色褪尽。

    “不会的,他不会变成丧尸的。”宋心没有害怕,继续拍门。随即又放轻了力量,求助地看向了陶然,“怎么办?”

    “砸门。”陶然不敢开枪打门,怕引来其他人,她转身去了厨房,再出来时,已经拎了一把厨刀。朝着门把手一顿猛剁。

    木屑纷飞,不到十下,房门上出现了一个窟窿,陶然退后,使劲一脚,将它踹开。

    两个女孩冲进屋内,就看到唐峥趴在地上,伸手去抓背囊,结果没接稳,背囊砸了下来,正中他的脑袋。

    “唐峥!”宋心要心疼死了,急匆匆地跑过去。

    陶然看到唐峥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狼狈模样,很难和之前那个一直意气风发总是自信满满的男人联系起来,她迈了一步,可是看到宋心的样子,又停下了,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卧室。…,

    “你怎么了?”宋心哭了,把背包丢开,伸手扶住唐峥,要往床上扶他。

    “不用,离我远一点。”唐峥想推开宋心,可是力量流失的太快,甚至连抬手都累的不行。

    “你和我客气什么?”宋心抱怨了一句。

    “不是,我可能要变成丧尸了,不想伤害你。”

    宋心的手臂一僵,随即一脸决然的待在唐峥身旁,“我不怕,你也不会有事的。”

    “天真。”唐峥很感动,不过这件事情上没有商量的余地,“扶我坐起来,然后就出去。”

    “你的身体都肿了,用热水敷一下吧!”陶然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拧干了毛巾,递给了宋心,黑长直其实想自己做。

    宋心没有注意到陶然的心思,去擦唐峥的额头。

    “这么烫?你发高烧了,怎么办,等等,我去找药!”宋心碰到了唐峥的皮肤,烫的要命,而且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流血,随着病毒侵蚀身体,免疫力下降,血小板和白细胞急剧减少。

    “没必要了,你们出去吧。”唐峥回忆着上午第一个女人被咬后到变成丧尸的时间,自己果然也快到极限了。

    “我不,我要留下照顾你。”宋心很固执,拿毛巾擦拭唐峥的手臂,“陶然,麻烦你去找一些退烧药。”

    “我说过不用。”唐峥吼了一声,扯到喉咙,便开始咳血,吐出了一大口,洒在地板上,殷红一片,非常刺眼。

    “好,不用,你别生气。”宋心心疼的只掉眼泪,看着唐峥苍白的脸色,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你不会变成丧尸的,睡一觉就好了。”陶然伸手去拿背囊,唐峥很细心,一定带着急救品。

    “陶然,帮我把她拉出去。”唐峥看着两个女孩,很感动,可是自己不能连累她们,他突然用尽力气,挥手砍在了宋心的脖颈上。

    宋心双眼一黑,直挺挺地倒在了旁边。

    “陶然,你是个冷静的女孩,别做傻事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带着她出去,顺便把房门找家具堵上。”唐峥不是在说笑,他的手指开始僵硬,身体的高热过后,又开始急速降温,冷的他直打哆嗦,最麻烦的是神经反应迟钝,皮肤开始失去知觉。

    陶然哭了,她没有从唐峥眼中看到任何恐惧的情绪,而是一种坦然。这样的好男人。不应该死掉呀!

    “如果董梓萱醒来,你、宋心、东涛跟好她,活下去的几率会大很多,如果幸运的捡到了种子,一定要尽快使用。”唐峥趁着最后的时间叮嘱着陶然,他其实不甘心,他还有很多事没做,不过他不能在女孩面前露出一点失落情绪。

    陶然点头,泪水啪塔啪塔的掉在了地上。

    “好了。出去吧,时间不多了。”唐峥的呼吸也开始减弱,累的连眼皮都想闭上。

    “唐峥,谢谢你!”陶然突然附身,低头吻在了他的嘴唇上,那轻轻的一触,五味陈杂,蕴含着连黑长直都说不清楚的感情。

    “呵呵。少女的嘴唇。果然美味呀!”唐峥调侃了一句,结果又继续咳血,黑长直要帮他擦血渍,被他推开了,“你很坚强,所以活下去,如果可能,带着送宋心活下去。”

    陶然点头。背起宋心,走出了卧室,按照他的吩咐,堵上了房门,在门缝中看过唐峥最后一眼后,黑长直蹲在走廊中,抱着脑袋。失声痛哭。…,

    夜色迷离,璀璨的星空,仿若一块澄清的湖泊,倒影着世间温暖的絮语!

    唐峥想到了家中的父母,第一次哭了出来,他想擦掉泪水,可是手臂很沉,几乎抬不起来,接着李欣兰、秦嫣、林卫国、战锤队一行的身影也闪进了脑海中。

    “我托大了,陆梵知道我的死讯,应该会哭吧。”唐峥苦笑,突然觉得很无力,面对木马,无畏者又如何,还不是像蝼蚁一般任由玩弄。

    眩晕袭来,唐峥闭上眼睛,靠在了大床上。

    “大笨蛋,你怎么可以认输,我还想快些长大,嫁给你做妻子呢!”陆梵的小手插着腰,将一瓶牛奶灌进了肚子里,随后嘟着嘴巴,朝着唐峥咆哮。

    “老弟,你可不是这么容易认命的人!”林卫国拍了拍唐峥的肩膀,为他打气。

    秦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唐峥。

    李欣兰趴在唐峥腿上,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白果蹲在旁边,紧紧地握着唐峥的右手,抿着嘴唇,祈祷他可以挺过来。

    “唐峥,我没有任何能力,都挺了过来,难道你还不如我?”庞美琴揪着唐峥的衣领,一口吻在了他的嘴巴上,狠狠的咬了下去。

    ……

    “啊!”唐峥惊醒了过来,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像是刚从海水里捞出来似的,“咳咳,还没死呢,都开始过走马灯了。”

    屋子里很冷清,但是走廊中隐隐传来的哭泣声,让唐峥的心暖暖的,他知道那是黑长直。

    “是呀,我怎么可以放弃,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应该试一试。”唐峥忍着脑袋的剧痛,思考着自救的办法,“赢商舞,你如果看到我现在的狼狈样子,肯定会笑死吧!”

    唐峥不可遏止的想起了那个曾经见过的第一位、也是仅有的一位活着离开了木马房间的女人,想起了在上杉琉奈客厅中,他们之间的谈话,对,自动贩售机,她说过,木马中有很多未发觉的秘密和规则,找到了,会有额外的奖励!

    “呵呵,我这副身体,是不行了。”唐峥很郁闷,如果早点想到这点,说不定可以买到治疗丧尸病毒的药剂,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不对,还有个死马当活马医的机会。”

    唐峥的目光投向了背囊,用尽最后的力气,把从艾达身上缴获来的两个小型冷藏罐取了出来。

    看着两个罐装啤酒似的白色金属筒,唐峥惨笑了一下,虽然艾达说过这玩意是强化治疗药剂,注射后,可以提升战斗力、修复损伤的身体,但是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不过现在没得选择了。

    罐壁上的液晶屏幕显示着-20℃,不停地闪烁,证明冷藏管保存完好,唐峥不认识旁边那些数据,不过已经没必要了,他按下了标注着OPEN的按钮。

    滋,某种冷冻液接触常温空气后,立刻气化,随着大量的白色冷冻气溢出,一个金属支架升了上来,一支半透明的金属试管注射器固定在上面,里面充满了蓝色的药剂,像海洋一般湛蓝。

    咕嘟嘟,药剂的活性很高,一些小气泡不停地从底部涌上来,就像海底正待喷发的火山。

    唐峥知道不能等了,趁着还有一些体力,他取下了试管,这本来就是一个注射器,管壁上标注着容积,方便取用。

    没穿上衣,正好方便注射,唐峥犹豫了一下,选择了静脉注射,比起肌肉注射,生效要快。…,

    唐峥带着消毒用的酒精棉球,只可惜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拿了,躺在地上,尽可能的接近试管,随后右手握住试管,将针头扎向了静脉,因为力气减少,手臂颤抖,第一次失败了。

    苦笑了一下,唐峥咬着牙,试了几次,终于成功,随着拇指按动推杆,蓝色的药剂进入了静脉。

    一股冰凉的液态触感立刻袭来,唐峥知道只需二十秒,这些药剂就会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咚,咚,原本衰减的心脏立刻开始急速跳动,像一面战鼓,看着足有三十毫升的药剂,唐峥也不知道用多少,一狠心,干脆全部注射进了身体。

    “似乎有些用?”唐峥感觉到肢体恢复了知觉,也有了一些力量,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他挣扎着,爬上了床,可是下一刻,脸色大变,他的全身皮肤在不断的崩裂,像被风刃割过,不停地渗出鲜血,而且心脏越跳越快,已经达到了每分钟三百下,并且还在高速增加,这样下去,他还是会死掉。

    全身传来剧痛,唐峥知道陶然就在门外,不想让她担心,于是死死地咬住了枕头,额头的汗水滴下,混合着鲜血,很快便湿透了它。

    整个床单都被唐峥的鲜血浸湿了,他仿佛被丢进了岩浆中,整个人都在燃烧,足足持续了五分钟的非人折磨后,心脏承受了最剧烈的一次跳动,随即停止了跳动……

    陶然擦掉了眼泪,忍不住推开堵门的家具,从门缝中偷看唐峥,然后就看到了浑身染满鲜血趴在床上的他,歪着脑袋,双眼失去了焦距。

    “唐峥!”陶然痛苦的跪倒了地上,他还是死了。

    “不,他不会死的。”因为唐峥的力量减弱,所以手刀没让宋心一直睡到明早,她醒了过来,踉跄走出房间,便看到了陶然在哭,泪水一下子淹没了脸颊,她推开了陶然,要冲进房间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