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长直女孩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第一章黑长直女孩

    和众人打完招呼,唐峥开始传送,三秒后,出现在城市的郊外,蓝色木马显然还在嫉恨战锤队一行,便把他们统统丢进了交通不便的地方,制造一些小麻烦。

    唐峥掏出手机,打开,扫了眼时间,正月刚过,气温还未转暖,依旧是万物衰败的景象,不过他却是难得露出了微笑。

    “活着,真好!”随意地感慨了一句,唐峥将双手揣进口袋里,辨认了下方向,回家。

    月朗星稀,凉风干燥,深吸一口气,肺部便可以感觉到一股冰霜的味道,唐峥往不远处的公路上走着,可是片刻后,就皱起了眉头,一些微弱琐碎的声音随着夜风传进了耳朵。

    已经取出战术手电的唐峥停下了打开的举动,伏低身子,观察四周,然后发现了停在六十米外的那辆轿车。

    “抢劫?杀人弃车?”唐峥皱眉,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不敢耽搁,他弯着腰,犹若一匹黑夜下的猎豹,动作敏捷而轻巧,在郊外的土地上,迅速的接近目标。

    “希望还来得及。”全力爆发下,唐峥的冲刺速度很快,转瞬就出现在汽车十米内,然后一声刻意压抑的女声飘了出来,很微弱,原本安静的汽车也突然抖动了起来。

    唐峥以为是人质在歹徒的胁迫下挣扎,于是再次爆发,一个纵跃,扑到了汽车门前,双拳齐出,重重地轰在了玻璃上。

    哗啦,玻璃碎片四散,接着就是钢铁扭动的咯吱声,然后整扇车门在唐峥的蛮力爆发下,硬生生地被扯了下来,整个车体都被惯性带的晃动了起来。

    唐峥手臂一伸,正要丢掉车门,掐住那个歹徒,然后愣住了,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到了车内的景象。

    一个三十多岁烫着卷发的女人躺在后排座位上,正满脸春情的呻吟,上衣被推到了脖子处,露着胸部,下半身则是光溜溜的一片,一个男人跪在旁边,将她的两条腿扛在了肩膀上,卖力的耸动着身体,在女人身上耕耘。

    “卧槽,这叫什么事?”唐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原来是一对野鸳鸯在大晚上的郊外玩车震,而且还是熟人,那对经常碰到的的哥和妓女。

    “你……”的哥刚刚说服了情人,正掏枪上马,没想到车体就猛的一震,玻璃碎掉,然后是一股让人汗毛直竖的凉气窜了进来,他扭头要开骂,便看到了单手提着车门,站在外面的那个彪悍的身影,当即把抱怨都硬生生的咽回了喉咙。

    “遭了,硬茬子,那车门几十斤不说,谁能用手拆下来呀?”的哥换上了笑脸,心里却是大骂,今天晚上搞不好要破财了,至于身下的女人会不会被劫色,他根本顾不上在乎。

    “啊,抢劫!”妓女经过了最初的惊愕后,总算是叫了出来,不过转瞬就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荒郊意外的,喊在大声也没用,而且她刚才可是隐约看到了唐峥徒手拆车门的暴力一幕,吓的浑身都颤抖了,然后失禁,液体流下了车座。

    砰,唐峥将车门扣在了汽车上,满脸晦气地离开。

    “呀,我的车!”看到唐峥走开,的哥立刻起身,连裤子都顾不上提,查看汽车的损坏程度,这可是他吃饭的家伙。

    “你都不知道关心关心老娘。”妓女怒了,一脚踹在了的哥的小肚子上,不过她还是为的哥着想的,“你个胆小鬼,去让他赔钱呀,光看能修好汽车呀。”…,

    “我有几条命够丢?惹火了人家,再抢一票怎么办?”的哥看着唐峥的背影,不敢去。

    “好呀,你个骗子,你不是说身上没钱吗?原来是不舍得带老娘去旅馆,就来郊外挨冻。”妓女怒了,扑到的哥身边就是一顿猛踹,然后被石头扎到脚了,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妓女惨呼,的哥却是没管她,正为损坏的汽车发愁了,然后看着被扯裂的车门,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也是人可以办到的?

    啪塔,一摞百元大钞掉在了汽车附近,直接吸引了妓女的视线。

    “我的。”妓女扑过去,把它们抱在了怀里,大致估算了一下,应该有十万块,买辆新车都够了。

    “喂,你没觉得这个背影很眼熟吗?”的哥看着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的唐峥,有些疑惑。

    “老娘比你眼尖,是咱们碰上好几次的那个青年。”妓女抱着百元大钞,就往手提袋里塞,“你修车用不了那么多,其余的算我的精神损失费。”

    “二百快够修个屁呀,你赶紧给我掏出来。”这一对活宝又开始争吵,然后冷战几天后,又会腻在一起。

    在没人的地方,唐峥取出了一辆汽车,开进了市区,接着发现无处可出了,虽然买了新房,但是陈虹死了,去那里总会让他勾起不好的回忆,至于安秀茹,不想再产生交集,装作失踪,估计过一段时间就会淡忘了。

    “算了,找个旅馆凑合一宿吧。”将手机放进口袋,找到宾馆后,唐峥将车开进了一处黑暗的小巷,将它收进了空间腕表,然后徒步走向宾馆。

    缴纳金钱,出示身份证,花费了五分钟,唐峥在前台搞定了一切,然后跟着服务员乘坐电梯,去往八楼。

    在电梯间,服务员偷偷地瞄了唐峥一眼,然后不由自主地远离了一步,没办法,他的运动服虽然完好,但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再加上板着一张脸,很让人胆寒,这位二十岁的女孩害怕了。

    “人头?”唐峥看到服务员的手指一直按在开门键上,有些好笑,便突然皱眉,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视线越过女孩的肩膀,落在了她身后,并且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一身蓝色制服的女孩被唐峥的行为吓到了,打了个哆嗦,情不自禁地退后一步,这才回头看去。

    “什么都没有呀?”澄亮的电梯壁上只有淡淡的人影,女服务员松了一口气,然后转头,便看到唐峥一本正经的站在原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不由的嘟了一下嘴巴。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呀。”唐峥长吁了一口气,想到橙橙和陈虹,伤感了起来。

    “806房间,房卡拿好,需要早餐,可以给前台打电话。”女服务员打开房门,例行公事的介绍,似乎为了报复刚才的恶作剧,她又补充了一句,“这一层还没房客。”

    “放心,我不怕鬼的,对了,有午夜凶铃和咒怨之类的碟片吗?我想打发时间。”唐峥无所谓的说着,却是把女服务员吓的浑身寒毛直竖,不敢在待下去,丢下房卡就快步离开。

    “不可理喻的疯子。”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了哒哒声,在寂静的走廊中,确实有几分恐慌感,女服务员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甚至最后都是用一溜小跑冲向了电梯,手指不停地键位上按着。…,

    “呵呵,洗澡!”玩了一个恶作剧,心情好了不少,唐峥脱光衣服,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扑进被子中,享受他的美梦。

    在木马游戏中,睡觉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所以在现实中,征服者不约而同的全都是一觉睡到第二日下午,直至黄昏。

    唐峥正梦到自己摁着木马一顿胖揍,便被空灵的铃声吵醒了。

    “叔叔,你这个大懒虫,居然还在睡!”陆梵清脆的嗓音通过听筒传了过来,忍不住向他报喜,“我明天要带爸爸去见妈妈,不能陪你了。”

    “恩,玩好。”看来梵梵父母的关系在缓和,唐峥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小孩子,还是应该享受家庭的温暖,而不是抱着一只怪大叔撒娇。

    “肚子饿了,去哪吃呢?”难得享受一次,唐峥可不想吃外卖,于是穿上一套新的运动服出门。

    在大厅时,几个服务员在唐峥出去后,指指点点,嘀咕着什么,当然不是因为他的英俊,而是居然睡了一整天。

    晚上八点,唐峥解决掉了晚餐问题,然后漫无目的的闲逛,期间给每个人都打了电话,沈青霜和左一的问题解决了,正跟着秦嫣训练,不用他操心。

    庞美琴委婉地表示要来找他,被拒绝,静香则是因为丢了工作,被她母亲训斥一番,然后又被安排去相亲。

    “我不是心理医生,你找我倾诉也没用。”听着静香的抱怨和哭声,唐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总之别说漏嘴,不然会被抹杀的。”

    “恩,你明天有没有空?要不来我家吃饭吧?”静香突然大着胆子说了一句,不过最后几个字声音又小了下去,而且整张脸都羞红了。

    “以后吧。”唐峥拒绝。

    “这是谁呀,居然挂我家香香的电话?真没眼色。”静香母亲看到女儿满脸失落的表情,不由的奇道,“你居然给男人打电话?真少见,你们怎么认识的?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妈,你别问了,我回房间了。”静香丢下遥控器,跑进了卧室,一下子扑到床上后,伸手把摆在扣在床头的相框翻了起来,里面是唐峥靠着墙壁小憩时的照片。

    晚上清冷,路人都在匆匆的返家,唐峥感觉自己仿若孤魂野鬼,有无尽的凄凉,期间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听着她叮嘱自己好好的学习,别不舍得花钱,照顾好自己,唐峥有想哭的冲动。

    远在家乡的父母不知道,唐峥已经离开了校园,正在用生命玩一场你死我活的杀戮游戏。

    路过一家小型超市时,唐峥被店门中隐隐传出的吉他声吸引了,是加州旅馆,他不由得走了进去。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的坐在收银台边,正低着头翻看一本泛黄的书籍,黑色长发犹如瀑布,从鬓角倾泻而下,浓重的就像一抹夜色,宁静而深醉。

    她的身姿很美,恬静的仿若遍布田野的蒲油菜花,又似乎定格在了夜的幕布下,成为了一副山水画。

    旁边摆着音箱,悠扬的曲调正在缓缓流淌,女孩抬头看了唐峥一眼,便低下头,翻页,继续她的故事。

    纸张轻响,似乎溢出了墨香!

    当女孩抬头时,即便是以唐峥的定力,也不免心神一震,女孩有着姣好的面容,红唇樱桃,黛眉如月,可是她的一只左眼却昏暗无光,是瞎的。

    唐峥默默地走进了超市,不知为什么,他突然不想离开了,女孩看的是《少年维特之烦恼》,很古老的一本书。…,

    加州旅馆重复播放,唐峥也就靠着货架,听了整整十七遍,女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后,也就任由他呆在原地,并没有做出赶人的举动。

    “我真是无聊到家了。”时针指向了十点,唐峥吁了一口气,胡乱的挑了一些货物,走向了收银台。

    “你好,总共128块!”女孩熟练的进行着一成不变的工作,呼吸平稳,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唐峥刚掏出钱,递给女孩,八个染着彩色头发的青年就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

    “今天的钱呢,给我!”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从最后边挤了过来,满脸的不耐烦,在桌子上拍着。

    唐峥皱眉。

    “喂,你站在做什么,买完东西就赶紧滚蛋。”一个青年吐了个烟圈,斜瞅了唐峥一眼,就挥苍蝇似的摇了摇手臂。

    “先生,给你的找零。”女孩大概是不想给唐峥找麻烦,直接退还了他一百块,让他赶紧离开。

    因为这个行为,唐峥对她好感大升,这是个善良的女孩。

    “不对吧,这些东西怎么也得一百多吧。”男孩经常在超市厮混,显然对货物的价格门清,伸手就去抢唐峥手中的钱,还不停对女孩骂骂咧咧,“我就说店里的钱怎么变少了,原来都是因为你这个丑八怪,连算学都不会?幸好没让你去上大学,不然也是白白地浪费钱!”

    大男孩骂骂咧咧,刺激着女孩,揭开了她心中最疼的伤疤,不只是眼睛,还有后妈想法设法不让她去上学。

    唐峥不想手上沾血,便转身去货架拿了一罐啤酒。

    “喂,小陶,你姐姐虽然瞎了眼,不过这身段真是不错呀,尤其是这对奶~子,好大,嘿嘿,要不要让哥做你的便宜姐夫呀?”为首的吸引青年目光贪婪地在女孩身上游走,骚扰她。

    “伟哥,瞧你说的,我姐姐哪能入你的眼睛,那个丽红,就是前天和你在一起那个,多好呀。”男孩恭维着青年,满脸堆笑,看到同父异母的姐姐没有拿钱,骂了一句,趴在收银台上,把钱抓了出来。

    女孩阻拦了一下,可惜徒劳,被男孩一把推倒了。

    “吆,原来你看上了丽红,怎么样?胸很大吧,想不想揉一揉?”青年瞟了男孩一眼,笑道,“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哦?”

    “可是,那不是你的女朋友吗?”男孩有点目瞪口呆。

    “早分了,你要喜欢她,我可以给你约她出来,不过你姐姐要陪我一天哦。”青年恬不知耻的提出了要求。

    “顺便也陪我们一次吧。”其他人也开始起哄,女孩气的浑身发抖,尤其是听到弟弟答应后,整个脸颊都褪尽了血色。

    “你个丑八怪,要是拒绝的话,我就告诉妈妈,说你偷店里的钱。”男孩咆哮着,怕这个丑女给他丢了面子。

    虽然通过对话,可以猜到他们的关系,但是听他们说出来,唐峥还是叹了一口气,女孩果然活的不易呀。

    青年看着女孩的窈窕的身段,忍不住了,瞅了一眼大街,看到没人后,就有点蠢蠢欲动。

    “喂,说你呢,还不快滚。”叫伟哥的青年的推开了男孩,走进收银台,女孩退后一步,将手背到了身后,攥住了放在那里的一根木质棒球棍。

    一个女孩大晚上守着超市,总的有个东西防身,就算没用,也求个心理上的安心。

    唐峥懒得和这家伙废话,直接摆臂,将啤酒罐砸在了他的额头上,鲜血顿时流了一脸。

    伟哥一下子就懵了,跟着就觉得头皮一疼,头发被抓住了,接着收银台就在视野中迅速的扩大。

    “不要!”伟哥的爱琴就还没挤出喉咙,就被唐峥放翻,像死蛇一样,出溜到了地上。

    收银台上是一团溅开的红色血液。

    “揍他,赔医药费。”这可是难得的讹诈医药费的机会,混混们可不想放弃,一窝蜂地涌了上来,他们觉得七打一,必胜。

    “你快跑。”女孩很善良,把球棒砸向了跑在最前面的混混青年,给唐峥争取时间。

    唐峥长臂一伸,就抓住了棒球棍,跟着就抽在了青年的嘴巴上,顿时六颗大黄牙飞了出来,青年也惨叫着爬向地面。

    唐峥一记鞭腿踹向左侧,把青年踢开,接着棒球棍就抡出了一团影子,轰在了几个混混的的肚子上。

    鲜血飞溅,惨叫此起彼伏,在加州旅馆的映衬下,异常刺耳。

    一个路过的中年男人进来买东西,刚推开门,就看到躺了一地的混混,直接被吓跑了。

    “卧槽,木马世界待的久了,差点收不住手。”唐峥爆了句粗口,他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这些家伙下辈子就等着坐轮椅过吧。

    *J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