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坚强的校花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梅爵野蹲在三十二中学校对面的一条街巷中,像一条蛰伏的毒蛇……紧紧地盯着大门,等待放学时间的到来。

    考虑到种子能力最多使用十分钟,梅爵野抢了一辆出租车,司机被打晕后塞进了后备箱中。

    放学铃声响起,片刻后,学生们便犹若潮水一般涌了出来,寒冷的天气让他们都裹紧了衣服,匆忙的返家。

    “已经四天了,别再出意外了。”梅爵野嘀咕着,神情有些抑郁,校花总是和两三个同学结伴回家,根本没给他绑架的机会,如果贸然使用种子能力,带走校花,只会被同学察觉到。

    梅爵野决定今天在失败的话,就不枪车了,为了不引起警龘察的注意,他还要把出租车丢在偏僻的三环地段,顺便在里面放上几千元大钞,为了这笔外快,司机基本上都会捏着鼻子认下,不会随便报警。

    校花出现在门口,虽然穿着羽绒服,但是并没有丝毫的臃肿感,身材依旧高挑,冻的红红的脸颊上沾满了青春靓丽的气息。

    “好机会。”看到校花独自一人,梅爵野精神一振,钻进出租车,如果跟在后面,估计会被看出,所以他足足开出了五百米,等在校花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顾雪琪默诵着单词,每隔一分钟,就会拿出便签本,扫上一眼上面写满的知识点,只有半年就要高考,必须抓紧每一秒时间努力。

    前面二十几米停着一辆出租车,顾雪琪顺势念出了一串号玛,等走到车后时,看着丝毫不差的车牌,开心地笑了起来。

    “刚才见过的。”顾雪琪的记忆力很好,刚才出校门的时候她看到过这辆出租车开走,扫了一眼,便记下了车牌号码,其实并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顾雪琪正要继续用功,突然觉得脑袋像针扎似的一痛,接着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站在原地。

    “这是怎么了?”冷汗一下子就渗出了额头,随即顾雪琪就发现自己像提线的木偶一般,走向了打开门的出租车。

    顾雪琪看到了梅爵野,她想呼救,想询问,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好,我是你的爱慕者。”面对着曾经暗恋过的女神,梅爵野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迫切的想拥有她了,将车驶出三条街道,离开作案现场后,梅爵野取出黑色胶带,粘在了她的嘴巳上,接着将她的双手翻拧,绑了起来。

    “别担心,不会伤害你的。”梅爵野安慰着顾雪琪,在晚餐时间前,赶回了租的小屋。

    解开顾雪琪身上的胶带,梅爵野重新释放能力,把她带回了房间,随后处理完出租车,才觉得念头通达。

    梅爵野去厨房提出了烧好的开水,随后拿出两桶泡面,仔细地泡着,神态很悠闲,完全没有一个绑架犯该有的慌张。

    顾雪琪知道自已遇到大龘麻烦了,自己家里很穷没钱,那只能是劫色了,而且眼前男学生的身份,她也想起来了,半个多月前,学校可是因为他们的打架事件,开展了一场整风活动的。

    “你是不是太冷静了?”梅爵野泡好面,看了眼时间,又确定窗帘也拉好了,才坐了下去,“哦,我忘记你不能说话了。”

    顾雪琪确实很冷静,嘴已被胶带粘着,双手双脚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她试过了,很紧,没有任何松开的希望。

    “你很优秀,比传闻中的还要优秀。”梅爵野看着澡亮的顾雪琪,赞叹不已。

    “只有交谈,我才有机会说服他,所以必须尽快开口,而且还要保持气氛融洽。”顾雪琪怎么可能不紧张,心脏都要跳出喉咙了,不过她在强迫自已冷静下去,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成功求生,“还要弄明白他是怎么控制我的身体的,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超能力?”

    “看样子你是不会乱减了,很好。”梅爵野走到顾雪琪身边,撤掉了她嘴上的胶带。

    梅爵野没有威胁校花,不准她乱喊,但正是这样,反而让顾雪琪更加担心,这说明对方一旦爆发,肯定会是雷霆一击般的惩罚。…,

    “遭了,我其实应该装作很害怕的样子,降低他的警惕心。”感受着胶带扯走时,嘴巳上传来的那股撕裂般的疼痛,顾雪琪皱起了眉头,很后悔。

    “没想到你这么坚强,看来我喜欢你,还是很有眼光的。“梅爵野端了一桶泡面过来,用叉子搅拌后,挑起了几根,送到顾雪琪面前,“要吃吗?”

    顾雪琪张嘴,吞下了方便面。

    看着那两片柔嫩的红唇,梅爵野微微失神,和爱恋了两年多的女神待在一起,他一直认为都是奢望,没想到今天却实现了。“我觉得自只在做梦。”梅爵野将手伸向了顾雪琪的脸颊。可是在校花扭头躲开的一刹那,他整个身体都是一僵,随即狰狞的笑容挂在了脸上,狠狠地挥手抽向了她。

    啪,顾雪琪的脸颊上立刻浮现起一个五指印,嘴角都被抽肿了,不过还没完,梅爵野反手一挥,接连打了七八下,才停手。

    顾雪琪咬着嘴唇,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你觉得如诃?还要反抗吗?”梅爵野蹲下,正要吃面,顾雪琪一口唾沫吐进了泡面中。

    “很好。”梅爵野顺势搅拌了两下,接着叉起一坨,塞进了嘴巴中。

    “变态,让我死。”顾雪琪的声音清丽,像一只骄傲的天鹅,校花原本准备虚与委蛇,可是事到临头,她发现骄傲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向这个变态求饶,不然她一辈子都会难受。

    梅爵野手一僵,愕然地看向了校花,发现她眼神中充满决绝,不是开玩笑后,突然释然了,大笑了出来。

    “果然,我早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男人配得上你。”梅爵野称赞着,并没有再碰顾雪琪,“死了,也好。”

    “你有精神病?”顾雪琪皱眉,他好像精神不正常。

    “你不应该被人亵渎、玩弄,一想到你以后会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娇喘呻吟,被这个污浊的社会侵染,妥协,不再纯洁如雪莲,就仿佛一副绝世画作被玷污,我就觉得愤怒,懊恼,所以,你还是死吧。”梅爵野坐回到了椅子上,完全无视了顾雪琪的问题,“在最纯洁的时刻死去!”

    “原来你是个被现实压垮的可怜虫。”顾雪琪笑了,聪慧的她,终于发现了梅爵野的弱点,“连逃避的地方都没有了,所以准备最后疯狂一把,然后死去?”

    砰,梅爵野把泡面砸在了地上,汁水飞溅中,双眼通红的盯着顾雪琪。

    “没有什么可以打到我,哪怕死亡也不行,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坚强的走下去,哪怕现在倒下、死亡,我也无怨无悔,因为尽了最大的努力丢充实我的人生,我每一个脚印,都是值得回味的记忆。”顾雪琪很骄傲,微微地抬着精致的下巳,像一根坚强的松竹,脸上的还红指印,配上黑色长发,白暂的皮肤,是那么的耀眼。

    “哈哈,你的精神貌似也不正常,对了,你是单亲家庭,只有一个妈妈,有这种想法也不算奇怪。”梅爵尊突然皱起了眉头,“我让你们一起上路,应该不会孤单了吧?”

    “不准伤害我妈妈?”听到梅爵野的洞侃,顾雪琪就像一只愤怒的雌豹,第一次开始挣扎,怒吼,爱她的妈妈,是校花心中唯一的天堂,不允许冒犯。

    “原来如此,放心吧,我就算宰了自已的老爹,也不会伤害她的。”梅爵野突然很失落,他听说顾雪琪母女的事情,校花不是她亲生,而是在一个下着冬雪的早晨,在一间公厕前,被当清洁工的顾妈妈找到的。

    虽然身为校花,但是顾雪琪从来没有自觉和自傲,就像一个普通女孩一样刻苦的学习,在她心中,一直想的就是考上好大学,然后毕业后找到一份好动作,好好地侍奉妈妈。

    见到别的学生们早恋,顾雪琪偶尔也会想一下她的未来老公会是如何,然后得到了一个答案,可以不富裕,可以不英俊,但是要温柔,善良,待妈妈和自已要好。

    “好了,协议达成。”梅爵野拔出了一柄军刀,正要递给顾雪琪,就听到隔壁陡然传来了巨大的摇滚音乐声,震的玻璃都嗡嗡直响。

    “稍等一会。”梅爵野的好心情顿时被打散了,脸色不快的走了出去,敲响了邻居的防盗门。

    “干什么?”一个青年打开了条门缝,更加吵杂的声浪冲了出来,几乎撕裂梅爵野的耳膜。

    “声音太大了。”梅爵野语气冷淡,透过门缝,他看到了一屋子的男女在宣泄玩耍,在客厅中疯狂的扭动身体。

    “知道了。”青年敷衍了一句,就不再搭理他,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梅爵野返回房间,可是足足五分钟,声音都没有丝毫减弱下来的趋势。

    楼上楼上的人也被吵得受不了了,过来斥责隔壁,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谩骂,不过一帮青年的嗓音够大,人够多,把他们赶走了,而且片刻后,音箱开的更大,整个楼层都被摇滚音乐塞满了。

    梅爵野长吁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取出了一支伯莱塔M9手枪,咔嚓一声,拉动套筒上膛。

    (未完待续)本文字由

    提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