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理发店冲突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上午九点多,睡了个懒觉的学生们爬起床,去校外不远处的摊点吃早餐,没课的顺便去网吧玩,唐峥有些感慨,几个月前,他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买了两个鸡蛋灌饼,三下五除二的填饱肚子,便找了间理发店走了进去。

    大概是星期日的缘故,生意很兴隆,四个理发师都在忙,旁边的椅子上还等着六位女孩,以唐峥现在的经验,从服饰和谈话也差不多能看出她们是大一大二的学生了。

    坐到另一边,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百无聊赖的看着,不到五分钟,陆梵就打来了电话。

    “叔叔,澹台到底是不是特工?我找了个黑客,查到了梅爵野家的地址,要不然让他把那小子干掉?他们应该有很多不被人查到的杀人手段吧?毕竟进了游戏在杀,夜长梦多,还容易出现变故。”陆梵不喜欢梅爵野,总觉得他是个定时炸弹。

    “你也变笨了?澹台那么谨慎的人,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暴露木马房间的情报,再说梅爵野那种小人物,就算再活两轮也翻不起花样来。”唐峥压低了声音,提醒小陆梵,“你们要把现实和游戏分清楚,是不是杀戮太多,已经开始漠视生命了?”

    “小人物也会变成毒瘤的,我总觉得那小子疯狂起来会是个麻烦人物,至少做事莽撞不过脑子的楚百川对上他绝对要吃亏。”陆梵嘟着嘴辩解,“我也是为团队安全着想,要是你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你会不做准备吗?”

    “楚百川要是知道你给他这么低的评价,肯定会郁闷死,恩,换做我的话,肯定会在身上帮满炸弹,谁动我就一起同归于尽,他肯定会想到这些简单的办法,就看执行力如何了。”为一个小人物劳心劳力,真是不值得,唐峥再次劝告陆梵,“告诉别人,不用费心,只要咱们不给他帮助,他肯定撑不过去的,单是求生就耗尽他的精力了,除非那小子傻到要报复社会,放弃求生,非要搞死所有人不可。”

    “我还是觉得不放心,澹台不会出手,那白果总可以吧?隐身可是逆天技能,宰个把人查都查不到。”陆梵闲的无聊,身上又揣着上百亿的资本,除了玩,也没得可做,“叔叔,话说我的爱丽丝围裙中还有三百多辆从埃及弄回来的高级跑车没处理掉呢,送了爸爸一辆,就被他问东问西,讨厌死了。”

    “过平静的日常生活,不许做额外的事情。”唐峥扫了那些女生一眼,除了有个大眼睛的会偶尔偷瞟他一眼外,其他人都在讨论理什么发型和某某老师的课很无聊。

    “这些都是走私车,处理起来还挺麻烦,要是被我爸的对头知道了,搞不好会用这个打击他,因为根本连生产工厂都找不到,于是只能放着发霉了,好郁闷呀,要不我晚上干脆去五盘山和那些赛车狂们比赛算了,摔一辆是一辆。”陆梵的声音兴奋了起来,立刻开始喊保姆帮她去处理这些事。

    “还是钻石和黄金容易处理。”唐峥觉得木马房间唯一的优点,就是活着出来后,最起码不用为生活发愁了,哪怕是个乞丐,也能成为百万富翁。

    陆梵的话题不断在变,一会儿又转到了蛋糕上,说妈妈送了她一个特别定做的大蛋糕,上面放了一千颗草莓。

    唐峥默默地听着,不过片刻后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一个女孩付账的时候,和理发师吵了起来。

    “你刚才不是说三十吗?怎么成三百了?你们明摆是讹人!”女生很气愤,脸都涨红了。

    “我给你用的是最好的染发剂,三百根本不贵,还没收你的剪发钱呢。”女理发师的声音也不低,显然长干这种事,不屑地瞥了她一眼,看向了在座的六位女生,“下一位。”

    因为这番争执,六个女生开始犹豫,想换一家店,那个轮到她剪发的女生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快点,坐这儿来,我手艺很好的。”女理发师当然不会让送上门的生意跑掉,微笑着拉住她的手,把她摁倒了理发椅上。

    “你们骗人,而且我刚才也说不染的,是你硬说染发剂已经调好了,我没办法,才染的。”女孩很气愤,还在争辩,她的同伴在旁边,帮她声援。

    “染个发三十?可能这么便宜吗?你没带脑子呀?”女理发师看到她不依不饶,也火了,大声地朝二楼喊了起来,“老板,有人染发不给钱。”

    “我不理了。”坐在理发椅上的女孩怯怯地说了一声,就要站起来,结果硬是被女理发师按住了肩膀,“别动,要理坏了。”

    说着不管女孩愿不愿意,用最快的速度,一剪子减掉了她一簇头发。

    “瞧瞧,这就是你乱动的结果,我给你处理下,不然没办法见人了。”女理发师一副我为你着想的表情,趁着女生犹豫的时间,赶紧剪了几刀,这样她想走也走不了了。

    这女孩是个大一的,经历的事情还太少,这种犹豫,正好被对方给利用了。

    “你还不掏钱走人,都影响我们的正常营业了。”女理发师要赶走那个染发的女学生,嘴里开始不干不净地鄙视她,“没钱染什么发?活该长烂头发。”

    “你……”女生气得哭了出来,她本来没打算染发,是眼前的女理发师说你的发质不好,需要保养一下,不然坏的会更快,而且染发也不贵,才三十,她还在犹豫,结果理发师已经开始调染发剂,女生说算了,理发师就说我染发剂都调好了,你也得付钱的,女生心中就腻歪了,不过为了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再加上三十还在承受范围之内,就同意染发,可谁知道最后要付三百,这都抵得上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她就是在奢侈,也不能这么花家里的钱。

    女理发师得意地看着哭泣的女学生,心中冷笑,宰的就是你这样懦弱的可怜虫,三百?那种廉价的染发剂三块钱就可以买五瓶,我会告诉你吗?

    “哭什么哭?店里还怎么做生意?赶快交钱滚蛋。”从二楼下来的是一个发福的中年人,挺着一个大肚腩,黑着一张脸训斥这些女生。

    其他等待理发的女孩见状,都害怕了,站起身纷纷往外走,结果那个学徒理发师反应很快,抄起墩布就走到了门口,装作打扫地面的模样,就是堵着不让开。

    “你们坑人!”见到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女生更害怕了,争辩的气势立刻弱了下去。

    “谁坑你了?证据呢?”中年男人吼了两句,怒道,“你的赔偿我的损失,没看到她们要离开,全都是因为你,你要不把她们拦下来,再加二百块,你出定了。”

    这老板很有一套,一句话就分化了这些女学生作为顾客可能同仇敌忾对付他的形势。

    女生一听又要赔钱,泪水啪啪的往下掉。

    “你让开,我们不理了。”女生们对着门口的学徒理发师喊了一声,可是人家压根没理会,依旧自顾自的打扫,还让她们让一让,已经在店里干了两个月,要是连留客这种伎俩都学不会,早被赶走了。

    有人带头,女生们的胆子大了不小,叽叽喳喳的嚷了起来。

    “不理了?可以,一个人出五块钱误工费。”中年男人冷哼一声,戏谑地打量着她们,尤其是胸部,可惜是冬天,穿的太厚,没什么吸引力。

    “凭什么?理发师都在工作呀,哪里误工了?”女生愕然,现在她们要还看不出这是一家黑店,那可真是瞎眼了。

    “你们要是不进来,那肯定有其他人进来,等着理发,现在你们要走,我是不是亏了?”中年男一嘴的歪理,把女学生都说楞了。

    “不对吧,应该是你们耽误了我们的时间,该给我们钱才对。”女生中总算还有个赶回嘴的,而且能想明白这个问题。,

    “屁话,快交钱,不然我到学校去找你们导员,说你们理发不给钱。”中年男人开始威胁人,一提导员,果然,女生们的脸色有些变化,开始退却,不过有两个还在挣扎。

    “李辅导员是个好人,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某个女学生指责中年男。

    “哦,李辅导员是吗?是李恒生还是李环?哼,经贸院的吧,不和他说也没什么,不出钱赔偿也没什么,要是学生中流传你们几个在做不合法皮肉生意的事,可别想不开自杀呀。”中年男人的鬼伎俩太多了,收拾几个刚进大学的女学生还不是小菜一碟。

    其中两个女学生的脸色立刻变了,她们反应最快,知道这是威胁,自己今天不出钱是不可能了,不过她们还有一些期待。

    “别怕,她不知道咱们的名字。”某个大二的女生还算镇定,喊了一句。

    “傻瓜,人家能套出你的辅导员姓李,就能大概推断出你属于那个院系,在学校附近讨生活的人,可能对辅导员不熟悉吗?”唐峥叹气摇头,现在的手机功能太先进了,拍你们几张照片去传一下,简单的要死。

    果然,下一秒中年男人就掏出咔嚓咔嚓的照了几张相,让原本还心存侥幸的女学生脸若死灰,迟疑了一下后,都不甘的把手伸进钱包,掏出了五块钱。

    可是让人郁闷的是中年男根本没接。

    “我们出钱了呀,还不让我们走?”某个女学生大声的喊叫,任谁被坑了钱,被人威胁,都不会有好心情。

    “哼,刚才你们离开是五块,可现在杵在门前那么久,每人五十块。”中年男人看到几个女学生是软柿子,那还留情,直接狮子大开口,反正他们以后也不会来了,一顿就讹诈个饱。

    “你欺人太升,我要报警。”某个女生拿出翻盖手机,带着哭腔的准备拨号,结果中年男一句话就让她的手僵硬了下去。

    “快报警呀,跟着警龘察上警车,一起去做笔录,这下不是屎也是屎了,你们还解释的清楚吗?再说你确实染发了,我收二百又不过分。”中年男脸上镇定,心里却是一阵腻歪,要是报警,虽然不会出大事,但是少不了还得一番花销和折腾。

    女生们却是被吓住了,一个个楞在当场,不知所措。

    “老板,是三百。”女理发师赶紧提醒了一句。

    “快交钱吧,不然又要涨价了。”中年男咳嗽了两声,掩饰了过去,接着看着几个笨学生,冷笑不已,“天真,以为警龘察来了就没事了?”

    “咦,我只不过理一个平头,怎么会要五十?”刚理完发,正在掏钱的一个男生愣住了。

    “我们店就是这个价!”女理发师心说又是一个笨蛋,谁看到这种场面下次要是还来本店,那就真的是蠢货了,这一次自然要全部坑完。

    “你们这是坑人,别处只要五块。”男学生本来还一副看戏的表情,这会儿遭遇轮到他,也郁闷了,“你们也把我的照片去散播的。”

    女学生们看着他,仿佛看到了救星和转机,可惜下一刻就被打击到了。

    “小子,大三的吧,我想你应该听说过这附近的老五,要不要去看看真人?”中年男像毒蛇一样盯着他冷笑。

    平头男害怕了,老五可不是个好人,经常听同学生说他的传言,于是只能自认倒霉,乖乖地交钱了事,见到那些女生失望的眼神从自己身上移开,平头男的心都碎了,他觉得自己要是男人一回,说不定就有个女孩投怀送抱了。

    “聪明,你们呢?还要不要报警?”中年男看向了其他几位女学生。

    女学生们没有回答,都在掏钱,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哼,出去了嘴巴闭的紧一点,我要是听见我这个理发店有不好的传言,你们可就要小心流言了。”中年男最后还不忘为威胁一把,接着看向了唐峥,“喂,你呢?理发还是走人?”

    几个理发师笑的很得意,这种场面她们已经见过好多次了,全都是老板完胜,没办法,老板眼光太毒辣,挑的目标都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