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追击(三更,万字)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挺着大肚子的艾一心帮不上忙,就连澹台宗崎都劝了她几句,让她回去,不过这人妻铁了心要一起行动了。

    再次确定迅猛龙坐骑背上装国王的水晶棺不会打破后,唐峥取出指南车辨认方向,至于那几根假猴子给的猴毛他已经丢掉了,谁知道上面有没有附加某些害人的妖术。

    没有人说话,都在默默地赶路,唐峥把萱草召唤了出来,只要有她在,众人的精力就会慢慢的增加,不过后果就是要忍受她的胳噪。

    穿着一身粉色紧身护士装的少女萱草抱着唐峥的胳膊,硬要听他讲故事,在哀求无果后,就开始自说自话,并且频繁的用那对贫乳挤压唐峥。

    屠金剑跟在队尾,看着萱萆被短裙包裹起来的臀部因为走动而摇摆,一股燥热就开始在心中蔓延。

    豁想要这样一个宠物!”屠金剑悄悄地吞了几口口水,视线落在了少女的双腿上,一双白色丝袜刚刚过膝,露着诱人的白哲大腿。

    啪,陆梵把一颗子弹砸到了他脑门上。

    “看什么看?”陆梵瞪了他一眼,回头盯向了萱草,“离开叔叔身边,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哼,才不要呢,哥哥身边好温暖!”萱草紧了紧唐峥的手臂,像小猫一样,用脸颊在上面蹭着,满脸都是陶醉的表情。

    “你滚开!”陆梵气急,跳下了蜘蛛,一溜小跑接着窜到了唐峥背上,八爪鱼似的抱着他,随即伸手去打萱草的胳膊,“放手!”

    “哎呀,哥,她欺负人!”萱草立刻摆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右手却是在唐峥注意不到的地方伸出食指,捅在了小萝莉的屁股上。

    “叔叔!”虽然不疼但是吃亏了呀,小萝莉嘴一撇,眼里就蓄满了晶莹的泪水,“她打梵梵!”

    “谁打你了恶人先告状。”萱草狡辩,手指又捅了一下,陆梵哇的哭了出来,结果更是被她嘲笑,“这么大了还哭,好丢脸,要不要给你找个奶瓶抱着撒娇?”

    “你~?”陆梵没办法装哭了,嘟着嘴巴瞪着萱草撸起袖子就准备使用暴力。

    “来呀以为我怕你吗?”萱草突然松开唐峥,一巴掌拍在了陆梵的屁股上,小萝莉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前一窜,嘴巴就撞在了唐峥的后脑上,接着胸脯擦了过去,直到大腿,要不是唐峥手快她就要掉下去了。

    “我要杀了你!”小萝莉还没稳住身体,就推开唐峥,临空扑向了萱草。

    萱草躲开结果没注意到脚下是陆梵用能力制造的土坑,咿呀一声摔了个灰头土脸。

    “哼,知道梵梵的厉害了吧?”陆梵跑过来,抬脚踩向她的屁股,结果萱草抓起一把黄土就掷向了她的脸颊,然后没头没脑的住前跑。

    “呸,呸,你跑不掉的,我要把你吊起来抽鞭子!”一边吐着沙子,陆梵一边迈着小腿狂追,不一会儿就跑出了七八十米远。

    “别闹了,都回来。

    ”唐峥不放心,越住前走,就越可能遭遇敌人,他必须防备印度人设下的陷阱。

    不过这话还是说晚了,萱草跑在前边,正咯咯的笑着,突然感觉脚下咔哒一声,随即轰的一声爆炸,整个人被冲击气浪掀翻了出去,掉在地上,身下是一大摊血迹。

    “萱草!”跟在后面十几米的陆梵反应超快,大量的沙子从腕表中涌出,形成一块壁垒,当下了爆炸气浪。

    几秒后,小萝莉哭了,萱草两条腿都被炸断了,露着白骨森森的骨茬。

    剧烈的爆炸火焰镇住了木马小队,所有人猛的一下站在了原地,不敢乱动。

    “都别动,这里好像是雷区。”唐峥一句话,让屠金剑和陈虹的脸色咧的一下变得惨白,下意识的弯平了腰,盯着地面,“怎么办?”

    “哥,我要先离开七天了!”萱草说完,身体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旷野上,因为死亡,七天之内没办法再次召唤。,

    唐峥怒急,要不是萱草先一步踩了地雷,己方这次可要栽个大跟头。

    “是地雷阵,有多少数量就不知道了!”澹台手持步「的水印」枪,谨慎的打量四周,没有贸然住前走。

    “你开枪射击,打那些可能是地雷的地方。”屠金剑喊了一句,想表现一下。

    “屁话,要是埋得阔刀地雷,五十米范围内的人都得被钢珠打成筛子。”澹台骂了一句,朝着吓慌两人低吼,“还不赶快退后趴下,等死呀。”

    “注意警戒,小心对方的狙击手。”唐峥蹲了下来,拉起兜帽,带上钢盔,询问澹台,“能排雷吗?”

    “咱可是专业拆弹的,不过要耗费一些时间。”澹台擦了把汗水,笑道,“我知道你有拆弹兵的防护服,拿出来吧,给我加层保险,谁知道印度阿三埋的是什么雷。”

    “不用那么麻烦,让陈虹飞起来,把咱们拽出去。”陆梵蹲在地上,擦掉了眼泪,恶根狠地道,“印度阿三这次死定了,我要给萱草报仇。”

    陈虹意识到该她的能力发威了,跃跃欲试的站起来,可刚站起身,就被澹台一句话吓的顿了回去。

    “太危险了,说不定他们会埋伏在四周!”澹台不看好这个办法,“不过为什么他们不再听菩萨的话,对咱们发起了攻击?”

    “也可能是拖延时间。”鉴于印度人信佛的人很多,唐峥准备赌一把,不然排雷的话会浪费很多时间。

    “好吧,听你的,陈虹,过来救我们!”澹台挺聪明,不用唐峥明说,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招呼陈虹。

    “我,我猾陈虹犹豫。

    “我什么我,低空飞行不会吗?”澹台骂了一句,不给她推卸的机会。

    陈虹只能硬着头皮照办,因为一旦离开团队,她无处可去。

    整整耗了二十分钟,陈虹才一个个把所有人都拉着飞出了三百米远,做完这一切,她差点虚脱不是累的,是吓的,深怕埋伏在暗处的狙击手结果掉她的小「的水印」命。

    这一次众人不敢大意了,在蜘蛛坐骑身后帮了两根粗长的原木后让它当先开路,两个小时后,抵达了一块显然是发生了剧烈战斗的区域。“你说结果如何?”澹台看着那些坑坑洼洼的土地,却没找到一丝鲜血和肉块,显然是对方怕中「的水印」国小队从里面得到情报,打扫干净了。

    “印度小队胜,可能和咱们的遭遇一样,孙猴子丢下猪八戒对付敌人自己带着唐僧先走了。”唐峥也在观察战场“既然有闲心打扫战场掩埋尸体,说明他们损失不大。”

    “也有可能是被吃掉了。”徐碧云的回答显然有点不着调,因为那样的话猪八戒绝对不会去掩埋血渍。

    “咱们追在身后,他们肯定会有危机感,会急着去杀唐僧,那么留下来负责善后的人肯定是重伤,没办法快速移动的。”

    “也可能是新人。”屠金剑觉得自己有比较展现一下智商,不能让人小觑了。

    “打到现在新人差不多都死了,而且就算活下来,也会被带走当炮灰。”澹台白了屠金剑一眼摸着下巴,征求唐峥的意见,“重伤的家伙要么追赶队伍,要么等在附近恢复身体,打不打呢?”

    “为什么不打?要给萱草报仇!”陆梵双眼通红,握紧了小拳头。

    “可怎么找到敌人呢?”庞美琴不解,总不能挖地三尺吧?再说咱们也没时间浪费。

    “你忘了咱们有人型雷达吗?陈虹,交给你了,飞上天搜索方圆八百米的范围,快点。”澹台看向了陈虹,没有丝毫的恰悯。

    “不,我会被打死的,唐峥,求求你,别让我去死。”陈虹哀求唐峥,希望得到帮助。

    “不会死的,最多重伤。”唐峥把钢盔扣到了陈虹脑袋上,“咱们需要俘虏拷问情报,我想知道剩下的那几个征服者是什么能力。”,

    “不,我不想去。”陈虹抱着唐峥大哭,把鼻涕都沾到了他身上。

    “快去,别拖延时间。”庞美琴催促陈虹,徐良茂对此无动于衷,完全就是老实人的模样。

    陈虹没得选,只能振翅飞上了天空。

    “就她这幅瑟瑟发抖的模样,也能找到藏起来的敌人?”屠金剑看不起陈虹,以为唐峥和澹台脑残了,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澹台看着唐峥骑上迅猛龙,随时准备出击,没有任何疑问,便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陈虹不需要找到敌人的位置,而且她也找不到,她的作用,就是一个等着被敌人攻击的诱饵罢了。

    “你说他们会出手吗?”澹台用望远镜盯着陈虹,随时监控周围的一切。

    “换了我就不会,陈虹的害怕表情一看就是新人诱饵,不值得冒险咬钩,但是他们如果有能在咱们手底下跑掉的自信,说不定会攻击。”

    一处草丛中,两个重伤的印度人披着伪装,拿着狙龘击枪瞄着天空的陈虹,另外一个则是用望远镜观察唐峥八人。

    “杀了天上飞的那个女人吧,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在一分钟中内跑过来,到时候咱们早跑了。”一个头上缠满绷带的男人盯着陈虹,杀气四溢。

    “你沿途留下的痕迹怎么办?根本没时间清除。”地位最高的男人嚼着一块巧克力,摇了摇头,“别冲动来的是中「的水印」国小队的队允……”

    “那家伙很强,上一次撞到时,队长在他手底下还吃了个小亏,要不是菩萨出现,搞不好队长就死了。”一个十几岁的男人吸了吸鼻子,低声警告他们,“你想死,可别拖上我。”

    “算了,放他们一马。”绷带男刚说完,就听到了年轻队友的嘲笑,“是你躲过一劫好不好,我敢说你只要并枪,绝对活不过十分钟。”

    绷带要想要争辩,被前辈呵斥住了,“都闭嘴,安静呆着。”

    “敌人很谨慎呀,走吧!”澹台失望地收起了望远镜,看了眼脸色惨白,几乎站不稳的陈虹,“做的不错。”

    唐峥将一颗眼球抛给了陈虹,“继续努力吧。”

    谢谢,我一定成为精英!”接住眼球后,陈虹也不管粘液肮脏,直接往嘴里吞,她认为刚才那是团长对她的考验,“还好我通过了,哈哈,陈虹,我知道你能行的。”

    陈虹又骄傲了,瞥了屠金剑一眼,挺起了胸脯。

    高中生趴在一处小山坡上,嘴里当零食似的嚼着一块蜘蛛肉,用从纳粹丧尸身上抢来的望远镜看观察地形,每当走上一千米,他就会这么做一次,因为他知道前面有两支木马小队,他可不想一头扎进人家的怀抱中。

    梅爵野不怕浪费时间,正好趁这会儿休息养伤,由于这种谨慎,他收到了回报,看着一千多米外,扎在小山坡上的那几顶帐篷,他眯起了眼睛。

    望远镜中,身上几乎缠满了绷带的林卫国在生篝火做晚餐,除此之外安静的要命,梅爵野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秦嫣走出了帐篷,身上同样缠满了绷带。

    “一群留下来的重伤号?”没找到唐峥几人的身影,高中生猜测到老兵留下来的原因,“不过还是打不过呢,这家伙貌似是个特种兵,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呀。”

    梅爵野在犹豫,我可以像狼一样来个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骚扰他们,这么重的伤,总不会能追到我吧?

    “恩,先做一个草帽伪装。”高中生看到帐篷的保护色,以及林卫国的迷彩,惊觉自己还没伪装,赶紧用刺刀判了一些草,做草帽伪装,他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杀人了,不由的哼起了自编的小调,“杀掉,统统杀掉。”

    傍晚前,唐峥一行赶到了一座道观,不过并没有进入,因为在通住朱漆大门的百级台阶上,有一个传送门,指南车静静地指着它。

    “进!”通过传送门,众人直接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大街上,在旁边是一个寺院,大门敞开着,洒满了鲜血,还有一些石头佛依的残骸。

    “印度人做的吧?”陆梵很开心,终于有人顶缸了,看来自己这次可以做黄雀了。

    他们不知道,印度队长冲进寺院,坚持了不到三分钟,就被孙猴子干趴了,险之又险的才逃掉。。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