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墓葬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唐峥,我错了。”阮菲菲在做最后的挣扎反抗,不想被于曼丽扒掉衣服,可是想到唐峥的种子能力让她完全像个待宰羔羊一样无力,就不敢向熟龘女释放电击,只能哭泣着继续向唐峥求饶。

    于曼丽掰住女主持人的手指,几乎将她的手腕折断,疼的她叫了出来,再也抱不住唐峥的小腿。

    嘭,于曼丽可不想再多一个竞争对手,反正已经树敌,那就狠到底,她怕唐峥再次心软,听到阮菲菲哭泣求饶,便一下子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呜呜呜,阮菲菲的脸颊埋在黄色的沙土里,吃了一嘴的砂子,再说不出半句话。

    “没有打断你的腿丢在沙漠中,你应该感谢唐峥的仁慈!”于曼丽哼了一声,斥责阮菲菲,像一条忠狗似的为唐峥服务。

    “你的能力是什么?”看到于曼丽轻易而绝的收拾了阮菲菲,唐峥有点好奇。

    “巨龙之力!”于曼丽拿起一块岩石,五指用力将之捏成了粉碎,拳落在了阮菲菲身上,“我现在可以轻松的掀翻一辆坦龘克。”

    握着拳头,体会着流淌在心中的那股澎湃的力量,熟龘女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甚至尝到了一种久违的高潮的快龘感,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瞬间年轻了十岁。

    “很实用的能力,走吧,拉下很远了。”唐峥走向了皮卡,陈虹的身体缓了过来,正靠着车壁喘气,透过车窗看到阮菲菲的惨状,一丝快意在嘴角闪现。

    于曼丽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下死手,不是怕唐峥责怪,而是顾忌游戏中有什么限制规则,谨慎的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唐峥,你说过道歉就饶了我的。”沾了满脸沙子的阮菲菲以为唐峥在开玩笑,毕竟自己漂亮年轻,对男人很有吸引力,可是看到他真的要走,连自己只穿内衣的身体都没瞟上一眼,她是真的害怕了。

    被扒掉防护衣,没有水与食物,没有武器弹龘药,没有沙漠求生的经验,阮菲菲知道自己非死在沙漠里不可。

    “没必要伤心,至少你不用去和王后战斗,走剩下的半程游戏了,说不定我们都会死掉,而你还活着。”唐峥淡漠地说了一句,让陈虹开车,“对了,给你一个忠告,如果惩罚部队找到你,不要逃,尽量多杀敌人,因为在木马游戏中拿不到200点基础分数,就算活到房间,也会被抹杀。”

    发动机咆哮,离开的皮卡扬起了一股沙尘。

    狼狈不堪的阮菲菲爬起来,用尽力气去追皮卡,害怕担忧的情绪灌满胸腔,泪水撕破了脸。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阮菲菲跪倒在地,双手插进了头皮,懊恼的疼哭,随即一股愤恨和不甘又开始涌出,突然,她身体一震,爬起来不要命的往前疯跑,捡起了从皮卡车窗中抛出的两支步龘枪和七个弹匣,死死地抱在怀里。

    “我可以活下去的!:阮菲菲碎碎念叨着,可是脑袋中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什么给她枪?”陈虹不满的白了唐峥一眼,“那种自作自受的女人就应该让她去死。”

    “别忘了你也是新人,也渴望一个机会的。”除了这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唐峥想看一看阮菲菲知不知道悔改,毕竟是一个激活了能力的新人,没有贡献出一点价值就死掉,太亏本了,他不怕女主持人反抗报复,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和蝼蚁无误。

    在进入加拉小镇前,唐峥追上了车队,稍作停留,便再次出发,在午后3点,到达了锡瓦,比预计的时间要快上不少,这当然要归功于诅咒的原因。

    一下车,工人们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便一窝蜂的涌到了贾森斯的房车前,催促他去找金色圣甲虫。

    锡瓦是个大镇,大概七千多人,由于靠近利比亚,还有一支五百人的边防部队驻扎。

    这里拥有附近唯一的绿洲,拥有托勒密王朝和罗马时代的庙宇和遗址,所以游客商人云集,还有外来淘金的探险者,镇民们靠种植椰枣树过活,椰枣卖给商人,树叶树干用来盖房,叶柄则是编制罩子筐之类的手工业品,总之这里的生活还算可以,要知道在二十多公里外的加拉村,可是连电都没有通的。,

    “咱们要在这呆几天?好脏。”气温炎热,让人厌厌,看着某个人站在水井边喂骆驼喝水,陆梵就倒胃口,因为为了避免浪费清水,所以骆驼的嘴巴就是在井口上面的,于是很多碰过骆驼的水又滴了下去。

    新人们看到阮菲菲消失了,但是都把疑问埋进了心底,装作不知,陈虹趾高气昂,得意地告诉了她们经过,于是新人们表面上看起来更老实了。

    “这次狠下心了吗?”在跟着向导去麦鲁家的路上,澹台笑着如实提问。

    “要我说直接打断腿抛弃掉才对,居然敢攻击叔叔,真是活腻歪了。”陆梵对这些不知道感恩的新人很气愤。

    在对待新人方面,征服者也统一不了意见,帮忙或者任其自灭,或者拿来当当炮灰,不一而足。

    在一间石屋前,贾森斯见到了麦鲁的四个老婆,得知他去了镇西的一处墓葬,因为在下面又发现了另一层隐藏的墓葬。

    麦鲁的主要工作是修葺遗址和墓葬,偶尔也会兼职一下盗墓贼的工作,所以众人没有大惊小怪。

    “金色圣甲虫?我不知道,你们去问他吧。”其中一个埃及女人在得到一千埃镑的小费后,当即决定带这支探险队去找她的丈夫。

    麦鲁是一个黑皮肤的中年人,留着大胡子,见到贾森斯后,听到他道明来意,并没有惊讶,反而直接询问价钱。

    “圣甲虫?我有,一百万美金?不,太少了。”麦鲁很狡猾,见到贾森斯对这件拉美西斯二世的文物如此在意,立刻狮子大开口,“至少五千万。”

    “先生,请你拿出诚意来?”一身探险装的维多利亚稍稍不满,她瞧不起这种贪婪的人。

    “我很有诚意,我敢说整个埃及见过这件文物的不超过十个人,要不是你们找到了我的朋友,我绝对不会搭理你们。”麦鲁故意拿捏,作为盗墓贼,他要的是可以用来享受生活的金钱,而不是一件摆在橱窗里的展品,“这样吧,肆仟伍佰万,不能再少了。”

    没关心这几个人讨价还价,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挖掘现场中,一座有六个巨型石柱支撑的粗狂石窟下面,被挖开几个深达十米的大坑,通向墓葬,工人们正在进进出去,用叶筐往外运土,偶尔挖到一件腐朽的银器,他们也会激动的欢呼上几声。

    在远处,是两个包裹着红头巾的男人,他们正神色讥讽和保安争执,语气很不友善。

    “他们是什么人?”陆梵向一旁的麦鲁老婆询问。

    “是一群自称守护者的自然保护主义者,宣传一些诸如祖先的墓葬不允许亵渎,否则会得到惩罚之类的话,在得知这里有墓葬挖掘后,就跑来阻止。”

    “不用理那些蠢蛋,没有墓葬,我们怎么过活?靠种那点椰枣吗?”麦鲁吐了口吐沫,笑道,“他们还声称用绝食抗议,可我的人好几次都看到他们躲起来偷吃烤骆驼。”

    “梵梵也想吃烤骆驼。”陆梵砸了砸嘴,饿了。

    “你们会后悔的。”抗议者们还在叫嚣,可是这支探险队的成员都把他们当成了嘲笑的对象,根本没在乎。

    十几分钟后,一具石棺被小心翼翼的抬了出来,那些挖掘墓葬的人们立刻围了上去,兴奋地喋喋不休,都在议论里面装的是什么。

    作为考古系的学生,陈嘉荣蔡楠和姗姗学姐也相当激动,踮起脚尖扫了几眼后又不满意,开始往前挤,毕竟这种现场观摩的机会还是很少的。

    “等等,小心危险。”唐峥喊了一声,可是人声嘈杂,三位大学生根本没听到。

    石棺还没打开,人群倒是先传来了喧哗,两个被雇来挖墓的镇民突然不省人事,被从墓葬中抬了出来。

    “没关系,是累的。”负责人对他们稍做检查后,就宣布了结果,让人抬他们回家,自己则是继续主持开棺,毕竟谁都想看到里面的东西,挖掘也停了下来,工人们都在从大坑中往出走。

    一个大概是祭祀的男人围着石棺念叨了一阵,负责人这才下令开棺,六个专业人员立刻上前,用毛刷铲子之类的工具小心翼翼的清理棺材缝隙,足足二十分钟后,才宣布可以打开了。

    随着棺盖缓缓地抬起,围在周遭的人呼吸也禁不住放慢,视线紧紧地盯着里面,一具浑身包裹着绷带的感受木乃伊出现,大概是年代久远的缘故,绷带不仅呈现浅黄色,还有腐化的痕迹。

    人群小声的窃窃私语,讨论这具木乃伊的身份,它的双手交叠在胸前,一手握着权杖,一手握着一条纯金的眼镜蛇,不过更多人的目光则是定格在它脸上的那副黄金面具上,不用猜,这绝对是一个有身份的家伙。

    “发财了。”负责人心中感慨着,忍不住俯身观看,结果异变突生。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