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四个女人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维多利亚白了唐峥一眼,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这抬头的刹那风情,正好让唐峥俯视了她那对**,他琢磨着要是将毛毯扯下来,不知道对方会暴徒如雷到什么样。

    “帮我解除诅咒。”维多利亚的声音软了下去,不只是觉得连肺叶都要吐出来了,一股恶臭更是飘散在帐篷中,再加上穿内衣的模样被男人看到,从来这么丢过脸她羞涩的几乎想挖个地缝钻进去。

    “凭什么?”确定这女人没事,唐峥就要离开,还要很多事要做呢。

    “你……”维多利亚没想到是这种回答,而且唐峥还一副没事人表情的要离开,当即把她气的够呛,直起腰就去拉他,结果扭到了脚踝,一下子扑向了他。

    唐峥立刻感觉到两团软肉先是压在背上,接着滑了下去,顶在了屁股上,那柔软的触感差点让他胯下野兽跳起来,然后是一张脸撞在了背上。

    维多利亚惨叫一声,显然是碰到牙齿了,为了止住跌势,双手下意识地抱在了他的腰上。

    唐峥被撞的踉跄了一步,维多利亚再次下滑,胸部波的一声擦过了他的屁股,发生了摇动,接着一张脸吻在了上面。

    维多利亚的脸颊瞬间布满了红晕,她居然趴在了一个男人的屁股上,又羞又气,于是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张开红唇,狠狠地咬了上去。

    唐峥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穿着萤火当然不疼,他是被维多利亚的疯狂吓到了,被一个女人咬屁股,这绝对是人生的第一次。

    私人助理也知道这个动作不恰当,做完就后悔了,想要推开唐峥,结果又吐了几口出来。

    看着唐峥的下半身沾满了自己的胃汁和呕吐物,维多利亚快意地笑了起来。

    “怕你了。”唐峥也好不意思待下去,召唤出牧师女孩给她解出了诅咒后,赶紧离开了。

    大兵和工人们已经围在了贾森斯的帐篷旁,讨要说法,不过喊几句就会弯下腰呕吐。

    “冷静,会有办法解决的。”出于私心,贾森斯没告诉他们唐峥有立刻解除诅咒办法。

    探险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直到中午,都没有达成共识,遭受到怪物袭击和纸条警告,一些人是不敢再往前走了,但是身上的皮肉腐烂诅咒又没办法解除,只能等在这里。

    贾森斯等众人的情绪稳定下来以及害怕退却,摇摆不定的时候,便许以高额佣金,再加上治疗诅咒必须找到金色圣甲虫的说辞,这才让众人再次上路。

    探险队没有怀疑,因为唐峥给他们展示了亡灵圣经。

    “他们会死吗?”爱玛坐在皮卡中,看着车队中那些沉默担忧的人们,问开车的唐峥。

    “要死八九成,可惜他们没有退路。”开车的庞美琴嘀咕了一句,她嚼着口香糖,单手拿着DV在拍摄附近的沙漠风情。

    唐峥坐在后排,正在手把手地教爱玛如何使用枪械,副驾驶席上和车厢中堆满了武器弹药,足够打一场局部战役了。

    经历了怪物袭击事件后,唐峥还是觉得把爱玛绑在身边最安全。

    秦嫣诸人霸占了两辆皮卡,新人们自然没有特权,只能和普通工人去挤卡车,这让**和女主持人抱怨不已,她们哪里受过这种罪。

    “这么多,不如让他们回去吧。”爱玛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不是能给他们解除诅咒吗?”

    “抱歉,人太多,会让我的体力衰弱到没办法战斗。”除了这一点,唐峥当然不能告诉爱玛他需要炮灰,这些人就是引来分散木乃伊注意力的。

    爱玛默然,为了送还王冠,一百多条人命会死去,让她很有压力。

    “别担心了,找到金色圣甲虫就可以解除诅咒,到时候就让他们回去。”唐峥安慰道,“咱们的目的地可是阿斯旺的阿布辛贝神庙,难关还在更后面呢。”,

    “谢谢你帮我。”爱玛握住了唐峥的手,回想自从遇见以来,这个男人就在用他宽厚的肩膀承担一切,她便安心了。

    庞美琴扫了一眼后视镜,稍稍加速。

    车厢内陷入了沉默,爱玛看到唐峥靠在椅背上睡觉,就没有松开他的手,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股暧昧的气息开始弥漫。

    爱玛感受着唐峥大手的温暖,悄悄地用手指摩擦着他的手心,见到唐峥没反应,一股异样的感觉开始在心里弥漫,她大着胆子,将唐峥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抬头看了一眼,确定庞美琴不会通过后视镜看到她的动作后,爱玛握着唐峥的手摩擦她的大腿内侧,随后缓缓的移到了裆部,不过蹭了两下后,就赶紧甩掉。

    “我在做什么,太羞耻了。”爱玛羞愧的脸颊通红,把头埋进了膝盖中。

    唐峥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只是闭目养神,所以手指碰到的部位全感觉到了,幸好对方及时停止,不然非尴尬死不可。

    “要是让她知道我醒着会是什么发展?”唐峥又想起了早上看到的私人助理浑圆的臀部,胯下野兽便有苏醒的趋势。

    随后的一天半,什么危险都没有发生,车队安全的进入了盖塔拉洼地,在一片小型绿洲旁宿营,篝火升了起来,但是营地的气氛却很沉闷,没有人中了诅咒后还能笑出来。

    午夜,是唐峥的巡逻时间,他背着步枪,走出了帐篷,巡视了一圈营地后,躺在了皮卡的车顶上,看着夜空的猎户座发呆。

    “想什么呢?”庞美琴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身边,笑道,“咱们好长时间没聊一聊呢。”

    唐峥没回答,庞美琴跳上了车厢,推了推他的肩膀,“给我让个地方。”

    “坐不下呀。”唐峥将枪口移走,免得误伤。

    “算了。”庞美琴靠着车顶,笑道,“是不是觉得我有自保能力了,最近没缠着你,心里就有些失落和不舒服?”

    “没有。”唐峥老实承认,“你那也叫自保?逃跑还差不多,我的命令你违背过几次了?要不是看着大家是同一期进入游戏的,我肯定不管你死活。”

    “哈,说的你好像能决定我的生死似的。”庞美琴抓住一块铁皮,用尽力气,咯吱声中,居然拧出了凹痕,“我是没有种子能力,但是持续使用种子,会让身体素质不断增加。”

    “无所谓。”

    “你不生气?呵,别装了,我都听到你语气中的郁闷了。”庞美琴突然低头,吻在了唐峥的脸颊上,随后摸着他的脸庞,抱怨道,“刚才都是骗你的,我这种垃圾,比楚百川多经历了六场,可是连他都打不过,你说气不气人?”

    “种子能力的差距。”唐峥想起来了,艾一心貌似压根就没激活过能力,把种子都用来兑换有助生存的道具了。

    庞美琴没有接茬,纤手下滑,落在了唐峥的裆部,抓了一把后,慢慢地揉了起来。

    “怎么这次不拒绝我了?”庞美琴看到唐峥没有动,有点诧异。

    “你会放弃吗?”唐峥反问,反正已经被庞美琴咬过两次了,再矜持倒显得虚伪,再说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也需要宣泄。

    “不会,不过团队中阮菲菲和**都不会拒绝你,你可以去找她们解决问题。”庞美琴加快了动作,便看见萤火隆起了一块。。

    “要死呀,疼。”唐峥倒抽了一口凉气。

    庞美琴拉开了萤火的拉链,已经苏醒的野兽立刻跳了出来,打在了她的脸上,美腿空姐笑了一声,呵了口气,想把它吹到。

    不等唐峥说话,庞美琴握住了她,一股火热的触感立刻蔓延在手掌上,她伸出舌尖舔了一下,随后含进了嘴里。

    唐峥先是感觉被一只凉凉的小手握住,接着野兽就进入了一个湿润的口腔,随着庞美琴头部的上下移动,舒爽的感觉透彻心扉!,

    “你说咱们俩像不像一对狗男女?”唐峥想到了第一次滚床单时的22世纪女孩张妍,想到了少妇欣兰,想到了那几个和她有关一夕之缘的女人。

    庞美琴呜呜了两声,接着牙齿用力,咬了唐峥一下。

    “你搞什么?”唐峥喊疼,按住了美腿空姐的脑袋。

    庞美琴将沾满口水的野兽吐了出来,白了唐峥一眼,道,“你是不是觉得会伤害秦嫣?所以不敢回应她对你的感情?哈,那么我就可以随意伤害了?”

    唐峥皱眉,还没想好说辞,就被庞美琴打断了。

    “是,你看不起我,因为我的确为了活下去可以任何事,给你当**也没问题,要不要试一试某些重口味,我可是从岛国电影中学了不少技巧的。”庞美琴哼了一声,眼睛有些湿润,怕唐峥看到,赶紧低下头,将野兽含进嘴里,结果没控制好力度,太深了,顶到了喉咙,难受的咳嗽了起来。

    “你是存心吧,被你这么搞下去,我迟早要痿掉。”唐峥推开了庞美琴,把狰狞的野兽塞回了内裤中,穿好了萤火。

    庞美琴红唇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跳下了车厢,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她知道自己在团队中人缘最差,其他人没和自己计较,也完全是看在唐峥的面子上,老实说,在波西米亚号上,看到澹台把抢来的种子抛给徐碧云的刹那,她委屈的很想哭,那简直是赤果果的打脸,谁不知道徐碧云有种子能力,而她是团队中最弱的一个,她们两个角斗,绝对是庞美琴无悬念落败。

    “我想活下去,有什么不对,在这种弱肉强食的环境中,不就是利用一切资源求生么,你们瞧不起没关系,我只要活下去就好了,对,坚强的活下去。”庞美琴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她挣扎着,不让它们流下来。

    看着在沙粒上爬行觅食的那几只蚂蚁,庞美琴知道自己不能死,不然绝对没有重来的机会,她不是秦嫣,不是陆梵,不是老兵,也不是李欣兰,她知道自己的死最多让唐峥感慨一番,整个人便会犹若朝雾一样散去,在众人心中留不下任何痕迹。

    “美琴。”唐峥站在皮卡旁,不知如何开口,二十几米外,是庞美琴那落寞寂寥的身影,沾满了忏悔和不安,痛苦与挣扎,孤身一人的她,面对这木马游戏中的一切残酷,唯有一个人去抗。

    “怎么?又想做了?告诉你,我没兴趣了。”庞美琴回头,嘲笑唐峥,想掩饰自己的失态,结果两枚种子抛了过来,掉在脚边。

    看着那两颗带着光环,金色迷离的玉石,庞美琴第一次没有幸福的感觉,觉得很烫手,可她还是捡了起来。

    “对,这就是我,不就是要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么!”庞美琴将它们捡了起来,塞进口袋,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了那个靠在皮卡阴影中的身影,似乎在替自己担忧,不知为何,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倾泻而出,最终划破了脸颊,滴在了干燥的砂砾上。

    唐峥决定再去巡逻一遍,转移注意力,没办法,被庞美琴撩拨了一番,胯下野兽一直安静不下去,让他难受不已,总不能躲皮卡里自己解决吧,太丢人。

    走了三步,唐峥就呲牙咧嘴的停下了,他现在有点恨木马为什么把防护衣做成紧身式样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拉下脸爬进皮卡中,而是咬着牙做起了深蹲。

    “唐峥,你干什么?”阮菲菲从月色下走了出来,一脸笑意地看着唐峥。

    “锻炼!”唐峥面无表情,心底却是骂娘,这下出丑了。

    “呵呵。”阮菲菲瞄了一眼唐峥的裆部,立刻看到了一块巨大的凸起,不由的捂嘴,轻笑出声,她知道该怎么诱惑男人,知道该怎么营造暧昧气氛。

    “你准备替我值夜?”唐峥要窘死了,站起来会暴露,而蹲下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真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唐峥,谢谢你的种子,虽然你打了我四巴掌,但是我没怨你。”阮菲菲摸着脸颊,找到了切入的话题,她要拉近两者间的关系。

    “是想要解除诅咒吧?”唐峥不用嗅,也能闻到阮菲菲身上那股中了诅咒后皮肉腐烂的臭味。

    “不,整个营地的人都是臭的,我怕什么,不就是丢脸吗!”阮菲菲倒是展现了她的决绝,“你答应过我的,帮我守夜,让我激活种子能力。”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