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抢劫巴士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

    第五章抢劫巴士

    新人中没选防护衣的都是男人,虽然皮肉腐烂的位置不同,但是都有,其中棒球帽男最惨,在大tuǐ根部腐烂了大概两个巴掌大小。

    “药剂多少钱?我买。”球帽男咬着切齿地攥着74步枪,准备硬抢,他不想死在这里。

    他的牛仔kù女朋友看到那些散发着臭气的烂肉,吓的倒退了一步,远离了她。

    “臭,嫌弃大爷了?”球帽男快走两步,一把扯住了女友的头发,往下拉,迫使她扬起脸来,接着啪啪地正反手连闪了十来个耳光,那个风人哭喊着,却不敢还手,脸颊像苹果一样的肿了起来。

    “够了,做给谁看呢?”唐峥瞪了球帽男一眼,制止了他施暴,随后取出一柄直刀,刮腰间的腐肉。

    熟女贵fù看的眼睛都直了,红chún撅成了型,这家伙不会是个自虐狂吧,女主持人也捂着嘴巴,难掩心中的惊讶。

    “彻底烂了,连痛感都没有,不过没扩散。”唐峥收回直刀,喝了一口药剂,观察伤口,那些腐烂肉块并没有恢复原样,而是结成了疤状,期间有巨疼传来,他搓掉了那些皮屑,lù出了下面新鲜细腻的nèn肉。

    “药剂买少了。”唐峥吁了一口气,将药剂收了起来,扫了新人一眼,道,“暂时死不了,只要听话,三天后我给他除咒药剂。”

    中了诅咒的新人还想争辩,可是想到被打的大学生陈嘉荣,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就这么干坐着,我还没吃饭呢?”现在是仲夏夜,一股湿热的夜风肆无忌惮的在大街上游dàng,再加上蚊虫叮咬,让人难受不已,内衣女啪的一下拍在tún部上,打死一只长tuǐ蚊子后,不满地抱怨。

    因为用力过大,dàng出了一阵túnbō,惹得赵光济眼馋不已,盯着她,狠狠地吞了口口水。

    新人们自发地分成了六bō,富二代的球帽男和他的女友一起,老考古学家和他的四个学生们,贾鸿朗夫妻和内衣女一bō,小贩、卡车司机、饲养员和醉酒男一bō,清洁工大妈独自一人,剩下的团结在了阮菲菲身边,其中贾鸿朗正在试图加入主持人的队伍。

    “就这么放着不管?你该不会想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也就秦嫣会提出建议了,其他人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生死,这会儿大家已经换了位置,来到了安置在广场旁的躺椅上休息。

    “太费心,差不多听话就行了。”唐峥对这次的新人很失望,除了女主持人和明星似乎在动脑子外,其他人不是呆坐着就是发牢sāo,唯独赵光济和卡车司机在熟悉枪械,小贩则是念叨着他今天没卖完的蔬菜怎么办。

    当然也有一些人隐藏的比较深,唐峥一时半会看不出来,比如熟女贵fù就会时不时地瞟上他一眼,耐人寻味。

    “我这有块纪念版的劳力士金表,软女士,找几个人去买点吃的吧?”贾鸿朗表现着他的大度,吸引人气,随后又看向了唐峥,“可以吗?”

    贾鸿朗放低了姿态,他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出这群人是以唐峥为首了,更何况人家还有药剂。

    “人家说你的金表是假的怎么办?”庞美琴不喜欢这种财大气粗的家伙,因为在现实中人家连眼尾都不会夹她一下,顶多当个chuáng上消遣的玩物,瞧瞧他那个容貌稍稍比她逊sè一点的小三就能明白,所以长tuǐ空姐抓住机会,狠狠地贬斥他,体会那种优越感。

    贾鸿朗脸sè一僵,不过tǐng有城府,并没有说什么,笑了一下后,不再答话。

    “吃罐头吧。”唐峥拿了一些罐头出来分发,小贩饲养员也不客气,道了声谢,接住就吃。

    醉酒的邋遢男已经清醒了过来,不过蹲在路灯下,满脸落寞地抽着一根烟,不时地还嘀咕几声‘老婆’,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位是个生活上的败犬。

    “哈哈,他老婆肯定被别人骑了,你瞧他那倒霉样。”球帽男需要发泄心中的愤懑,就把这个失败者当成调侃的对象,结果这话顿时惹毛了对方,邋遢男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恶狠狠地看着他。,

    “怎么样?你咬我呀?”球帽男嚣张惯了,本身就有一股无法无天的张狂气势,立即把邋遢男的气焰压了下去。

    看到那男人又蹲了回去,抱着头,深深地埋进了双tuǐ间,无声的啜泣,一帮人的心情不知为何,突然难受了起来,一个男人到底要受到多大的打击,才能无助委屈成这样?

    听着一个男人哭,那滋味有些难以言明。

    “呸,懦夫,败犬。”球帽男看到别人倒霉,心中爽快,念头通达了,不由的哈哈笑了起来。

    男记者的职业病又发作了,拿着录音笔凑了过去,装作陪他解闷的模样,套他的故事。

    一帮人坐在这吃罐头,倒是相当扎眼的街景,一些散步游玩的英国人路过此地,对他们投以了注目礼,要不是看着衣服很像ly装,估计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澹台,和我去办点事,其他人原地待命。”唐峥将吃光的罐子掷了出去,划过六十米,准确地掉进了垃圾桶中。

    “我也去。”陆梵无聊,自告奉勇,新人们却是不会,太危险了。

    “睡一会儿。”唐峥mō了mō小萝莉的脑袋,收起了步枪,走向了长街,澹台嚼着巧克力,跟在身后。

    “肯定是去找站街小姐了,好不容易来一次外国,怎么也得玩个够本吧,好羡慕,我也想尝一尝外国妞的滋味呀。”广场上不时走过一些衣着暴lù的xiōng大tún翘大洋妞,让饲养员看的直流口水,掏出手机偷偷地拍摄。

    “老实点吧,那也是你能玩的起的?”大胡子的卡车司机滋溜滋溜的吃着罐头,眼神同样乱瞟。

    “嘁,有英镑还怕找不到妞,惹急了老子,找间银行抢它一票。”饲养员mō着74吹牛皮,很快就和卡车司机聊到了一起。

    “是想找代步工具吧?”澹台猜到了唐峥的用意,再说艺高人胆大,也不怕怪物找上门,“中型巴士tǐng好,不过是失窃的话人家可能会报警。”

    “我带了烤漆,再把车牌改一下,如果有交警拦截,还有记忆消除器伺候。”唐峥和澹台俱都身材tǐng拔,外形硬朗,浑身充满了东方男人的神秘内敛气息,很有回头率,再加上那股自信和沉稳,一看就是年少多金的凯子,两个等在路边红绿灯下的站街女走了上来,用一副自来熟的mō样揽客。

    “两位先生,需要服务吗?”两位妓女身上的布料相当少,rǔ房几乎lù出了大半个,tuǐ上是超短kù,裹着丝袜,踩着水晶高跟鞋,相当的yòuhuò。

    看到唐峥挥手拒绝,妓女并没有放弃,而是缠了上来,一手抱住了他的胳膊,用rǔ房去挤压他,另一只手则是滑了下去,揉他的,旁边的澹台也在受到同样的待遇。

    对于人生地不熟的外国游客,两个妓女完全可以利用娴熟的技巧榨们的钱包,所以不会放弃。

    “抱歉,没钱。”唐峥将他的口袋翻了过来,干瘪的无以复加,两个女人一愣,随后看向澹台,这家伙很配合,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两个妓女骂了几句fu,郁闷地离开了。

    “这招釜底抽薪不错。”澹台竖了个大拇指,随后等在站牌下,上了一辆红sè的双层巴士。

    英国的巴士司机既开车又卖票,不过当场买票的人很少,因为本地人都会按照需求购买不用种类的巴士票,唐峥两个人假装取钱,却是在观察整个车厢。

    “没钱?”司机根据他多年的经验,已经判断出了这两个男人的意图,“不会是抢劫吧?”

    夜间行车,巴士中的人很少,只有一对情侣,一个睡着的男人,澹台走过去,提着睡觉男人的衣领,将他从车窗丢了下去,当然,顺手mō走了他的口袋中的钱夹。

    “也是一只穷鬼。”澹台点了点钞票,不理会那个男人的叫嚣,对情侣笑道,“你们自己走?还是我动手?”

    整个车厢清净了,司机不敢废话,因为一支m19111顶在了他的腰侧。

    “开车吧,就像平时那样,另外请告诉我今天的日期?”唐峥语气冷淡,随后退开,坐到了前排的椅子上,“澹台,我是第二次抢巴士了,感觉不错。”,

    “今天是七月六日,208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唐峥,劝道,“这里没钱,你们什么都抢不到,另外我可以保证不告诉警察。”

    司机是一个虔诚的徒,开始念叨大段的圣经,企图感化着两个罪恶的羔羊。

    “停车吧,然后看这里。”司机将车停在路边,看向唐峥,便觉得眼前一花,两小时之内的事情就忘记了,然后脖颈遭到了重击,晕了过去。

    澹台将他绑起来,用胶布贴住嘴巴后丢到了后排座椅上,接着开始给车喷漆,几分钟后,变成了低调的灰sè巴士。

    “没想到我的手艺还不错。”澹台欣赏着他的杰作,很满意,问道,“你说我在上面车壁上喷一幅红磨坊街的舞会怎么样?当然必须是全luǒ的。”

    “你要是想进监狱,干脆去白金汉宫前luǒ奔好了,说不定还能吓到皇妃呢!”唐峥收工,刚想上车,就看到几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狂奔了过来。

    ……...

    ,这个月要努力更新!RO@。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