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人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你学过格斗术?”唐峥同样疑惑,刚才那番战斗中,穆念琪表现出极佳的反应和战术,如果换成普通人,早被她干掉了,他也因为大意差点中招。

    “没有,而且我的枪法很好。”穆念琪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反正她不认为对方会相信。

    “是不是身体素质也比普通人好?”

    穆念琪点了点头,这些都能看到,没办法隐瞒。

    “我大概猜到原因了。”唐峥坐回到了沙发上,看着穆念琪那张爬满了困惑的漂亮脸蛋,在心底暗赞了一声,这女孩绝对参加过木马游戏,并且拿到了一万点数后,安全脱离房间。

    “难怪会被称作女王陛下,肯定和木马房间的经历有关。”先不说精神意志上的锤炼,单是身体三倍素质的增幅,以及治疗后完全健康的身体,就是一份宝贵的财富,这世界上,再没有比木马房间里出来的幸存者更健康的了。

    “是什么?”穆念琪故意在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想降低唐峥的警惕,同时给他显摆的机会和优越感。

    “你猜。”注意到穆念琪眼中一闪而逝的冷静,唐峥好笑不已,自己就那么容易土当吗?

    “我可以给你钱,一百万如何?或者……”穆念琪本想说做你的女朋友,进行色诱,可是内心骄傲的她实在没办法开口。

    “或者做我的女朋友?”果然是强势女王,连口头上的骗人都不屑于说,唐峥倒是对她刮目相看了。

    穆念琪白了唐峥一眼,好不容易才忍住了骂人的话,他虽然卖相不错,但是实力远达不到她倾心的那种地步。

    “不准备回答吗?唐峥,你应该知道我家的背景,就从你刚才表现出的那些战斗技能,我不可认为你是个良民,看来有必要找警龘察对你进行一段时间的监控了。”穆念琪很懂心理打击,她在寻找唐峥忌惮的东西,可是她失望了,对方什么表情都没有。

    “无所谓。”唐峥耸了耸肩膀“好了,谈话结束,我本来是不想这么做的,谁知道用了这玩意有没有后裔症,但是被你看到了太多的东西,只能出此下策了。”

    虽然记忆消除器标明使用后无任何后遗症,但是唐峥轻易不用,木马的人品太值得怀疑了弄出一个智力障碍的患者他肯定会心里不安。

    看到唐峥掏出一个食指般粗细的黑色金属棒穆念琪心里咯噔一下,狐疑地盯着他的眼睛。

    “差点忘了,告诉我那些隐藏摄像头的位置。”见到穆念琪妥协,唐峥满意的点了点、头,花费了五分钟确定没有摄像头遗留后,单手拎起她后背上的衣服,将她拽出了别墅。

    衣服和绳子将胸部的轮廓勒了出来,穆念琪气急可惜毫无办法。

    “就这里吧。”唐峥选定了一个可以从客厅看到的草丛,把穆念琪丢了过去,“来笑一下,之后什么误会都会忘记。”

    穆念琪低着头,不去看那个金属棒,可是下一刻就被唐峥抓住了头发。

    “非要逼着我动粗吗?”将记忆消除器移到穆念琪眼前,咔嚓一闪后,唐峥顺势一记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随即解掉了绳子。

    穆念琪晕倒在地上,饱满的胸部挺翘着,唐峥吹了个口哨,却是什么都没有做,相当正人君子的返回了房间。

    “摸一把又不会怀孕!”调侃了自己一句,唐峥的手机响了起来,本以为是陆梵,没想到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嗨,唐峥,猜猜我是谁?”

    “米兰达?”听着那口蹩脚的汉语,唐峥第一时间想到了米兰达。

    “答对了,奖励你的。”米兰达对着手机来一个飞吻,笑道,“我之前打过不少电话,可都是无人应答,我猜,你冈从木马游戏中回来啊?”

    “是的,听你的语气,似乎最近过的不错。”唐峥四下看了一眼,提醒道,“在现实最好少提这些秘密。”,

    “没关系,女仆们都退下了。”米兰达站在别墅的阳台,看着海上的夜景,道,“我现在是团长了,有杰克和妮可支持,再加上这次游戏简单,炮灰不少,我们总算活了下来。”

    “朱莉娅死了吗?”唐峥其实不想问这些问题。

    “死了,她带着一个女儿,能撑过去一多半的剧情,已经相当不错了。”米兰达转移了话题,“想来美国玩吗?我又想念你身体的强烈撞击了!”

    “没时间,我明天就要进入游戏了。”出国?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太难了。

    “那么快?红色木马每次都会给我们半个月的休整时间,你们有多少?”米兰达听到过陆梵抱怨银色的变态,很好奇。

    “三天。”唐峥苦笑,他觉得自己应该申诉下,不能让银色为所欲为下去。

    “你开玩笑,那么短的时间,连放松精神都做不到。”米兰达惊呼一声,被吓到了,自从离开白垩纪后,掌握着巨额财富的她就赶紧把幸存的团员召集起来,安排去黑水公司接受了整整十四天的特刮,要不然也得挂在上次的游戏中。

    唐峥上了二楼阳台,观察穆念琪。

    “唐,听到了吗?”米兰达轻笑了一声,将手机放在了小腹旁,另一只手的中指则是快速的动作着。

    “什么?”唐峥听到了娇喘。

    “笨,自慰呀,听着,我把手机插进去了哦。”随着一声悠长的呻吟,米兰达将唐峥当做意幻想的对象,痛快的玩了起来,“你好棒,唐。”

    因为开了免提,米兰达制造出的声音唐峥全听到了,他一时间有点不自然,有心挂掉电话,就听到了对方的再次挑逗。

    “有没有冲动?我没找其他男人,所以你也不许找其他女人。”米兰达的呻吟大了起来,不满地抱怨,“移民吧?我帮你办!”

    “不了,谢谢。”听到唐峥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米兰达哼了一声随后取出了湿淋淋的手机,砸在了地上。

    听着电话的忙音,唐峥耸了耸肩膀,装进了。袋中对面草丛中穆念琪已经醒来了。

    “唐峥那个混蛋,下手好重。”穆念琪看到自己躺在草丛中,咒骂了一句,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咦,他说我会忘记那些误会,可我明明记得很清楚呀?”

    “那个金属棒到底是什么?忘记?难道能消除记忆,恩该不会是没起作用吧?”穆念琪脑子相当好使而且她觉得自己似乎在哪见过那种金属棒只花费了几分钟,便想到了这个可能,可是她脸上没有露出释然,反而装出了一剐迷茫的表情。

    “奇怪,我怎么倒在这?”穆念琪故意自言自语,压制住了观察四周的反应,她怕唐峥躲在暗处观察她,“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返回家然后再作计较。”

    “如果唐峥以为我忘记了与他有关的一切,那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优势。”

    看着穆念琪一连串的表现,唐峥以为记忆消除器起效了便放弃了再次监视,完全不知道这玩意对曾经进过木马房间的人无效。

    看了眼时钟,将近中午,唐峥钻进厨房做饭,期间庞美琴打来电话,约他一起去玩,在兑换了几百万金钱后,她早就辞职了,不然每次都消失一段时间,没办法解释,木马只会帮助新人圆谎,再下去就不管了,它又不是保姆。

    “练枪法?我的邻居已经找来抗议过很多次了,说能不能把游戏声音开小点,真是太烦人了。”庞美琴也想练习,可根本没有一个适合的地方,“武馆倒是找到一个,结果那馆主还没我能打。”

    庞美琴布拉布拉的吐槽了半天,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你住宿舍?还是和其他女人在外边租房子?”

    “租房子。”唐峥沉默。

    “不会吧,你也堕落了?”庞美琴很郁闷,接着又偷偷地道,“没关系,把你的QQ号告诉我,等她睡了,咱们视频,保证给你一场没看过的精彩舞蹈。”,

    “我没有QQ。”唐峥决定澄清一下,“我虽然和女人一起住,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你是外星人吗?算了,待会儿再聊,房东的儿子又来找茬敲门了,不就是想看我穿空姐装的模样吗,绝对不让他如愿,话说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丢了几条内裤和丝袜,肯定是他拿了房东的钥匙干的。”庞美琴气呼呼地说了一大堆,“你的房子在哪?我也在附近租一个!”

    就算和一只猫待得久了,也是会生出感情的,庞美琴就是打的这个主意,为了抱上唐峥的大腿,她算是绞尽脑汁了。

    “抱歉,以后再说吧。”唐峥拒绝,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延长休息的时间了。

    “好吧,再见。”庞美琴没有死缠烂打,一脸郁闷的挂掉了电话,接着脱下一只高跟鞋砸在了房门上,“敲什么敲,老娘我不住了,现在就搬。”

    经过了几次生死游戏,庞美琴的心境也变不了少,至少不再是个柔弱的女人了。

    “臭婊,子,装什么装,看你的那些暴露内衣,就知道不是好东西,肯定是勾引人才当上的空姐吧?”门外响起了房东儿子的咒骂,还有肆无忌惮的敲门声,作为一个混子,他可不会怕一个女人,今天就算吃不到嘴,也得在那对垂涎了许久的胸脯上摸一把。

    “槽,真当老娘手无缚鸡之力呀。”庞美琴在这件事情还真是清白,不屑地哼了一声,右手从腰间一抹,就抽出了一柄军刺,打开了房门。

    房东儿子看到穿着紧身背心的庞美琴出来,眼晴一亮,右手就伸了出去,可是下一刻就被她拧住了,另一只手更是直接抓住他的头发,一个摆臂,砰的一下砸在墙壁上。

    “尼玛。”脑袋眩晕的房东儿子网骂了一个脏字,就吓的不敢乱动,因为一柄军刺伸进了嘴里,他的舌头都能感觉到刀刃上冰冷的寒意。

    “再废话,割掉你的舌头,想占我的便宜?去死吧。”庞美琴咬牙切齿,取出匕首,狠狠地扎了下去。

    房东儿子吓的大叫起来闭上了眼晴,尿了。

    整个楼道中都听到了这声喊叫,不少人打开房门偷瞧,一对碰巧路过的情侣被唬的愣在了当场。

    “孬种连这点胆气都没有,还学人做混子。”庞美琴将插在房东儿子脸旁的军刺拔了出来,朝着他的脸吐了一口吐沫,网要回房间,就看到那小子居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脸上的吐沫,顿时恶心的不行。

    庞美琴离开了半步,随即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脚就踹在了房东儿子的小腹上,这才急匆匆地关上房门收拾行李,这里她是一刻都住不下去了。

    “好幸福的触感。”趴在地上捂着蛋蛋的房东儿子泪流满面,巴不得庞美琴再来一下。

    “那女人好厉害。”看到庞美琴发飙的女人们都羡慕不已,太霸气了,女人就是要这样,才能把男人收拾的老老实实,男人们则是回味庞美琴的背影和身材。

    唐峥犹豫了半天,还是放弃了给赢商舞打电话,中午的时候,安秀茹果然提前结束工作跑了回来,没有什么寒吁问暖,两个人平平静静的吃了一顿饭,接下来的时间便在各种闲逛购物中度过。

    “他难道在补偿我?”面对突然体贴起来的唐峥,安秀茹有些不适应了,这一天多,他就像个尽责的男人,让她体会到了被人溺爱的味道。

    “晚上我会离开。”

    “我是不是该给他一些甜头呢。”安秀茹喜欢这种感觉,正琢磨穿上新买的内衣诱惑唐峥,就听到了这句话,当即愕然。

    “抱歉,这是不可抗拒的事情。”唐峥看到安秀茹抓向他的手,下意识的躲开了。

    “恩,你等等。”安秀茹抛下筷子,忙不迭地往卧室跑,什么不可抗拒,她今晚一定要留下他,她不想再让幸福溜走。

    “这么早?”唐峥还在想离开的措辞,便发现右腿被传送了,吓了一跳,当即就往房门跑,想营造离开的假想,可是没几步,就撞在某个人身上,差点翻倒在地,如果有人现在看到传送状态的唐峥……定会被吓死,因为他的整个下半身都消失了。,

    安秀茹从卧室中出来,什么都没看到,脸土的血色一下褪尽了,“唐峥,你在哪?别吓我?”

    唐峥出现在白色墙壁的木马房间,气的捶了一下地板,又要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了。

    “混小子,你眼张哪了?往我身上撞呢?”一个大汉指着唐峥鼻子的破口大骂,旁边还有三个围了过来。

    “赔钱,老子的腿都让你踢断了。”

    没理会这男人那含糊不清的叫嚣,唐峥扫了一眼,从才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了八个新人,他们俱都缩在一旁,冷眼旁观地看着大汉找唐峥麻烦。

    “没想到我说话吗?”大汉见到自己被无视,怒了,伸手就去扯唐峥的衣领,结果直接被他翻拧了手腕,要不是房间内不能斗殴,他会扯断这家伙的手臂。

    一个小青年看到老大被抓,嘴里叽里咕噜的谩骂,抬脚就踹向唐峥的下身,力度很大。

    唐峥右手一扯,那个老大就挡在了身前,小青年的脚丫子正中他的大腿内侧,一下子就把他梵放翻了。

    “你们都被他们抢过了?”唐峥没在乎围着自己的几个家伙,询问新人,看到他们点,头,不由的暗恼,这次的新人可真不省心呀。

    围着唐峥的三个青年看到唐峥是硬茬子,都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朝着他比划,那个被踹的老大甚至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五四手枪。

    “东南亚人?”因为这些家伙怒骂,都是一口唐峥听不懂外国语,再加上肤色和相貌的问题,让他有些诧异。

    “是缅甸语。”澹台宗崎传送了进来,扫了一眼,道,“应该是在云南那边讨生活的缅甸人。”

    “难怪这么彪悍,听说缅甸正在打仗,乱的很?”唐峥可没想过妥协,就算被扣几个点、数,也得教训他们一顿。

    “佤邦和可钦吧?”陆梵拿着一把G殡出现,卡拉一下拉动枪栓,指向了他们,瞟了那些躲闪的新人一眼后,笑道,“不是外援就行,人家天天打仗,可不是咱们这些良民能惹的。”

    “吆,这次的新人有意思。”高羽和谭惠端着步枪出现,当然也不怕这些人。

    “别冲动,误会。”那个领头的男人很会审时度势,一看对方这么对枪械,赶紧服软了,给唐峥道歉,“对不起。”

    “识时务者为俊杰。”

    缅甸男不明白陆梵的潜台词,澹台和唐峥却是懂了,这种滑头的家伙就是个隐患,最好提前找个机会干掉。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新人们看到缅甸男自发的躲到了一旁,胆子终于大了起来,朝着唐峥问了一句。

    “木马房间,你们已经死了。”高羽才不管会不会刺激到他们呢,“只要听我们的,你们才能活下去。”

    新人们无视了后半句,各自互相观望着,那个刚才开口的男白领小小翼翼地问道,“能不能解释清楚点?”

    高羽刚要说话,就发现房间内被传送时的光束遮住笼罩了,到处都是正在出现的手臂和大腿,还有脑袋,看土去相当渗人。

    “**,这人数是要破百呀!”高羽笑呵呵的调侃,“什么事故,一下挂这么多人?”【本文字由提供

    (招新中)祝大家新年快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