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夜行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这天黄昏的时候,勿乞孤身一人出了城守府。***看书就到三*五*中*文*网***

    城守易衍还在哭天喊地的哀嚎,他很心痛他损失的钱财。易行等人也惊慌于这一次匪夷所思的失窃案,心神不定的他们并没有对卢乘风的举措做出任何的反应。除了城守府夜间值夜的护卫增加了一倍多,城守府和平日里并无任何不同。

    绕着小蒙城的两条大街转了一圈,顺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巷乱穿了一通。借助吴望的经验,勿乞确定身后没人盯梢,这才回到了大街上,找了个酒楼,买了两坛最好的‘黄玉膏’美酒,又买了三只烧鸡,一大堆说不出名字但是香气扑鼻的卤肉之类。

    现在勿乞手头很有点浮财,出门时卢乘风又给他塞了十锭金饼,所以买东西的时候只挑贵的买。就这些酒菜,足足花了勿乞二十五锭银,乐得酒楼老板都笑裂开了嘴。

    找酒楼老板讨了根木棍,将这些酒菜挑着,勿乞慢吞吞的走向了城东猛虎院,张虎等人的老窝。

    暮色四沉,小蒙城内各处民宅都升起了炊烟。这个世界灵气充沛,种植出的稻米等物格外的丰腴香滑,蒸煮米饭时香气四溢,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股浓浓的米香中。勿乞挑着酒菜一摇一摆的顺着大道前行,嗅着这米香,只觉心里很踏实,实实在在的很笃定。

    不远处,不知道哪家人家里传来了女子的歌声,曲调虽然简单,但是少女的嗓音甜美娇嫩,随着夜风飘出了老远,就好像一碟清甜的小菜,让四周的米香气格外多了份韵味。

    “妙呵,妙呵!”

    勿乞眯着一对贼眼,上下左右的乱瞥乱看。很有一些往来的商人正带着女眷在街上匆匆行走,或者归家,或者回客栈。这个世界的灵气充沛,水土丰美,那些女眷一个个生得妖娆多姿美丽异常,以乐小白的经验,这些女子可都是能打九十五分以上的极品。

    看着这些美丽动人的女子,勿乞突然仰天长叹了一声。如果乐小白能随同他一起来到这里,那个色中狂魔,怕是早就欢喜得晕了过去吧?这里的女子,比地球上的那些美女,却又强过了太多。

    吧嗒了一下嘴巴,勿乞低声嘀咕道:“我会给你们报仇的,相信我!我一定会灭了青城一脉!”

    小蒙城并不大,走了不到一刻钟,勿乞就找到了城东的猛虎院。

    这是一间前后两进,前方有一个亩许方圆大操场的院落,门前杵着一根旗杆,上面一面黄底黑虎旗正凌风招展。几个腰佩大刀的汉子,正坐在门前的石阶上胡扯,森严的目光正打量着来往的行人,没有丝毫的懈怠。35zww.com

    看到勿乞过来了,几个汉子齐齐站起身来,朝勿乞抱拳行了一礼。勿乞回了一礼,挑着酒菜就进了门。这几个汉子都是在蒙村见过的猎蛮人,大家也算老相识了。

    进了院子,就看到院落里操场正中已经摆了一张大石台子,张虎和几个彪形大汉正在石台边席地而坐,一旁堆着酒坛子,石台上堆放着大量的烤肉菜肴。操场两侧的厢房里,也正传来喧哗声,张虎麾下的猎蛮人,正在厢房里大吃大喝闹得开心。

    有几间厢房里还传来了女子的喘息声,时不时有穿红着绿的女子娇笑着被猎蛮人大汉扛进没人的厢房,很快那里面也响起了相同的喘息和呻吟。

    勿乞笑了,他走到石台边向张虎抱拳行礼道:“张虎大哥,你们好自在快活!”

    张虎仰天灌了一碗酒,重重的将酒碗放在了石台上,他黑着一张脸叫道:“屁!你不来,我们就好生自在快活,吃吃喝喝,弄个娘们快活快活,不知道多逍遥!你一来,我们那里还快活得起来?”

    从袖子里掏出了那个绿火骷髅,张虎将粘着一张符箓的骷髅丢给了勿乞。

    “现在司库房应该是那卢家公子把握了吧?按照下品法器的行情,给我一百锭金罢!也就是在小蒙城,若是去了哪些大城里,一剑下品法器,怎可能才这么点价钱?”

    随手将绿火骷髅塞进了袖子,勿乞将酒菜放在了石台上,一掌排开了一个酒坛子的封泥。

    一股浓郁的香气从酒坛里喷了出来,张虎等人的眼珠一亮,齐齐站起身来。

    “哎呵?黄玉膏?十锭银一坛的二十年陈黄玉膏,乖乖,好久没喝到了!”

    几个人一边惊叹,一边你争我抢的抢夺起两个酒坛。最终是张虎力胜一筹,一个人独占了半坛美酒,其他五个大汉只能无奈的均分剩下的一坛半。几个人都是海量,两坛美酒不到半刻钟就被喝得干干净净。

    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张虎直愣愣的瞪着勿乞笑道:“看在两坛好酒的份上,想要说什么,快点说,一盏茶时间,说不完就不要浪费口水了!”

    盘膝坐在了石台边,正对着张虎坐下,勿乞淡然道:“现在你们很快乐,很快活。等你们筋骨无能年老体衰之时,你们还能这样快活么?老无所依,老无所养,你们还能快活得起来?”

    众人色变,张虎掌心的酒碗‘啪’的一下炸成了粉碎。

    “年老体衰筋骨无能之时,老无所依,老无所养。”

    张虎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着勿乞的话,目光闪烁,身体渐渐的哆嗦了起来。他身边的几条大汉也是神色一暗,精神劲都被勿乞的话消磨了一大截。

    猎蛮人,看起来逍遥快活,那钱财都是从尸山血海刀光剑影中拼杀得来。每次出城进山狩猎蛮人,那一次不是要损失几个兄弟?在场的几个汉子,哪一个不是浑身带伤?这口血食,还能吃多久?等他们过了身体的巅峰期,哪里还有能力和蛮人拼命?

    昔年多少声名赫赫的猎蛮人游侠儿,最终的结果,要么是黄土一堆,要么是无声无息的消泯人前!

    勿乞的话很毒,直如一柄匕首,撕开了众人心头的最后一层心理屏障,狠狠的插在了他们的心头。

    抓起身边酒坛,张口灌了半坛烈酒,张虎望着勿乞苦笑道:“勿乞兄弟,你好一张厉害的嘴!”

    举手将酒坛砸在地上,张虎脸上胡须根根竖起,他厉声喝道:“但是,就算要投靠豪门公子,天下之大,尽有其他的选择。像卢乘风这种,身为溧阳卢氏的长子却被发配来小蒙城的落魄公子,我们投奔他,又有什么好处?”

    勿乞双手抱在胸前,望着怒发冲冠宛如猛虎的张虎,嬉笑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现在投靠卢乘风,我们同心协力要么干掉现在的城守,要么逼他们滚蛋,这小蒙城就是我们的天下!”

    伸手朝四周一指,勿乞大笑道:“只要将这小蒙城掌握在手中,手掌八千城卫军,再调教数百死士,就算是落魄的豪门公子,事情也大有可为!”

    张虎和几个兄弟相互看了看,神色都是一动。

    勿乞长笑道:“想想看,以小蒙城的出产,一年能收得多少钱财?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我们就算偷偷摸摸武装三五万大军,也是轻松之极的事情。”

    张虎深吸了一口气,他望着勿乞低声喝道:“你这话,简直是无法无天,好大的胆子!”

    勿乞也不看张虎一眼,他悠闲的抬起头,望着天空一轮弯月低声笑道:“富贵险中求,若是张虎大哥你一心一意混迹于市井之中,当我今天没来过。”

    伸手掏出袖子里的绿火骷髅,勿乞将它丢在地上,一脚跺成了粉碎。

    “啊呸,下品法器?就算下品法宝,也入不了我的眼!”

    随手掏出了几颗昨夜在易衍密室中得到的,足足有鸡蛋大小的明珠,勿乞将珠子丢在了石台上,明珠滴溜溜的旋转着,在月光下放出了一片白蒙蒙的霞光。

    “就这几颗宝珠,一颗就价值巨万,一件下品法器而已,值得张虎大哥你这人中豪杰,和那种腌臜人物撕扯?那霍彪,还有那易司库,我看他们,就连猪狗不如,大哥你心甘情愿和这种贱种厮混?”

    张虎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从胸腔里发出一声低沉的虎咆。他猛的站起身来,望着勿乞大喝道:“勿乞,我算是服了你这张嘴!好,好,好,我张虎这辈子再赌一次,再赌一个富贵前程出来,你可不要害了我,还有我身边这群血性兄弟!”

    勿乞转身走出了猛虎院,他低声笑道:“我从来不辜负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明天自己去典军府报到,我的张虎张司役大哥!”

    反手一丢,卢乘风签署的那份任命张虎为司役官的公文,轻飘飘的划过十几丈距离,落在了张虎面前。

    和张虎他们痛饮了一顿美酒,又扯了这么久闲话,勿乞从猛虎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明月高悬,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闲人。他一路摇摇摆摆的走回了城守府,做出一副醉鬼的模样,东摇西摆的左右乱撞,一路跌跌撞撞的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了自己卧房。

    在两个侍女的招呼下,勿乞沐浴完毕,昏昏沉沉的在床榻上睡去。

    等得两个侍女也睡下了周万籁俱寂的时候,勿乞和昨天夜里一样,又偷偷摸摸的起身下床,点了两个侍女的昏穴,让她们陷入了昏睡。

    一如昨夜,施展先天水灵遁法催起了一团水雾,掩盖了自己身形,勿乞摸到了易行等人的府邸中。

    典吏、典民、典刑三人的府邸中,私家浮财加起来也不到易衍的一半。勿乞只花了大半个时辰,就搬空了三家人的库房,顺带着连三人的妻妾头上的珠宝首饰各种头面都摸得干干净净。

    忙碌了一阵,勿乞将所有财物都埋进了昨夜的那个大坑,仔细用落叶枯枝将那大坑隐蔽了起来,这才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城守府。一番施为,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踪影,城守府内外数十条值夜的恶犬,更是没发出半点儿声音。

    第二日一大早,三声高亢入云的惨嚎声骤然在城守府后院响起。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哪哪哪哪哪哪!”

    “我的票,我的票,我的票哪哪哪哪哪哪!”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