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最后的亡命奔驰

作者:相思洗红豆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呵呵,我就要死了,你的威胁热怕不管用。”赢商舞连都不在乎,那还怕他的威胁,不由地嘲笑道,“下次记得别这么幼稚。”

    唐峥忍无可忍了,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扇出了一个五指印。

    “别冲动。”秦嫣拉住了他,看着赢商舞,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哀求,“求求你告诉我复活白果的办法?你不是说过有问必答吗?”

    “咳,木马游戏中还有诚实的人吗?”赢商舞自嘲了一句,又开始喘气,他现在需要休息,而不是说话。

    “别问她,木马肯定知道。”庞美琴看不惯着女人,而且因为对李欣兰她们没什么感情,所以根本体会不到唐峥和秦嫣此刻的急迫心情,所以她被瞪了一眼后,虽然不解,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万一木马不说呢?”秦嫣朝着庞美琴嘶吼,这是她第一次发怒。

    “叔叔,你们冷静些,别被她耍了,如果真的可以复活人,为什么赢商舞不复活人,还要独自去报仇。”陆梵故作轻松的弹了一下唐峥的脑门,想让他清醒过来。

    唐峥觉得自己被骗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挥手就要打赢商舞,又被心怀一丝希望的秦嫣拉住了。

    “因为我的同伴们已经不想再复活了,我说过,有时候木马游戏会逼的你们想自杀。”赢商舞笑了,可是泪水不停地从眼角流出来,“你们知道我们当初听到可以复活同伴时多开心么可后来才发现那根本就是一次次残忍的虐杀,大家相约要一起活着回去,结果某个人死垩亡,接着拿到一万点,复活,然后又开始了拿到一万点数回家,可是呢,残酷的游戏总会死人总有一些朋友时运不济,一次次看着你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死垩亡,一次次的挣脱不掉这个周而复始的囚笼,就算心是铁做的,也会累的。”

    “越是一起战斗,大家的关系越好,越没办法一个人离开,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生死之交,所以说你们想活着离开木马游戏就抛掉那些无用的情感吧。”

    唐峥和秦嫣沉默了,一个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挚友,会让人不由自主去小心翼翼地呵护彼此间的友谊,否则人生会是多么的失败?单是逃走的负罪感和内疚感,恐怕也会像毒垩蛇一样,一辈子折磨你。

    “你死过吗?”陆梵突然想到了唐峥,如果他死垩亡,自己肯定也会留下来攒一万分救他。

    “死过,两次。”赢商舞的语气很淡说出的话却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死垩亡后是什么感觉?”陆梵下意识地问了出来,结果赢商舞只是摇了摇头,“你们以后绝对有机会体会到的。”

    众人知道她这不是诅咒,而是一种无奈地发泄。

    “一万点数拿到一万分你们就可以复活一个人。”赢商舞不再逗他们,公布了答垩案。

    “还好,和离开木马游戏的价码一样。”唐峥长吁了一口气还在承受范围之内,而秦嫣和庞美琴已经皱眉了,按照她们的攒分能力,打到这个目标可不容易。

    “现在怎么办?祭品有了,可新娘还不知道在哪?”庞美琴叉开了话题,“应该没有其他的木马团队了。”

    “我或许猜到了新娘在哪,还是秦嫣提醒了我。”唐峥深吸了一口气,抛掉了纷杂的情绪尽快的活着回去才是最重要的。

    “我什么也没做呀?”秦嫣不解。

    “还记得你用u臼攻击俄罗斯人,忘记换雷暴步垩枪的事吗?咱们也可能走入了思维定势,斯坦恩说新娘是活生生的人类,可是整个城堡只有马厩中的那匹老马是个活物。”

    “马是新娘?”庞美琴的思维还没转过来。

    “诅咒?你是说新娘被恶魔变成了马?”陆梵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难顾她会那么瘦,肯定是吃不惯草料。”,

    “想那么多做什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庞美琴等不及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过先要把尸体上的脑袋收集起来。”

    “她怎么办?”陆梵指了指赢商舞,她现在和累赘差不多了。

    “不用管我,你们走吧。”赢商舞想要平静的迎来的死垩亡,她早就活的了无生趣了。

    “你这种心态不对,至少你的朋友们不愿看到你这样。”唐峥说完这些,不再管她,转身去了马厩,他不是心理医生,也犯不着为这个女人担忧,能说这些,也算仁至义尽了。

    那匹老马依旧孤零零的待着,完全无视了唐峥等人,仰着头看天。

    “新娘?”陆梵尝试着沟通,可是没有效果。

    “先看看是公母再说,新娘总不会是男的吧。”唐峥刚弯下腰,老马的蹄子就踹了过去,还好他的离得够远。

    “别装了,你就是新娘,不能说人话就给我点头。”唐峥掏出了雷暴步垩枪,指着它,“如果五秒内没有茶案,你就去死。”

    老马看着唐峥的眼睛,三秒后,无奈地点了点头,庞美琴和陆梵立刻欢呼了起来,果然是这样。

    “你中了诅咒?”看到老马点头,唐峥又继续问道,“怎么解除?”

    老马用蹄子在地上画着,写出了一串潦草的英文。

    “需要一个男士的吻。”陆梵念完,三个女人下意识地看向了唐峥,片刻后发出了爆笑。

    “让唐峥去亲吻一匹马?必须要拍下来了呀。”秦嫣将手伸进了。袋中,握住了手机,而庞美琴和陆梵也是差不多的心思。

    “你以为你是公主吗?”唐峥的脸纠结了起来,这也太耍人了看着老马的嘴唇,一想到她恢复后可能也会是个老太婆,他就觉得恶心想吐,赶紧拒绝,“不行,我做不到。”

    “我就是公主。”老马打了个响鼻,继续用蹄子书写。

    “必须是要人吗?”陆梵发问,见到她点头又问道,“死掉的男人行不行?”

    这一次换成老马愣住了,接着就不断的后退,想离开这个小恶魔。

    “行了,美琴去拿个男人的头颅过来,秦嫣拿绳子把这家伙栓起来,别让她跑了。”唐峥现在只用吩咐就行。

    “解除诅咒的时候会出恶魔吗?”陆梵玩了不少的rG冒险游戏,对此很关心。

    老马公主一脸苦逼的摇头,三分钟后,看着庞美琴抓着头发提来的脑袋,不住地尬蹶子后退,结果被唐峥的屠魔圣焰抡在了屁股上,抽出了一条血痕,这才老实下来。

    一马匹吻人脑袋,这可是难得的景观,不过片刻后白光闪过,就变成了一个瘦骨磷响光着身子的老抠蹲在地上呕吐,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给她披井衣服。”唐峥警戒着四周,等了五分钟,确定没危险后,带着她们进了大厅。

    重新站在以前的城堡中,老公主泪流满面。

    “你认识斯坦恩?”唐峥一行在整理准备,要离开了。

    “他就是那个把我变成马匹的负心男人,我的老公。”公主愤愤不平地谩骂着,身体一阵抖索。

    “那他为什么还让我们找你?”唐峥迷惑了,又是宫廷情仇?

    “怎么离开恶魔城?”陆梵才不管那些呢,“你要想隐瞒,可别我们不客气。”

    “这里就是恶魔城,离开了乌鸦岭,就出了恶魔城的范围,大概十英里的路程。”公主坐了下来,她的体力可坚持不了多久,这让大家很担心。

    “快出发吧,这老女人好像随时会死的样子。”庞美琴小声的催促着,指了指赢商舞,“她怎么办?”

    庞美琴其实看上了赢商舞的装备,人家好歹是个征服者,有点存活。

    “美琴负责背她。”唐峥没想那么多,道,“你要想死,就给我们出最后一把力,如果遇到敌人,就帮忙断后。”,

    赢商舞耸了耸肩膀,无所谓,“我的唐刀是SS级道具,最有价值,别忘了从我的尸体上拿走。”

    时隔八天后,唐峥等人再一次踏入了石像恶魔庭院,在公主新娘的指示下,安放六颗头颅果然在没有被袭击,走到了大门处,公主双手合握,放在了胸前,开始吟唱一手圣歌。

    圣洁的气息从这个老公主身上散发了出来,弥漫过那些缠绕着铁门上的藤蔓,顿时让它们都枯萎了。

    “可以了。”公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虚弱的道,“放心吧,我就算死,也会将你们送出去的,毕竟是你们让我重新恢复了人型。”

    在城堡中看着天空还是骄阳明媚,可是唐峥刚一踏出大门,天色就立刻暗了下去,挂上了一轮新月,潮湿阴凉的夜风吹过皮肤,让众人打了个寒颤。

    周遭都是些掉光了树叶的枯树,在月圆的照射下,在地上拉出了诡异阴影。

    “这怎么回事?”庞美琴背着赢商舞,恨不得立刻丢下她跑掉,十英里可是一万六千多米,她可不认为自己能坚持下去。

    唐峥可没忘记他的空间腕表中还有一辆悍马呢,本来是打算召唤甲壳虫战车的,不过被腕表提示无法使用。

    看着那辆悍马,庞美琴立刻满脸兴垩奋地把赢商舞抛到了后座上,钻进了驾驶室,招呼众人上车,“赶快。

    虽然没有公路,但是悍马依旧在庞美琴的操控下一骑绝尘,窜了出去,唐峥也没闲着,将所有的武器都装满了弹匣,放在身侧。

    唐峥从来就没想过这十英里的路程会像郊游一样轻松,果然,三分钟后,一群生着蝠翼的恶魔就从后面追了上来,黑压压的一片,遮蔽了月色。

    “准备战斗,陆梵看好公主,如果她有异动,就宰了她。”唐峥不敢有丝毫大意,本来是打算困住公主的,不过她万一没危险,反而会让她陷入危机,所以放弃了。

    “前面有东西。”庞美琴喊了一句,就准备猛打方向盘绕开。

    前面百米处是足足一千只以上的幽灵骑士,它们骑着骷髅战马,穿着铠甲,拿着骑枪向唐峥等人发起了冲锋。

    “撞过去。”脆弱的挡风玻璃挡不住它们的攻击,唐峥干脆一枪将它轰烂,把缴获来的加持林六管机枪加在了上面。

    接通电源后,枪管滋滋地转了起来,接着就开始疯狂的喷涌子弹,扫出了一片弹幕,对面冲在最前端的骑士们顿时就像撞上了一面墙壁,栽倒了下去,十秒后,冲锋的骑兵阵型被加持林咬掉了一块。

    因为坐在狭小的车厢内,抛出的滚烫弹壳无处可去,全掉在了唐峥身上,不一会儿就埋住子他的下半身。

    骑士数量太多,而且比人头蜘殊的抚性还高,几十颗子弹才能搞定一只,所以即使是加持林也压制不住他们,总有一些漏网之鱼。

    “要是没有汽车,这一万多米该怎么跑呀,肯定逃不过它们的追杀。”看着那些幽灵骑士撞在悍马上,感受着车身碾过它们时的起伏感,庞美琴的脸都吓白了。

    后面飞在天上的恶魔也追了上来,奋力投掷出了手中的钢叉,悍马车厢居然抵挡不住,直接被锐利的钢叉刺穿,弄的唐峥等人手忙脚乱,全都俯下了身子。

    “小心。”走在副驾驶的唐峥一把扯歪了庞美琴的身子,一只骑士在被撞翻前,将五米长的龙枪刺进了驾驶室,扎在了座椅上,如果唐峥慢半拍,庞美琴就要被刺穿。

    悍马立刻像失去了束缚的蛮牛,胡乱窜了扭动了起来,庞美琴没敢耽搁,抓稳了方向盘,不过因为骑枪占位,让她的姿势很别扭。

    “秦嫣,把座位上的骑枪弄出去。”唐峥继续开火,尽量扫成路上的障碍,减少庞美琴被攻击的机会,加特林的子弹打完了,唐峥立刻抄起了一把m24不同的枪声又回荡在车厢内,几乎震破了众人的耳膜。

    “我们没跑错铆”陆梵把公主的脑袋按在了车座上,然后压在了她身上,现在对方的小命比她贵重。

    没人答话,公主已经吓晕了过去,陆梵看了一眼,拎起了一把ok,不过找不到开枪的时机,悍马一直在抖,她根本控制不住枪口。

    “会活着的,一定会活着回去的。”庞美琴碎碎念叨着,将油门踩到了低,在乌鸦岭的地面上犁出了一条长长的滚滚烟尘。。)感谢毛虫,华中云,月中断罪,缘来位书友慷慨打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