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雅骚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深更半夜。

    雅夫人的别苑当中,恐怕……也就只有徐缺有这个本事,偷偷潜入进来了,外面还有不少火皇派来的高手驻扎以及重重禁制。可这些在徐缺的眼中,根本就如同虚设一般。

    他换上了人皮面具,重新变成了那个“胡歌”长相的风流才子李白。

    可就在徐缺才刚步到雅夫人的闺房之外,准bèi

    敲门的时候,居然就听到了如此奇怪的声响来,顿时浑身就是一个激灵。

    “我了个去!雅夫人这……这对我是日思夜想么?居然在这深夜当中,一个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想着我?”

    听着这令人心神荡漾的声音,徐缺本来打算窍门堂堂正正进去的,但是现在却是犹豫了。

    看了看旁边从雅夫人香闺当中透露出来的昏黄色烛光,徐缺的心里面那叫一个痒痒的啊!

    “等等〖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再说,先瞅瞅看……雅夫人到底有没有在‘想’我……”

    说着,徐缺朝着雅夫人闺房的窗户悄悄地靠了过去。

    这一扇窗户,正好是靠在雅夫人的床边……

    通过那烛光的背影,徐缺模模糊糊地看到雅夫人那婀娜又略带丰腴的身材,还有那口中的呢喃和对自己的呼唤,略带急促的娇喘,更是让徐缺浑身每一个细胞都绷直了起来。

    “我去!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大半夜的不睡觉,这么叫……连我这种正人君子,都有些受不了了!”

    徐缺的心里早已经被挠的痒得不行了,事实上他肯定不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人,手立kè

    就不老实起来了,看着这窗户纸,然后学着以前看电视古装剧里面的那样,往手上沾了沾唾沫,想要将窗户纸给捅破了。

    他觉得必须好好观察一下里面的“敌情”,顺便抨击一下雅夫人这种“不雅”的行为!

    “我戳……”

    伸出湿润的食指,徐缺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朝着窗户纸狠狠地一捅。

    砰!

    轻轻地一声,徐缺发xiàn

    ,这尼玛电视剧里面全他妈是骗人的啊!

    谁说窗户纸沾点口水轻轻一捅就破了啊!

    雅夫人香闺的窗户纸,那可不是普通货色,徐缺就算是把手指头都快戳断了,也不可能戳破的。

    “我去!什么情况?戳不破?我就不信了……我会戳不破你……”

    身为一代逼王,徐缺自认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碍到他,更何况这只是一层特殊的窗户纸呢?

    不过是一层纸而已!

    哪怕是一层膜!

    你也别想阻碍一代逼王!

    既然敢挡在逼王前面,就要做好被毁灭的准bèi

    吧!

    于是乎,徐缺不伸手指了,直接握拳……然后又张开,轻轻地抓住窗户边,轻轻地把整个窗户都给拉开。

    “嘿嘿!要那么麻烦做什么?直接打开窗户不就行了?”

    吱呀一声!

    徐缺把雅夫人香闺的窗户给打开了!

    瞬间,一股沁人的芬芳就迎面而来,带着一股成熟的女人香味,最是醉人心弦啊!

    在略带昏黄的烛光之下,雅夫人身穿淡蓝色薄纱般的罗衫,微微闭着双眼,双腿不断地交叉和摩挲着,浑身上下一阵香汗淋漓的样子,粉嫩的薄唇轻轻地一张一合,像之前徐缺进来之前那样在呢喃呓语着……

    “原来雅夫人不是发xiàn

    我来了,而是……在做梦啊!连梦中都在想着我?唉……也难怪了,像我这么优秀的人,确实人见人爱呀!怪不得狗皇帝会将雅夫人给软禁起来。”

    一翻身,徐缺直接跳了进来,他的动作很轻,并没有惊动外面的丫鬟,随后,便立kè

    在整个香闺当中加了一个隔音阵法。

    但是,徐缺这轻微的动作,还是将床上的雅夫人给惊醒了过来。

    “李……李公子?真的是你么?”

    雅夫人睁着朦胧迷惘的睡眼,结果一看到眼前的徐缺,登时就完全清醒了过来,很是惊愕。

    自己刚才在梦中那般,如今……难道说,还是在梦中么?

    如果说,这真的是在梦中的话?

    那一切,就无须那么拘谨和约束了啊!

    雅夫人欠了欠身子,面带桃红,微微收起了自己的双腿,纤弱的双手,悄悄地攀上了徐缺的身上,一脸幽怨地冲着徐缺嗔道:“李公子,妾身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夫人莫怕,我这不是来了么?”

    此时的雅夫人,和当日在众书生面前那个带着威仪的雅夫人截然不同,娇媚当中透露出一丝小女人的姿态,羞涩之中又带着那种欲求未满的奔放。

    犹如成熟地蜜桃一般,可以挤出水来的雅夫人,但凡是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恐怕都会控zhì

    不住自己了。

    然而,徐缺是谁?

    他可是一代逼王啊!

    其他任何的男人都控zhì

    不住自己,而徐缺就觉得,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要控zhì

    自己呢?

    他轻轻地一手搂过雅夫人的腰,徐缺算是真zhèng

    体会到了传说当中的“增一分则嫌肥,减一分则太瘦”,而且……他还是纯粹用手感体会到的。

    “唔……”

    而就在徐缺这么揽住雅夫人的时候,她浑身上下也是忍不住一阵颤抖了起来,然后发出了一声嘤咛来。

    “李公子……”

    雅夫人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徐缺的手指挡住了樱唇说道:“不要叫我李公子,那样会影响我的代入感的……”

    “那……妾身应该叫……”

    “叫我官人!”

    徐缺说罢,一把就将雅夫人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回到了床上。

    轻,很轻!

    雅夫人那略带丰腴,却柔若无骨、弱不禁风的样子,简直风情万种!眉目间流转的深情,却是让徐缺已经完全顾不上礼义廉耻和……装逼了。

    “官人,从今以后,你就是妾身的官人……”

    一直以为还在梦中的雅夫人,也放下了自己火国先皇长公主的身份,在徐缺的面前,尽显出女人的娇媚和柔情,两只手轻轻地搂住徐缺的脖子,便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嘴角微微的笑!

    美眸间洋溢的那种幸福,是这辈子从未有过的。

    身为皇族长女,从小就被定位嫁给火神的“妻子”,需yào

    守一辈子的活寡,这对于个女人来说,是多么艰难困苦的啊!

    每到深夜难熬之时,雅夫人唯有靠一些充满着才华学识的诗词来聊以解乏,可是那些诗词总有读腻的时候,火国的这些才子们写的词句,却也总是充满着一股郁郁不得志的酸腐滋味。

    直到眼前这个人的出现,那个随口就能喊一句“小楼一夜听春雨”,走一步又能叹一声“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如此惊才绝艳之人,屹立在人群当中,绽放出无限的才气和光芒,浑身上下都充满着谜团一般,令人忍不住着迷……

    而现在,这个人就在她的眼前,一切都如同梦中一般,已然让雅夫人分不清现实和梦了。

    “官人,妾身……”

    雅夫人咬着樱唇,局促地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徐缺却是轻轻地用一只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嘴角噙起一丝略带坏坏的微笑,轻声柔情地说道:“别说话,吻我!”

    ……

    ……

    【回来啦,今天在医院奔波一天,又是拍心电图,又是拍X光,还有验血!现在能确定的是心脏没毛病,胆固醇偏高,其他的得等明天结果啦。大家这两天别催更新,虽然会晚更,可是一天四更还是会有的。今天第一更送到,待会还有三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