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到底是想怎样?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搬山派的老者与弟子全然怔住了。

    炸天帮蓝翔张起灵,外号闷油瓶!

    这名号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但他们知dào

    ,也许过了今天,这名号以后在盗墓圈里,恐怕要声震四方了!

    毕竟挖皇陵这种事,似乎至今还没人能做到这一步。

    多数盗墓者都是从正入口钻进去,或者被阵法所迷失,结果无一生存。

    几乎可以说,没有人能真zhèng

    摸入墓室之中。

    但现在,这黑袍少年挖穿了山,砸破了墓墙,简单粗暴的这样进去了,实在有些令几人骇然。

    所以老者才觉得,今日这事若传出去,炸天帮张起灵这名字,肯定会非同凡响的!

    “那位小哥,真是厉害啊!”几名弟子最终皆由衷*{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发出感慨!

    女弟子眸间更是熠熠生辉,望着那个漆黑阴森的坑洞,想起刚才那小哥毫不犹豫跳进去的那种洒脱,心中久久无法平息!

    毕竟,那样挺帅气的!

    ……

    与此同时,远在皇城的皇宫中。

    此时几乎一片大乱,皇宫战火连天,狼藉一片,许多地方几乎沦为废墟。

    特别是火皇得知自己一不小心吃了屎之后,更是再度气得咳血,怒火滔天,将火气全发泄在其他建筑物上,临时步入炼虚期的他,差点没把皇宫给彻底毁了!

    而天香谷长老自知是自己误会了,生怕被火皇迁怒,早就带人偷偷逃离了。

    其余各门派也怕被波及,纷纷退走,但也有一些好事者,专门跑去大明湖看了一眼,结果发xiàn

    别苑真的被封禁,顿时大惊!

    唐柳风也趁乱逃脱了,但还算讲义气,学着一些人瞎起哄,背地里传火皇坏话,比如谋害当年驸马,还被人戴了绿帽,今天更在宫中被驸马吊打,最后自己主动要求吃-屎!

    皇城彻底被震惊,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迅速朝周边扩散!

    炎阳公主与紫萱一直站在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大殿外,久久无法回神。

    数息后,紫萱才幽幽叹了口气:“公主,给他地图真的没事吗?他现在肯定是去皇陵了,万一皇陵被破,就……”

    “不可能的!”炎阳公主当即摇了摇头,冷若冰霜,“我一开始确实是低估他了,没想到他的实力竟能与父皇比拟,甚至更胜一筹。但是,这又能如何?只要他入了皇陵,此生就不可能再出来。”

    紫萱却依旧担忧:“可是……他创造太多奇迹了。”

    “这个奇迹他创不了。当年据我皇爷爷所说,有位先祖曾是合体期修为,寿元将近,但不甘愿永远在皇陵中辞世,所以他进入皇陵,是为了从中得到老祖留下的天材地宝,试图续命。结果呢,照样没能踏出来。徐缺再强dà

    ,连炼虚期都毕不了,何况是合体期?”炎阳公主十分肯定。

    “再则,就算他进入皇陵,也不可能接近我火元国的龙脉,因为那龙脉……早已不在皇陵中。”

    “什么?”紫萱听完,顿时大惊,这怎么可能?

    如果没有龙脉,刚才火皇是如何凝聚龙气护体的?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早在数百年前,我先祖就将它沉入了地心,让它在地心岩浆中遨游,除了我姬家血脉能唤出它以外,无人可以寻到它!所以,徐缺无论是否能进入皇陵,他就不可能再走出来,更动不了我火元国龙脉,所以我才让你将火元国的皇陵地图给了他!”

    炎阳公主说到这,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淡淡道:“现在,我只希望他真的中计入了皇陵,这场闹剧,也就可以到此为止了!以他的身份,能死在皇陵,也算抬举他了!”

    “……”紫萱抿了抿嘴,欲言又止,最终选择了沉默。

    她始终觉得,徐缺不可能真的这么简单就消失的。

    说不定,哪一天他又会跟今天似的,突然出现,而后大开杀戒!

    ……

    ……

    与此同时,东郊皇陵墓里。

    徐缺不知dào

    自己究竟自由落体了多久,反正现在还没落到平地上,身体依旧在往下掉落,显然这墓室十分的高。

    好在进了墓中之后,禁制也就消失了,不再压制法诀。

    徐缺毫不犹豫的施展三千雷动,脚下窜起一道道闪电,飞快加速往下落去。

    “砰!”

    不多时,他终于脚踏实地,不再下降,显然已经算是进入墓中了。

    四周一片漆黑,但并不能影响他的视野。

    左右打量一番后,徐缺基本可以确定,自己身处在一个十分宽阔而空荡的墓室里。

    四面徒壁,四面墙皆修有一道拱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徐缺顿时皱起眉头,这种情况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取出皇陵地图,一把摊开,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线路,陷入了沉思!

    “嗡!”

    突然,徐缺怀里感觉一阵温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颤动,并且发光发热,缕缕辉芒正透过衣襟缝隙,从中洒落出来。

    徐缺愣了一下,忙伸手朝怀里摸去。

    一拿出,是块墨玉牌,上面雕刻着一直麒麟图腾,散发阵阵古朴而神mì

    的气息!

    但是,这块玉牌……

    徐缺皱起眉头,这玉牌似乎是先前在边疆的时候,杀血海门前,一个跑来蹭烤鸡翅吃的老头给的。

    那老头的境界相当不简单,徐缺知dào

    他绝对是超过婴变期的,所以当时也只是跟老头互骂,没有动手。

    要不然就凭那老头的嚣张模样,徐缺早就冲上去干架了!

    而当时那老头临走前,就是送了这么一块玉牌。

    徐缺一直也没多在意,毕竟这玉牌没什么特殊之处,可没想到,进了这古墓里后,玉牌竟然发亮了,完全就是开始发光发热,并且涌出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怪了,这东西究竟是干嘛的?”徐缺一下子纳闷了,将玉牌轻轻掂了几下,若有所思的端详起来。

    但就在这时,墓室里的其中一道拱门,透着无尽的黑暗深处,突然传来一声风啸声,仿佛有千军万马的奔涌!

    徐缺陡然一惊,猛地站起身,掌心挥出一抹幽白的骨灵冷火,目光警惕的盯着那片黑暗!

    突然,几道黑影从门前窜过,看不清模样,甚至辨不出境界。

    旋即空中就传来一阵愤nù

    又哀怨的声音。

    “该死的,你还来?你今天就在这说清楚了,到底是想怎么样?”(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