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身体某个部位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徐缺这道题的答案,其实并不难想,可问题是没人敢回答呀!

    二蛋究竟说了什么?他住王大娘隔壁,而王大娘儿子却有问二蛋住哪。

    那二蛋还能回答什么呀,当然是……住你妈戈壁!

    所以二蛋就被揍了!

    但这个答案,在场根本没人敢说出口。

    毕竟雅夫人刚刚才发话,不希望再听到脏话。

    所以此刻压根就没人敢回答,而且也对徐缺敢怒不敢言,生怕一激动,真忍不住骂起脏话!

    十个呼吸间一下子就过了,雅夫人眼眸微眯着,饶有深意的看向徐缺道:“李公子当真是好智谋!”

    她自然也想通了这道问题里的关键,却也没与徐缺追究,反倒是愈发欣赏起眼前这白衣少年了。/>

    同时心中也略感惊骇,因为不难发xiàn

    ,徐缺这连续两道题,都是根据现场情况想出来的。

    第一道问题就借自身闯关的处境,误导众人将答案往闯题关方面想!

    第二道问题更是机智,直接利用她刚才那句“不想再听到脏话”,让在场无数学子就算知dào

    答案,也不敢回答出来。

    ‘如此急智与才华,倒确确实实是个人才!’雅夫人心中暗自赞赏了一句,美眸也扫向大明湖四周的众多书生,淡笑道:“李公子的第二道题关,无人能答上来,本宫宣bù

    此题过关。”

    说完,她一双美眸又落在了徐缺身上,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让他开始第三题!

    徐缺耸了耸肩膀,看着四周众人,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唉,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第二道题的答案我分明都告sù

    过你们了,你们居然还答不上来,真是让在下无言以对呀!”

    “……”全场众人皆抽搐着嘴角,拳头紧握,眼中怒火狂烧。

    唐柳风此时也不敢与徐缺靠得太近了,他知dào

    ,宴会结束后,这位李白兄弟肯定要被人打死!

    不过,出于义气,唐柳风也没走太远,就站在大明湖对面看着而已!

    徐缺懒得理这家伙,眼珠子一转,开始说起第三道题!

    “第三问更简单了,诸位这回可都得听好了,我们身体有个部位,有的人是硬硬的,有的人是软软的,大人就长一点,小孩就短一点,有的人就毛多点,有的人就毛少点,请问,这是身体哪个部位呀?”

    说完,他就对着大伙,挤眉弄眼的笑了起来。

    全场所有书生都傻眼了!

    身体某个部位,有人硬硬的,有人软软的,有长的有短的,还有尼玛毛多毛少的……

    我去,又来这种问题,真是比了狗啦!

    李白,我又去你妹的!

    ……

    所有男学子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扫向各自下体,旋即胸口发闷,顿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这答案,叫人如何说得出口?

    而一些女学子,包括雅夫人,琢磨了一下后,纷纷脸颊一红,嗔怒的瞪向徐缺。

    在读书人眼里,说脏话是一大禁,但涉及到这些隐私部位,那就更不得了了,有伤风化,简直粗俗卑劣,人人鄙夷之!

    站在大明湖对岸的唐柳风听到这问题后,脸色一白,又无声无息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喃喃道:“李兄弟真猛啊!”

    而徐缺感受着在座所有人愤nù

    指责的目光,却依旧云淡风轻,老神在在的看着众人,嘲讽道:

    “十息时间要到了哦,再不答上来就没机会了哟。”

    “你们到底行不行呀,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吗?”

    “身体某个部位呀,大家平时都会用到的,怎么就答不出呢?”

    “别怪我说话太直接,在座各位的智商真心不行呀!”

    “唉,十息时间都到了,要不我再给你们几个时辰想想?”

    “我去,你们瞪我干什么啊!想出来了就大胆说呀,谁要是回答得出来,我当场吞粪自尽!”

    “还是没人回答么?哈哈哈哈,那不好意思了,以后雅夫人就是在下的了……咳,口误,以后雅夫人的座上宾客就是在下了。”

    徐缺一连番的毒嘴连环炮,简直把众人的怒火都点燃了,所有人都狠得直咬牙关!

    “李白,不管你今日是否赢了,就凭你这最后一道题目,你绝对不配当读书人。”这时,一名书生终于忍不住,大声斥责道。

    “如此伤风败俗的粗劣问题,你竟在雅夫人面前说出,真是岂有此理。”

    “你这是在羞辱我们文人,羞辱雅夫人!”

    “不错,这是对雅夫人大大的不敬!”

    “今日如此庄严的宴会,你却如此破坏,该当何罪!”

    一下子,大明湖人声喧闹像煮沸的水一样,许多书生纷纷都被带动,对徐缺愤nù

    指责。

    更有一些女学子瞪着徐缺,大骂:“无耻之徒!”

    雅夫人秀眉轻蹙,摇了摇头,似乎也对徐缺这个问题感到有些不喜!

    “抱歉,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我这问题并没有什么不对,如果有,那肯定不关我的事!”徐缺依旧笑容满面,淡然笑道。

    因为他的答案,并没有那么污,而且十分纯洁,有理有据,所以才能这么有恃无恐,嚣张无比!

    “哼,你还狡辩,你这问题的答案,粗俗至极!”一名书生愤nù

    反驳道。

    徐缺耸了耸肩膀,眨着眼睛道:“不会呀,我这问题的答案很正常呀,难道阁下也猜到了?不妨说出来让我听听。”

    “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那书生顿时气得浑身发颤,指着徐缺,愣是不知该用什么词来抨击他。

    “什么不可理喻啊!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要是知dào

    答案,那就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我又怎么知dào

    你在说什么啊?真是莫名其妙,你才不可理喻,你全家都不可理喻!”徐缺一脸无辜。

    众人再次大怒,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居然还死不承认。

    “说啊!别顾着瞪我啊!要是知dào

    答案就说出来呀,我看你们分明就是不知dào

    答案,想随便找个理由不让我过关吧?”徐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继xù

    嘲讽挑衅。

    “哼,李白,你别这么嚣张,你不过就是觉得我们不敢说出答案对吧,好,今天我就非要说出来。”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了,从人群里跳了出来。

    徐缺一看就乐了,笑问道:“好,那你说,答案是什么?”

    那书生喘着粗气,瞪着眼眸,愤nù

    道:“小jj!”

    徐缺当即满脸震惊,猛然后退了几步,伸出颤抖的手臂指向书生,惊恐道:“你……你这死变-态,怎可说出这种话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