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当年那个驸马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几名壮汉顿时一呆,难以置信,自己这边都还没说什么,这两个书生居然就开骂了?

    现在的书生都这么疯了吗?要死啊?

    当即,几名壮汉震怒了。

    其中一人豁然起身,大骂一句“王八犊子,找死”,一只巨掌便狠狠朝其中一名书生脸上扇去。

    “啪!”

    明圣书院的书生懵了,显然没想到这壮汉出手如此快,以至于他没来得及躲闪。

    同时这响亮的巴掌声,也瞬间惊动茶馆里所有人!

    在这茶馆里,读书人无数,许多人也认出这几个明圣书院的书生,见他们有人被打,顿时就呆了。

    “我的天啊!明圣书院的人被揍了!”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nbsp;“我去,这可是大事件啊!”

    “哈哈,这下他们脸丢大了。明圣书院,我们火元国最高学府,还号称精英汇聚,结果在街上被人揍了,噗!”

    “哈哈,想想就觉得好笑!”

    ……众多读书人都忍不住捂嘴偷笑,幸灾乐祸起来。

    也有人皱眉,毕竟大家都是读书人,这样被几个莽夫欺负,不帮忙似乎不好呀!

    当即,有好几个书生就站了出来,怒斥道:“你们几个莽夫,光天化日下竟敢行恶,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你妈,是这小子先骂我们的。”壮汉怒骂道。

    众人顿时无语,包括那几名明圣书院的学子,也一脸愤愤不平!

    凭什么啊!刚刚那个白衣小子不是也骂你们么,你们还笑得那么傻-逼,现在怎么就不能骂了?摆明了是欺负人嘛!

    “真是岂有此理,我跟你们拼了!”明圣书院的几名学子气不过了,当即掐出法诀,直接朝壮汉轰去。

    “喝,你们这群人真是无法无天了,来啊!老子一拳揍死你们!”几名壮汉亦是大怒,掐起法诀应战!

    轰!

    法诀冲撞,鲜血迸溅!

    两方人马冲撞在一起,出手越来越狠,打得越来越凶……

    ……

    而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徐缺,此时已然进了皇城,正坐在一间高档的酒楼客栈里,吃得不亦乐乎!

    唐柳风坐在徐缺对面,看着桌上一大堆菜,满脸苦涩道:“李……李兄,待会可否借在下一点灵石?”

    “不可以!”徐缺拿起一只鸡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唐柳风顿时苦笑:“李兄,在下身上的灵石,可能不够付这顿饭钱啊……”

    “……”

    徐缺挑了挑眉,见这唐柳风看上去还这是挺落魄的,倒也没真逼人家请客,摇头道:“没事,这顿饭我来请,你放心吃!”

    “这可不行,大丈夫要言出必行,既然是在下打赌输了,那必须得请客!”唐柳风认真说道,显然是个气节很高的人。

    徐缺翻了翻白眼:“那就这样吧,我帮你付了这顿饭钱,然后你答yīng

    我两个要求!第一,告sù

    我公主招驸马是怎么回事。”

    “哦?”唐柳风顿时一怔,惊讶道:“难道李兄你不知dào

    炎阳公主招驸马?那你来皇城是……”

    “别废话,赶紧说,不然这顿饭钱你自己想办法去。”徐缺瞪了瞪眼,心道难不成还得告sù

    你,哥来皇城是为了盗墓顺便搞死火皇?

    “呃……其实此事许多人都知dào

    ,炎阳公主六年前就已经有驸马了,可是前段时间火皇昭告天下,那个驸马天生体弱,而且还阳衰,没法与公主行房事,于一年前就因病去世了!”

    “什么?”徐缺当即拍案而起,满脸愤nù

    。

    我真是比了狗了,这无耻狗皇帝真他妈毒啊!跟天下人说我死了也就算了,居然还诽谤我阳痿?我前阵子分明才把你女儿的身子又破了一次呀!

    “李兄,你……你怎么了?”唐柳风被徐缺这突如其来的怒声吓了一跳,客栈中许多人也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徐缺深吐一口气,冷哼一声,又坐回原位,摇头道:“没事!你继xù

    说。”

    然而,他脸上还是依旧写满愤nù

    与杀意!

    唐柳风心中一凛,只好压低着声音继xù

    道:“驸马已死,炎阳公主又是完璧之身,加上今年是五国三大宗派广收弟子的日子,百年一度,所以火皇就想借这次机会,为炎阳公主择一位驸马。”

    “呵呵,他们又想找个天才去当驸马么……”徐缺冷笑道。

    唐柳风一怔,满脸疑惑:“李兄为何说又?难道当年那个驸马,也是位天骄之子?”

    “那当然,当年那驸马可是惊才绝艳之人,而且胯下雄风威武,绝不是像火皇说的那样天生阳衰!”徐缺一言不合就开始吹起来,信誓旦旦道。

    但这话落在唐柳风耳中,令他脸色一变,陡然挡住自己胸口,身子往后一倾,警惕道:“李……李兄,你怎知dào

    那驸马并非阳衰的?”

    “我靠,你这表情跟眼神什么意思啊?堂堂读书人,思想怎么能这么肮脏?我知dào

    他不阳衰,是因为那个驸马当年在我们炸天帮混过,我与他相识,曾经见到他与各种美人夜夜笙歌!”

    “炸天帮?还有这种帮派啊?”

    唐柳风疑惑的皱起了眉,旋即又恍然的点点头:“我明白了,也许就是那位驸马当年放纵过度,导致体质虚弱,所以才去世了!”

    “……”徐缺嘴角一咧,继xù

    埋头吃菜,懒得再跟这个唐柳风多说什么。

    同时心里也开始琢磨起来,既然火皇宣称驸马已死,那自己到时候要是在天下人面前跳出来,岂不是能狠狠打火皇的脸?嘿嘿,这注意似乎不错嘛!

    徐缺嘴角陡然噙起一抹冷笑。

    唐柳风也没再说话,低头默默吃菜,结果吃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徐缺道:“对了李兄,你还没说第二个要求呢。”

    “第二个要求啊!随便吧!”徐缺刚才也就是随便说说,这会压根就没想好要提什么要求。

    但是唐柳风不干了,气节十足道:“李兄,这可不行,我答yīng

    过的事情,就必须做到,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

    徐缺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说道:“行吧,那你就改个名字。”

    “改名?”唐柳风一呆。

    “对,改名。”徐缺点头,拿起杯子喝了口茶,继xù

    道:“就改成——唐伯虎!”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