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最毒妇人心(修改)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怎……怎么可能?”

    炎阳公主当场脑袋一片空白,满脸呆滞,喃喃低语。

    “砰!”

    连带着紫萱,两人同时从空中摔倒下来,落在地上,顿时扬起一片尘埃!

    可两人丝毫没有反应,目光骇然,宛若丢了魂儿,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怔怔看着徐缺在一步步朝她们走来。

    原本在她们眼中侠肝义胆的少侠,有生以来第一次让她们内心产生一丝好感的男人……

    这一刻似乎成为恶魔般,带着浓浓的杀意,正向她们靠近。

    两人的心神在这一刻,险些崩溃。

    她们不知dào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无比的触目心惊!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那十几名天煞精英杀手,每一个都是元婴期中的精英存zài

    ,结果仅仅只是一瞬之间,在这个男人的一招之下,却全部化为了冰雕,当场丧命。

    金丹期圆满,以一己之力,就将那些元婴期精英杀手斩杀一尽,如同杀蝼蚁般轻易!

    炎阳公主与紫萱的脑海里不仅回想刚才徐缺的那句话……

    “你觉得……就凭这十几个废物,能杀得了我么?”

    杀得了吗?

    炎阳公主心里苦笑着摇头,这一刻,她才终于感觉到眼前这个徐缺,有多么恐怖!

    这种强dà

    到令人窒息的感觉,她几乎从未感受过,哪怕是在她父皇身上,也从没感觉过如此可怕的感觉!

    眼前这个徐缺,再也不是当初被关在皇宫地下室里,只会闭关修liàn

    的炉鼎了!

    那徐缺死了,而眼前的这一个已然涅槃重生了,再次归来,却强dà

    到了这般地步!

    ……

    此时,紫萱与炎阳公主也陡然回想起来。

    从她们在水元国回来之后,一进入边疆区域,四处流传着关于“徐缺”的传言!

    结丹期,灭阴鬼门满门!

    结丹期,踏毁大半个天武宗!

    起初,两人皆未在意,认为那也仅仅只是传言罢了,信不得真!

    但现在,她们突然反应过来,那个徐缺,其实就是眼前这个徐缺。因为放眼天下,也只有他,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炎阳公主完完全全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曾经那个靠着皇家怜悯才能苟活下来的乞丐,竟然会成长为如此逆天的强者。

    金丹期就能轻而易举地击杀如此多的元婴杀手,那等他到了元婴期,甚至是婴变期,又该会何其恐怖?

    “为什么不能是我?既然老天不让我死,就说明这是天意!我的公主老婆,天意不可违啊,所以很快,便是你们火元国的灭国之日了!”

    看着眼前震惊无比的炎阳公主和紫萱,徐缺放声大笑,觉得无比的畅快。

    虽然当初受辱的那个徐缺不是自己,但却是这一具身体,穿越过来的时候,徐缺已经完完全全和这具身体以及残缺的一些灵魂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对于这具身体死前的那些不甘和仇恨,完完全全是感同身受的。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奖励五十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奖励六十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奖励八十点装逼值!”

    耳边不停响起了获得装逼值的提示,但是徐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看着眼前被震惊的炎阳公主,走上前去,轻轻地用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玩味地说道:“怎么样?我尊贵的公主,你觉得现在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不!徐缺,你不能杀公主。其实,公主她并没有……”

    紫萱在一旁吓呆了,急忙冲上来想要解释什么。

    但是,炎阳公主直接冷声打断了她,眼眸扫向徐缺:“没错!徐缺,以前是我们姬家对不起你,但是,如果不是我们当初将你接回皇宫的话,你最后不过是街头巷尾一具饿死的尸骨罢了!

    今天,只要你放过本宫,等本宫安全抵达京城,必然会让父皇重谢于你,不管是高官厚禄还是逆天的修liàn

    功法,你要什么,本宫便让父皇给你什么,甚至……依旧让你当我火元国的驸马……”

    “接我回皇宫?呵呵,你们救我,不过是觊觎我身上的天火灵根罢了!我……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工具而已。而且,你觉得现在的我,还会稀罕你们皇城中的狗屁荣华富贵么?”

    徐缺嗤笑一声,没想到这炎阳公主死到临头,竟然还这般振振有理,依旧显摆着她那皇权家族的优越感。

    见炎阳公主无话可说,徐缺又冷笑一声,说道:“不过,我暂时还不打算杀了你。要知dào

    ,这世界上有无数比死更加恐怖的惩罚……”

    “徐缺,你究竟想做什么?她可是尊贵的火元国公主!快放了我们……”紫萱在一旁叫道。

    “给我坐下!”

    身上的异火威压一释fàng

    ,二女便立kè

    被震慑得摔在了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好不容易因为运气属性加成,才碰到了这炎阳公主。徐缺才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杀了她,而且对他来说更重yào

    的是,如何利用这炎阳公主弄到火元国都城的皇陵地图。

    “啧啧……可惜了这些美食!”

    徐缺迈步回到先前休息的地方,微微摇了摇头。

    地上是几只原本色香味俱全的烤翅,如今却混上了泥土,也失去了原来的口感,这让他感觉颇是浪费。

    回想先前,他还只是单纯的想装装逼,赚点经验,然后就离开。

    却不曾想,自己救下的人,居然是他一直想要报复的炎阳公主。

    徐缺除了恼火之余,再无其他杂念。

    他坐到地上,细细思索,如何借用炎阳公主这个人质,去对付那个狗皇帝,并且,还要得到进入皇陵的方法!

    毕竟救小柔,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

    ……

    与此同时,紫萱与炎阳公主也静静坐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

    徐缺就在不远处坐着,她们知dào

    自己哪都去不了。

    炎阳公主便坐在地上,低着头,望着地面,渐渐失神。

    数息后,她眼珠子一转,似乎做了什么重yào

    的决定,突然低声喃喃道:“紫萱,把我们从水元国带回来的那瓶酒给我。”

    紫萱顿时脸色一变,忙摇头道:“不行啊公主,那天心阴阳酒可是水元国的禁酒,男的喝下,功力瞬间尽失,而女子喝下……却……却……”

    她有些说不出口了。

    炎阳公主却是淡淡说道:“女子喝下,就有如剧烈无比的春·药!”

    “对啊,公主,我知dào

    你想干什么,可万一被他察觉,惹恼了他,定然会对你下死手的!”紫萱焦急如焚,时不时偷偷看向徐缺那边,生怕被发xiàn

    。

    炎阳公主却是淡然一笑:“紫萱,你听说过一夜夫妻百日恩么?徐缺毕竟和那个假公主有过夫妻之实,而且到现在还不知dào

    那公主是幻妃假扮的。

    他现在不杀我,终究是在念着当初那点旧情,我若是主动服软献媚,过去与他交谈把酒言欢,他定然会喝!而且你放心,这天心阴阳酒的毒性无比特殊,哪怕是婴变期的老怪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发xiàn

    有问题。”

    “可是……”

    “没有可是了,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他才不过金丹期圆满就已经有如此功力,倘若让他踏入更高深的境界……火元国要亡矣!”

    炎阳公主说到这,目光坚定如炬的看向紫萱,伸出了手!

    紫萱万分为难,迟迟没有动作。

    炎阳公主失去了耐心,直接将紫萱手上的储物戒指摘下,同时神念一动,抹除了紫萱留在戒指中的印记,将其中两瓶玉制小酒壶取了出来,旋即豁然站起身!

    “不要,公主……”紫萱紧忙拽住她的衣角。

    “父皇能杀他一次,我也一样能杀他一次!”

    炎阳公主淡淡一笑,掰开紫萱的小手,径直朝徐缺走去。

    【原版的那一章写歪了,所以重新改了一下,后面的章节晚点会更新啦。】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