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老子打劫的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什么,他死了?”

    素衣女子可爱的双眸顿时睁大,充满震惊。

    炎阳公主无比平静的点了点头:“我也是前阵子才刚刚知晓此事。”

    素衣女子闻言,眼眸不由得暗了下来,沉默了数秒,化成一声叹息:

    “唉,回想起来,我好像还记得当年他见到我们时,那副内向脸红的可爱模样。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dào

    他会成为火皇的间接炉鼎,可惜当年我们年幼,也没法阻止,后来他又被关在地宫下闭关修liàn

    ,时间一长,我们也忘记了此事,没想到如今再提起来,他却已经死了。”

    “我一直没忘!”炎阳公主眼眸微闭,淡淡应了一声。

    “什么?”素衣女子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愕道:“那……那你为什么不阻止?”

    “因为父皇想要更进一步,而那徐缺又是当时*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最适合的人选,即拥有天火灵根,又无亲无戚,所以父皇让幻妃假冒了我六年,也陪了那个徐缺六年,最后等他步入金丹期,才将他体内的天火灵根吸走。这对于一个本该饿死街头的流浪孤儿来说,我觉得也算是种补偿了。”炎阳公主说道,声音平淡无奇。

    “原来这些年是幻妃假冒你在陪那个徐缺,以她那身媚功与变幻之术,骗住一个金丹期确实不难。也难怪近几年来,我很少在宫里见过她露面。不过……我还是觉得那个徐缺挺可怜的。”素衣女子美眸里充满了不忍。

    炎阳公主却是不为所动过,神情没有丝毫起伏,淡漠道:“人各有命,世间可怜的人远不止他一个,况且,他的死也并非一文不值。幻妃吸走他体内的天火灵根后,又转给了父皇,如今父皇已经开始冲刺第七层境界,倘若能成功,对于火元国来说,将是件好事。”

    “唉……”素衣女子轻闭双眸,微微叹息,不再言语。

    只是数息后,她又陡然睁开了眼睛,惊讶道:“等等,你说这个徐缺跟那个徐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呀?要不然我去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那个徐缺的画像,也好瞧瞧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炎阳公主摇了摇头:“名字相同的人多得是,没必要小题大做。再则,皇宫里的徐缺已经死了,临死前所有修为都被汲取一空,哪怕是残活下来,没有了灵根,他也不可能重新修liàn

    。”

    “如此说来也是,毕竟这世间,也没有能使人重新长出灵根的药物。”素衣女子恍然的点点头。

    ……

    ……

    此时,徐缺已然从小茶馆离开,继xù

    踏上了前往皇城的路。

    他并不知dào

    ,自己曾经草过的人,只是位假公主,而且还是皇帝的一个妃子。

    一路上,他哼着小曲,时不时也施展三千雷动身法,翻山越岭。

    但凡遇到一些大的丛林,他又会立马停下,步行进去猎杀妖兽,顺便也抓几只普通野兽烤了吃。

    接连几日下来,徐缺的经验值涨了不少,但是装逼值收获甚少,路途中曾经遇到几个实力较弱的修士,都被他那身黑袍与玄重尺震慑了一下,给他带来了几十点装逼值。

    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徐缺不可能嫌弃。

    直至这一天,徐缺途径一座大山山脚,眼前出现一个村庄,他立马眼前一亮,快步赶了上去。

    有人的地方,就有他装逼的机会!

    只是接近村口后,徐缺陡然发xiàn

    这村子里竟然有些修士在出没,而且不是一两个,是一大群!

    “我去,这么热闹,是时候装一波了!”徐缺立马凑了上去。

    结果这一过去,他才发觉事情有些不简单,竟是一老一少跪在地上。

    那是一位老奶奶,紧紧抱着一名十一二岁的孩子,泪流满面的跟那群修士求饶。

    “你们放过我的孙子吧,求求你们了,他爹娘临死前曾嘱咐过,千万不要让孩子修仙,让他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就行了,我求求你们,不要把他带走了……”老人哭得很伤心。

    一名金丹期的中年男子却道:“老人家,你有所不知啊,这孩子拥有百年难得一见的灵根天赋,倘若拜入我无相派,将来定然有所作为,比他父母更强。”

    “不要,再强都不要,你们走。”老人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中年男子脸色顿时一沉:“老人家,我们这么多人过来,也是看在你死去的儿子跟儿媳妇份上,毕竟他俩也曾是我派弟子,可如果你要是这么不讲理的话,就别怪我们动手抢人了。”

    “你们想抢人,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老人死死抱住了小孩。

    小孩也张开双臂,把老人护在身后,死死盯着面前那群修士,大声道:“不要欺负我奶奶,你们都是坏人,我爹娘就是你们害死的,他们临死前还告sù

    过我,不要跟你们说话。”

    “呵呵,瞳瞳,你爹娘的死只是意wài

    ,但我们也很愧疚,所以才想把你接回无相派,好好栽培你,也算是对你爹娘的弥补,来,跟伯伯走。”中年男子笑道。

    小孩立马摇头:“我不去。”

    中年男子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直接朝旁边几名修士道:“算了,抢人吧,尽量别伤了那老人。”

    “是!”几名结丹期修士同时应了一声,迈步便朝老人与小孩走去。

    老人死死抱着孩子,泣声喊道:“不,不能带走他,我已经让你们害死了唯一的儿子,绝不能再把孙子也给你们。”

    “那可由不得你!”几名修士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掰开老人。

    ……

    这一幕,全都落在徐缺的眼中,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就恶劣了。

    妈的,光天化日下欺负老人,还抢小孩,你们这些人渣!

    “都给我住手!”徐缺当即大声喝道,身披黑袍,背着玄重尺,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众多修士顿时一怔,扭头看了过来。

    先前那名中年男子也正好走出人群,打量了徐缺几眼,皱眉道:“这位道友,此乃我无相派的家事,还请你别多管闲事!”

    “谁说我要多管闲事了?”徐缺瞪眼喝道。

    “那你有何贵干?”

    “老子打劫的,全给我双手抱头,蹲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