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沉睡中的道姑!

作者:太上布衣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整整一天,从第一座岛屿上离开,*shuotxts/com

    一路上,陆续有巨船发现徐缺,纷纷愕然,疑惑他为什么又突然离开了。

    只是众人也懒得多想,徐缺这一走,他们就觉得占领第一座岛屿的机会来了,守个十几二十天,便可以等生灵树孕育出新的生灵圣水出来。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觉得是时候考虑先阴一下周围其他势力的人了。

    徐缺的离开,让许多人都心生念头,开始酝酿一场登岛前的大战。

    ……

    而飞行了一天的徐缺,终于回到了岸边。

    此时岸边也有刚刚归来的修士,见到直升机从头顶呼啸而过,立马就有人眼前一亮,想要将徐缺轰下来。

    先前他们在逆流海上有诸多忌惮,可这会儿都已经登岸了,他们哪里还会再投鼠忌器。

    “妈的,打飞机,把他打下来!”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独自出现,简直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杀!”

    当即,许多人纷纷启动身形,掐动法诀,用轰杀空中的徐缺。

    嗖!

    然而,一道身影却出现在直升机的舱门处,面无表情,俯视下方。

    他一身黑袍,头发银白如雪,头顶悬着一座巨大的天雷印,手中托着两朵佛怒火莲,二话不说就往下方砸落!

    轰!

    轰!

    轰!

    瞬间,无数刚飞起来的修士,直接被这恐怖的爆炸力给轰了回去,纵使道身不存在道韵,可法诀的威力始终碾压着这群炼虚期强者。

    “草!”

    “妈的,老子被炸伤了!”

    “啊!一个婴变期的家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法诀!”

    “重点是那个白发人,怎么一直来无影去无踪的?此前在海上他就莫名其妙的出现,而后又消失,现在竟然又突然出现在上面!”

    “不行了,他这些法诀太诡异了,虽然不会致命,能够硬扛,可是根本没法靠近!”

    “走,追上去看看!”

    “追你麻痹,就算这些法诀杀不死我们,可是再这么被轰下去,必定会重伤!”

    “就是,说不定这小子又有什么阴谋,否则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出现!”

    “撤撤撤,等离开秘境,有了足够的人手,再好好跟他清算!”

    ……

    最终,追逐的人群渐渐减少。

    可空中砸落下来的火莲,却一直没有再停过!

    真身驾驶直升机,一路飞过去,道身掐出各种三色火莲与天雷印,就一路往下砸,活生生将直升机开成了轰炸机!

    许多火莲在空中炸开,化成大片的火焰,璀璨耀眼,如同涌向一片片火海!

    众人皆看得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施展这么多法诀,真元力永不枯竭吗?”

    “我靠,你们快看,他在用火莲写字!”

    “写什么呢?”

    “我看到个炸字!”

    “你个臭文盲走开,人家写的是‘炸天帮牛逼,董根基傻-逼’!”

    ……

    于是乎,一路上,整片天空都被徐缺玩坏了!

    道身体内的真元力确实是太过磅礴,毕竟五条灵根,又拥有太古五行诀,不断的轰落佛怒火莲后,还在里面写出了字。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参加天香谷试炼,在山谷中用星芒草四处涂鸦的画面。

    到最后,终于没人愿意再追杀过来,纷纷选择了避让,决定等离开秘境后,召集人手,在出口进行围堵。

    徐缺也落得清净,迅速往先前的那座山脉赶去。

    最终,在夜幕降临时,他终于抵达,成功降落在山脚下。

    只是面对巨山外的金色屏障时,徐缺才微微一顿,停在禁制之外,试探的问道:“受万人敬仰的仙女姐姐,你在吗?”

    山中一片安静,没有丝毫回应。

    徐缺再次开口:“仙女姐姐,你徒弟段九德受伤了,让我来找你!”

    山中依旧没有动静!

    “奇怪,难道是睡着了?”

    徐缺微微皱眉,狐疑的盯着巨山一会后,终于咬了咬牙,迈步便往里面踏去。

    反正都决定要来了,就必须得冒险试一试。

    而且直觉告诉他,那位美得不像话的道姑,应该是个嫉恶如仇的正派人士,但就是那种正义心太浓了,对一些喜欢旁门左道的人没有好感!

    所以徐缺来的路上就想清楚对策了,如果进去之后跟她闹崩,大不了就再表演一次,发挥影帝水准,为她讲述小柔的悲惨经历,肯定能打动对方!

    嗖!

    穿过金色的禁制屏障,徐缺眼前再次出现那片一望无际的药田。

    同时,依旧是那种沁人心脾的药香味,扑鼻而来,天地间有磅礴的灵气在涌动,远比外面强盛了无数。

    当然,有半块被徐缺破坏的药田,此刻依旧显得很狼藉。

    徐缺进来之后,帅脸就忍不住一红,干咳了一声后,目光望向那间安静的小石屋,开口喊道:“仙女姐姐,我来负荆请罪了!”

    话音在空旷的药田间响起了回音,然而小石屋中依旧安静无比,加上这晚上漆黑的夜色,气氛显得很是怪异,仿佛那小石屋里,从来就没有人存在过。

    “仙女姐姐,我离开之后,心中觉得愧疚,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瘦了好几圈,最终扛不住自责的折磨,所以来跟你道歉了!”

    “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可不可以不要不说话?”

    小石屋依旧安静!

    徐缺有些拿捏不住了,他不信那道姑不在,但现在对方这样沉默,实在有些令他捉摸不出对方什么态度。

    不行了,看来得出绝招了!

    徐缺咬了咬牙,直接唤出道身,从系统包裹中取出了一架钢琴,坐了下去。

    下一刻,他脸上流露出悲伤而忧郁的神情,带着一丝深沉,十指慢慢往钢琴键上落下。

    “噔噔噔噔噔……”

    一声轻慢而动人的钢琴声,袅袅响起。

    徐缺嘴巴轻张,一道略带哭腔与悲痛的歌声,从他口中唱出。

    “那天午后,我站在你家门口。

    你咬咬嘴唇还是说要把我杀了。

    我的道歉和眼泪全都没有用。

    或许我应该自食这苦果。

    你的迁就,我一直领悟不够。

    以为我已经帅的不要理由。

    心开始颤抖,明白了你的难受。

    但你的表情已经冷漠……”

    一首被他改编过的认错,唱得有模有样,诚意十足。

    来到歌曲高-潮部分,徐缺更是声泪俱下,开口大唱:

    “全是我的错,

    现在认错有没有用,

    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呸不好意思,唱错了!”

    徐缺陡然手指一停,琴声与歌声嘎然停止,同时注意力全落向那间小石屋,想看看对方这次会是什么态度。

    然而,小石屋里依旧一片沉寂,安静得吓人!

    妈的,歌也唱了,还不理我?

    徐缺有些坐不住了,他之所以刚在这试探,无非就是因为这里离出口近,一旦有什么危险,可以随时退走。

    但小石屋里始终保持安静,让徐缺产生狐疑,猜测对方是不是在骗自己过去自投罗网!

    不行,再试一试,我就不信你还不开口说话!

    徐缺目光一凝,“噔”的一声,十指再度落向钢琴键上!

    伴随轻快的节奏,徐缺调整了嗓音,放荡不羁的唱道: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

    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那一夜,你满脸泪水,

    那一夜,你为我用嘴……”

    ……

    然而,不管徐缺的歌词改得有多露骨,小石屋中始终一片安静。

    砰!

    徐缺直接一拳砸在钢琴上,豁然站起身,真被逼急了。

    “哼,我就不信了出来单挑啊!不出来是吧,那我进去!”

    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带上道身,直接迈步就往小石屋而去。

    “吱呀”一声,道身推开了木门。

    而下一刻,徐缺就愣在了原地。

    整间小石屋里一尘无染,十分干净,根本不再像之前所看到的那般破旧古老。

    而石屋中间,那座丹鼎已然消失,反而换成了那位美得不像话的道姑,正盘坐在地上,毫无声息,如同陷入了沉眠。

    “我靠!”

    徐缺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这运气太好了,竟然遇到对方在闭关修炼,而且似乎没法停下来,否则自己进来,她绝对不会这么平静!

    “喂喂喂,仙女姐姐,快看我!”徐缺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开始试探。

    然而她依旧双眸紧闭,绝美精致的容颜上,丝毫没有任何的波动,仅有那高高耸起的胸-部,正伴随缓慢的呼吸,在慢慢起伏着。

    徐缺直接将脑袋凑到了她面前,扮起了各种鬼脸。

    可她依旧没有动静。

    徐缺决定再试一下,直接拉开衣摆,从胯下掏出一根又黑又粗的东西,往她白皙如雪、吹弹可破的嫩脸上轻轻戳了一下。

    而这依旧没能惊动对方。

    徐缺这才大松了一口气,收回那根从系统商城里兑换出来的甘蔗。

    “吓死我了,这下总算可以放心炼制九转还魂液了!”

    徐缺脸上露出了笑意,拉开一张木椅,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完全把这当成了自己家!

    随后,他目光又忍不住瞟向美艳道姑的胸口,心跳忍不住加快。

    没办法,谁让人家身材好呢!

    “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啊!”

    徐缺咽了咽口水,内心与身体,已经压抑不住的蠢蠢欲动起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