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又出事了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此刻本来天色就阴沉的很,要想说现在周围的村民所有人的面孔,我还真不能全部记清楚,加之这土狗子突如其来的咆哮声,弄得这些村民们都纷纷骚动了起来。

    我愣了愣,这马莹莹身上的铜钱剑可是我龙虎宗的镇山之宝,唯有我龙虎宗掌教才得以此宝物,如今却在这里得到了感应,浑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欲望,不断抖动身上的铜钱,发出刺耳的响声。

    马莹莹也被这铜钱的反应给吓了一跳,连忙问我,“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呀!”

    村民也纷纷闹腾了起来,我立即朝着马莹莹走去,一脸严肃的告诉她,“把这铜钱剑先拿好,静观其变。”

    马莹莹哦了一声,连忙点点头,紧紧握着铜钱剑。

    这不等我反应过来,这土狗子差点牵不住,直接扑到村长面前,嗷嗷狂叫了起来,这一举动弄的我有些担心,是不是村长身上有什么东西,被土狗子看见了。

    这土狗子平日里可还算安静的,这今天突然变了般模样,准是有问题。

    我立即朝着村长走去,村长见我一脸严肃的样子,浑身不由的一抖,立即说,“萧娃子,你这样看着我,渗人的很,你有话说话,别这么吓人。”

    我立即掏出我包里手电筒,往村长的脸上一照,隐隐约约发现,这村长的脸色不大对决,印堂发黑,太阳穴凹陷的有些严重。

    我记忆中的村长,应该没有这么严重的凹陷,他整个眉眼之间的骨头深陷的也极其明显,这明显是阳气不足,阴气过盛的表现。

    我立即问他,“村长,这些日子,你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或者你家里有没有来过什么客人?”

    村长微微一愣,“没有啊!你为啥要这么问我?”

    我告诉村长,这人的面相可以看出很多的问题,人的面相看上去终日不变,而实际上随着时间的变化,面相也有些许微妙的改变,这村长的面相就是由于积累了太久阴气,阳气不足,导致面部颧骨明显,面部肌肉凹陷,印堂深黑,这可是犯了大忌。

    村长一听,浑身一颤,眼咕噜也是一转,似乎在沉思什么,隔了一会,这村子脸色惨白,神情也有些恍惚,立即说,“这晚上太晚了,萧娃子你也回自己的屋里,这白家有白二爷照顾就是了。”

    说完,这村长吆喝着村民们都赶紧回自己屋子里。

    不过是一会的功夫,原本白家大院还鼓鼓囊囊全部都是人,一下子清净了下来,放眼望去,就只有白家二爷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他见白成军没回来,自然猜到了些什么,颤颤巍巍的走到我面前说,“抓到了吧?”

    我说,“害你们的,我都抓到了。”

    白家二爷点点头,眼眶红红的说,“抓到了就好。”,话音一落,他背影很是凄凉的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我和马莹莹也收拾了一下东西,从白家撤了回自己的院子里,从白家到我家还是走了一会,等到我家的院子里的时候,马莹莹已经困的不行了,我让马莹莹赶紧洗把脸,睡觉吧。

    到了白天,我第一反应就是想去村长和王爷爷家里看看有没有线索,我心里很是不爽,这些东西也太过于猖狂了,在我陈萧眼皮子地下作乱,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我紧紧捏着拳头,倒想要弄清楚,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混进我们村子里作怪,被我揪出来,可不会轻易让它给跑了!

    马莹莹倒是早早的就起来煮了点稀饭,放在院子的大桌子上,让我趁热吃。我愣了愣,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在家里的吃过饭了,如今我陈家院子却是凄凉一片,一点生气都没有,想起来就觉得有些心酸。

    我刨了几口稀饭,又问马莹莹,“我家里还有米?”

    马莹莹恩了声,我心里一沉,怕是这米吃不得了吧,咋个还能用。

    “没发霉?”我好奇的问了句。

    马莹莹愣了愣,“没有啊,我看着还挺新鲜的,不然我也不敢用。”

    我倒有些惊讶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家走就没有生火做饭了,过了这么多年,按理来说,怕是这米早就发霉了,马莹莹却说看上去很是新鲜。

    我心里一沉,立即朝着厨房里走去,我翻箱倒柜了一番,赫然发现,我家里不仅仅有新鲜的大米,还有腊肉啥的。

    “有人在我们家住过。”我心里一沉,忍不住的说了声。

    马莹莹说,“你常年不在家,有人可能路过的时候凑巧借用了下,应该也正常。”

    我倒是觉得奇怪,我家本就不在村子中心,又是挨着老槐树,村民们都晓得,我家出事,觉得晦气,就算是经过都要绕道走,怎么可能还会进来生火做饭,最关键的是这里的阴气最浓而且从这里收拾的规规矩矩的情况下,我甚至觉得就是我家里的人来过一样。

    当然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也许只是路过的人,顺便再这里借用了一下。

    现在村子里很多事情,都是我不清楚的,毕竟走了这么多年,来了什么人,走了什么人,我全然已经不清楚了。

    我带着马莹莹从我家离开,一直来到王爷爷家里,王爷爷家挨着屠夫家不远,中间就隔了一块田地,对眼望过去,就能看见旁边的院子。

    这王爷爷家门口赫然贴着钟馗画像,我无奈的摇摇头,马莹莹问我为何见到这钟馗天师的画像还摇头,我告诉马莹莹,这钟馗天师画像是他们用纸打印出来贴上去的,一点效果也没有,一定要用画师亲自的画的钟馗像,才具有镇妖辟邪的效果。

    马莹莹哦了一声,立即说,“那这样的打印出来,相当于一点效果也没有?”

    “完全没有效果,可能还会起到反作用,记住,但凡是这样的画像,千万不可用打印的方式,一定要找个画师亲手画出来,这样才有精气,能够注入魂气,画出来的更能吓破那些孤魂野鬼的胆子。”我一本正经的告诉马莹莹。

    这大门紧闭,我伸手敲了敲大门,隔了许久才有人开门,开门的人不是王爷爷,而是王爷爷的媳妇,见我穿着一身道服,微微一愣,立即说,“你们是在做啥的?”

    王爷爷的媳妇看上去也有六十岁了,不过是个娃娃脸,看上去随和的很。

    我所因为村子里最近出的事情太多,我们是道士,想到家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这奶奶一听,眼眶瞬间红了起来,“你们是道士,那你们能救救老爷子么?”

    我和马莹莹面面相觑,立即问老爷子怎么了,这奶奶告诉我们,王爷爷从前天开始,就有些不对劲了,嘴里老咕哝了几句后,就脸色惨白,起先还正常,可到了昨晚上,干脆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看上去很是吓人。

    我跟着奶奶一同进屋里去,只见这王爷爷一个人躺在院子的椅子上,面色苍白,眼神涣散,整个人的印堂发黑,颧骨凸出,和村长几乎一样的情况,只不过这王爷爷更为厉害的是整个人像是中了邪一样,一见到我进来的时候,就发出吚吚呜呜的声音,像是很难受似得。

    “昨天开始就不能动了,也不晓得是杵了什么霉头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奶奶一直抱怨。

    我问这王家奶奶,“你们这些日子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王家奶奶仔细想了一会,摇摇头,“没有呀,老爷子这个为人朴实,除了爱打麻将以外,他平日里也不会怎么跟人接触,这跟他一块打麻将的几个人,都出了事情,按理来说,怕是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来往的人了。”

    我心里一沉,这王爷爷的事情怕是不简单,之前这些猪妖躲避我的时候,就刻意跑到了王爷爷家里,定然是想找什么人帮忙,可如今这王爷爷就出了事,虽然还有一口气在,这明显是有人要害他啊。

    怕是这王爷爷肯定晓得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我甚至怀疑,王爷爷可能晓得村子里现在混入哪些东西,所以那些东西怕王爷爷说出来,在我来村子里的时候,就故意害他。

    仔细一想,这王爷爷家门口的那个钟馗画像,看上去还挺新的,怕是就这几天贴上去的。

    这王爷爷肯定晓得是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贴着这个钟馗像,只是王爷爷对玄术不了解,所以贴了个没有用的东西。

    我看了一眼王爷爷,立即问王家奶奶,“最近这王爷爷去过哪里没有啊?”

    王家奶奶想了一会,告诉我,“他前几天去了躺村长的屋子里,说是村长前些日子买了一套麻将,让他来试试手感,回来后倒也没觉得有啥异常。”

    我心里一沉,这村长也是明显出了事情,看样子,定然是出了问题,我立即告诉王家奶奶,这王爷爷还有一口气在,必须在他身边看着,不要让其他人进来,我先去村长家里弄清楚情况。

    离开的时候,我告诉马莹莹,这村长家里,指不定藏着什么东西,就是这东西在害人。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