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回到老家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一路上马莹莹都在问我关于道教的事情,她是个道教新人,对道教的体系也并不了解,自从我当了她的师父以后,她才慢慢跟着我了解了道教所用的法术,虽然她爷爷是全真教的道士,但是她从来便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全真教,主要是用丹药来炼制,而我们这里到所用的东西主要是用的符纸。马莹莹告诉我,她曾经看见她爷爷用丹药炼制,但是她一直不大明白道教当中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马莹莹,了解道教,必须要知道,三清是道教的最高神与教主: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总称为“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三清三位一体,是“道”的化身。《道德经》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元始天尊造化天地,为龙汉祖劫玉清教主;灵宝天尊度化万物,为赤明中劫上清教主;道德天尊教化世人,为开皇末劫太清教主。道德天尊亦称为“太上老君”,圣人老子是他的第十八个化身。

    同时我也告诉马莹莹,这些东西听起来比较难懂,但是只要跟着我潜心修道,学习道家法术,融入道家生活文化中,就会明白这些东西。

    我告诉马莹莹,当年江离教我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一开始也并不能够全然理解,后来接触的多了,也就了解了。

    马莹莹总是用着一副崇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开心的对着我说,“师父,这道教到底是怎么分布的,为什么感觉有些四分五裂。”

    我心里一沉,其实道教的分布,连我都有些说不清楚。总的看来,道教大体上可分为符箓、炼养二大系,元明以来,二大系中各派联合、融合,分为正一、全真两大派,正一派为符箓系诸派的联合体,全真派为内丹炼养派的代表。

    现在最主要让人知道的教派有北方的全真教、南方的正一教、茅山教、崂山教、武当教、闾山教及香港、台湾的民间道教派别。如果要说如今的全部的道教,估计连江离都不能说完,因为阴长生离世之后,道教也变得分散,后来每个道教中的一部分人自己出来,建立了新的教派,还有一些自创的道法。

    每个教派的规矩也不一样,马莹莹听的云里雾里,我只是一脸客气的告诉她,“只要跟着我学,你不出一个月,就能将这些东西都弄懂。”

    马莹莹极其兴奋的看着我说,“那师父,你现在教教我法术,一会回您的地盘上,指不定还能帮到你。”

    我想了想,倒也是个给她锻炼的机会,“这样,我先教你第一个,就是在你不了解路的时候,要去一个地方,怎么利用符纸来帮你。”

    马莹莹一听激动的点点头,“好,师父你说,我全部盯着学习。”

    我恩了一声,“你把黄符纸拿出来,还有朱砂、毛笔。”

    马莹莹先是一愣,然后立即从我的背包里拿了出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我告诉她,“这画符纸也是有讲究的,憋足了气,一口气画出来,这样增强其施法的道力,否则心有余力不足,就会有失败的情况。”

    马莹莹很是乖巧的点点头,,符咒作为山、医、卜、命、相五术的根本,是修道者与三界以及以上对话的媒介和渠道,通过这一渠道,可以让九天神煞为我所用。

    符咒是由符头,主事神佛,符腹,符脚,符胆等五要素所组成。

    一笔一句须恰到好处,就是所谓踏符头。符头也有敕令,雷令……等等作为符头,其种类繁多,因教派不同有所差异,一般请神,调兵遣将,多书以敕令为符头。

    我极其耐心的把画符纸的方法告诉了马莹莹,然后让马莹莹先在符纸上写上敕令二字,她倒也乖巧的很,立即按照我说的做法来提笔写了上去,也记住了一气呵成的感觉。

    我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上了引路符咒的符文,然后让马莹莹看着上面的模仿画出来,起先她老是画错,后来弄了五遍样子,总算是画好了一张符纸,极其兴奋的看着我说,“师父,是这样的吗?”

    我看了一眼,恩了声,点点头,告诉马莹莹,“画的很好,接下来我只念一次,你可要记住了。”

    马莹莹眨巴着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我,看上去像一只好奇的小猫似得。

    毕竟师父要有师父的样子,虽然我心中有点想笑她现在的样子,可为了保持师父的高冷形象,一直装作很是镇定的模样。

    “前方路茫,吾奉道教老祖,请五雷童子引路,山水路转,避开阴兵借道,直通阳路。速听吾命,急急如律令!敕!”我并指念咒,极其严肃的说。

    此时符纸赫然从我手中悬立了起来,不一会这符纸顺着道路飘走,而我们一直跟在其后面,我告诉马莹莹,这是在你找不到路的时候,可以用到的符咒方法,这是我龙虎宗特有的引路符咒。

    “好的,师父我全记在脑瓜子里了。”马莹莹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说。

    不知不觉,我们跟着引路符,从小路穿了出去,来到了马路上,我直接将引路符掐掉,这到了有很多人的地方,就尽量不要使用符纸,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躁动,阳间的人,不是每一个人对道教有所了解。

    后来我们找到了坐大巴车的地方,好在我的身上有些闲钱,买了两张回川渝的票,坐着大巴车摇摇晃晃的坐到了林永夜他们镇子,又从他们镇子下来后,顺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马莹莹也说,感觉我们这里并没有五里村那边显得热闹,我告诉马莹莹,这五里村屋子与屋子挨得近,而且村民的数量比我们村子多的去了,自然也显得更为生机勃勃。

    反倒是我们这里,略为有些阴森森的。

    我们到了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路上没有路灯,更别说有人了,四周安静的很,不过还能明显听见蛐蛐的叫声,极其刺耳。

    这个时候,前面的路显然看上去很是吃力,黑压压的一片,这农村里的小路也特别多,稍有个不注意的,指不定掉进人家的化肥地里。

    我凭着对村子的记忆,约莫用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找到了我们家。

    我让马莹莹住在我奶奶的卧室里,我还是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睡着,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醒来,尿意上头,可是这村子里到了晚上是最凉的时候,起夜显得困难的很,我做了一两分钟的思想斗争后,还是提起裤子朝着茅房里跑去。

    撒了泡尿,才感受到了一阵舒爽,正在我提起裤子准备走的时候,赫然发现,我们家茅房后面本来养的两头猪也已经不见了,我家没人的时间太久了,这猪定然早就被这些人拿走了,心里不免有些觉得不爽。

    就在这个时候,赫然听见茅房的角落里传来咯咯的声音,像在啃食什么东西一样,我心里一沉,莫非是遇到猫吃耗子?

    这声音略有些像猫啃耗子脑袋的时候发出的蹦蹦声响,听的我头皮一阵发麻,可眼下没有灯,我也看不清楚是不是猫在啃老鼠。

    只好提着裤子离开了茅房,继续回到自己屋子里睡觉。

    到了白天,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的很了,马莹莹在门外也叫了我许久,我赶紧穿好道服,朝着外面走出去了,马莹莹见到我立即说,“师父你咋个回事,我都喊了你半天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你喊的真是够小声的,我一点也没听见。”

    马莹莹脸色很是不好,“师父,你开什么玩笑呢,我还以为你故意的呢,我早上鸡打鸣就来喊你了,你在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敲了好久的门,后来我每隔半小时就来敲你门,你都没反应,急死我了。”

    “现在啥时候了?”我心里莫名一紧。

    马莹莹告诉我,“都中午了,你咋个回事啊,你平日里也不怎么睡懒觉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嘿嘿的笑了笑,“太久没在自己屋里睡了,可能有些赖床了吧!”

    马莹莹立即对我说,“师父,我起来的时候,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咱们出去看看吧?”

    我恩了声,点点头,跟着马莹莹一起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刚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我赫然想起来,昨晚上撒尿的时候在茅房里听到的声音,又赶紧折返回去,朝着茅房里走去,此时天色亮的很,茅房里看的是一清二楚,倒也没看见老鼠的尸体,只是有一股子腐烂的味道,闻着让人很是不舒服。

    “什么味呀!”马莹莹捂住鼻子,一脸嫌弃的说。

    “毛屎坑,肯定味道香!”我笑了笑,打趣的说。

    我也没多想,就带着马莹莹朝着院子外面走了出去,约莫走了十来分钟,这整个村子最热闹的地方,就是白家,村里的人聚集了过来,满脸好奇的凑在白家院子里转悠。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