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江离害人?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莫非就是说的她?

    “我们走。”女尸冷冷的说,小女孩赫然跑到了女尸的身旁,牵着女尸的手,不等我反应古来,这两人就赫然消失到了坟茔。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们消失的地方,整个人还是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抛开这女尸自杀的事情,单看着好端端的尸体不过是一会的功夫就成了行尸,这个问题才是最严重的。

    我立即跑回了平大夫的屋子里,把我今天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江离,江离脸色很是不好,“今天我也听到了丧炮声,没想到就是你送鸡蛋的地方。”

    老妇人因为一直在屋子里等着我,一听到我说的这些话,连忙说,“造孽了!这五里村风水怕是越来越不好了,这不过才好一会功夫,就死了好几个人喽,怕是下一个就轮到我这个老婆子了,反正我也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早就准备好了。”

    我心里却越来越觉得不安,因为发生的重重事情,像极了我老家当年出事的感觉,我心里很是犹豫,告诉江离我所担心的。

    江离听了以后,脸色也很是沉重,“是的,和你老家当年出事前一样,你是怀疑这事情和阴司有关系?”

    “我今天看见那女尸肚子的死婴,我就担心会不会是阴司搞鬼,他们不是想要阴童心吗?师父,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们从山洞中路过黄泉路的时候,那些亡魂对我们说的话,阴司要用这些十万阴魂帮助周武王复活,而我怀疑利用这十万阴魂的采集,可以帮助阴童心的要求不需要那么高,而今天那个女尸肚子里的死婴,我怀疑使他们想要炼制阴童心失败了。”我把我的顾虑说了出来。

    我原本以为是我想的太多了,可江离却对我这次的分析十分认同,因为五里村和其他村子不同,这里卧虎藏龙住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在这里选择人来炼制阴童心,肯定有用处一些。

    当年他们利用杜海和我娘在一起,来完成阴童心,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苦苦弄出来的阴童却被老瞎子给带走了,害的他们一无所获。

    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又一次行动了,虽然我不知道失败的原因,为什么阴童还是死了,但是他们肯定还会继续的。

    那个女尸一定也有事情隐瞒着我,也不希望我调查。

    唯一能弄清楚原因的,只怕有那个小女孩,她一定知道什么。

    这老妇人听我和江离的对话,听的云里雾里的,就问我们,“你说的阴司该不会是那阴曹地府里的事情?”

    我点点头。

    老妇人脸色很是不好,突然沉默了起来,一语不发,我心里不禁好奇,莫非她也晓得自己的家族和武成王是亲戚,武成王又是阴司的大帝。

    “陈萧,你先带着老人家回去,这事情等你回来我们再说。”江离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

    我恩了一声点点头,带着老妇人赶紧上路离开了平大夫的家里。

    一路上,老妇人都没怎么说话,我忍不住的问了句,“您能不能给我讲讲,那个几个冒充龙虎宗道士的事情?”

    老妇人看了我一眼,告诉我,这几个道士神神秘秘的,她倒现在也不清楚当年他们是要找什么东西,但是隐隐约约听他们提起过,说就在村子附近有什么线索,但是他们待到走的时候,也没发现啥东西。

    “对了,那个道士身边的老妪,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问。

    老妇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约莫隔了小半分钟后才开口说,“那个老妪看上去身体很好,当年我还是年轻人,体力什么的都跟不上她,她力气极大,一个人就可以把棺材扳动,不过她从来没说过话,我也不清楚她什么来头。”

    我心里一想,这几十年前,是个老妪的形象。

    而几十年后,她来到我们村子的时候,还是个老妪的形象,也就是说这个人的样貌从来就没有变过,而且当初话里有话的都是说阴司周氏安排他们过来的,因为没有追究这件事,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想起来,总觉得这事情诡异,有很多解释不清楚的地方。

    而这个老妪,只在那个臭道士的身旁,应该是专门帮他的人。

    那几个道士应该是阴山派的人,而这个老妪极有可能是阴司的人,那么就有可能是周氏安插在阴山派的一枚棋子。

    但是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总觉得当年的事情,有太多没有弄明白的,而这一次,我要弄清楚,当年的老道士、老妪、爷爷的九格宫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不觉,都到了大半夜了,总算是到了老妇人的家里。

    刚一走到院子的时候,就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有些不大对劲,一股尸气夹着阴邪。

    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单独的笼罩在这个屋子四周,从风水上来看,不傍山傍水,这屋子又是在山顶上,显得格外突出,也犯了风水禁忌。

    前有朱雀(水),后有玄武(山),左青龙(护卫山),右白虎(护卫山)。如果盖在山顶之上啥都没有,有的只是东西南北风。中国风水是讲究背靠实,向前宽阔,也就是风水中的坐实面空格局。以坐方来龙脉气,向方旺气为双旺。

    而整个屋子,四面朝空,腹背受敌,旁边就是坟茔,房屋棱角相冲,折煞主人,简直就是大凶之地。

    “婆婆,你这个屋子的风水怕是不太好,又不方便,你要不还是去平大夫的屋子里住吧,反正那屋子我们走了也就空了。”我对老妇人说。

    老妇人看了看着房子,一脸无奈的说,“这屋子和我有了感情了,哪里说走就放的下的,我和老伴说好守着屋子的,万一他哪天回来了,还有女儿要是回来看看我,找不到我人,可怎么好!”

    我听着老妇人说的话,心里莫名有些酸楚,一想到这孤独老人一个人住在这山顶上,做事情也极其不方便,孤苦伶仃的,实在让人心疼。

    我跟着老妇人走进屋子里一看,整个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带着一股老沉香的味道,还特别舒服。

    刚一进去,我眼前赫然被一个东西吸引了,这抬头一看,就能看见房梁,房梁上赫然摆着一个叠成三角形的符纸包,我好奇的指了指,“这是啥东西呀?”

    老妇人笑了笑,“这个是村长送给我的鎭宅符,说是从茅山带过来的。”

    我好奇的盯着符包,一脸好奇的问,“这村长不是对道士挺反感的嘛,咋个还去茅山?”

    老妇人叹了口气,“他也是个苦命的人,早些年,他媳妇怀孕难产死了,后来托梦说放心不下孩子,之前夫人去算命,算命的先生说她的孩子活不到十八岁,除非送到茅山去,指不定可以化解这个劫难,所以这村长就干脆带着襁褓中的娃儿去了一趟茅山,回来的时候带了很多符纸,说是看到了很多东西,叫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能看看你的符吗?”我诚恳的看着老妇人。

    老妇人点点头,“你看呗,反正我对这个东西也没啥兴趣的。”

    我立即拿着小板凳过来,踩在板凳上,折腾了半天,才摸到了房梁上的符包,赫然拿下来一看,这的确是茅山术中的符咒,可这符咒的内容我可是看清楚了,绝对不是什么镇宅的,而是招魂的。

    一般用来招头七死去的人。

    这是道士作法的时候,常常用于一些家里人,想看看死去亲人最后一眼所用的符咒。

    “你确定他当初给你说的是鎭宅符?”我问。

    老妇人点点头,“对,他给我说鎭宅符,可以保平安的,叫我一定要放在门梁上,我够不着,还是他亲自爬上去给我放的呢!”

    我心里一沉,怕是这个事情不对劲哦,这村长去过茅山不假,可为什么要给老妇人这样的符,这不是害她嘛,但凡是村子里有人死了人了,这死人的头七可都是往山顶上跑,难怪这老妇人的气场不好,怕是都是被这个符纸害的。

    “这符纸没有人动过吧?”我问。

    老妇人想了一会,“江离师父来的时候,拿下来看了一会。”

    我愣了愣,“他没说什么吗?”

    老妇人点点头,“他也没说啥,看了一眼就说这个鎭宅符是高人画的,一定要带好,才能起到效果。”

    我心里一咯噔,江离怎么可能会认不来这茅山符,我的道法可都是跟着江离学的,接触到茅山术的一些东西,也是江离教的,这江离也绝对不是害人的人,为什么不告诉老妇人实情,还骗她。

    转念一想,我立即又问,“当时我师父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老妇人想了一会,又继续告诉我,“还好,就是有点沉默寡言的,他就是那个性格,怎么了,这符纸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