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手撕婚书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带着涂婴回到山谷亭子里,四周看了一眼,整个山谷估计对于记忆中而言是最重要的。我立即将背包打开,用五帝铜钱往地上一抛,赫然有了八卦显示,整个这里应该是有什么阵法所困住。

    “你在干什么?你是道士?”涂婴问。

    观天下万物之变化,不外乎由太极而生阴阳,一阴一阳这个两仪又各生一阴一阳之象,也就是一分为二,生出四象,四象即少阳、老阳、少阴、老阴,是谓两仪生四象,而这里的困境衍生出来的,则是一分为二,将雯雯的记忆封存,并且困住。

    “你在干什么?”涂婴继续追问。

    我看了一下四周,这里没有风眼,但凡是阵眼必有风眼,风眼带动阵气,这青丘国在雯雯的体内设置了阵法,而我必须要尽快找到这阵眼的位置。

    记得我最先来到困境的时候,总会感受到黑漆漆的一片,然后才有光亮,每次顺着那个光芒走出来的时候,都有一阵风吹过,指不定阵眼就在那个位置。

    我一把伸手牵过涂婴的手抓了过来,“你跟我走,别松开手了,知道吗?”

    涂婴愣了一下,似乎对于我现在说的话她都很不是理解,我继续说,“你要是想离开这个梦境的话,跟着我走,一会我会找到这里的阵法,有人是在你的身体里做了阵法,我破了阵,你就不会记不住我了。”

    涂婴似乎听明白了,立即点了点头,虽然牵着涂婴的手,比雯雯的小手大一些,可是我却觉得牵着的就是雯雯,那种心灵感应吧。

    我将手中的红绳一点一点散开,眼前不知不觉就到了一片漆黑之处,因为涂婴始终和我牵着手在一起,也跟着我来到了漆黑之处。

    此刻,涂婴皱着眉头,“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突然就来了这里!”

    我指了指我手腕中的红绳,一本正经的告诉涂婴,“我是通过这个红绳与你的梦境连接,如果红绳全部松开的话,我就会从你的梦境里出去,然而你还是会继续留在这里,我刚才特意松开了一下红绳,这样才能把你带过来。”

    涂婴这会明白了我的意思,一语不发,而是极其谨慎的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我拉着涂婴的手,顺着走了约莫几百米的样子,赫然感受到有一股风吹过,我心里一沉,看来就是这里了。

    我立即将五方旗子插在地上,布置好阵法,然后让涂婴站在阵法中间,这样在我破阵的时候就不会伤害到雯雯的魂魄。

    我闭着眼睛,感受到风眼的中心,赫然朝着风眼处走了过去,我双手合掌,念完咒后,声令下,“敕!”,只觉得此刻浑身被一股风团团围住,不断重合,整个人都快被这个风力吸走,此时就在这个时候,阵法的风眼赫然从地上冲了出来,零零落落飘散着各种碎片一样的东西。

    不过一会,涂婴满脸惊悚的看着我说,“陈萧!”

    我和涂婴面面相觑,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我才看清楚了那双眼睛,大概是因为在黑暗中看起来更加的尤为明显,分明是雯雯那双动人的眼神。

    “雯雯,你醒来了?”我好奇的问了句。

    涂婴扬起嘴角,点了点头,此刻,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闷,整个人赫然有些站不起身子来,就连涂婴也跟我有了同样的反应。

    此刻原本风眼打开的地面,赫然窜出了一只白色狐狸,看上去好像面带这杀气,咄咄逼人的模样,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愣了愣,莫非这个才是守阵的人?

    涂婴满脸震惊,“你是什么人!”

    那只白色狐狸笑的极其妖异,眼神赫然盯着我说,“破了阵法,你以为事情就解决了,一切就平安无事了吗?青丘国现在已经全然知道事实真相,你一心要救的这个姑娘,只怕也不会有几天日子了。”

    我愣了愣,莫非雯雯有危险不成?这青丘国的人布下阵法,无非是想弄清楚雯雯是不是涂婴,更重要的还弄清楚,涂婴和阴长生当年死亡的真相,怕是他们会利用这件事去达成其他的目的。

    “没有几天日子了。”这狐妖突然笑了起来,还等我反应过来,它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我和涂婴都被阵风弄的有些头晕眼花,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

    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了床上,一旁站着的人,正是江离,他的表情很是严肃,不苟言笑,一脸冷静的看着我,说了声,“醒了?”

    我恩了一声,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江离却一脸低沉着声音说,“雯雯已经醒了,不过她情况不太好,你去看看吧。”

    我愣了愣,连忙穿好衣服就朝着这大厅里冲了过去,只见雯雯神色有些忧郁,眼神里带着几丝伤感,不过她好歹是醒过来了。

    见我走来,雯雯立即回过神来,又一脸警惕的看着我说,“陈萧,谢谢你救我,不过……我想我这辈子爱的人只有阴长生,对不起。”

    我愣了愣,雯雯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胖子站在一旁,脸色也很是难看,似乎觉得此刻的对话显得越发的让人尴尬。

    我尴尬的说,“雯雯,你这是在说啥呢,阴长生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不过也是才记起来而已。”

    雯雯摇摇头,眼眶红红的,“对不起,陈萧,之前我没有这一块的记忆,所以我不知道阴长生原来对我这么重要,不过困境,却让我知道自己最在乎的人是谁,陈萧,对不起,这些年我总是缠着你,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我也想见阴长生,想要复活他,所以我不能嫁给你了。”

    我一听,心里如同被掏空了一样,浑身没了力气,那一刻,只有一种难受感,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我努力挤出微笑,“好。”

    此时雯雯赫然掏出她一直随身携带的婚书,看了好几眼,眼眶一阵红红的,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竟然直接一把将婚书撕成了两片,我整个人完全傻眼了,又一种被硬生生分离了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肉一样。

    疼。

    可我是个男人,不能哭。

    也不能说。

    我必须要镇定的保持微笑。

    那一刻,散落在地上的婚书碎片,顷刻间,仿佛给我和雯雯直接建立了一堵墙。

    我尴尬的笑了笑,此时江离和小胖子都在一旁看着,觉得面子丢的比较大,立即说,“这福二娃跟黑市勾结的太明显了,黑市现在全部由周文王一人掌握着,眼下周武王即将重生,怕是力量太大,阴长生复活的下落却始终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不过是为了避开话题,所以显得说话也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林永夜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一本正经的说,“我过来的途中曾经遇到过一次西玄女妖,她不是在说你们村子出了点事情,有点动乱。如果妖盟可以帮我们一把,指不定也能对抗一会。”

    小胖子听了一会,立即说,“妖盟的守领是谁,你们不是不知道,那可是青丘国国主,早就想着等阴氏和周氏开火的时候,它们来个渔翁得利,和妖盟是不可能帮忙的。”

    小胖子分析问题,向来准的很,说起来都是这个理。

    林永夜忽然脸色阴沉了起来,极其神秘的说,“你们难道不知道,青丘国国主和枉生门门主之间一直不合,我们为何不去找枉生门?”

    林永夜见我们众人愣住了,立即说,“枉生门的厉害程度,怕是青丘国根本比不过,虽然这枉生门的实力过于可怕了些,也不清楚他们的背景身份,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它们喜欢做交易,我们可以跟他们交易!”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