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雯雯有反应了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个女子的眼神赫然变得冷峻了起来,眼神极其犀利的扫向涂婴,愤怒的说,“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根本就不了解,你不过是插足而来,可是这任何事情都还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女子虽然话并没有说清楚,可涂婴的眼眶已经逐渐红润了起来,连忙说,“麻烦你把事情说清楚!”

    “我和他有过几世的情缘,寻寻觅觅,不断寻找,没想到他已经成了旷世英雄,过了这么久,他的记忆力早就记不得我了,可是我还是记得他。当年,他还是个小书生,我们相识相恋,可是他是凡胎肉体,我们没有过多少日子,他就离开人世,我将他的魂魄留在了一个小道士的身上,希望他能够不断修仙,这样才能与我长相厮守,只是我哪里知道,他已经记不得前世的事情,如今他已经进入修仙之道,却遇见了你,你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这女子虽然满脸难受,却也没有刻意指责,似乎只是想把整件事情跟涂婴说清楚。

    此刻涂婴的脸色很是不好,低沉着声音,喃喃自语,“原来她说的是这个……”

    此时这个女子又继续开口,“我知道,你不清楚了解我和他的事情,可是我必须告诉你,你只不过是临时插足的人而已,你不应该这么做,我做了很多的牺牲,可你呢?你什么都没做,却得到了一切,他可以忘记我,但是他不能辜负我!”

    涂婴有些难受的看着她,“对不起……”

    女子立马怒斥,“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们赌一把,看阴长生知道了真相,究竟会选择谁?”

    涂婴愣了愣,“你说什么?”

    女子扬起高傲的下巴,“我不要可怜,我只要一个答案,他若不爱我,我强求而来的又有何用!倒不如干脆一点,不爱就不爱,我可以死心。”

    我心里一沉,这女子好爽快,如此敢爱敢恨的女子,只怕在那个年代极其少见,也算是个奇女子了吧?

    这涂婴显然也被这女子的话被愣住了,一脸惊讶的看着她,隔了许久才憋出了一个字,“好……”

    这涂婴的脸色有些难堪,可此时此刻她又忽然转头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人,正是阴长生,阴长生略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女子,“你怎么来了?”

    女子眼里虽然闪烁了一丝欣喜,却又有些失落,“我是来了清咱们之间的恩恩怨怨。”

    阴长生好奇的看着她,此时涂婴连忙说,“既然我们都在这里,就把说清楚吧,虽然对你而言不公平……”

    这涂婴还没来得及说完,这女子立马反驳,“这世间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别跟我提公平,如果世界对我公平,就不会让他离开我了,这一切不过是造化弄人,命运而已。”

    阴长生的脸色略有些尴尬,“你们说的什么?”

    此刻女子赫然把这些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阴长生,这阴长生脸色更是颇为阴沉,对于整件事情来的措手不及,隔了许久阴长生才开口说,“这些事情已经不记得了,既然命运捉弄人,何不就让它错下去,我既然有了涂婴,就不会辜负她。”

    女子脸色立即暗淡了起来,眼眶里包含着泪水,不断的打转,心中似乎满是委屈,久久不能回答。

    涂婴虽然对于这样的答案不惊讶,可是眼里早已满是爱意和幸福。

    而这女子缓缓才开口说,“既然如此,我便不会强求,不是我的,永远也不是,祝你们幸福。”

    这女子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又停住了脚步,连忙转身对着阴长生说,“你体魄中的仙骨,是我在你轮回的时候打入进去的,但我怕你变成第二个我,涂婴是狐妖,却不代表能够不死不灭,你也会亲眼看着她离开你,而你最终会沦落和我一样,痛苦不堪。”

    话音一落,这女子赫然转身离去,消失在这山谷之中。

    阴长生的眼神里也有些失落,极其难受的看着涂婴,似乎对于刚才女子所留下来的话,有些担心。

    阴长生得到成仙,自然是不用担心生死的问题。

    可涂婴,只不过是一只狐妖,顶多能活个上千年,却不是一辈子的事情,最终涂婴还是会死去。

    这话似乎在阴长生的心里留下了刺。

    涂婴见阴长生脸色不好,立即说,“不求生生世世,只求今生陪着你就够了。”

    阴长生并未言语,只是轻柔的抚摸了一下涂婴的长发。

    我略有些担心,这阴长生和涂婴的死,究竟是不是和这个有点关系,显然雯雯的困境里,把这个场面显得十分灰暗,按理来说,应该是她最幸福的时候,阴长生当着那个女人的面说选择了她,可涂婴似乎并不是真的开心。

    一眨眼,天色变成了白天。

    此刻阴长生和涂婴正相拥在一起,涂婴靠在阴长生的怀中醒来,一个极其熟悉的影子走了进来,定眼一看,是我师父江离。

    江离手中拿着一个盒子,朝着涂婴走了过去,递给了她,“有人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涂婴愣了愣,连忙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还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长生不老。’

    “谁让你给我的?”涂婴好奇的问。

    江离一脸认真的对着涂婴说,“涂灵,她说是别人给她,让她转交给你,不过她的样子并不想进来。”

    涂婴点点头,“莫非是她成全我和阴长生?”

    江离摇摇头,行了个道礼说,“不清楚,我先告辞了。”

    涂婴一脸开心的看着手中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颗丹药,兴奋的看着正在熟睡的阴长生,情不自禁的说,“我可以和你一直在一起了。”

    说完,涂婴就把药丸含进了嘴里。

    突然,涂婴脸色剧变,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这一举动,立即让原本还在熟睡的阴长生反应过来,赫然站起身子,极其紧张的看着涂婴,连忙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涂婴整个人浑身一软,赫然瘫倒在了阴长生的怀里,此时此刻,涂婴竟然说不出话来,七窍流血,不过一会的功夫,四周全然被一片鲜血印染。

    阴长生吓的脸色惨白,“涂婴,谁要害你!你不能有事。”

    此刻的涂婴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而是痛苦的流下了一滴眼泪。

    涂婴伸手想要去触碰阴长生的脸颊,可是眼眸忍不住的合拢,逐渐睡去,鲜血侵染了整个亭子。

    阴长生一脸悲愤,嚎嚎大哭起来,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悲伤的他,仿佛全世界的哀嚎声,都在他的身上涌现,那一刻,阴长生抛弃了所以的世俗,痛苦的抱着涂婴的尸体哭了起来。

    “不要离开我……”阴长生悲伤的说。

    他的眼神立即暗淡了起来,仿佛没有了光彩。

    此刻,阴长生立即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自己的肋骨刺去,场面让我有些惊悚,这也真下的去狠手,这阴长生咬牙忍痛,竟然将自己的肋骨挖了出来,隐隐透着一股亮光,莫非这就是藏在阴长生体内的仙骨?

    阴长生并指念咒,直接将这仙骨注入到了涂婴的体内,让她三魂六魄妖魂胆魄能够守住,可这仙骨似乎对涂婴的身体产生了排斥,直接反噬到了阴长生的身上,阴长生闷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使出全身力气拼命将自己仙骨注入涂婴的体内,阴长生的身体一阵虚弱,大概是因为失去了仙骨的保护,赫然瘫倒在了地上。两个人的血液相融,四周一股血腥刺鼻的味道。

    我赫然明白了,整件事情,为什么阴长生和涂婴会相拥而死,阴长生是为了救涂婴,不惜将仙骨剔除,耗损功力,将仙骨注入了涂婴的身体里。

    而阴长生的身体却不断消失,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犹如碎片一般,零星散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涂婴也瞬间变成了一只狐形,缓缓睁开眼睛,赫然看着眼前的一幕,哀鸣了好几声,“我要找到你,把你仙骨还给你,等我。”

    说完,涂婴一跃而上,冲出了山谷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涂灵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地上全然是血迹,吓得整个人瘫倒,“姐姐……姐姐出事了?”

    原本的哀鸣声,也吸引了江离冲了进来,二人面面相觑,似乎对于发生的事情有些惊讶。

    “是她……干的。”涂灵惨白的脸,极其难受。

    江离更是悲愤不已,我浑然看见了江离全身散发这一股阴森的感觉,紧紧握着拳头,手臂上的青筋凸冒,奋力一拳打在亭子柱子上,“我没守护好他。”

    涂灵擦干眼角的泪水,“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帮忙,我害死了他们,都是我的错。”涂灵的眼神有些恍惚,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一样。

    江离突然冷静了下来,“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师父复活!”,话音一落,江离赫然愤走,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山谷之中。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涂灵之前对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害死阴长生和涂婴的人,江离和涂灵都是间接的凶手,是他们递交了那个盒子,而涂灵是想保护江离,怕江离想起以前的事情,怕江离会痛苦。

    原来涂灵上一次看到了这一幕,才回想起来,所以一心一意只想保护江离。

    整件事,我看着极其难受,却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害他们?

    莫非是那个女人,她不是已经放弃了,看她的模样,也是个潇洒的人,并不像是会报复的人。

    既然雯雯的困境里,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话,那我就直接杀了这个女人不就好?

    整个困境是不断轮回,重复。

    果然一睁眼,又回到了山谷之中,涂婴又在弹琴。

    难怪雯雯迟迟不能醒来,反复做着同样的噩梦,不断痛苦的回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赫然朝着雯雯走了过去,“涂婴,你跟我出来一下。”

    这涂婴愣了愣一下,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眼神有些犹豫,“你是什么人?”

    我客气的行了个道礼,“我叫陈萧,是你以后的夫君,跟我来。”

    涂婴虽然满脸奇怪的看着我,却还是跟着我走了出来,我立即对着她说,“我就是阴长生,我是来救你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困境,现在涂灵很担心你的安全,所以让我化身为这个模样来救你。”

    涂婴愣了愣,“涂灵怎么会担心我?”

    我一本正的看着涂婴,“涂灵喜欢上了江离,所以要成全你和我,你始终带着这里不跟着我出来!”

    涂婴一脸冷漠的看着我,隔了一会,又微微皱着眉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我心里一阵欣喜,怕是她对我有印象,我立即说,“你是雯雯,你不是涂婴!快醒过来!”

    虽然涂灵是让我来冒充阴长生,可我倒觉得,雯雯是雯雯,涂婴已经是以前的人,没必要继续怀念,指不定雯雯的记忆里,更在乎我呢!

    阴长生,一边去吧,不管了!

    “陈萧……”涂婴忽然念了起来我的名字。

    此刻涂婴好像很是痛苦,瞬间蹲下了身子,紧紧捂着脑袋,皱着眉头,痛苦的说,“我头好痛,快要炸开了。”

    我心里一阵欣喜,莫非是雯雯感应到了,所以与困境产生了冲突?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