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刻意隐瞒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连忙回过神来,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之前的脚步声,逐渐朝着院子走来,定眼一看,平大夫穿着一身死人衣服,脚上穿着蛤蟆鞋,摇摇晃晃的朝着屋子里走来。

    不过此时的平大夫眼神有些无神,估计是在招魂过程中,没能够将魂魄聚集,导致走散了一魄。

    此时平大夫眼神散漫的看了我一眼,幽幽的问我一句,“这是咋个回事?”

    我赶紧上前一步,“平大夫,你被人害死了,你可知道是谁害死你的?”

    平大夫微微皱着眉头,似乎知道点什么,然后又摇摇头,什么也不说。

    江离将此情况,也跟着走了上来,客气的行了个道礼,一脸平静的对着平大夫说,“有人用你的命替了他的命,你既然是道门中人,应该清楚这手段,你非但没有制止,还隐瞒不说,这是为什么?”

    江离这话一出,平大夫整个人微微一颤,似乎被江离给说准了。

    平大夫尴尬的看着江离,极其不自然的表情说,“江世祖这是说笑了,我咋个就听不明白了。”

    这平大夫又朝着门口的黑白无常看去,眼神微微一愣,连忙扯着嗓子对着黑白无常二位说,“二位大人,既然来了,就赶紧带小的会酆都城报道吧。”

    江离脸色很是不好,白无常见势,连忙说了句,“不急,你且先和江世祖说几句话了来,我们这边可以等。”

    我不禁一喜,虽然黑无常总是面无表情的,可就白无常屡次帮忙,可见黑白无常二人,是不错的朋友,在阴司这样的浑水中,别有一股清流。

    平大夫脸色极其诧异的看着白无常,估摸着他也对白无常的这种做法极其震惊,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看着江离说,“江世祖,有些事情就不要深究了,我也不想管这些,就让我虽二位爷回酆都城报道吧。”

    江离一听,脸色更是阴沉的厉害,就连我站在旁边都觉得一股子寒冷的感觉,强大的压力喘不过气来。

    这平大夫见江离这般模样,吓得一哆嗦,俩忙说,“这事情和阴司没啥关系,我个人的恩怨事,你们就别管了,你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浪费到我一个枉死人身上,是做啥呢?”

    我连忙问平大夫,“平大夫,你之前把符灵带走以后,你做了什么?”

    平大夫乐呵呵的笑了笑,“你这个背时的娃子,还好意思说这件事,我自然是帮你把符灵给处理了,难不成让那群枉死的小孩继续留在你身上作怪不成!”

    我仔细想了一下,那个想要害我的人究竟是什么人,指不定这平大夫知道,我继续问,“平大夫,我那天在果园碰到的那人,你认识吗?”

    平大夫尴尬的看着我,“你真是看的起我了,我虽然在五里村有些能力,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认识,基本上有病都是村里的人直接到我这里来,我也不上门去,这五里村卧虎藏龙,我哪里知道是什么人,更别提认识了。”

    我很是不相信他说话,连忙反驳,“村子里不也就这么点人,你生活在这里这么久了,咋个会不晓得?”

    平大夫说,“萧娃子,你可真是冤枉我了,这五里村每隔一年,都有新的居民进来,只不过村长也没反对,时间久了,什么人都可以进来了,只有一些常住人口,我晓得,那些新来的人,我咋个会知道嘛!”

    这平大夫说的满脸委屈,弄的我都怀疑是不是我一开始就弄错了,这平大夫就是单纯的被人替命了而已,我眨眼一想,连忙又说,“那天晚上你到我床边上做啥?”

    平大夫双眼微微一愣,赶紧又说,“你看错了吧?”

    虽然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平大夫,但也想试探一下,故意说,“我怎么会看错了,我分明就是看见你站在我床边,你啥话也不说,我还好奇的很,盯着你看了好久!”

    这平大夫脸色立即不好了,一时半会都不说话。

    我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平大夫,他显然也不好再继续隐瞒只好说,“那天有人在你房间,我担心出事,就一直站在你旁边。”

    听这话,我到觉得他并没有骗我,因为那天晚上我确实是被一股力道弄的完全使不上力气,也睁不开眼睛,只能迷迷糊糊的看着有一个黑影子在我床边上,虽然我并不能确信是平大夫,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还真是平大夫。

    那还有一个人同时出现在我房间里的,莫非就是果园穿着蛤蟆鞋的那个男人。

    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男人也在屋子里,那也就有理由怀疑,整件事情,他可能和阴将军有点什么关系,或者和阴司有关系。

    平大夫继续说,“这件事情我的确是不想参与,我就是想早点投胎,重新过个日子,你们就让我走吧。”

    江离一本正经的看着平大夫说,“你被人替命而死的,你又是道士,到了酆都城可未必有好日子过,阴司也未必会让你去投胎,你可想过后果?”

    平大夫愣了愣,一口咬定,“你们让我们走吧。”

    眼下,这平大夫什么话都不愿意说,反倒将整个局面弄得极其僵硬了起来。

    江离恩了一声,轻声说了句,“你走吧。”

    黑白无常见势,立马朝着平大夫走了过来,用铁链捆住平大夫的魂魄,白无常极其友好的走到了我面前,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别让我失望啦!”

    说完,白无常跟着黑无常的旁边,押着平大夫的魂魄,走了出去。

    我问江离,为什么愿意放平大夫跟他们走。

    江离只是淡定的说了句,“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他不想说,证明他在保护什么东西。”

    我这可就纳闷了,平日里觉得这平大夫没什么异常,这说不对劲,就不对劲了,根本连我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大概是平日里这种事情见的多了,虽然一开始看见平大夫的尸身我还难受的不行,可这次见到了他的魂魄之后,我倒也释然了许多。

    江离见我有些低落,安慰我了句,“世事无常,看淡就好。”

    我歪着脑袋看着江离,江离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没有特别的反应,除了阴长生的事情,“师父,为什么你把所有的事情都看的很淡?”

    江离思索了一会,微微扬起嘴角,“看的很重要又有什么意义,只不过让你自己劳心伤神,都是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点点头,江离说的有道理,不过我在雯雯的困境中看到的江离,和我现在看到的江离好像有一点不一样,困境中的江离,没有丝毫的表情,整个人冷冷的,一点人情味也没有,可是我眼前的江离,有血有肉,还会对着我笑,会亲手给我做道袍。

    真怀疑,雯雯的困境记忆是不是也有不足的地方,也许江离千百年前并不是那样的。

    此时江离突然用这样严肃的口吻问我,“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最在乎的人,变成了坏人,你会怎么办?”

    我愣了一下,江离这是在试探我,说江离吗?

    虽然我知道江离年轻的时候手里沾染过不少鲜血,可是他是为了报仇,而且年纪稍小,也不懂事,我并不觉得我会对江离用异样的眼光来看。

    在那个时代的人,打打杀杀貌似也极其正常。

    我摇摇头,“师父,不管你变成什么样的人,我都站在你这里的。”

    江离眼神骤然一聚,伸手一敲,用力的砸在我脑门上,一脸无语的看着我说,“你满脑子只觉得师父是坏人不成!”

    我愣了愣,难道江离说的不是自己?

    我尴尬的笑了笑,这下就很的尴尬了。

    每次觉得江离问我话的时候,都是在含沙射影什么,可这江离的意思好像这次问的话,并不是说他自己,那就奇怪了,江离是知道什么事情了,怕我以后伤心不成?

    莫非是雯雯?

    我心里一沉,我可不相信雯雯是坏人。

    但是对于江离突然问出来的这句话,心里总有些耿耿于怀的,我看了一眼江离,大概是盯着他太久了,江离忍不住的回过头来,与我四目相对,我浑身一紧,赶紧避开了江离的眼神。

    江离眼神一阵迷离的看着我,微微皱着眉头,突然开口,“涂灵跟我说,你在雯雯的困境中看见我了?”

    我点点头,“我还看到阴长生了呢!”

    江离不禁扬起嘴角,极其温柔的口吻问我,“你觉得阴长生是个怎样的人?”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