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床边有人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老瞎子之前还跟我说平大夫能够救雯雯,这下连平大夫也没了法子,一下子连我也失去了信心。

    此时此刻,小胖子见平大夫离开口,连忙上前问我,“哥,我咋个觉得这个平大夫今天有点怪怪的,特别是符灵的事情。”

    我耸了耸肩,“不清楚,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要来害我。”

    小胖子幽幽的看了我一眼,“我咋个觉得这个平大夫感觉知道很多事情,而且也隐瞒了很多事情,我怀疑他!”

    我摇摇头,“平大夫不会的,他以前可是救过我命的人,要是他想害我,早就可以动手了,不需要等到今天。”

    小胖子无奈的看着我说,“万一他以前是没想过要害你,现在想起来要害你了呢!”

    这话问的我一下子哑口无言,这雯雯的事情还没处理,要是内讧了就不好了。

    我这个时候想起来,那个穿着蛤蟆鞋的男人,走之前对我说过,他说我一定会去找他的,还让我去平家院子找他,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也不晓得这个人葫芦里卖着的是什么药。

    这符灵分明是故意来害我的,而这个人应该来头不小,我虽然知道这五里村卧虎藏龙,和阴司的关系也十分密切,出现些牛逼的人物,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突然意识到那个穿蛤蟆鞋男人说的话,他说平大夫害我,回来以后,平大夫告诉我,这个男人在害我。

    所以,到底是谁在害我?

    脑子疼的厉害,到了晚上,我和小胖子两个人挤在一张病榻上睡觉,也为了让雯雯和小胖子随时随地都在我眼前,我好看着他们。

    到了后半夜,迷迷糊糊醒来,总觉得有人在我床头站着,我虽然有意识,可是身体像是不能动了一样,睁开眼睛都显得极为痛苦,只看见一个黑影子站在我床头旁边,盯着我看了许久。

    我心里一紧,连忙默念,“以日洗身,以月炼形。仙人被扶起,玉女即随行,二十八宿与我形,干邪万秽驱千里之外,圣水清洁。”

    “急急如律令!”我破口一喊,整个人突然被一股力量松开了一样,浑身轻松了许多。

    我猛然睁开眼睛,瞪眼一看,一个黑影子从我面前跑了出去,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吓得赶紧站起身子看了一眼病榻上的雯雯,还有我身边的小胖子,才松了口气,还好他们还在,估计那人不是阴司的人。

    他一直站在我的床头,到底是想干什么?

    到底是什么人,实在奇怪的很。

    我隐隐约约觉得和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什么关系,莫非是那个穿蛤蟆鞋的男人?

    到了白天,我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小胖子,小胖子满脸诧异的看着我说,“哥,该不会是三界内,有人盯上你了吧,这明显是来针对你的,如果不是你昨晚及时发现,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小胖子和雯雯都没事,这人就是冲着我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的丧炮声,这是我第一次在五里村听到丧炮,肯定是哪里死了人,我让小胖子待在屋子里把雯雯照顾好,我出去看一眼到底是什么情况。

    顺着丧炮声寻去,之前村子的正中心大平地上面,聚集了许许多多的人,都围着一个地方看,这丧炮声也是从这里传过来的。

    只听见这些村民纷纷议论,“咋个就突然暴毙而死,昨个还见着好好的,这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可不是嘛,平日里没少他的照顾,这事情来的也太突然了,横死在这里,好奇怪。”村民们互相议论。

    另一个村民说,“他面容不对劲,怕死的不是这么简单,这几天咱们村子不是来个小道士就住他家里吗,指不定是他害死的!”

    我心里一愣,这五里村应该没有其他道士和我同一时间进来的,这口中的小道士分明就是说的我,我心里一沉,很是紧张,推开众人朝着中间走了过去,只见一个草席上躺着已经僵硬的尸体,身材与平大夫相似。

    上前定眼一看,平大夫嘴唇发黑,面如白纸,睁着眼睛死不瞑目,我伸手想帮平大夫的眼皮合上,却发现僵硬的完全搬不动。身上还有很多齿痕,咬的触目惊心,像是被什么野兽袭击过一样,全身上下都有伤。

    这个时候村民们又开始说,“造孽哦,死不瞑目,不晓得是有多大的怨气,这样含冤而死。”

    我心里难受极了,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来了这里,连累了平大夫,这平大夫可也是救过我命的人,对我好的没话说,怎么出一趟,一夜未归,就出了这档子的事情,我眼眶有些红,忍着告诉自己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不就是那个小道士嘛,我看他哪里是道士,是害人精吧!”

    “不是我们村子的人,怎么赖在这里害死人,赶紧滚吧!”这些村民纷纷起哄,还有人伸手推撵我。

    我强忍着,默默告诉自己,平大夫的死因,我一定要弄清楚。

    这个时候村长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让村民们把平大夫的尸身放棺材里,这几天把丧事办了,因为平大夫家里没人,所以是村长来操办。

    村长见了我,自然也是没有好脸色,我现在是已经引起了群愤,这村子约莫五十多岁,身子到强劲的很,朝着我走来,极其严肃的表情说,“这村子里出了乱子,你是村外人,要想明哲保身的话,最好还是赶紧走吧,免得要是再出了事情,这免不其会让你遭罪的。”

    “平大夫的死因有蹊跷,我不会走,而且我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害死他!”我咬咬牙,紧紧握着拳头愤愤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江离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压力,江离直接走到村长的面前,“村子里混了什么人进来,您比我们更清楚吧?”

    话音一落,这村长脸色极为难堪,一语不发,甩手就带着这些人把平大夫的尸体抬走了。

    江离见到我满脸严肃的说,“我们来五里村的事情,无论是阴司还是妖盟,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怕是五里村混了东西进来,平大夫的死有问题。”

    我把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了江离,江离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游尸王两眼好奇的看着我说,“难怪你昨天会问我能不能看见你身上的东西,原来是因为这个!”

    江离开口说,“阴山法术确实有让小鬼活在符灵里,借用阳人身体存活,只是你口中的这些枉死的孩子,应该不简单,能利用你身上的纯阳之血自行用隐身咒的小鬼,十分少见。”

    我不免想起前几日西玄女妖来五里村跟我说的那些话,我赶紧告诉了江离,三界动乱,那些东西见着阴长生和周武王的两股势力斗争,想要单独分离出来,渔翁得利。

    江离点点头,“这个我早猜到会有这一天。”

    见江离这么平静的模样,我倒也觉得是不是西玄女妖太过于紧张了。

    江离告诉我,要找到那个穿蛤蟆鞋的男人,这件事情和他脱不了干系,估摸着昨晚上是平大夫想来我床前找我,那个时候应该是平大夫刚死时,意识强烈所以魂魄直接来找我,但是因为我身体纯阳之血对新魂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可怕,所以平大夫在我周围徘徊了一下,就准备离开。

    “但是我身体不能动,是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