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江离眼神的尴尬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眨眼一看,这烛龙不愧是厉害的角色,那尾巴被我砍了一刀后,伤口这么明显,它都竟然不为所动,继续用这带伤口的尾巴,用力拍打着岩石。

    此时的烛龙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双眸通红的模样,恨不得将这里所有的人一并吞进肚子里,凶恶的目光透着一股杀戮。

    这个时候江离停下脚步,极其淡定自若的表情看着烛龙,江离忽然并指念咒,一声“敕!”,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从烛龙的身体里翻滚起来,烛龙整个人瞬间倒在了地上,“砰!”又是一声,烛龙的尾巴赫然被炸断。

    地上满是血迹,我本以为江离还会继续,江离又突然停了下来,极其冷淡的看着烛龙说,“斩你一尾,留你一命,希望你能识趣。”

    烛龙满脸可笑的看着江离,微眯着双眼冷笑,“呵呵,今日你不杀我,来日你定然后悔!”

    江离不以为然的扬起了嘴角,眼神骤然一聚,一股极其寒意的杀气直逼烛龙,“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烛龙拖着伤痛的身体,极其不爽的看着江离,恨不得此刻就朝着江离冲过去,大概烛龙自己也清楚,要想对付江离只怕他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固然只好放弃。

    江离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我好奇的看着江离,真想知道,江离到底还有什么故事,江离和枉生门门主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到过江离提起呢?

    江离见我一直盯着他,江离问我,“你在想什么?”

    我好奇的盯着江离问,“师父,你和枉生门门主认识的事情,怎么从来也没听你说过。”

    江离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也不知道这句话是我想多了还是怎么的,总觉得江离的脸色并不太好,感觉并不希望我追问这件事情。

    江离看了我一眼说,“我认识的人多,不需要向你一一汇报。”

    我自知江离定然是用这句话打发我,还果然猜的没错。

    我尴尬的低下了头,心里想着江离肯定有事情瞒着我,平日里我问的问题,他基本上都会如实的告诉我,这次他却用这种方式的来回答我,肯定不对劲。

    只是江离到底为什么不愿意透露和枉生门门主的事情,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我知道气氛不大对劲,又换了个话题问江离,“师父,上次你说阴长生为了救涂婴而死的,可是老瞎子跟我说的和你说的相反,他告诉我是涂婴为了救阴长生而死的?”

    江离看了我一眼,极其冷静的说,“有些事情,未必是旁人就能知道全部的事情,涂婴和阴长生离世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其他人,真正的情况,怕是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怎么,你突然对阴长生和涂婴的事情感兴趣了?”

    我嘿嘿笑了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心里想着,还不是想换个话题,江离之前的脸色别提有多阴沉了,我看着都觉得害怕。

    其实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我很多都想问问江离,主要是变故太多我也没来得及问清楚。

    我就像是有十万个为什么一样,盯着江离一直问,“师父,四方神兽已经聚集了玄武、青龙、白虎,什么时候去地狱找朱雀呢,上次我见到朱雀的时候,他好像认识你,还说在地狱等你叫我告诉你。”

    江离说,“不急,就先让它在地狱待着,到时候有用,别忘了,林永夜的父亲还等着去救,朱雀会帮忙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江离还走了这么一步棋,不愧是我师父,想的这么周全。

    我又问江离,“师父,四方神兽不是还有个老大叫黄龙吗?为什么这么久了,也没见到他出来?”

    江离说,“黄龙贵为四方神兽之首,统治整个四灵以及座下星宿,不过早年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也没有人知道它的踪迹,只怕就连四方神兽都不清楚它去了哪里。”

    我哦了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难怪一直没有黄龙的消息。

    不过我对这些事情终究还是好奇的很,毕竟这一路走来奇奇怪怪的事情也经历的多,我实在忍不住的又问了句,生怕江离会变了脸色,我问,“师父,烛龙说这里是枉生门的禁地,是不允许任何人来的,据说前面还藏着关于枉生门门主的秘密,这枉生门门主到底有什么秘密要兴师动众让这么牛逼的地方来掩饰?”

    果然,江离的脸色又一次陷入了阴沉,好似不愉快的样子,我心里忐忑不安,怕是江离不想多提关于枉生门门主的事情。

    江离隔了许久开口对我说,“既然是秘密,我又怎么知道呢?”

    我呆滞的看着江离,竟然说不出话来,有些无言以对。

    此时的小胖子已经虚弱不堪,没走几步路,双腿一软,整个人倒了下来,我连忙喊了声,“豹子!”

    花斑豹子连忙将小胖子叼在自己的背上,我告诉豹子,“麻烦你了,接下来的路,就带着他走,尽量慢行,我怕他的伤口支撑不住。”

    花斑豹子极其懂我的心思,微眯着双眼,嘴角似乎在上扬一样,像是在对我笑,让我放心。

    花斑豹子做事情,我还是一向很放心的。

    我和江离虽然一路上都说着话,可是气氛依旧是尴尬的状态,梁警官和他手里的一帮警察似乎对于进来发生的这一切,还有些闷闷不乐,或者说他们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一路上一直沉默寡言,大概他们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从原本的认识世界里有了冲突,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也是极为正常的。

    整个这一条路,不知道走了起码有好几个小时,因为这个地势是将整个山脉都用于让烛龙待在这里,所以路程也极其长,我们步行显得尤为吃力,我跟着江离这些年没少走路爬山的,自然体力还是能跟得上,不过这几个警察显然是已经走不动了,嚷嚷着要休息一下。

    江离这才意识到这些人已经累的不行了,只好停下脚步来,让大家在原地稍作休息。

    按照这样的走法,穿过好几个山脉,怕是真的要走到农村里去了,估摸着这几个警察还想早点回去上班是没得指望了。

    只是我诧异的是,枉生门的禁地,竟然用了这么多的山脉组合到了一起,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值得枉生门门主这么做,而且还不是在枉生门里面藏着秘密,除非这个秘密是带不走的。

    我只能这样大胆的猜测了,我好奇的问江离,“青丘国的人为什么和枉生门对着干,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到枉生门的禁地,感觉枉生门也不像是很好惹的人。”

    江离点点头,看了我一眼说,“没想到你对这些事情,分析到是有点见解,枉生门和青丘国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青丘国在妖盟一向横行霸道惯了,自然认为,在妖界已经是最强霸主,青丘国现在在做的事情,我们也看到了,无非是想在阴长生和周武王复活的同时,一举摧毁两股势力,自己做上霸主的位置。”

    “那枉生门呢?”我好奇的问。

    江离说,“枉生门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存在,枉生门似乎不争任何的利益,他们本身就有极其厉害的地方,可以完成任何人想要的心愿,光是这个力量就已经很厉害了,只不过枉生门好像在阻止青丘国的做事,所以两股势力出现了矛盾,青丘国一向小肚鸡肠,当年涂山被灭的惨案也是如此,青丘国派人来捣鼓枉生门禁地也不是没可能。”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