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门口的红碗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江离略带一丝惊讶的看着我说,“正好,老瞎子现在就在重庆市内,我们可以立即前往重庆去找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雯雯的病,重庆沙区有个中医院,里面有我一个朋友,虽然是个老中医的身份,确实道教医卜之术的传人,无论是人是妖,他都能医治。”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是激动,不仅仅是一举双得的事情,而更重要的是去城市里面,要知道作为一个农村里土生土长的瓜皮娃子来说,城市一直是个很渴望的地方,我也深知,城市里的阴邪之物,比农村的更为猖獗,因为阴司不涉足巡查,导致更加可怕。

    从江离的脸色也看的出来,城市里只怕比我们平日里所经历的东西更加可怕。

    小胖子倒是一脸极其得意的说,“你们别怕,重庆我以前去的多,走到哪里保证你们都不会迷路,只是那个婴儿也要带着一路嘛?”

    江离沉稳的说了句,“现在不用带它,已经安排人送它去凌云山,凌云山有青龙、白虎、玄武三神镇守,还有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陆判官也在凌云山,目前来说,没人敢闯凌云山,哪怕周武王再世,都要避让几分。”

    江离做什么事情的处理的极为妥当,江离知道这个婴儿青丘国的人极其想要毁灭它,如果带着婴儿上路,只怕中途稍有不慎,就被青丘国的人下了套,如果留在天师府,这里的道士道行都太过于浅显,根本护不住孩子的安全,所以只有凌云山最为妥当。

    江离不愧是江离,做事情总能方方面面都设想极为周全。

    到了第二天,江离带着我们离开了天师府,江离一路上告诉我,这些日子经历的事情太多,不要去想,走一步看一步,不要让自己压力太大。

    我知道江离是在劝我不要急功近利,我本想让道教重振,却发现极其困难,目前的道士人数偏少,其能力也偏弱。

    还不如当年江离重振鬼谷派,江离将鬼谷派打点的完善,现在鬼谷派已经步入了正轨。

    去重庆的一路上,涂灵将江离揽入自己一边,什么事情都像是为江离考虑周全了,一会给江离水果,一会给江离按摩,一会给江离扇扇子,活像一个任劳任怨的小媳妇。

    涂灵这般热情,江离也不好回绝。

    我们在坐大巴车的时候,江离刚坐下位置,我本来正准备过去的,没想到涂灵身手极其迅速的冲到了我的前面,一屁股坐在了江离旁边,我整个人傻愣了一下,看江离也是一脸阴沉的表情,可见有多不自在。

    不过我也没了法子,只好往后面坐了下去,小胖子跟在我身后,正准备坐下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雯雯,又乖乖的把位置让给了雯雯,一个人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我身后的位置上坐去。

    大概是因为坐在江离后面,所以眼神容易被他们前排的举动所吸引。

    涂灵挽着江离的胳膊,整个脑袋枕在江离的肩膀上,用着一股撒娇的口吻说,“江离,要不我们去城里扯个证吧,你肯定还没结过婚,人生在世,什么都要去尝试一下嘛,你捉过这么多妖魔鬼怪,这么厉害,却没结过婚,多失败呀!”

    我和雯雯面面相觑,忍不住的在后面笑了笑。

    江离整个人的表情别提有多憋屈,用着极其严肃的口吻对涂灵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涂灵满脸委屈的看着江离说,“哎呀,娶我是你最好的选择,你想想,道士现在本来就可以娶妻生子,你说我们俩都活了这么久了,找个伴也挺好的,至少我可以照顾你,我会洗衣服,会做饭,会带孩子。”

    江离冷冷的看了一眼涂灵,一本正经的说,“不需要,这些我也会。”

    涂灵瘪了瘪嘴,“可是,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江离冷冰冰的说,“恩。”

    涂灵的眼眶立即红润了起来,我见势赶紧让雯雯安慰一下涂灵,可雯雯倒是一脸极不情愿的样子,想了想,她们俩个人关系似乎不太好,雯雯不想安慰涂灵也是情有可原的。

    也不知道在大巴车上坐了多久,迷迷糊糊睡了好几次,才终于到了重庆,后来我才这知道,我们坐的这俩车,叫长途车,直接到重庆的汽车站,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过四周依旧是灯红酒绿的,好像一个不夜城。

    下了车江离颇有兴趣的看着我说,“陈萧,你知道不干净的东西最喜欢待在人多的地方还是人少的地方?”

    我想了想说,“人少的地方。”

    江离告诉我,“在农村人少的地方阴气重,可是再城市却相反,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有不干净的东西,比如城市里最常见的地方,酒吧,是成年人围在一起喝酒娱乐的地方,可是每天在酒吧死的人却不计其数,而且聚集的不干净的东西是整个城市里最多的。”

    我恍然大悟,虽不知道酒吧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是听上去感觉极其可怕的样子。

    小胖子这时候跟着江离说,“这个是真的,我在重庆待过一段时间的,每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酒吧巷子这些地方,就总有阴气笼罩,好多人在从酒吧出来的路上,就被东西给盯上了,还有酒吧的厕所,很多女人都在厕所里产子,弄的厕所阴气极重,经常出事情。”

    我汗毛一竖,感觉又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真不明白,阴司有这么好的实力,为什么不安排驻守阴兵呢,这样城市里的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也可以被清理干净。

    我极其疑惑的看着江离,“日夜游神难道不知道这里的事情吗?”

    江离说,“整个阴司日夜游神也就只有两个人,酆都城虽属渝可是远离城市,他们肯定不愿意走远路,交接班的时候避免麻烦,所以,总是在农村镇子这种比较小的地方,路途不够长,满足他们的交接班,长期以来,城市里的阴气过重,难以根除,日夜游神就干脆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果然,阴司还是需要重新整顿,应该在每个城市都安排阴司官员,进行监督。

    从车站出来一路上的住宿地方都满员了,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小胖子说车站附近人本就就多,要想找住的,可以去民宿楼里,说不定有空的屋子。

    江离一想,反正我们要住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干脆找个屋子租下来。

    小胖子熟路,带着我们就在沙区的一个旧楼房里找了间三室一厅的房子,不过说来也巧,大概是这里是老房子,所以租金比较便宜。

    房东是个五十岁的阿姨,穿着一身蓝白碎花袍子,手里还挎着一个编织袋,极其客气的带着我们上楼,我们租的屋子在五楼,一路走上去,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每一层楼每一户的门脚下,都摆了一个红色的碗。

    我好奇的很,就问房东,“为什么这里的房子,门前都要放一个红色的碗啊?”

    房东愣了愣,脸色一阵惨白,微微眯着双眼笑着对我们说,“前几日有个风水大师来过这里,说是要让我们摆个阵,这样才能让住在这里的人增加运气,估计就是他们摆阵的吧,你们不管就是了。”

    话音一落,正好到了五楼,房东正在开门的时候,我赫然发现,我们租的这个屋子门前有摆了红色的碗。

    江离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在意,我心里想着,难不成是我自己太过于紧张了。

    主要是第一次来到城市,知道城市里的脏东西多的很,所以心里自然而然有些防备。

    房东带着我们进屋里看,四周倒也整洁,就是家具过于旧了,设施还算齐全,这城里的屋子大小,自然比不得在农村里修的房子,虽然小了点,都是住宿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房东把钥匙交给江离,“你们年轻人打工不容易,我的屋子肯定是这个片区最便宜的,绝对不会吃亏,租金三个月一交,你们这次多交的是押金,你们不住的时候,我会退给你们,还有就是,晚上的时候还是不要出门,这老房子的灯不好使,好几个年轻人晚上出门看不见灯,给摔了跟头。”

    房东交代完事情以后,就准备离开。

    江离却突然喊住了房东,“我想问一下,这个屋子是不是有道士住过?”,我这才发现,江离盯着屋子墙角的一处黄符纸。

    房东微微一愣,赶紧说,“住的什么人,什么职业,我一般不过问,不清楚,你们好生住这就是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话音一落,这个房东就匆匆忙忙的关上门走了。

    我问江离,“师父,为什么这里的每家每户都要放一个红色的碗?”

    江离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这些可不是普通的碗,在门外放一个红色碗,装上米粒,再插三支香,就是为了祭拜路过的孤魂野鬼,吃完了饭好赶紧上路,千万不要来招惹住宿的人。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小区的住宅是凶宅啊,家家户户都为了自保,这个房东没有说实话。”

    “啊,难怪这么便宜!”小胖子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