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阴司奸细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城隍爷隔了一会开口说,“判官大爷,我已经安排人送他还魂了,今天准给你安全送到,你可千万不要把我的事情再给上面说了,一切都是误会,误会。”

    我心里极其藐视这个城隍爷,说时候,我们村子当年那个被撤职了的城隍爷,都比它有能力些,至少他只是和阴司内部勾结,从来没和外界勾结,不想到,这个人竟然和外部勾结,那不就是阴司的卖国贼一样。

    虽说阴司现在做的事情也不大吼道,但毕竟是阴长生的阴司,好歹也不能让看着让它走向毁灭。

    我看了一眼城隍,只是微微一笑,“这要看你今天的表现了,要是一会人没有给我安全送达,我保证,你今晚就会被带到酆都城审问。”

    城隍爷浑身一哆嗦,满脸都是害怕的样子,我心里不禁有些不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选择接受妖盟钱财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阴司的人发现,只怕不仅仅撤职的问题了,极有可能被安排到地狱之中受苦。

    隔了一会,城隍爷派去的阴差急急忙忙的赶来过来,神色慌张的对着城隍爷说,“不好了,那人受了酷刑后,三魂六魄竟然少了一魄,醒来的话有可能丢失一部分的记忆。”

    城隍爷一听这话,整个人的脸色犹如白纸一张,惨白的厉害,拍着阴差的脑袋气急败坏的说,“赶紧想办法找回来他少的那一魄,不然你我都完蛋!”

    城隍爷畏畏缩缩的看着我,估摸着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已经紧绷了,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怎么听都觉得有点问题,按理来说,如此短的时间内受了刑法,应该没那么容易少了一魄,之前我爹下阴司的时候,也不过如此。

    难不成刑部也安插了青丘国的人,所以速度才会这么快,他们也害怕这个城隍庙万一没把事情处理好,龙虎镇上这么多的道士,随时来城隍庙都是极有可能的,虽然青丘国的人为了把这件事情的风险降低,干脆安排了人手在这里等着。

    我极其严肃的看着城隍爷,“你老实说,刑部最近有没有新人进来。”

    城隍爷思索了一下,连忙转身朝着桌子上的书籍翻了翻,隔了一会,拿着本子说,“有,有一个,是新来的叫火凤,云南人。”

    我生气的看着城隍爷,极其愤怒的呵斥,“你成天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是伸手拿钱养晚年的嘛?小小城隍庙,新来的人你都不知道,还要翻阅登记心里才有数,真不知道你成天的心思都放在哪里了,这件事情要是这个人魂魄少了,你就跟我回酆都城领罪吧!”

    城隍爷一听,连忙跪在了地上,“判官爷您饶命啊!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

    我面不改色,“起来,带我去刑部!”

    城隍爷赶紧站起来,领着我走出城隍大殿,勾腰驼背的指引着我朝着刑部走去。

    推开铁门,里面就能听见极其凄惨的尖叫声,还要牢狱的嘲笑声。

    左边是油锅,右边就是刀山,到处是血淋漓的场面,极其恶心,要说这里自然比不过酆都城的那十八层地狱的可怕,可也都丝毫不带一点人性。

    这些阴差见到城隍爷走了进来,赶紧闭上了嘴巴,所有人站在了一旁,城隍爷清了清嗓子,满脸带着一股威严的感觉说,“谁是新来的火凤啊?”

    话音一落,一个面色清秀的女子穿着一身牢狱的服装走了出来,我定眼一看,这里面的分明都是男人管理刑部,里面的狱卒都是男人,这女人混进来,是怎么回事。

    就连城隍爷自己也被这个女人的出现吓了一跳,连忙拿着册子看了好几眼说,“你咋是个女娃子?”

    火凤微微一笑,“小的见过城隍爷。”

    城隍爷眼神一阵闪烁,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赶紧问。“你就是它们说的来帮忙的人?”

    火凤点点头,笑起来甜美的模样说,“是啊,这刑部做事还不够雷厉风行,有我在这里,效率都提高了很多。”

    这下城隍爷一听,勃然大怒,朝着这个火凤走了上去,伸手“啪——”的一声,给人家一姑娘家的脸扇了过去,周围的阴差全数倒吸了口凉气,这城隍爷气急败坏的说,“狗日的!都是害的!你是想害死我不成!”

    这个叫火凤的女人,满脸楚楚可怜的看着城隍爷,难受的捂着自己的脸颊,小声抽泣的说,“小的知错了。”

    狐媚之术!

    这女的是狐妖!

    我连忙说,“这个火凤,跟我出来一下。”

    城隍爷盯着火凤笑了笑,看样子已经被狐媚之术迷惑了,满脸都是痴痴的笑着。

    火凤跟着我走了出来,突然她往我身上一跌,极其委屈的声音说,“谢谢你救我出来,小女子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来谢您的救命之恩。”

    我用力一推,她没站稳脚跟,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我极其严肃的看着她说,“青丘国派你来这里,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可是酆都城的判官,弄死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火凤忽然笑了笑,“哟,什么时候道士也可以当判官了,你那一身的道士气息过于浓重,我们狐妖的鼻子可是极其敏感,你手上还有我族的血迹气息,你杀了谁!”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狐妖,此时此刻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还反而审问起我来了,我迅速抽出宝剑,剑刃指在她的下巴处,极其凶狠的呵斥,“今日送来的人,你把他的魂魄弄哪里去了,赶紧说,不然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她楚楚可怜的眨巴着眼睛,故作一副极其柔弱的样子,“哟,小哥你好凶,人家好怕怕呀,人家什么都不知道,要不你跟我睡一觉,我就告诉你。”

    我心里一沉,这狐妖的狐媚之术,有时候还真的对我一点作用也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跟着江离久了,也不知不觉对这些有了抵抗力。

    我用着极其严厉的口吻呵斥,“少给我来这招,今天这魂要是回不到他身上的话,你就用你的命来抵押吧!”

    这狐妖见我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满脸震惊的说,“你竟然不受我的狐媚之术控制!臭道士,我告诉你,我们青丘国做事,向来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我们能打入阴司,也能打入道教,你们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别求国主给你们留命!”

    卧槽,好大的口气。

    我真他妈的想说,等江离来了,不打的喊爹喊娘!

    我忍住了这一口气,努力平息自己心中的愤怒,平静的看着她说,“你先赶紧管好你自己的小命吧,你们国主做事情,你们反正就是炮灰而已,是死是活,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狐妖微微一愣,眼里一阵闪烁,隔了许久才开口说,“你放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任何理由的,这个人知道的事情太多了,青丘国的人无论是谁,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这个秘密流露出去,所以,我火凤不怕死,就怕你杀不死我!”

    话音一落,火凤突然站起身子,赫然变成了一直白色狐狸,浑身松软的白毛,极其防备的看着我,我心里一沉,这臭丫头是想跟我开战的意思。

    我紧紧握着宝剑,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是伤了她,那个人还怎么救的了。

    她似乎见我有些犹豫,纵身一跃朝着我疯狂的冲了过来,我厉声一喝,“豹子!”

    花斑豹子赫然从我身体里窜了出来,我坐在豹子的身上,以更快的速度直接压制它的身体,宝剑闪烁着极其待战急不可耐的红光,这狐妖龇牙咧嘴的朝着我冲了过来,恨不得将我撕碎,我举着宝剑迅猛朝她刺了过去。

    “嗷呜——”一声,她发出惨痛的哀鸣声。

    原本狐妖的模样瞬间幻化成了人形,极其难受的躺在地上,一口鲜血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流了出来,她极其难受的看着我,浑身似乎使不上力来,我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我手中的宝剑,没先到它竟然这么厉害,可以斩断一切妖力,那当初阴长生也舍得将这个宝剑丢下?

    我愣了愣,看着这个火凤现在表情,看上去着实有点可怜,我也知道此时此刻的她已经用不了狐媚之术了,毕竟她的妖力已经被我全部斩断,此时此刻,她对我大概也只有恨了。

    妖,最怕的是失去妖力。

    她现在仅仅只有妖魂而已,才足以让她继续保持人形,可是却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说,那个人的魂魄究竟在哪里。”我冷冷的问她。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