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擅自作法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砰——

    的一声,门赫然被打开,只看见一个黑色影子,踩在我事先在地上撒好的米上,可以看见一个一个脚印,这脚印分明不是人类的脚,可是现在并没有看见邪物的本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们是可以控制意识,并没有让本体出来,而是分体。

    就像是江离曾经也把自己分离成了两个人一样。

    而我现在面前所看到的,应该是传说中九尾狐的一魂。

    但凡是黄皮子和狐狸的事情,多多少少都有相似的地方,就是不见其身,就能看见起影。

    踏踏踏——

    脚步声逐渐向着房子里面走了进来,只看见脚爪的印子越发的靠近,紧接着,一只鸡忽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随后就断了气。

    果然狐妖爱吃鸡的事情,是真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感觉到有一股气息朝我扑来,此时此刻,这个东西应该就在我的面前。

    我举着宝剑并指念咒,“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天清清,地灵灵,某某某奉三茅祖师之号,何神不讨,何鬼不惊,急奉祖师茅山令,扫除鬼邪万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驱魔斩妖不留情,吾奉三茅祖师急急如律令敕!”

    宝剑剑身之中冲出一道极其强烈的红光,朝着我面前的影子迅猛的劈了过去,“嗷呜!”一声,那个影子瞬间消失不见。

    我心里暗暗想着,只要消灭了分身,本体就应该会显身了。

    果然过了一会,一阵阴风出来,一个轻盈的脚步声缓缓朝着里面走来,杵在我面前的女子,赫然让我不禁有些好奇,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清新脱俗的姿态,如果不是她是狐妖,我都会以为她是不是仙女了。

    她幽幽的看着我,突然抿嘴一笑,“道士哥哥,你这般是要做啥呀,要不小女子带你去快活?”

    我心里一沉,果然是狐媚之术。

    我举起法剑奋力呵斥,“废话少说,你是不是叫苏儿!”

    这个狐妖脸色微微一颤,眼神突然看向了床上的男子,极其严肃的看着我说,“不关我的事情,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果然,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男人口中的苏儿,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这个女人绝对逃不过关系。

    这个时候,狐妖的眼神落在了我宝剑上,浑身一颤,迅速后退了两步,满脸惊恐的看着我,“你是……不可能,阴长生不可能会复活的,你是谁?”

    我看了看我手中宝剑,关键时刻,果然有用,所有人的忌惮阴长生的力量,我干脆不如盯着阴长生的名气来压制他们,正好阴长生的贴身宝剑在我的手里,要是想唬弄一下,全然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就是阴长生,你如此小妖竟敢这般放肆,说!什么人让你这么做的!”我厉声呵斥,学着江离平日里冷漠模样,一板一眼的,颇有几分相似。

    那狐妖见势,连忙跪了下来,告诉我,“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太多的关系,都是老大要求我们这么做的,要我们将龙虎宗的道士赶出去,必须先要控制住这里的人,只是这个男人正好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所以才……”

    我抬了抬眉头,语气丝毫不客气,“还有什么人和你们狐妖一起的。”

    那个狐妖唯唯诺诺的说,“我不能说。”

    这个时候不能怜香惜玉了,我举着宝剑朝着她脖子上放了过去,吓得她整个人脸色的都惨白了,赶紧说,“我没见过那些人,他们是老大请来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它们比我们先进这个镇子。”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我继续问,“涂灵在未名观被你们的人火烧,又是怎么回事!赶紧老老实实的交代,不然你这条命,就别想活着回去。”

    这个狐狸绷不住脸上的害怕,浑然落下了好几颗泪珠,浑身哆嗦的说,“涂灵姐姐本就是涂山罪人,青丘国一直想要拿她回去,只是她之前跟着周武王,老大没法弄她,现在她跟在一个道士身边,反正没有周武王罩着了,就去未名观抓她,没想到她竟然不买账,老大只好放火烧了未名观,给那个道士一个教训,不要随便收留被抛弃的狐妖,顺便将涂灵烧死,都是青丘国内部的矛盾,这……跟你没关系吧?”

    我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我现在可是冒充的阴长生,阴长生的帝道主义,是绝对不会容忍这些人这么放肆的。

    “既然你知道我是阴长生,那你就应该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容忍你们做这样的事情,既然我已经重生了,那们你们青丘国做的事情,第一扰乱阳间秩序,就算是阴司的人来了,也不会帮你们丝毫,第二,你们扰乱道教秩序,我是绝对不会姑息的,第三,未名观的人是我的人,那就是公然与我挑衅!”我奋力的说了这么多话,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正气,连我自己都被自己这番模样给震慑住了。

    平日里有江离的保护,所以没有真正的感受到自己的实力。

    这一下子突然觉得,有时候就是需要逼一下自己,否则成了温室里的花朵,永远长不大。

    这个时候,这狐妖忽然嘿嘿一笑,看着我说,“阴长生,就算你杀了我,这天底下遍布我们青丘国的人,你都杀的完吗?你可别忘了,当年如果不是你带走了涂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出来。”

    我愣了愣,这该怎么回答,我对于涂婴的事情并不是完全了解,要是说漏嘴了岂不是就暴露了自己不是阴长生。

    我举着宝剑用力朝着她脖子上一压,一股妖气被我的剑刃划伤,飘出了一股妖气,她的表情赫然变得极为痛苦,我惊讶的看着手里宝剑,这阴长生的剑就是不一样,竟然能够直接斩妖杀鬼,稍微一碰,这眼前的狐妖,妖气都被减弱了许多。

    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把床上的男人救活。”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说,“我青丘国的势力已经遍布整个城市了,与其看着你和周武王之间的内斗,倒不如我们青丘国来统一整个世界,牺牲我一人算什么,三界已经动荡,无力回天,这天下将会成为妖的天下!”

    话音一落,这个女人竟然顺着我的宝剑往上走了去,浑然将自己的脑袋割了下来,吓得我整个人一哆嗦,这……这人是自杀了。

    我心里一沉,这个狐妖宁愿死也不愿意把这个男人救活,那只能说明一点,这个男人听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肯定会对它们的计划有影响。

    小胖子从我身后走了出来,一脸担心的看着我,“这些人死了,这个大叔怎么救啊?”

    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狐妖会自杀,不过也没关系,之前我看过古籍,多多少少还是晓得一些方式方法。

    我让小胖子站在一边,不要捣乱。

    床底下原本摆放着的东西,就是用来作法用的。

    我问小胖子,“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小胖子打开他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告诉我,“今天正好端午节。子时。”

    端午节是画符、造符水的吉日,画符造符多在这一天举行。画端午驱鬼符更是如此。每年有四天不可乱画符,如若在这四天画符;不但不灵验,而且还有害。这四天是农历的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

    我满意的点点头,正好可以现场画符造符。

    画符最好选择子时或亥时。据说此时是阳消阴长、阴阳交接之时,灵气最重,其次午、卯、酉时亦可,不然画出来的符纸因为道行不深的原因,效果也有极大的差别。

    我将专门驱除妖魔的符咒用朱砂执笔画好之后,再将这符纸房间原本的香灰碗中,点绕一把火,将符纸和香灰全数点燃在了一起,一股火烧的味道过去以后,里面赫然变成了黑乎乎的一坨。

    我端起碗,示意让小胖子弄点水过来,掺和进碗里,用力搅拌了一下,再将大米和鸡血围绕着床外沿,摆了一个八卦阵型,阴阳分明。

    小胖子一脸好奇的看着我说,“陈萧,你弄的这些东西是干嘛用的?”

    我看了一眼小胖子,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这是我之前在未名观学来的,专门针对被妖魔鬼怪伤了体魄的人,将他体内的阳气召回,且让阴气逼出体外,这样三魂六魄得到的安宁,也才可以苏醒过来。”

    小胖子满脸佩服的点了点头,怀中的婴儿也不哭不闹。

    这个时候,我将已经和符纸香灰化成水的一碗端在了手上,朝着床上的大叔走了过去,符水洗头面,洗全身,以符水擦拭、喷洒全身,又并指念咒,“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下,这躺在床上的男人像是全身被开水烫了一般,嗷嗷大叫起来,浑身似乎有着极其难受强烈的反抗。

    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吼——”的声音。

    我立即将自己手腕划了一刀,朝着那个男人的嘴上按了下去,用我的纯阳之血,将他体内最浑浊阴暗的邪气逼出体外。

    隔了一会,这个男人总算消停了,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我看了这个男人一眼,转身朝着老人家的位置走去,千叮咛万嘱咐,今晚上是最特别的晚上,他儿子的命能不能保住,又就看今天晚上了,他床下有几只鸡,一旦所有的鸡都死了,就证明人是救不活的了。

    老人家一听,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那该怎么办?”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连忙让老人给我找了个白纸过来,用剪刀剪成一个人形的模样,再让老人家把这个大叔的生辰八字写在上面,极其嘱咐的说,“这也是万不得已的办法,你必须要保护好你儿子的生辰八字人形纸片,现在我是帮你把他的生辰八字放在纸人上面,如果有人来害他,未必能找到他,在那些人的眼里,他们已经看不见你儿子了,因为我把他的灵气转移到了纸片上,这个纸片你必须小心翼翼的保护在身边,否则,你儿子的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这老人家见我竟然说了这么多的道理,满脸都是感谢的说,“太好了小师傅,只要能够救我儿子,无论什么苦难我都愿意受,之前来了好几个道士,看了之后,都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像是生怕自己牵扯住了什么,只有你是唯一肯愿意帮我们的。”

    我心里微微一愣,为什么这些道士不愿意参与这件事,难不成,这些道士已经叛变了?

    看来龙虎镇的事情,已经牵扯到了三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