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天师府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愣了一下,江离这句话倒还真的把我给问懵了。

    神仙,这种东西应该并不存在吧,要是真的有神仙在,早就看不下去阴司的所作所为了,还会让他们这么肆意妄为吗?

    江离见我被他问傻了,连忙又说,“这里是仙水岩一带。仙水岩诸峰峭拔陡险,岩壁光滑平展,岩脚下便是泸溪河,要想在这里安置悬棺,几乎是不可能。凡胎肉体当然是没有这个力量,可是如果是你师父来放置这些悬棺,你是不是觉得就有可能了?”

    江离这么一说,倒还真是这个理,江离力气极大,完全有可能,虽然不能说只有神仙有这个能力,就算是阴司的人,也有这个能力吧?

    只不过龙虎山这里的地势和气氛全是有一股神仙修养的感觉,要说这里有神仙,还真说不准呢。

    江离又开口说,“如果阴长生不是被这些阴谋所算计,他明明修道成仙了,所以,阴阳自古以来都是对立而为,有阴司鬼魂,自然也有仙人。”

    我歪着脑袋,一脸好奇的看着江离,“师父,你这么厉害,那你是神仙吗?”

    江离忽然呵呵笑了起来,“你觉得呢?”

    我摇摇头,“不知道,感觉你很厉害,但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江离这时又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以前道教兴盛得道成仙大有人在,如今已经听不见成仙的事情,也看不到所谓的仙人,那是因为,只有道士才有资格修仙,可是当下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人才,也许师父现在和你说这些还太早了,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

    我总觉得江离话里有话。

    不知不觉,我们就来到了龙虎山的天师府,江离说,这里就是我身为龙虎宗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因为只要我拿着龙虎宗掌教的法印和法剑,就意味着我是这里的主人。

    刚一踏进来就赫然发现这里的布局,甚至有点像我们去过的古墓一样,整个建筑都是按照八卦阵型所修建的。

    难怪江离对墓下的东西那么游刃有余,要是天天生活在龙虎山中,怕是闭着眼睛都能下墓了。

    从天师府大门进来,穿过一条小街,就能看见十几根大木柱,六扇三开大门,中门正上方悬“嗣汉天师府”直匾一块,金光夺目。

    前正中两柱挂有黑底金字抱柱对联,上联“麒麟殿上神仙客”,下联“龙虎山中宰相家”,东侧置大鼓一面。江离指着那把鼓说,“这个是通报鼓,龙虎宗弟子有重要事情迫在眉睫的时候,必须要击鼓禀报,这也是龙虎宗千百年来的规矩,只是不过道教败落之后,龙虎宗也跟着没落,弟子少的可怜,这通报鼓也很少再敲响了。”

    听着这番话,我心里实在有些失落。

    穿过第二扇门的时候,十二根大木柱设门六扇三道,门上画有秦琼、尉迟恭、杨林、罗成、程咬金、单雄信六尊像为三对门神。

    中门上端悬直匾一块,上书“敕灵旨”三个金字,

    前两柱挂有黑底金字抱柱对联,上联“道高龙虎伏”,下联“德重鬼神钦”。十八般古代兵器金光银闪并列两旁,显得十分威严。

    我原以为江离会带着我先去大殿之中,而江离却出奇意外的带我走进了一个小房间里,这个房间颇有意思,叫狐仙堂。

    一走进去,就能看见供桌、神台,常明灯等供品神器,而这里供奉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狐仙。

    “师父,这是干嘛的?”我问江离。

    江离告诉我,“当年阴长生和岐山狐妖涂婴结下因果后,二人决定厮守,阴长生本该得道成仙,却被人暗算,涂婴为保住阴长生的命魂,牺牲了自己的妖丹,为此之后,道教后人在这里修建了狐妖堂,但凡是了解这件事情的人,都会来这里供奉狐妖,也就是阴长生一生之中最爱的涂婴。”

    原来阴长生和涂婴的事情还有这么复杂的过程,虽然不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隐隐约约总觉得,背后的事情肯定不简单,不然阴长生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被人害呢?

    江离这时候看了我一眼,“初到龙虎宗,历代龙虎宗掌教必先点三支清香来感谢岐山狐妖。”

    我哦了一声,连忙将摆在一旁的三支香点燃,按照仪式走了一遍流程。

    刚把香插好的时候,我背包后面的赤红宝剑忽然骚动了起来,我赶紧转过身将赤红宝剑拿出来,此时的赤红宝剑就像当日在墓室里的时候一样,整个剑刃发出红色的光亮,隐隐约约像是有一股鲜血在流动。

    此时的赤红宝剑忽然浑身抖动,极其异常。

    我赶紧伸手摸了摸宝剑,它才慢慢缓和了过来。

    江离也觉得有些奇怪,将赤红宝剑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忽然眼眸一阵收缩,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江离猛然抬起头来,极其严肃的声音说,“我知道老瞎子当时对我们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你是说阴长生复活的关键吗?”我问江离。

    江离点点头,语气虽然平稳,声音却略带了一丝兴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当年阴长生给自己留的一线生机,应该就是把自己的一缕魂魄分离了出来,注入了这把赤红宝剑之中。”

    这件事情怎么和周武王将善心封印颇有几分相似。

    难不成那里真是块风水宝地,我怎么没看出来。

    这赤红宝剑像是听懂了江离的话一样,忽然兴奋的动了动身子,隐隐约约像是模仿人点头的意思。

    周武王的剑被封印在鬼谷子的墓室中,而阴长生的剑在周武王善心灵石一起葬在墓室里,只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我怎么莫名的觉得,鬼谷子是个极其关键的人物,他可能比江离知道的事情更多。

    “什么人!”忽然一个声音穿透进来。

    我和江离连忙回头一看,一个穿着道士袍子,手里拿着一把铜钱剑的人站在门口,一脸警惕的看着我们。

    我从背包里掏出我的法印举到手里,一瞬间,这个小道士脸色惨白,赶紧跪了下来,紧张的喊了声,“参见掌教!”

    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第一次有一种自己手里拿着权威的象征,在我正是青春年少热血澎湃的年龄时,别提有多得意了。

    江离见我愣在那里,连忙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示意我赶紧让这个小道士起来,不能老跪着。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说,“快起来吧。”

    这个小道士告诉我们,他是这里的住观道士,今年二十八岁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整个人看上去年轻的很,一点也不像是二十八岁的人,后来我才晓得,潜行修道的话,只要道行提上来,精气十足,就会变得更加年轻。

    难怪传说阴长生百岁的人,却和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

    这个道士叫王纳川,八岁的时候父母就把他送进龙虎山当道士,几十年前龙虎宗掌教出了趟远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许多弟子都离开了这里,大部分人还俗,去了附近的龙虎镇种田菜地去了,现在留在天师府的也就二十多名弟子了,其中有十个多个都是老道士,因为在这里待的时间久了,有了感情,舍不得离开,才一直待着的。

    龙虎宗没了掌教的带领下,已经自行生活了几十年,所以我拿着法印出现的时候,把这个道士给吓坏了。

    他口中的之前失踪的龙虎宗掌教,应该就是我爷爷。

    看来这里应该多多少少有关于我爷爷的事情,说不定还有他留下来的东西呢。

    我的这一出现,这个道士可是兴奋的不得了,连忙喊着天师府留下来的所有道士前来为我接风洗尘。

    就在我踏进大殿之中的时候,这些人见到我的一瞬间,似乎脸色都不太好,后来还有人窃窃私语,有人还问王纳川,“你有没有搞错,确定这个小屁孩是我们的掌教,我看他怕是都还没有成年哦!”

    一旁的人也跟着附和,“就是,就这么一个小娃子,也来当掌教,说不定这法印法剑是偷来的,这么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来做掌教,没人服啊!”

    他们的话我都听在耳里,虽然不是滋味,但也是人之常情。

    我拿着法印法剑,朝着大殿中的天师椅走去,气势汹汹的坐了上去,赫然将法印举了起来,这个时候众人全部齐刷刷的跪了下来,连声喊道:“参见掌教!”

    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你们都起来吧,我陈萧虽然年轻,但其能力绝对是在你们之上,酆都城你们应该并不陌生,我陈萧去过下过阴司,打过阴兵,斗过十大阴帅,揍扁过十殿阎罗,就连北方鬼帝也是手下败将,下过地狱和四方神兽朱雀一战,我想,如果在座的各位有这个能力,我可以立即把法印法剑交给他。”

    话音一落,这些人纷纷目瞪口呆的将我盯着,似乎对于我的这番话给震惊了。

    见他们的表情对我有了缓和,我立即说,“纯阳之血,大家应该并不陌生,万千之中能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血都是非常难得的事情,而我陈萧,就是带着纯阳之血,为道教而生的人,我天生就是道士的命,虽然大家对我的能力陌生,但我这个驱除万恶邪气的血液应该足够让大家心服口服。”

    话音一落,这些人忽然齐刷刷的贵了下来,更夸张的是,不约而同对着我叩拜了三个响头,让我整个人懵逼了一下。

    我赶紧转过头看着江离,江离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拥有纯阳之血的人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看见了张道陵天师,是由心而生的佩服,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有这个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开口说,“掌教,你的到来终于可以帮我们解决一个大难题了,龙虎镇上,虽然都是我们道士的地盘,可是最近来了一批外地人,看上去有点不大对劲,长得不像是人。”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