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阴卧室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江离经常说帝道和霸道之间,他只支持阴长生的帝道。

    他总说,得民心则得天下。

    蛮横压制,永远会被推翻。

    帝道是黄老一派道家思想,参考尧、舜、禹、黄帝等五帝的冶理方法,无为而冶,这里的无为并不是什么都不干,怡怡还很复杂。这里的无法是指法,黄老一派道家也重法,但是法和法家的法有明显区别,法家的法是君主全权主观定下的最后连君主都不能随便改,而黄老道家则是要跟据天道人道客观情况定出最适合当下情况的法,也就是这个法不是固定不变的,是灵活万变的。

    霸道是纯正的法家思想,法家的法不同于黄老的法,法家只有两种法,一是赏,二是罚,过于死板,但是可以激发人民生产力,可速成霸业,但是后患也是无穷的,古时候秦国维护那么长时间不是因为法,而是吕不韦在中间插上了一段时期的帝道,也就是黄老道派冶国方法,以至于秦国的后患没那么快的来临。

    帝道是好民之所好,恶民之所恶,天下共举,依然辞让,仆人之出,天下庆幸。霸道是修刑厉法,富国强兵,使民怀刑畏威,以法服人。

    简单点来说,就是帝引、霸争。

    有时候我也有想过,阴司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方式,才走的更好,我想了很多,可我始终没有想到最好的办法。

    周武王虽然一直奉承霸道,而现在的阴司却走向了另一种境界,是霸道的最高境界,扰乱阴司正常秩序,毫无原本的信念可言。

    阳间的人可以私通买卖阴司的信物,也能为自己买一份死后舒坦,早就打乱了秩序,城隍庙里就可以看的出来,城隍姥爷的行事作风令人发指。

    阴司虽然有一套自己极为严格的规矩,可是却被这些东西无形之中早就破坏。

    我叹了口气,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江离这么的着急。

    江离见我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眼神微微一愣,隔了一会突然扬起嘴角,温柔的说了句,“你还有心事不成?”

    我摇摇头,“只是希望阴长生能够赶紧复活,不然受苦受难的还是这些老百姓。”

    江离抬头望着天空,眼神里闪烁着我看不懂的东西,隔了许久才开口说,“他会回来的。”

    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妇女昏迷的情况下,都是游尸王在进行照顾,不得不说,游尸王明明是那么固执的一个人,很骄傲,却竟然低下身子为一个不相干的陌生妇女擦脸洗漱,照顾着。

    那一刻,我竟然觉得自己不太认识游尸王了。

    江离的眼神也一直没从游尸王的身上离开过,眼神很是暗沉,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一样,游尸王变了许多,少了兽性暴戾,多了几丝人性的人情味。

    游尸王转过身来,江离迅速把眼神的余光看向了其他方向。

    “江离,你在笑什么呀。”游尸王满脸茫然的看着江离。

    我这才注意到,江离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不过他听到游尸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又连忙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转过身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我正准备跟着江离身后,游尸王的速度极快,冲到我的前面,迅速挽着江离的胳膊,满脸乐呵呵的说,“江离,我很少看你笑,你再笑一下呗!”

    江离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冷幽幽的说了句,“离我远点。”

    江离的三百六十度转变也太突然了,就连我也懵逼了,虽然江离总是这样冷,但是对游尸王的态度却很差。

    游尸王咬了咬嘴唇,突然一脸坚定的盯着江离,“随便你要用多冷的态度对我,反正迟早有一天,我要你八抬大轿来娶我!哼!”

    江离很明显是被游尸王的这句话给震慑住了,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倒也没说什么。

    直到白天,妇女醒来以后,为了防止她看见自己丈夫尸体残忍程度,我们晚上就直接下葬了。

    活生生的人从头部分割撕成了两半,别提有多肉麻了。

    更别说,妻子去承担这样的现实,怕是会把人逼疯的。

    妇人醒来后,一句话也没说,一直流着眼泪,双眼通红,我们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可是有些事情又必须要从她的嘴里问清楚才行。

    江离走上前,一脸歉意的看着她,隔了许久才开口问,“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

    妇人面无表情的说,“大概是五天前,我男人是第一个出事的,这段时间村子里化生子特别多,后来听说旁边的水渠洞子也坍塌了,村子里的人觉得这个事情怕是有点不对劲,怀疑这些化生子,所以我男人就大着胆子去找这些化生子。”

    隔了一会,妇人继续说,“他顺着去了坟茔地里,那里阴气重,估摸着那些化生子应该在那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以后他就一直不说话,第二天突然脾气变得暴躁,随后就开始撕咬各种东西,屋子里的柜子没少被啃坏的,后来旁边几家的男的也都突然有了同样的症状,村子的人就一起把他们制服了。”

    江离沉着脸思索了一会,低沉着声音问,“那旁边两个人怎么样了?”

    妇人告诉江离,“有一个已经死了,死的时候身体……和我男人一样。还有一个关在笼子里,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晓得。”

    江离让妇人节哀顺变,带着我和游尸王去找那个关在笼子里的人看看。

    跟着妇人说的屋子里走进去,整个屋子笼罩着一股沉闷的感觉,一片死寂。

    这时候屋子里走出来一个老爷爷,一脸惊讶的看着江离,“你不是未名观上的那个道长!”

    没想到过了十年,还是有人记得江离,毕竟当时江离虽然厉害,可是主要都是待在我家里,一些村民见到过,一些却没有,特别是一些见过江离的老人,好多在十年间就去世了。

    江离客气的行了个道礼,老爷爷见到江离的那一瞬间,眼眶都红了,连忙说,“道长你来了,我们家就有救了。”

    江离让老爷爷坐下来说。

    老爷爷告诉我们,他儿子是个老实人,对得起天地良心,在村子里热心肠,经常帮别人,大家都说老爷爷教的儿子将来说不定可以当村长。

    从老爷爷的嘴里也听的出来,他对自己儿子能力的肯定。

    老爷爷这个时候又说,那天夜里,老爷爷正准备起夜去猪圈边上撒泡尿,结果看见一个黑影子在外面走动,他当时连尿都不撒了,直接提起裤子就朝外面走去,结果看到是自己儿子的背影,他就干脆跟着儿子走。

    一直跟着他来到坟茔堆里。

    说来也奇怪,平日里都没有人去坟茔,那天晚上,却看见了密密麻麻的人头,齐刷刷的出现在那里,因为晚上天黑,农村里又没有路灯,更不看不清楚那些人长啥样。

    后来有个人突然开口说,“等一切洗礼过后,就是进墓的最好时机,为了武王,必当放弃一切!”

    那句话是啥意思,老爷爷一直没明白,只是看见这些人都纷纷举起拳头,高喊誓言,其中就有自己的儿子。

    那些人的话音一落,头顶是突然乌云密布,轰隆作响,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当时老爷爷一个人躲在一边,害怕的直哆嗦。

    紧接着,就看到了极其不得了的事情,那些人每个人头上顶着一缕青烟,那青烟嗖的一下蹿进了这些人的身体里,然后又念了几次口号,才全部散去。

    到了白天的时候,就性情大变,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江离微微皱着眉头,“你的意思是说,他是突然自己去的坟茔参见了一场类似会议的场合。”

    老爷爷点点头,手里拿着水烟袋子吧嗒吧嗒抽了起来,满脸愁容的说,“也不晓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跟中了邪似得。以前算命的还说,我儿子天生命贵,天命不凡,咋晓得,结果落成这样。”

    江离的表情十分严肃,问老爷爷,“我能进你儿子的卧室看看吗?”

    老爷爷自然答应了,直接带着江离走了进去,老爷爷说他儿子现在关在村长家里的,村长家里的铁笼子特别厉害,根本就抓不烂,一会还让江离去看看他儿子。

    江离走进卧室里看了一眼,皱着眉头对我说,“好强的阴气。”

    果然,一开门,就是一股冷风扑面而来,阴冷的让人背脊发凉。

    “这门以后不要关着了,大开着。”江离一本正经的对着老爷爷说。

    这个老爷爷估摸着也不清楚原因,但是江离说的话威信力极高,他是说什么都会按照要求去做的。

    “陈萧,把你背包里的罗盘拿出来。”江离冷冷的说。

    我连忙反手伸到背包后面,将罗盘掏了出来,定眼一看,罗盘上各圈层之间所讲究的方向、方位、间隔的配合,暗含了“磁场”的规律,所以可以根据罗盘来看这里的阴气根本原因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